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开艘航母去抗日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二十九章 神秘船

    云岚听了林远的话,停止了哭泣,将信将疑地问:“真的吗?”

    林远笑道:“当然,我为什么要骗你呢?”

    唐帆和云岚都很高兴,林远说:“你们慢慢吃吧,我先走了,对了,唐记者,你们分开的时候,把她住的地方记清楚了。”

    这回两个人都没有挽留林远,林远离开饭馆,一路上就见到不少日本民众在街上游行,横幅上写着:“拒绝谈判!把支那人打到屈服!”“打倒谈判的贪官污吏!”

    林远绕着他们走,快步回到住处。他一回来就说唐帆没事,让大家放心,沈晚晴说:“我给你录好了,你什么时候听啊?”

    林远笑道:“当然是现在了。”说着,接过她手的耳机,开始听了起来。

    一个苍老的声音响起,林远猜测这个人应该就是一个教授,他说:“司令官大人,这是您给我们的神秘船的照片。”林远一听,心想:“看来这个神秘船应该就是指我们的航空母舰了。”

    那个声音又说:“在这张照片里,远处有我们联合舰队的吉野舰,按照您告诉我们的吉野舰和神秘船之间的距离,我们可以计算出神秘船的长度约为340米,宽度约为40米,干舷高约为12米,估计排水量应该在五万吨左右,其他的船型系数,比如水线面系数,从这张图片上没法推算出来。”

    林远心想:“有了已知物体的形状数据和已知物体到未知物体的距离,计算未知物体的形状数据是很容易的,可是照片上怎么也不能拍摄到水线以下的场景啊,鬼知道他们的排水量是怎么算的。”

    伊东佑亨又说:“这艘神秘船的度很快,据我观察员的估算,它在躲避我们炮火的时候,航至少达到了30节。”

    又一个老人的声音响起:“30节,这怎么可能!按照五万吨的质量和三十节的航来计算,它的动能将是6.4乘以10的九次方焦耳,大家都知道舰船在行进的过程受到很大的阻力,比如兴波阻力和边界层水的摩擦阻力,这些阻力都是和船的高次方成正比,其兴波阻力与度的4到6次方成正比,那么我们可以估算,整只船需要供能2乘以10的十次方焦耳才能维持这个度,标准煤一吨可以释放30兆焦耳的热量,这艘船一秒钟就将燃烧一万五千吨标准煤,如果考虑煤的不完全燃烧,它实际消耗的煤将远远大于这个数字,这是绝对不可能的。”

    伊东佑亨说:“它们不可能烧别的东西吗?”

    “不可能的,比煤热值高的只有石油了,可是石油怎么可能用来做舰船的燃料呢?”

    在林远的时代,军舰使用石油做燃料已经是常识了,而19世纪的舰船还都使用煤作为燃料。

    随后便是一阵沉默,有一个声音说:“司令官大人,我无意冒犯,这张照片是不是有什么问题,这艘战舰也太长了吧,我们都知道,舰船各个部分的重力和密度不可能全都相同,所以如果各个部分不相连的话,将会在垂直方向上处于不同的位置,事实上,战舰不可能有这样的状态,所以战舰龙骨的支架将会承受很大的力,而且这艘战舰重量这么大,不知道它的龙骨使用的是什么材料?”

    伊东佑亨问道:“您是什么意思?”

    “这种承力部件只可能选用钢材,而且它的屈服强度将会在400兆帕以上,按照现在各国的材料科学进展,没有一个国家的冶炼水平能够做的到。”

    又有声音说:“这艘船不知道是在什么地方建造的,五万吨的排水量,想要建成这样一艘船,就必须建一个能够建造这么大船的船坞,这种大工程,在任何地方都是不可能保密的。”

    一阵长长的沉默过后,伊东佑亨叹了口气,说道:“我们先把船的问题放一放,再来说说那些会飞的东西,我们姑且叫它们飞行机吧,依照各位专家的意见,这些东西是怎么飞起来的?”

    一个声音说:“这种东西真的出现了!跟据我们的情报,法国人一直在秘密研制这种会飞的机器,有一个叫做克雷芒?阿德尔的工程师,在1890年的时候驾驶一架飞机飞离地面五十米,由于法**方一直对此事保密,所以这件事情知道的人很少。这架飞机以蒸汽机为动力,螺旋桨为推进器,可是这张图片上的飞机,看不到螺旋桨!”

    歼24使用的是小涵道比涡轮风扇发动机,当然不需要螺旋桨。

    一个声音说:“既然没有螺旋桨,那么它可能使用我们未知的推进方式,比如我们项目组正在研究的,利用空气来进行推进。我们都知道动量定理,如果这架飞机向后喷出高气流,那么飞机将会有向前的度,再加上机翼提供升力,这样飞机就可以飞起来了。”

    伊东佑亨问:“那你们的研究进展如何?”

    那个声音说:“要想让空气能够循环做功,就必须将它加压,加压之后再对它加温,然后再让空气膨胀,这个过程看似简单,可是困难重重,我们都知道扇子可以扇动空气,所以我们想用一系列的像扇子似的叶片旋转,这样能够给空气加压,可是这些叶片实在是太难做了,首先是形状,想要确定它的形状,需要根据流体力学性质进行计算,这样才能让叶片带动着空气,对空气做功,想要计算流体力学性质,就必须要用到纳维-斯托克斯方程,也就是N-S方程,可是这个方程是非线性偏微分方程,没有任何办法求得精确解,只能退而求其次,求数值解,可是这个工作量实在是太大了,算到世界末日都算不完。其次是就算是算出了形状,也没法加工出来,通过我们的简化计算,这种叶片一定是扭着的,这种叶片,机床是没法加工的,想要通过铸造手段更是比登天还难!”

    伊东佑亨长叹一声,说:“唉,今天就到这里吧,我们明天再继续讨论吧。”会议在一片叹息结束了。

    林远放下耳机,心不禁一阵忧虑,他想道:“我们的航母已经远远地超过了这个时代,一但航母出现需要返厂维修的问题,我们该到哪里去呢?等到条约签完,一定要发展我们自己的工业,发展完了,就把整个日本就变成国的一个省!”

    这个时候林远听到自己的肚子“咕咕”叫了几声,这才想起来,还没有吃饭呢,这时沈晚晴笑道:“呵呵,我们的天才舰长也会饿啊?”

    林远这个时候才注意到,原来沈晚晴一直在自己身边,他笑着说:“你就一直等着?”

    沈晚晴笑道:“我怎么能不在一旁看着,万一你把我的设备弄坏了怎么办?”说完,就笑着走了出去,很快端进来一个大盘子,放在桌子上,说:“都怪你,非要刚才听,弄得我连饭都没吃成。”

    林远看着她娇嗔的模样,心头痒痒的,忍不住玩笑道:“要不我们一块儿吃吧,正好我也饿了。”

    林远也不管她同不同意,直接坐在桌边,看到沈晚晴拿了两幅碗筷,心似乎感觉到了什么,沈晚晴揭开把盖在菜碗上的盘子拿开,一条诱人的河豚露了出来。

    沈晚晴盛了米饭,又把鱼汤泡进米饭里,吃了起来,林远问道:“这是什么啊?”

    她笑着说:“这是河豚啊,你没吃过?我最喜欢吃了,我妈妈常常给我做的。”

    林远开玩笑地问:“你还有妈妈?”

    沈晚晴笑得把嘴里的米饭都喷了出来,说:“我为什么不能有妈妈?”

    林远笑道:“你们特工应该都是孤儿吗?这样做任务的时候才能毫无牵挂!随时为国捐躯!”

    沈晚晴不屑地一笑,说:“你一定是络小说看多了!哪有这样的特工,反正我是没见过。”

    林远说:“你看看我们现在,回到过去打鬼子,这简直是络小说才有的事,不知道有没有那个写手会想到这个故事呢?”

    两个人说笑了一会儿,林远严肃起来,说:“我看一个女孩。”

    沈晚晴一听,莫名地生出来醋意,嗔怒道:“你说什么?”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