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开艘航母去抗日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051 经济新思维

    公元1894年10月25日,林远作为特邀嘉宾,陪同尚泰参加拔河大会,会后,尚泰召集大臣开会,特别邀请林远出席。

    琉球国的政治体制效仿明清,军政大权归于国王一人之手,以兵刑工吏户礼六部为行政机构,外加都察院和大理寺作为监察和审判机构,各个机构的负责人都是原先琉球的旧臣。

    取消了跪拜之礼,尚泰和众位旧臣围坐在一张桌子上,那些旧臣还有些不习惯。会议一开始,尚泰便说:“我们如今国库空虚啊,各位有没有什么好法子?”

    一个老臣说:“荀子云:明主必谨养其和,节其流,开其源。所以我们首要的目的,就是开源节流以充实国库。”

    尚泰说:“节流容易,可是开源就比较难了,我们国家的人口只有三十八万,这么少的人,市场也就必然很小,打开国外市场就更加难了。”

    那个老臣说:“我们国家原来从各地贸易获得了不少利益,由于明清两代的海禁,商人们把我们这里当做贸易转站,他们从国购买货物,然后卖到东南亚一带,回来的时候再从东南亚带回货物给国,可是日本人来了之后,这些商人也不敢贸易了,现在不知道怎么能把他们重新召回来。”

    众人都沉默了,这些读四书五经出身的人,对于搞经济的确是不太在行。

    林远说:“我倒有一些看法。”

    众人纷纷望向他,他说:“我们的人少,这是一个劣势,可是从某种意义上说,这也是一种优势。当我们政府的收入较多的时候,我们的福利也会很好。”

    “福利”这个词一出,众人都微微皱眉,在19世纪的他们,还没有听说过这个词汇,林远微微一笑,说:“大家可能对这个词不是很理解,我稍后会解释的。”

    “刚才那位前辈也说了,由于我们的地理位置,我们在国和东南亚的贸易有很大的优势,我觉得想要把他们都找回来,有一个办法,我们允许他们自由贸易,我们不收税。”

    众人一听都是一愣,不收税,那怎么能赚到钱呢!

    林远继续说:“我们把港口免费开放,吸引他们来以我们港口为转站进行贸易,我们琉球四面环海,有很多地方适合做港口,当然由于先天地理条件不同,这些港口的吞吐量必然是不同的,有的港口适合大船,有的港口适合小船,所以能吸引很多商人。”

    “尽管我们的港口不收税,可是那些商人来了之后,他们能不吃饭吗?能不住下休息吗?能不想法子花钱娱乐吗?有些第一次来的商人,还要买些纪念品回去。他们在哪里吃饭,休息,买东西,还不是在我们的港口上,这样,钱不就赚来了吗?”

    尚泰想了想,说:“你的意思是,我们要在港口上建一些饭店,旅馆,休闲场所?”

    林远说:“建是要建,不过我们只建出房子,这些房子用来做什么要交给当地人,他们来租我们的房子搞经营,如果是国家来开这些饭店,旅馆什么的,那就没有了竞争,经营这些地方的人也就不想好好干了。”

    尚泰想了想,说:“这样固然是好,可是这样一来,赚的钱都是老百姓的,国家财政还是收入不大,如果巧立名目向老百姓征税,那我岂不是成了桀纣之流的暴君?”

    林远说:“我们的商人和东南亚各国贸易需要什么?各国都需要金银,铜钱做为货币进行贸易,这些东西本身就沉重,如果您是商人,您希不希望您的船上能多一些商品,少一些金银?”

    船只的排水量是一定的,为了获得更大的利益,商人自然是希望能多多的放商品,众人想清了这个道理,纷纷点头。

    林远接着说:“我们的办法是:建设银行!让商人们把金银,铜钱放在我们银行,我们为他们开票据,他们拿着这个票据可以自由地兑换金银,我们可以从收取一定数额的管理费用,这只是赚钱的一小部分,他们把金银存在我们银行,不可能所有人同时把金银全都换走,这样,我们就有了一部分金银用来外借,所得的利息才是我们赚的钱的大头。”

    尚泰想了想,说:“你说的很有道理,可是有一个问题,我们怎么能让他们放心地把金银放在我们这里呢?”

    林远说:“这个嘛,现代经济归根结底就是信用经济,您要给他们信心!让他们相信,琉球的政局稳定,政府不会一夜之间垮台,他们的金银存放在我们的银行里很安全。”

    尚泰想了想,说:“那我们应该怎么做?”

    林远说:“首先,我们赶走了日本人,这一点上无疑会获得南洋很多华侨的好感,其次,我们宣布了独立,独立是什么意思,就是说我们不再是清廷的属国,那些华侨都是汉人,他们把满清贵族视为异族,所以,我们也会获得这些华侨的好感,如此一来,一定会有人来我们这里进行贸易,我们要做的,就是举办各种各样的活动,来收住他们的心,通过这些来让他们看到,这个国家很有前途。”

    林远见众人点头称是,接着说:“银行是一个办法,还有一个办法。大家想想,国有句老话:欺山莫欺水,这大海之航行,危险极大,稍有不慎就会船翻人亡,一船的货往往都是一个商人押上全部家当买来的,他们最怕航行之出风险,如果我们说:你给我一定数量的钱,如果你的船出了事情,我们会给你大额的补偿,你们说,他愿不愿意出这个钱?”

    “现实情况是:出风险的船只总是少数,所以多数的钱就收进了我们的腰包。”

    尚泰又问:“你的这些法子固然很好,可是这些法子只是让港口附近的老百姓富足了,《论语》有云:‘不患寡而患不均’,到时候说不定会内乱的。”

    林远说:“港口的老百姓富了,富起来之后就要买东西,以前吃不起的东西现在能吃了,以前穿不起的衣服现在能买了,这样一来,就带动了远离港口的人,我们可以给老百姓提供先进的生产技术,这样,粮食的产量上去了,之后的养殖业,纺织业自然也就上去了。”

    “这样做,看起来是农民受到了损害,所以,就提出了‘福利’的问题,我们的人少,国家能分给老百姓的钱就多。等到港口建设起来,肯定有人想要去做服务业,有人不愿意离开农村,继续从事农业,我们就要给从事农业的人补贴,让他们觉得种粮食也是很赚钱的工作,而且我们国家的人少,人均土地占有量就多,再加上我们可以提供农业自动化技术,一个人就可以耕种很多土地,这样,无论是从事服务业还是农业的人就都赚到钱了,贫富差距也就不会太大。”

    这一番话里,好多词在座的人都从来没听说过,他们听得云里雾里的,对林远十分佩服。

    尚泰又说:“日本人一定不会善罢甘休,等他们缓过劲来,他们一定会来找我们的麻烦,所以我们一定要建立一支强大的军队!”

    林远笑道:“这个您不用担心,有我们呢。”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