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开艘航母去抗日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061 又见邓世昌

    那个兵卒听了这句话之后不由得一愣,他犹犹豫豫地说:“您说什么?”

    林远一脸倨傲,冷笑道:“你去问问邓管带,他懂海军吗?”

    那个兵卒打量了林远一会儿,肃然道:“您等一下,在下去问一下邓管带。”

    那个兵卒问了林远名姓便走了,林远隐约感到这个兵卒的言谈举止不同寻常,绝不是一个普通的小兵,一会儿,那个兵卒出来,对林远笑道:“在下刚刚多有失礼之处,还望尊客海涵,请您随在下进去,邓管带有请。”

    林远回头寻找沈晚晴,不见她的踪迹,林远于是一个人跟着这个兵卒走进院子。

    只见院子里面的土地整整齐齐地铲着垄沟,显然院子的主人在用这里的土地来种菜,那土埂上不知栽种着什么蔬菜,露着青青的苗,院子一角还搭着葡萄架子。

    那兵卒给林远一指屋门,笑道:“尊客请自便,在下先行告退了。”

    林远推开门,只见一张大桌子上摆满了书,椅子上坐着一人,正是那日给了他闭门羹吃的邓世昌,旁边的墙壁上挂着一张雪白的宣纸,上面写着:却将万字平戎策,换得东家种树书。

    林远看那桌上的书都已经破旧不堪,显然书的主人不知翻看了多少篇,再细看时发现,这些书都是关于海军的。

    邓世昌抬起头来,惊讶道:“是你?”

    林远笑道:“正是在下。”

    邓世昌轻叹一口气,说:“当日一会,邓某以为你是国贼,所以不加理会,谁承想今日邓某有罪于大清,实在与国贼无异,唉,天命无常,造化弄人啊。”

    邓世昌随即展颜一笑,说道:“林兄,今日我们不谈海军,且看我的这幅拙作,可有让林兄赏心悦目之处。”说着,从书堆下面抽出一张宣纸,上面写着一句词:“笑曹操、孙权、刘备。用尽机关,徒劳心力,只得三分天地。屈指细寻思,争如共、刘伶一醉。”

    林远见到词尽是退隐山林之意,不禁笑道:“邓管带便从此不问世事了吗?”

    邓世昌笑道:“在下已经不是管带了,不过是戴罪之身,才疏学浅,如何敢问国事?”

    林远笑道:“你别再骗自己了,你要是真想不问世事,干嘛还问前来拜访的人那样的问题,为什么我一问你懂不懂海军,你就同意要见我。”

    邓世昌说:“你说我不懂海军,你可懂海军?”

    林远说:“在下也不敢说懂海军,不过有一个问题想问邓管带,我大清,要海军有何用?”

    邓世昌说:“我大清自定鼎原以来,历时二百余载,四夷宾服,可那英吉利,法兰西两番犯我边境,所仰仗者,不过是船坚炮利,我大清建海军,自然是为守卫疆土,购坚船,买利炮,好比当年始皇帝建万里长城。”

    林远微微一笑,说:“在下倒有一番见解,海军并非是我大清的长城,而是我大清高悬在日本人,欧洲人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邓世昌一皱眉,问道:“你说什么剑?”

    林远的这个比喻是他在21世纪的时候经常用的,这个达摩克利斯之剑源自一个希腊传说,后来用来比喻随时存在的危险,正是因为林远的这个想法,他被很多外国媒体称为国的“鹰派”。

    林远随即向他解释了这个词的意思,看到邓世昌点头表示明白,他又说道:“我们的海军不应该是为防御而生,而应该为进攻而生,最好的防守就是进攻,当我们把敌人消灭在他的出发地,我们自然也就没有威胁了。”

    邓世昌哈哈大笑,像笑一个不谙世事却又夸夸其谈的少年,他说:“这么做谈何容易,我们的军舰守护疆土尚且不易,如何能远渡重洋,攻击敌人呢?”

    林远露出一丝微笑,说:“邓管带,我能给你一艘这样的军舰。”

    邓世昌的笑容一下子僵住了,他迷惑不解地问:“你这是什么意思?”

    林远笑道:“实不相瞒,我这次来,便是请您去我那里,继续率领舰队,打小日本,打洋鬼子!”

    邓世昌的脸上露出一丝警觉,说:“你要我去哪里?”

    林远说:“我们的基地在琉球。”

    邓世昌问道:“你是什么人?”

    林远笑道:“我是国人。”

    邓世昌笑道:“邓某虽是大清罪臣,可也懂得忠臣不事二主的道理,尊客请回吧。”

    林远说:“管带读过《孟子》吗?”林远这是明知故问,《孟子》是四书之一,邓世昌哪有没读过的道理。

    邓世昌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问起这个,略一迟疑,点了点头,林远“哦”了一声,立刻问:“那您说《孟子》里的话有错吗?”

    邓世昌一愣,说:“圣人之言,应该不会有错吧。”

    林远笑道:“那您一定听说过‘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这句话吧。”

    邓世昌没明白林远在说什么,林远继续说:“您躲在这里不问世事,是生民百姓的损失,更是国家的损失。”

    邓世昌沉默了,他明白林远的意思,可是离开大清是他想都不敢想的事情,他只好说:“古人说得对,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我邓世昌吃了半辈子大清的俸禄,怎能离开大清?尊客不必说了,请回吧。”

    林远又说:“您不记得英国人在五十年前是怎么杀害我们同胞了吗?您不记得三十年前,英国人和法国人是怎么打入北京,烧毁圆明园的吗?这些离的太远,那好,就在几个月前,在丰岛,在成欢,我们的将士是怎么被日本人杀害的吗?您就不想为他们报仇吗!你躲在这里,怎么为他们报仇,清廷不会再起用你了!”

    邓世昌眉头紧锁,大吼一声,说道:“别再说了!”作为一个军人,这些耻辱他一刻都没有忘,寄情田园也好,纵情诗词也罢,不过是他的自欺欺人罢了,今天被林远说出来,正好刺了他的痛处。

    邓世昌大吼一声:“送客!”那个兵卒进来,很不客气地向门外一指,说了声:“请吧!”林远只好出来,一出门,就见到沈晚晴笑吟吟地等在门口,林远走上前去问:“你刚刚去哪里了?”

    沈晚晴说:“我当然是去安排绑架邓管带的事情喽。”

    林远笑着说:“什么叫绑架,你净胡说。”

    沈晚晴笑道:“我都侦察好了,邓世昌被软禁在这里,只有十几个兵卒看管,那些兵卒战斗力都很弱,而且台湾的民众对他的遭遇都很同情,我已经安排好了船只,如果你和他商量好了,我们今晚就可以把邓世昌带走。”

    林远苦笑着说:“邓管带不愿意和我们走。”

    沈晚晴笑道:“那我们不还是要绑架他吗?”

    正在这时,那个兵卒从门里出来,拿着一封信交给林远,说道:“尊客,这是邓管带要我交给你的。”说完,转身就回去了。

    林远拆开信封一看,不由得大吃一惊,皱着眉头说道:“这写的都是些什么啊!”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