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开艘航母去抗日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二十七章 窃听风云

    第二天早上六点,沈晚晴才回来,她推开院门,正看见林远在院子里做俯卧撑,林远看见她走进来,心想:“她不知道去哪里了,我应该问一下,可是看她昨天晚上的态度,问了她也不会说,还是不要问了。”

    沈晚晴看到他没有问自己昨晚去了哪里,心不禁想道:“他怎么一点都不关心我呢?连我去了哪里都不问?”尽管她心里因为这个不高兴,可还是举起手的袋子,笑着说:“大舰长这么早就起来了,看,我给大家买了早饭。”说着把袋子放在了桌上的石凳上。

    林远笑道:“好啊,我们一块儿吃吧。”于是坐在了石凳边上的石椅上。

    人的听觉,似乎一听见吃的东西就特别变得特别灵,陈飞,张华还有唐帆一下子都冒了出来,陈飞直接把袋子打开,把几个寿司一起塞进嘴里,一边吃一边说:“这可是最正宗的日本料理啊!”张华看了看袋子里的东西,心想:“沈晚晴带回来的东西好像只够两个人吃的呀?”

    张华若有所思地笑了笑,然后招呼其他人出去吃饭了,就这么会儿工夫,陈飞已经把早饭吃个大半,沈晚晴笑着说:“你们吃吧,我去睡一会儿,一会儿谈判就不去了。”

    经过准备工作,十点的时候他们就来到春帆楼,会议在二楼的一个房间里进行,林远自告奋勇地替掉其一个翻译。除了双方的编辑之外,参与谈判方人员为李鸿章,李经方和林远,日方代表为总理大臣伊藤博,外务大臣陆奥宗光。其他人在别的屋子等候。

    双方简单的寒暄了一番,互相查看了对方政府的授权件,谈判就开始了。伊藤博首先说:“按照国际惯例,谈判应该在双方停战的条件下进行,我们草拟了一份停战条款,请李堂过目。”

    尽管双方在朝鲜已经实际上终止了作战行动,可是由于没有签署法律意义上的停战协定,所以仍然不算停战状态。

    翻译人员接过件,上面写的很简单,清军全部撤出朝鲜,清政府需要承担日军在朝鲜驻军的经费。

    林远一听就乐了,从历史资料他了解到,历史上双方的谈判就是从商议停战协定开始的,那个时候的日本人漫天要价,咄咄逼人,竟要求国将山海关,天津,大沽三地交给日军占领,作为质地!驻军的军费要国人承担!可是现在的情况已经完全不同了,日本人还敢漫天要价。

    李鸿章说:“朝鲜乃我大清藩属之地,我派心腹部下进入朝鲜,协助朝鲜国王铲除乱党,还朝鲜百姓太平盛世,如今要我撤兵,此乃关乎我脸面之事,试问伊藤大人,设身处地,将何以为情?”

    伊藤博:“堂来此,两国尚未息兵,我们各为其主,想要停战,也只有如此办法。”

    李鸿章说:“日两国乃一衣带水之邻邦,虽暂生龃龉,日久必然和好,贵国如此不为国预留体面,和好必难以维持。”

    林远心想:“这样谈下去不是在被日本人牵着鼻子走吗?”于是他心生一计,随手在纸上写了些什么,小声对李鸿章说:“堂大人,谈判哪能只有一方提条件,我草拟一份停战协议,希望堂大人交与日方。”

    在这个场合,一个小小的翻译居然敢提意见,实在是难以想象的,可是李鸿章见到林远如此做,不仅没有生气,反而对他心生好感,认为这个年轻人真是艺高人胆大。

    林远直接用日语书写,李鸿章看不懂,他示意林远把它翻译过来给自己听。可是林远却像没有看懂似的,把那份件直接递到了伊藤博面前,伊藤博一见,脸色顿时大变!

    原来林远那份件上赫然写着:停战协议,日军全部撤出朝鲜,平壤和汉城交由清军驻守,驻守期间的一切费用由日方承担。

    伊藤博随即笑道:“现在时候也不早了,是该用午膳的时间了,春帆楼的河豚远近闻名,不如请李堂移步享用,待用过午饭,我们再派专员陪李堂一行四处走走,明天再来谈判,不知意下如何呀?”

    李鸿章于是答应了,林远刚回到驻地,就看见沈晚晴叫他,他进到房间,就看见沈晚晴和两个同志正拿着耳机听着什么,林远一下子就明白了,沈晚晴那晚就是去安装窃听器去了。

    沈晚晴笑道:“你看我厉害吧。不光你们的谈话我听见了,就连现在伊藤博和陆奥宗光的谈话我都能听得一清二楚。”

    沈晚晴又说:“我怎么觉得今天的谈判,双方都是在试探对方,他们好像都不太清楚对方的底牌。”

    林远一皱眉,问道:“这是什么意思?”

    沈晚晴说:“我是觉得,双方都不太清楚朝鲜战场上发生了什么?清廷的人员似乎觉得自己是战场上的失败者,所以他们不敢硬生生地拒绝日本人的方案;而日本人似乎也觉得自己是战场上的失败者,所以你给了他们一封草案之后他们就找借口停止了谈判。”

    林远说:“你分析得很有道理,我也觉得双方对于战场上的态势不是很清楚,毕竟一艘航空母舰穿越过来,把日本海军联合舰队俘虏了,这种事情不是谁都能想象得到的。”

    这时候耳机里传来了伊藤博的声音,他似乎是在和一群人商量事情,因为耳机里的声音很嘈杂,他说:“你们觉得清政府是不了解我们的处境,还是他们另有诡计?”

    这时耳机里传来了一个林远十分熟悉的声音——伊东佑亨,原来,在北京舰离开加露林湾的之后,日本派遣其他船只,把联合舰队的士兵接了回来。

    伊东佑亨说:“对方使用的神秘力量,远远超过我们的想象,他们甚至可以直接攻击东京本土,我们的联合舰队此时已经被他们控制,可是清廷的人员好像并不知道这一点,看他们的样子,似乎他们是战败国一样。”

    伊藤博说:“那个叫林远的,看起来十分神秘,我们的情报部门根本找不到这个人的任何资料,好像他是凭空冒出来的一样,而且他虽然表面上是李鸿章的翻译,可是他好像根本不在乎李鸿章,完全不像是李鸿章的下属。”

    伊藤博又说:“伊东司令,我们已经组织了东京帝国大学的专家教授,您一会儿和他们见上一面,看看能不能揭开林远的神秘身份,还有那些会飞的武器,如果我们也有了这些东西,我们可以把成百上千吨的炸弹扔到支那人和那些西洋鬼畜的头上。”

    陆奥宗光说:“明天的谈判,我们应该更强硬一些,为我们大日本帝国争取更大的权益!”他说完话,参加会议的人附和着就离开了,房间里恢复了安静。

    林远笑道:“沈大特工可真是帮了大忙了,我们这回弄清楚了日本人的底牌,不愁不在谈判桌上狠狠敲他们一笔!晚晴啊,麻烦你想办法弄到伊东佑亨和那些教授的谈话内容,好不好?”沈晚晴听到他这么叫自己,心不禁泛起一阵异样的感觉。

    正在这时,一个门卫急匆匆地跑了进来,说道:“是林先生吗?你们的人里面是不是有一个叫唐帆的,他出事了。”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