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开艘航母去抗日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八章 敲日军司令的竹杠

    直升机上,沈晚晴不禁问道:“舰长,你要去日本人的军舰上做什么?”

    林远笑道:“我要去让他们投降。”

    沈晚晴瞪大了眼睛,说:“你疯了吗?这怎么可能!你没有和其他人商量吗?他们难道会同意!”

    面对着沈晚晴的一连串疑问,林远笑笑,转过头,望着夜色下的大海,不说话,不知道为什么,沈晚晴感到从来没有过的焦急,她急切地说:“我们刚刚击沉他们的旗舰,现在去他们的船上,他们杀了我们的!”

    林远安静地笑着,像是看着一个不谙世事的孩子,他说:“你放心吧,他们不敢把我们怎么样?”

    沈晚晴又问道:“那你为什么要找我一起去?”

    林远又笑了笑,没有说话。沈晚晴实在猜不透他是怎么想的,也就不再说话。林远这时问道:“你带了什么武器了吗?”

    沈晚晴摇头道:“我什么都没带,没用的,我就不相信他们会我们带着武器上舰。”

    林远点头说:“我们算是想到一块儿去了。”

    再说“桥立”舰上的伊东佑亨,他实在想不出是哪个国家有如此的科学技术实力,能研制出飞在空攻击军舰的武器。要说他们不是清国的军舰,可是他们的桅杆上挂着清国的龙旗;要说他们是清国的军舰,可是在遭到打击之后就把龙旗撤了下去,换上了一面怪模怪样的,从来没人见过的旗,那面旗主体是红色,上面有五颗五角星,靠近左上角的大,周围四颗小的围着它。

    这艘军舰本身更加奇怪,甲板上没有火炮,也见不到烟囱,倒是甲板上停着不少像鸟一样的东西。

    正当伊东佑亨绞尽脑汁琢磨着这艘古怪军舰的时候,他接到了航母发出的信息,他顿时欣喜若狂,立刻答应下来。

    夜晚的军舰施行了灯火管制,不准随意使用照明设备,也不准随意走动,尽管舰上的日军官兵听见了直升机的轰鸣声,可是没有人敢出来看,林远不禁在心里感叹道:“如此严明的军纪!这只舰队真是个劲敌。”

    直升机放下绳子,林远和沈晚晴先后沿着绳子降落到甲板上,伊东佑亨和“桥立”舰的舰长,海军大佐高壮之丞带着司令部的参谋们在甲板上迎接。

    林远看着众人,心想间这个年纪最大的应该就是伊东佑亨了,他走上前去,用标准而流利的日语说道:“舰队司令官阁下,我是对面运输舰的舰长,您的军舰于今日午向我舰发射了炮弹,造成了打量的人员伤亡,我们为了自卫,不得不采取了一些比较过激的行为,给我们双方都造成了不愉快,所以我现在来,特地为了和司令官阁下交换意见,以免局势进一步恶化。”

    沈晚晴也通晓日语,她听见林远这番话,不禁想笑,明明我们的航母占了大便宜,在他说来,我们就像是受了多大委屈似的。

    伊东佑亨听见林远说的日语,心一片狐疑,他的日语发音很标准,可是有的词汇自己从来没听说过。伊东佑亨的想法很正常,林远学习的是21世纪的现代日语,自然与他所会的有所不同。

    伊东佑亨本来打算从林远的语言听出他是哪个国家的,没想到他居然说日语,还说得这么标准,可是他怎么可能是日本人呢?看他这个样子,不像西方人,难道他是国人吗?怎么可能,国人怎么会有这么先进的技术?伊东佑亨只好说:“在下伊东佑亨,还不知道贵舰长如何称呼?这位美丽的姑娘是?”

    林远笑道:“我姓林,这个美丽的姑娘是我的助手。舰长阁下,我们要站在这海风里说话吗?”

    伊东佑亨笑道:“怎么会?两位客人,请到我们的会议室吧。”

    说着,他们走到了会议室,在会议室门口,伊东佑亨说道:“两位不知携带武器了吗?如果带了,请让我们的人帮忙保管吧,就不用两位费心了。”

    林远抬起双手,笑道:“我们没带武器啊,要不司令官阁下搜查一番。”

    伊东佑亨哈哈笑道:“不用不用,就算带了也没关系。”

    进了会议室,分宾主落座,伊东佑亨首先说:“在下在海军已经工作几十年了,不是我炫耀,这个世界上稍微大一些的舰船,我差不多都见过,可是舰长阁下的船,我从未见过,不知舰长的船属于哪个国家?”

    林远笑道:“我们属于华人民共和国。”

    在日语里,清国,国,华人民共和国这个词是不相同的,所以伊东佑亨一皱眉,从来没有听说过这个国家,于是说道:“既然舰长阁下不愿意说,我也就不勉强了,我想请问舰长阁下,为什么要击沉我们的军舰?您这么不宣而战,实在是说不过去啊!”

    沈晚晴听见这话,火气一下子上来了,怒道:“你们还好意思说我们不宣而战,你们偷袭俄罗斯的舰队(1904年2月8日深夜,日本不宣而战,派遣鱼雷艇偷袭的偷袭驻扎在旅顺港的俄罗斯太平洋舰队,日俄战争爆发),再后来的偷袭珍珠港(1941年12月7日,日本不宣而战,偷袭美国太平洋舰队驻地珍珠港,太平洋战争爆发),你们哪一次宣过战!”

    这几句话把伊东佑亨问得云里雾里,现在是1894年,那些事情都还没发生呢。

    林远连忙用汉语笑道:“沈记者,你也不想想现在是什么时候。”

    沈晚晴焦急之下口不择言,脸上不禁红了,这时伊东佑亨用汉语说道:“二位是清国人?”

    林远愣了一下,他没想到的是:这个伊东佑亨居然是个国通。他勉勉强强地说:“算是吧。”

    伊东佑亨说道:“你们是用什么击沉了我们的军舰?”

    林远满脸的疑惑,问道:“您说什么,我们击沉了您的军舰,这不可能,我们是一艘运输船,没有武装,怎么能击沉您的军舰。”

    伊东佑亨没想到林远来了个翻脸不认账,不过他也没有直接证据能证明军舰是被林远的舰船击沉的,一时间哑口无言。

    这时林远微笑道:“您的舰队无端对我们的舰船发动打击,我们伤亡惨重,希望司令阁下能给予我们一定的补偿。”

    伊东佑亨从来没见过这种事,他是堂堂的大日本帝国联合舰队司令,他现在的船是日本海军首屈一指的战舰,他的手下,是几千名精壮干练的帝国海军将士,可是居然现在,居然有个清国人,跑到自己的面前,向他索要赔偿!

    伊东佑亨又是生气又是好笑,说道:“你想要多少赔偿?”

    林远大模大样地伸出两根手指,说道:“纹银,两亿两。”

    沈晚晴在一边差点笑出声来,心想:“林舰长,你这不是敲日本舰队司令的竹竿吗?”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