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开艘航母去抗日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十六章 港口屠杀

    自从严岛舰被击沉之后,日本舰队再也没生出什么事端,他们在北京舰的押送下行进了一天一夜,在9月19日上午十点,到达了加露林湾。

    加露林湾位于仁川北面,是日军的临时泊地,岸上也装备了几十门口径在200毫米以上的岸防重炮,它们是伊东佑亨最后的赌注,如果对方舰艇驶进了加露林湾,日军就立即使用水雷封锁出口,那时候对方的舰艇在岸防炮的打击下,就凶多吉少了。

    伊东佑亨站在舰桥上,眺望着远方的港口,没想到那个看似精明的林舰长这么轻易地答应自己的请求,看来支那人就是支那人!

    林远和沈晚晴这时被邀请到舰桥上,伊东佑亨得意洋洋地看着他们,心想:“终于到了出口恶气的时候了。”

    就当伊东佑亨想要嘲笑林远的时候,突然他发现港口的情况有些不对劲!

    港口上空飘扬的不再是那面旭日旗,而是一面龙旗!

    伊东佑亨的笑容僵住了,他已经明白换旗意味着什么,那就是,港口已经被清军占领!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自从日军9月16日攻克平壤之后,清军已经全部退回鸭绿江以北,而日军第一军则在山县有朋的率领下,驻扎在鸭绿江以南,随时准备越过鸭绿江,进入国东北。

    林远望着远方的龙旗,开心地笑着,说道:“司令官阁下真是好客,知道我们要来,特意让手下挂出龙旗以示迎接。”

    林远望着皮笑肉不笑的伊东佑亨,笑道:“我们的船不熟悉港内的情况,而且我们的船吃水也深,一旦在港内搁浅会很麻烦,我们的船就不进港口了,就由我和我的助手和你们进港,进了港口以后,我们暂时接管你们的舰队。”

    伊东佑亨不说话,舰桥上一时异常安静,渐渐地,严岛舰驶进了停泊位,岸上的日本兵一个个都垂头丧气,因为在他们的身后,清军士兵正用枪指着他们。伊东佑亨知道这里关押着在成欢战役和丰岛海战被俘虏的清军士兵,可是他实在想不通,这些行尸走肉一般的囚犯,怎么把我们大日本帝国皇军的勇士变成了囚犯!

    浪舰最先靠上了自己停泊位,停泊位前都有十几个荷枪实弹的清军士兵,原本是俘虏的他们,此时都拿着枪,趾高气扬地看着舰上的日军,林远眉头一皱,这些清军士兵,怎么能大模大样地站在空地里,万一舰上的日本兵向他们开枪怎么办!正在这时,林远发现了情况有些不对劲,舰上的炮塔,桅杆后面,躲着不少拿着枪的日本士兵!

    林远来不及提醒,舰上的日军开枪了!

    浪舰的定员是三百五十二人,除去先前战斗被狙击手射杀的观察员,还剩下三百四十八人,舰上装备了五十只村田二十二年式步枪,这种枪是单发枪,由日本陆军少佐村田经芳设计,我们常听说的三八式步枪,就是村田三十八年式步枪,那个年代不是公元,而是日本天皇年号记年,所谓三十八年式和二十二年式,指的就是明治三十八年和明治二十二年。

    这种枪和后来的自动步枪相比,射手在射击之后必须用手将枪膛内的弹壳取出,再用手给下一发子弹上膛,所以射较慢。舰上的日军毕竟不是陆军,射击水平不高,所以他们采用了齐射的方式,一片枪响过后,十几个清军士兵全部弹倒地。

    这时舰上的日本士兵从船舷上搭起到达地面的梯子,一下船就冲向别的停泊位的清军士兵。

    伊东佑亨见到这个情形,得意地看了一眼林远,没想到林远却丝毫没有慌张的表情,他淡淡地说:“司令官阁下,请下令让你的部下停止无谓的抵抗吧,这样的冲锋,只能浪费他们的生命!”

    伊东佑亨冷笑道:“就算你们能占领港口,可是我们英勇的大日本帝国武士一样可以把他们夺回来。”

    林远叹了口气,默默地看着伊东佑亨,那眼神好像是在看着一个不懂事的孩子。

    这时,“哒哒哒”“哒哒哒”的声音响了起来,伊东佑亨一愣,不由自主地问道:“这是什么声音?”

    林远对这个声音太熟悉了,这是海军陆战队战士使用的03式班用机枪的声音。陈飞率领的加强排的一个班,正在一堆货箱上面,向日军射击。

    机枪的历史,始于1884年的美国发明家海勒姆?马克沁,他发明了举世闻名的马克沁机枪,而机枪被日军广泛接受是在1904年的日俄战争后,日军在进攻旅顺的俄国要塞的时候吃尽了机枪的亏,那时有的指挥官甚至不知道世界上有机枪这种东西,他们迷惑不解地感叹:“为什么俄国人一敲鼓,英勇的大日本帝国武士就倒下了呢?”

    浪舰上的水兵几乎都参加了战斗,有枪的拿着枪,没有枪的就用刺刀,甚至是菜刀!人数在二百人左右,他们也看到了四百米之外货堆上的火力点,这时候不知是谁吼了一声,所有人就朝着那个货堆冲过去了。

    伊东佑亨的嘴角泛起了一丝微笑,跑过四百米的距离,跑完之后还要留有一定体力作战,差不多要一分半钟,一分钟,最优秀的射手也不过射出十发子弹。

    可是后面发生的事情,把伊东佑亨的微笑硬生生压了回去,因为他看见,那个火力点上的枪根本没有停下来手动换子弹,而是一直“哒哒哒”地吐着火舌!

    这种机枪和03式步枪使用相同的子弹,这种子弹的侵彻力极强,日军的队形又很密集,所以,一发子弹通常会击穿两三个日本兵。

    一分半钟,足够机枪射出一千发子弹,很快,两百来个日本士兵就密密麻麻地躺倒了一地!

    借用甲午战争,日军一位指挥官在平壤伏击战之后的话来形容港口的这场战斗,“这不是一场战斗,而是一场屠杀!”

    不到一分钟的时间,二百个日军士兵阵亡,这样的场面震慑了每一个日军官兵,在接下来的关押过程,没有出现任何麻烦。

    这时林远和沈晚晴走下严岛舰,沈晚晴问道:“这一切都是你计划的一部分,是吗?”

    林远笑笑不答话,沈晚晴苦笑了一下,说道:“在舰上的时候,我帮了你,你还是不信任我,是吗?”

    林远刚想解释些什么,沈晚晴淡淡地说:“不用解释了,我懂,反正我这敌特的罪名是洗不清了。”说完她一个人坐到没人的地方,静静地看着大海。

    林远望着金色的阳光下她那落寞的背影,心里说不出的难过,他刚想走过去说些什么,这时只见一队士兵,穿着07式迷彩服,从岸上向他走来,为首的正是陈飞。

    只见陈飞“啪”地打了个立正,敬了个礼,说道:“报告首长同志,我部顺利完成抢占港口任务,是否归舰,请您指示!指挥员:北京舰海军陆战大队指导员,陈飞!”

    这几句话是我军常用的指挥用语,在各级部队,当人员集结完毕之后,都会有请示报告这一程序。

    林远哈哈笑道:“行了,这里有没有别人,你就不用弄这一套形式了,快点归队吧,我们马上就要有大行动了!”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