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开艘航母去抗日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045 神奇的中国人

    合同既然已经大体上通过,剩下的一些细节也就很快敲定了,三天后,双方正式签署了合同,按照双方商定好的,威尔作为先期的技术指导人员留在了琉球。

    林远希望威尔能够尽快开始培训工作,谁知威尔却说:“这个很难,因为我要翻译一批资料来给你们看,我也知道你们琉球有人会英语,可是我不觉得有人能把这些专业资料翻译出来,因为这对你们来说太难了。”

    林远听了这话差点没笑出声来,他勉强忍住笑,说:“你把资料给我们,我们翻译完了给你看,你看要是合适的话,我们就尽快开始培训。”

    威尔毫不在乎地答应了,他心想:“这群人根本不可能懂得这些东西。”

    林远拿着那些资料,后去找到舰上的科学家和工程师,希望他们能帮忙翻译,并把威尔的话当做笑话讲给大家听,其他人听了哈哈一笑,也不放在心上,唯独苏争鸣一听就火了,说:“你帮我把那个洋鬼子叫来,我和他讨论讨论专业上的问题!”

    林远连忙笑道:“苏老,您千万别和这个洋鬼子一般见识,您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我们以后要生产的东西有很多,需要的材料也很多,希望您能大概给我们列一个单子出来,我知道这件事的难度很大,也只有您能过挑起这个重担了。”

    苏争鸣笑道:“你还真找对人了,一般的学者到了我们这个层次,知识的深度是够了,可是广度却没有了,像我这样两者兼顾的学者,你是再也找不出第二个了。”

    林远连连称是。在国,理工科出身的人很少英语差的,因为他们要翻阅大量的英资料,所以,多名科学家和工程师一起努力,很快资料就翻译好了。

    有了尚泰的帮助,第一批五十名学生很快就招齐了,这些人都有一定的化知识,至少认识字,这一点,在这个国家里就已经很不容易了。于是没用上几天,培训就开始了。

    第一次课,林远特地找到刘金秋,说:“刘老,麻烦您也去听一听,看看这个时代的工艺与我们的那个时代有哪些不同。”

    刘金秋笑道:“别叫我刘老,叫我刘老师就行了,我在大学教了一辈子的书,听见别人叫我老师,别提有多舒坦了!既然舰长这么说了,那我一定去。”

    林远说:“刘老师,到时候那个洋鬼子要是有什么讲的不对的地方,您可千万担待着点。”

    刘金秋笑道:“我才不会和那个洋鬼子一般见识呢。”

    热力学几乎是一切冶金科学的基础,所以威尔的第一次课先从一些热力学的基本概念讲起,他说道:“热,究竟是什么?我们在生活经常可以看到这样的例子,比如,一盆热水,会慢慢地变凉,这是为什么呢?因为热是一种没有重量,可以在物体自由流动的物质,这种物质的密度就是温度,温度高的地方热质密度就大,热水为什么会变凉呢?就是因为热质会从密度高的地方流向密度低的地方。

    林远听到他的叙述,知道这就是热力学历史上曾经占有统治地位的“热质说”,这种学说认为热是一种物质,后来被“热动说”所推翻了,“热动说”认为热是物体运动的一种表现形式,提出在19世纪初期,可是全面推翻热质说还要再过上一百年。

    林远这时只见刘金秋狠狠一拍桌子,大声说:“你胡说!”

    威尔顿时一愣,他看到这个毫不起眼的老人坐在教室里的时候,他还以为他是个勤杂工,绅士风度没有让他把老人给撵出去,现在这个老人居然对他拍桌子大叫,他顿时感到一阵诧异!

    林远哪里知道:这个刘老,平时为人随和,可是一到了学术上,那股认真劲儿较苏争鸣尤甚!

    刘金秋站起身来,像教训一个没能从一数到十的小孩子那样说:“热怎么能是一种物质呢?我问你:热要是一种物质,那摩擦为什么会生热?”

    威尔见到这个老人咄咄逼人地问自己,不禁有些慌了,他说道:“摩擦过程产生了碎屑,热质是随着碎屑出来的。”

    刘金秋又问道:“那我问你,如果我用一个传动机构,让两块浸泡在冰水里的冰块摩擦,那它会不会生热?”

    威尔想了想说:“应该会吧。”

    刘金秋说:“怎么可能生热呢?浸泡在冰水里,温度都是零度,热质的密度是均匀的,所以怎么摩擦都不会生热。”

    威尔这下子是真的慌了,他明白问题的所在,这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悖论!如果他回答冰块不会发热也是不对的,因为摩擦会把热质带出来。

    这时刘金秋走上讲台,说道:“同学们,千万不要被热质说所误导,大家一定要记住,这个世界上从来没有热质这种东西,热,归根结底,是运动的一种表现形式!”

    刘金秋此时站在讲台上,仿佛又回到了他熟悉的大学,他伸手想去拿粉笔,这才发现,这个时代还没有粉笔,于是他悻悻地缩回了手,扶着桌子讲道:“同学们,我们理解了热的本质之后,再来学习钢铁的冶炼,炼铁炼钢都离不开热,那么炼铁的热量从哪里来呢?从焦炭的燃烧产生!这种热量用来熔化铁矿石,铁矿石的种类有很多啊,四氧化三铁,也就是磁铁,三氧化二铁等等,这个熔化过程在哪里进行呢?在高炉当,高炉产生了铁水之后,我们把铁水进行一些脱硫,脱磷的处理之后,把铁水送到炼钢炉,这样就产出了钢……”

    他深入简出地把炼钢的大致过程讲了一遍,听得所有人都出了神,这时他又说:“基本的理论就是这样,到了实际生产,还会遇到很多技术问题,大家把我手头的这份资料传抄一下。”

    那份资料就是林远组织科学家和工程师们翻译的那份,刘金秋站在台上略微一翻,不由得眉头皱了起来,他说道:“关于这份资料,里面有不少错误,比如,这份资料说铁水硅的含量可以略高,因为硅可以做发热剂,实则不然,硅的含量越低,对于脱磷和脱硫的处理越有利,而且可以减少炉渣的产生!”

    刘金秋就这样,站在现代的视角,一一评点19世纪末炼钢工艺的不足,等他说到第五点的时候,才看见林远连连对他打手势,他这才不好意思地笑道:“好了啊,今天就讲到这里吧。”

    一旁的威尔彻底折服了,他想不通为什么一个琉球老人会懂那么多东西,趁着众人离开,他跑过去问刘金秋:“您怎么会懂那么多东西?”

    林远笑道:“因为他是国人。”

    威尔连忙感叹道:“哦!神奇的东方!神奇的国人!”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