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开艘航母去抗日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九章 戏弄日军司令

    伊东佑亨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下意识地说道:“你说什么?”

    林远又一次伸出两根手指,笑道:“我要司令官先生赔偿我们运输船,白银,两亿两!”

    伊东佑亨简直在怀疑眼前的这个人是不是疯子,他居然跑到大日本帝国联合舰队的旗舰上向他这个司令官索要白银两亿两的赔偿!可是伊东佑亨毕竟在军界和政界摸爬滚打了几十年,对情绪的控制非一般人能及。

    伊东佑亨笑着说:“林舰长是国人,想必知道有一句话,‘有朋自远方来,不亦说乎’,既然林舰长来的我的舰上,就是我的客人,我们大和民族向来好客,茶道更是我们的国粹,不妨先饮上几杯茶,再来谈这些事情,舰长意下如何呀?”

    说着伊东佑亨示意手下送上两杯茶,说是杯,实际上就是两个搪瓷的缸子,日军为了造军舰兴海军,生活上的物品一切从简,这种缸子既可以用来喝水还可以用来吃饭,茶还是从随军医生那里要的,为了体现不惧艰苦的作风,所以只有医生那里配备了一些茶叶,用作一定的医疗用途。

    伊东佑亨歉然道:“行伍之,一切从简,有空请二位到我的家乡,再品一品好茶。我有一个问题想请教舰长,你来的时候坐的那个东西,是什么?”

    林远刚刚见到他借助品茶巧妙地移开了话题,心里就知道这个司令官不好对付,其实他也清楚,能做到舰队司令的人,必然是人龙凤。一听他问直升机,心里更清楚了,他是想打探那些他没见过的武器装备的信息。

    林远于是说道:“那个东西叫直升机。”

    伊东佑亨听着这个陌生的词,从这个词里得不到任何有用的信息。于是他问道:“那这个东西是怎么飞起来的?”

    林远说道:“这个嘛,说来也简单,每个物体都在地球上,都受……”说到这里,他停顿了一下,说了一个英单词:“gr**ityfield(重力场)”,然后用日语接着说:“都受这种东西的影响,我们研制了一种东西,可以抵消一切gr**ityfield。”

    伊东佑亨点点头,他平时的接触过英语,知道那个词是什么意思,他心里一阵窃喜,如果大日本帝国能做出这种东西,就能毫不费力地把几千吨炸药运到敌人的头顶。他于是又问道:“这种东西是怎么做出来的?”

    “反重力”是爱因斯坦的广义相对论预言出来的,即使是在林远生活的21世纪,相关的研究也充满争议,很多科学家对他的真实性充满了怀疑,林远这么说不过是想蒙骗一下这个生活在19世纪的日本军官,可是真要说到反重力具体是怎么回事,林远也不知道,他于是说:“这个装置很复杂,我不是技术人员,无法为司令官阁下解答。”

    伊东佑亨心念一转,想道:“这个舰长上舰的时候不说自己是清国人,是不是说明他对清政府心怀不满,如果是那样,不如借此机会让他为我大日本帝国效劳。”于是说道:“那我们就不谈这些技术上的事情了,不知道舰长阁下在清国身居何职?您要是来和在下一起效忠天皇,我敢保证,这个舰队司令的位置,迟早是您的。”

    林远听了差点笑出声来,心想我就是来劝你们投降的,现在反倒成了你们劝我!于是答道:“我现在是一介平民,不过是个小商小贩,弄一艘船,倒卖些货物为生,司令官阁下炸坏了我的船,现在又决口不提补偿的事,让我很为难啊。”

    伊东佑亨心想:“这个年轻人不动声色地把话题拉回到赔偿上,看来是个谈判高手。”他哈哈一笑,说:“据我所知,清朝官员对于商人之残忍,世所未见,商人的儿子不能上学,不能考试做官;商人的女儿不能穿丝绸做的衣服,林舰长,我看你也是快要有子女的年纪,你忍心看着他们受到这样的歧视吗?”

    林远笑道:“那些还太远了,您要是不赔偿我白银两亿两,我的儿子女儿怕是要饿死了。”

    伊东佑亨冷笑道:“两亿两,据我所知,清政府两年的财政收入也就是这么多了,您这样狮子大开口,看来您也没有什么诚意吗。”

    林远看到伊东佑亨的脸色冷了下来,反而笑了,说道:“司令官阁下,您是不是想说这个数字太大,您承受不了啊?”

    伊东佑亨不禁想道:“他究竟有什么目的,白银两亿两,一艘运输舰,什么货物能值这么多钱!他孤身一人来到我的舰上,难道他就不害怕吗?”

    不光是伊东佑亨,就连沈晚晴也猜不透林远的目的,她不知道林远为什么要冒险上舰,更不知道他哪里来的底气,敢和日本舰队司令提这样的请求,难道他要劫持伊东佑亨吗?不,绝不可能,根本没必要这么做,当航母的甲板一修好,舰载机就可以起飞,击沉整只日本舰队只不过是几分钟的事情。

    林远笑道:“司令官阁下要是觉得一时拿不出那么多钱,我倒是有个主意,你把你的舰队交给我,差不多值这些钱。”

    伊东佑亨真是丈二的金刚——摸不着头脑,他冷笑着问:“交给你是什么意思?”

    林远大大咧咧地一笑,说道:“很简单,你们向我们投降,把军舰交给我们管理,到了港口,你们的人就可以回去了。”

    “投降”这个词,对于东方军人来说,无异于是奇耻大辱,在二战时期的硫磺岛战役,美军的心理战部队为了达到使日军投降的目的,宣传单上从来不敢写“投降”的字样,而是不得不使用“停止抵抗”。今天林远这句话一出,伊东佑亨作为一个舰队司令,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他没什么反应,可是他身后的一个军官勃然大怒,握住军刀,“八嘎”怒喝一声,就要抽刀。

    这个时候就轮到沈晚晴出手了,她看到那个军官手臂一动,顺手把缸子甩了过去,重重砸在那个军官手腕上,军官沉吟一声,松开了刀,沈晚晴右臂一撑桌子,一人多宽的桌子被她一下子越了过去,没等众人看清楚她已经落在了伊东佑亨的身边,右手上的戒指猛地弹出一截钢针,向伊东佑亨的脖子上顶去,她想要靠着突然一击,劫持伊东佑亨。

    哪里想到伊东佑亨向后一闪,沈晚晴想不到他这么一把年纪身手还这么快,被他一下子闪开,没等沈晚晴出后招,几只上了膛的手枪已经顶在了她的头上。

    沈晚晴心里一空,想道:“完了。”

    林远却哈哈笑道:“伊东佑亨,你们不敢杀我们。”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