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开艘航母去抗日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048 教堂奇闻

    徐峰凑近三山抖问道:“说吧,那俄国人的教堂有什么秘密?”

    三山抖说:“那里有金子,俄国在山里采金子,就放在那个教堂。”

    徐峰笑着问:“你是怎么知道的?”

    三山抖说:“我们有一次见到了,俄国人的车队,上面都是金子。”

    徐峰把手枪顶在他的脑门上,笑道:“你来和乡亲们说说,你到底是谁?”

    三山抖连忙说:“我就是三山抖。”

    那伙人顿时炸了锅,他们都是附近的拳民,哪里被人这样哄骗过,还加上这三山抖臭名远扬,这群人顿时围拢上来,不由分说,一顿拳脚,那三山抖便见了阎王。

    这群人杀了三山抖,还不解气,便向着卖艺的围拢过去,那个卖艺的跑到徐峰跟前,噗通跪倒,哭道:“恩人,再救小的一次吧。”

    卖艺的哭道:“恩人,我可是什么坏事都没干过,骗人钱财的主意,都是那个三山抖想出来的,小的是被逼无奈啊!”

    徐峰想到这个卖艺的在茶馆里被日本人欺负的狼狈样子,也知道他不会是什么大奸大恶之徒,这个卖艺的确实是胆小怕事,也就能跟着三山抖骗几个小钱,要是三山抖拉着他干点杀人放火的事情,他早就吓得昏死过去了。

    那群人抽出刀来就要杀这个卖艺的,突然闻到一阵臭气,低头一看,原来是那个卖艺的被吓得屎尿齐流,众人见他如此怂样,哈哈大笑着走了。

    那群人在乡亲们面前讨了个没趣,便收拾东西走了,这边乡亲们出来几个年轻力壮的后生,把那三山抖拉到山脚,刨了个坑埋了,徐峰把那个卖艺的带来回去,给他让他换衣服,不必细表。

    且说第二天一大早,刘大娘便起来做早饭,可迟迟不见刘大壮出来,这刘大壮平日很是勤快,每天都是早早起床,可是今日怎么不见他呢?

    刘大娘进了儿子的屋,只见被子叠得整整齐齐,可是人却不见了,这刘大壮平日很是孝顺,不管去哪里都会和老母亲说一声,今天怎么不声不响地不见了呢?

    徐峰起来的时候也知道刘大壮不见了,等到早饭的时候,还不见刘大壮回来,这刘大娘就有些慌了,等到了晌午时候,小五子的娘来串门,原来小五子也一大早不见了。

    两个老太太顿时慌了手脚,这两个人跑到哪里去了呢?

    正在徐峰苦苦思索的时候,只听那个卖艺的说话了,这个卖艺的打小没爹没娘,跟着师父卖艺混饭吃,也没有大名,只起了个艺名,叫“穷三辈”,当然是自嘲跑江湖卖艺的人从爷爷到孙子三代人都受穷。

    穷三辈说:“恩人,我昨晚见了刘大壮刘爷了。”

    徐峰连忙问:“是什么时候见的?”

    穷三辈说:“我不记得了,反正天都已经全黑了,我看见那个小五子来找刘爷,两个人嘀咕了一阵子就一块儿出去了。”

    徐峰问:“你可知他们去了哪里?”

    穷三辈说:“这个我可就不知道了。”

    这穷三辈确实没有说谎话,昨天小五子听说了老毛子的教堂有黄金,便动了心思,他想:“这国人地底下的金子,怎么能任由老毛子偷!想法子,一把火烧了他的教堂!看他还敢不敢偷我们的金子。”

    这小五子年轻气盛,也不管能不能做成,便来找刘大壮,刘大壮更是个莽撞汉,白天一听老毛子偷咱的金子,便已经火撞顶梁!这会儿小五子来找他,两个人顿时一拍即合。

    这两个人到了教堂边上,想要翻过围墙的时候,便被老毛子的巡逻兵抓住了,老毛子的巡逻兵倒也没难为他们,随意找了一间屋子便把他们关了起来。

    徐峰听了穷三辈的话,心想:“他们两个八成是去了老毛子的教堂,这件事情先不能和村里人说,万一他们知道了,一定会大举攻打教堂,那时候一定会伤亡惨重。

    徐峰嘱咐穷三辈,这件事不要和任何人说起,自己一个人前往那个教堂,到了教堂外面,徐峰的第一感觉就是:这间教堂太大了,规模远远超过了那些他曾经见过的教堂。

    正值午,门口亭子里的哨兵正昏昏欲睡,徐峰回想着自己在俄罗斯空军受训的经历,重温了一下那些有些模糊的俄语单词,走到哨兵面前,说:“我要进去做告解,神父在吗?”

    告解是广泛存在于天主教和东正教(这两个都是基督教的分支)的一种仪式,主要是告解人向神父忏悔自己的罪孽,以获得心灵上的解脱。

    门口的两个哨兵见到徐峰的黑眼睛和黑头发,以为他是一个国人,于是就起了轻视之心,可是一见他开口说出了俄语,顿时起了敬重之意,连忙说:“神父在里面,不过现在是午休时间,神父可能正在休息,您可以进去看看院子里的雕塑。”于是便让徐峰进去了。

    教堂一进门是一间大院子,院子正是一座大教堂,教堂后面用墙挡着,有什么看不清楚,院子里有好多雕塑,都是基督教题材的,突然,徐峰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从教堂里出来,他立刻一闪身,躲到了一座雕塑后面,那个身影正是徐峰之前遇见的女子——小桃红。

    只见她身穿一身黑色礼服,像一个西方的贵妇人,轻轻挽着身边一个金发碧眼的男人的胳膊,两个人走到墙边的一座雕像后面,四处打量一番,那个男人竟然蹲下身子,小桃红退后几步,“蹭蹭”两步蹿到他的面前,腾空跃起,踩在他的肩膀上,那个男人顺势一起身,小桃红便登上了围墙。

    徐峰原本以为那后面是教堂人员的休息区,只是为了不让人瞧见,所以才建起了围墙,现在看来,事情恐怕没有那么简单。

    过了十五分钟,那个男人从宽大的礼服下面取出了一条长绳,甩进墙内,用脚死死地踩在绳子上,很快,小桃红就从墙的另一边翻了过来,男人收好绳子,两个人挽着手离开了教堂。

    徐峰百思不得其解,只好先不去管他们,自己走进了教堂。

    徐峰一进教堂,第一眼就看见大厅里面巨大的壁画,正在他驻足观赏的时候,一个神父走了过来,轻蔑地问:“你是国人?怎么你没有辫子?”

    徐峰笑道:“我是个孤儿,被一对俄国夫妇收养,从小在莫斯科长大。”徐峰心里却骂道:“老子是正儿八经的国人,老子的爹娘活得比你还硬实呢!”

    徐峰说:“我这次是来这里做生意的,我有****仆人,是不是在你们教堂啊?”

    神父稍微想了一下,说:“我们这确实抓到****人,不过是两个小偷。”

    徐峰问道:“可不可以把他们交给我,我回去好好惩治他们。”

    神父微笑着说:“这两个人可给我们填了不少麻烦。”

    徐峰听出了他的弦外之音,笑道:“赔偿的事情好说。”

    正在这时,一个随从冲到神父身边,耳语几句,神父听了,脸色大变,对徐峰说:“您可以把他们带回去了。”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