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开艘航母去抗日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063 钢厂起步

    沈晚晴抢先说道:“那好,我们走吧。”于是对着林远使了个眼色,带着众人向着她之前安排好的码头走。

    林远、沈晚晴和邓世昌在最前面走着,那个兵卒走在最后面,一路和众兵丁说说笑笑,林远小声地问邓世昌:“邓管带,你可知道那个兵卒的来历?”

    邓世昌摇摇头,说:“我也不清楚,是从京城跟我来的,我以为他就是看押我的人。”

    沈晚晴也小声说:“这个时代的人武功都那么高吗?我那一招,能躲过去的人可不多。”

    三个人一路上议论纷纷,来到了码头之后,那个船老大一看居然来了一群兵丁,吓得魂不附体,那个兵卒首先指挥着手下人说:“你们,去把箱子搬到船上!”

    那群兵丁里有一个壮着胆子问:“大人,邓管带这是要去哪里?”

    那兵卒在他头上打了一下,笑骂道:“就你小子多事!”

    等到众人把箱子都搬上了船,那个兵卒首先上了船,笑着对邓世昌说:“邓管带,您快上来吧。”然后对那一众兵丁说:“你们回去吧,以后有什么事情,推到我身上就是了!”

    林远心想:“不管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先上了船再说。”于是林远给两人使了个眼色,三个人一起上了船。

    等到船开了,那个兵卒才笑道:“邓管带,我叫沈涛,我就知道你想走,我把你们的谈话都记下来了。”

    林远问:“那你怎么知道那封信上的内容?”

    沈涛笑道:“我也不知道啊,我琢磨着邓大人要走也就是这两天,所以我就在外面等着。没想到真让我等着了!”

    沈晚晴问:“你是怎么躲开我打你那一下的?”

    沈涛一脸错愕,疑道:“想要躲开那一下很难吗?”

    沈晚晴那一记掌刀当年在特工训练基地可是让教官都称赞不已的,沈涛笑道:“可能是我从小就练这些东西,习惯了。”

    邓世昌问:“我一个带罪之人,你跟着我做什么?”

    沈涛笑道:“当然是跟着您打鬼子呗,说实话,我觉得咱们大清没救了……”

    话音未落,邓世昌怒道:“不得胡言!”

    沈涛一脸无奈,转过头去不再说话。

    一夜无话,转过天来,众人回到琉球,安排了邓世昌和沈涛住下,林远顾不上其他的事情,先到钢铁厂去看看情况。

    还没到钢铁厂,救远远地看见一串长龙,从港口连接到钢铁厂,走近了就才发现,原来船上的设备卸下来之后没有办法运到钢厂,尽管钢铁厂的厂址距离港口很近,可是毕竟也有一段距离,这个时代没有大型的运输车辆,所以只好发动当地百姓,有的推着手推车,有的驾着马车,把设备的零部件运到钢铁厂组装。

    同样遭遇的还有煤,上一次英国人用劣质褐煤替换优质烟煤的计谋没有得逞,这次老老实实地把烟煤运了来,由于老百姓的马车,驴车有限,车子都去拉设备零部件了,这里的老百姓只好用笸箩,簸箕装煤运到工厂,还有的百姓直接用一块大布,包起煤来就走。

    林远正看着,突然看见一个老人向自己挥手打招呼,林远细看时才发现,这人穿着明朝服饰,手里提着个包,正是那日拜访过的程九爷。

    林远连忙迎了上去,笑道:“九爷,您怎么来了?”

    程九爷笑道:“你们的刘金秋老爷子托我烧一批瓷器,我们烧好了,特意给送来。”

    林远心想:“没听说过刘金秋喜欢陶瓷这些东西啊?”于是笑问道:“他要什么瓷器啊?”

    程九爷笑道:“他要的东西很普通,却又不普通,他居然要烧一些陶瓷的砖,这些砖上要有一个可以通气的孔,我烧制了一个,今天来给他看看。”

    于是两人去到钢铁厂,路上程九爷笑道:“没想到建一个钢铁厂这么难,这些东西还需要拿马车运。”

    林远笑道:“万事开头难啊!我们的海军最开始的时候还划着舢板去打人家的驱逐舰呢,现在不是连航空母舰都有了吗!”林远发了这几句感慨,没有考虑到程九爷能不能听得懂。

    果然,程九爷犹如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问道:“您说什么?”

    林远连连摆手,说:“没什么,没什么,当我没说过。”

    两人来到一间厂房,这间厂房是炼焦的,工程人员正在安装焦化设备,林远找到一个工程师问:“刘老在哪里呢?”

    工程师一直后面,说:“刘老在那边盯着转炉呢。”

    林远和程九爷来到那个车间,只见刘金秋拿着设备目录单,问一个英国工程师:“你们的设备里面怎么没有测量温度的设备?”

    那个工程师一脸茫然,说:“钢水的温度有1300多度,我想不出什么东西可以测量这种温度。”

    与后世的钢铁冶炼不同,这个时代控制钢水的温度主要依靠工人的经验,其实就是在现代,有很多小型的企业还是根据经验来判断温度,技术强大的工厂会使用红外线测温仪。

    林远问道:“刘老,怎么了?”

    刘金秋说:“这英国人又给我们下绊子,我知道炼钢的时候可以看炉膛的明亮程度,钢水的颜色来判断温度,可是这种法子在精炼的时候就不管用了,我们知道,温度可以控制钢水的气体含量,如果钢水的气体含量多了,对于钢的性能有极大的影响!”

    林远笑道:“刘老,您别生气,这个时代那有这么先进的精炼技术,您就将就将就吧。等我们再发展发展,这些东西就都会有了,北京舰上倒是有红外线测温仪,可是那是监测核反应堆用的,可不能拿下来啊!”

    这时,程九爷轻咳一声,拱手说道:“刘贤弟,你上次让我烧的那个砖,我这次带来了。”

    刘金秋一听,立刻眉开眼笑,说:“那太好了,是用矾土烧的吧?”

    程九爷笑道:“当然当然。”说着从包里把一块带着管子的砖递了过去,刘金秋接在手里,翻来覆去地看着,爱不释手。

    林远问道:“刘老,您要这个东西做什么?”

    刘金秋笑道:“这个东西可以用来做钢铁的精炼,我们把氩气从这个管子里面通进去,吹到液体钢里,可以去除里面的氢,氧之类的杂质。”

    林远问:“这个和矾土有什么关系?”

    刘金秋说:“矾土主要成分是三氧化二铝,用这种东西冶炼透气砖,能耐高温。”然后感叹道:“唉,不得不感叹,我们老祖宗的手艺!”

    林远又说:“您刚刚说的是氩气吗?我们到哪里去弄氩气?”

    刘金秋笑道:“这个自然有办法,你不用担心。”

    这时,林远的通讯器响了,一个消息传来,邓世昌带来的那个沈涛,和陈飞打起来了。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