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开艘航母去抗日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077 赶走菲律宾军舰

    邓世昌率领着吉野舰向预定海域出发,很快就到达了指定的地点,随即,向模拟的靶位发射了一枚训练弹,落在了许可半径之内。

    那架WR-11战术无人机很快拍摄下弹着点的位置,通过WR-30的继数据链将弹着点,吉野舰的度,标靶的想定度等信息传回北京舰,北京舰上的人员利用事先编制好的程序,计算出火炮需要调整的角度,并传回吉野舰,吉野舰迅根据新得到的数据,调整火炮位置,新的一发炮弹更加精确的命靶心。

    这次演练圆满结束了。

    无人机为海军炮火校射看似很成功,不过林远却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那就是现在是一艘军舰,如果在海战,我方有多艘军舰,那么战场上就会有多个弹着点,如何在这么多弹着点准确发现是哪一艘军舰产生的,看起来是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而且海战的过程,战场局势瞬息万变,而且很有可能在海战一开始就陷入乱战,这样一来,就更加难以精确指示目标了,林远默默地想着。

    这个问题没有解决,另一个问题又跳入了脑海,那就是一但和英国人开战,就不可能从英国人那里买到煤了,现在用的煤可都是从英国买的。

    正在这时,李凯从照片上发现了什么,他指着一个目标说:“这里怎么又有了一艘军舰?”

    林远问:“这是一艘什么军舰?”

    李凯说:“我也不清楚,我对这个时代的军舰也不是很熟悉,不过看起来这艘军舰要比桥立舰小得多,而且,这艘船似乎还在使用风帆为动力。”

    林远问:“这艘军舰距离我们有多远?”

    李凯说:“距离我们不超过二十海里。”

    林远问:“只有这一艘?”

    李凯又仔细看了看图,说:“这艘船似乎在追赶前面的一艘船。”

    林远点点头,命令那架WR-11型无人机飞赴军舰所在海域,同时命令邓世昌所在的吉野舰向目标海域移动。

    很快无人机传回了更加清晰的图像,一艘军舰,赫然在追赶一艘民船!

    由于海面上风比较小,所以两艘以风帆为动力的船行驶的度都很慢,吉野舰以20节的航向着两艘船行进,半个小时之后,从吉野舰的观测设备已经能够看到两艘舰船了。

    站在舰桥上的邓世昌举起手的望远镜,邓世昌刚刚拿到这部望远镜的时候,明显感觉到这部望远镜与自己之前用过的不同,首先,这是一部他从来都没有见过的双筒望远镜,镜头上好像有一层发暗的膜。

    他不知道的是,那层膜可不简单,它的出现时间要等到20世纪,由于直射的光线会破坏望远镜呈现的影像,为了增强视觉影像,镜片及棱镜需要镀上一层偏光膜,而军用望远镜通常会在所有光学表面都镀上多层膜以使图像效果达到最佳。

    邓世昌首先观察那艘没有火炮的民船,只见民船上面并没有悬挂国旗的一类标志物,不过那些梳着辫子,脑门剃得锃亮的人让他明白,这是一艘来自大清的船只。舰上的人正挥舞着铲子,把船舱里面装的煤扔进大海,邓世昌明白,这是想要尽量减少船自身的重量,以提高行驶度。

    他又观察那艘带着火炮的军舰,他首先看到的是遍布船上的绳子,这并不奇怪,风帆为动力的战舰,它的帆需要很多绳子来固定。风帆时代的战舰,火炮通常布置在舷侧,这艘战舰是舰首方向对准民船追击,所以这艘战舰在追击的时候并没有开炮,那艘民船这才逃过一劫。

    这艘船会是海盗的船吗?他想着,可是没听说过东海这里的海盗能装备这么先进的船啊!他又仔细地打量了一番这艘军舰,发现上面既有金发碧眼的洋人,又有黑眼睛黑头发的亚洲人,再看军舰上面的国旗,主体是红黄两色,在旗帜的央靠左边的位置,有一个复杂的图案!

    尽管他不认识那上面的图案是什么意思,可是他从形状上认出来,这是一艘西班牙的军舰!此时的西班牙海军早就没有了当年无敌舰队的那种风光,这艘军舰能来自哪里,不可能千里迢迢地从西班牙跑过来,就为了追一艘民船!所以邓世昌判定,这艘军舰来自菲律宾!这个时候的菲律宾是西班牙的殖民地。

    邓世昌把消息传回北京舰,北京舰随即命令,对那艘民船实施解救。

    风帆动力的军舰在机动性上远远不是蒸汽动力军舰的对手,很快,吉野舰就强占了有利阵位,首先发射了一枚训练弹以作为警示,那艘军舰见了吉野舰,毫不迟疑地转身逃跑了。

    那艘民船跟随吉野舰返回港口,船长是个精瘦的年人,一见到邓世昌几乎都跪下了,说道:“没想到在这里还能见到我们大清的兄弟。”

    邓世昌从台湾到琉球这件事,被清廷秘而不宣,对外只说是“邓世昌因为急病身亡”,林远已经秘密命令在北京的张华,把邓世昌的家人运送到琉球。

    所以邓世昌并没有说自己的真实身份,那个船长自称姓刘,单名一个浩字,然后说:“我们是来自台湾的商船,运煤的,这菲律宾的船总欺负我们,不光是我们商船,甚至是渔船他们都不放过,抢我们的货,有时候还会杀我们的人!今天要不是遇见你们,我们真是凶多吉少了!”

    林远听见了“煤”这个词,不由得心里一动,说:“你们以后给我们运煤吧,我们绝不少你们的工钱,而且,我们还会出军舰保护你们!”

    刘浩一听,顿时拍着胸脯保证说:“恩公您放心,以后我们给你们运煤,不收钱!这一船的煤还剩下一些,您先收着。”

    林远考虑到舰队现在的的确确是缺少煤,所以也没有客气,就把煤收下了。

    等这件事过去,邓世昌就向林远提议:我们的军舰不应该再叫原来日本人的舰名了,我们应该重新给它们起名字!

    林远点点头,说:“您这个想法很好,这件事情就交给您去办吧。”

    林远突然想起了什么,他立刻找到刘浩,问道:“你们那除了煤矿,还有别的矿产吗?”

    刘浩一愣,问:“别的矿产是什么?”

    林远想了想,问:“那你们那里有没有外国人在山附近要开矿?”

    刘浩想了想说:“您还别说,还真有一个地方,外国人都在那里经营好久了!”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