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开艘航母去抗日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七章 带着间谍去劝降

    正当所有人为北洋舰队即将到来的失败忧心忡忡的时候,航母上的对海警戒雷达显示:日本的舰队放慢了行进度,改变了航行!

    日本联合舰队的司令伊东佑亨见到旗舰“松岛”受损严重,沉没的趋势不可逆转,于是将舰队司令部转移到同为三景舰的“桥立”上。

    作为舰队司令,伊东佑亨是最早转移到“桥立”舰上的,他静静地看着手下来来回回地转移相关人员,物资,脑子里却像刮着一场风暴。

    在他将近三十年的海军生涯里,他无时无刻不在思考着海战,他觉得自己已经领会了海战的精髓,这是他在第一次看到“定远”“镇远”两艘战舰时突然领悟到的,就如同佛家所说的醍醐灌顶一般。

    一艘战舰,无外乎三个要素,火力,机动,防护,这三者是相互牵制的,比如,火力增大,需要加装大口径火炮或者是增加火炮数量,可是这样一来舰体就会变重,机动性就会受到影响。所以,最优秀的战舰,这三个要素一定要达到最巧妙,最合理的平衡。

    说心里话,他并不觉得军部寄予厚望的三景舰能发挥什么大的作用,这三只军舰的主炮口径虽然大,可是却影响了机动性能,比如,三景舰的火炮不能随意转向,否则舰体可能会倾斜沉没。他反而觉得航快,射快的舰艇能对“定远”“镇远”产生最大威胁。

    这就是他的海战思路,或者说是他的战争观,可是今天“松岛”舰遭到的袭击打碎了他的一切,敌人来的太快了,而且是从一个他从未想过的方向,天空,而且不知道用了什么武器,就把一艘4000吨级的战舰击沉了,这么先进的武器,不光是大清王朝造不出来,就连西方列强,英国,法国,德国他们也造不出来。可是为什么他们不再继续进攻了呢?以他们的实力,完全可以击沉自己这十二艘军舰。于是他下令,调转航向,撤出战场。

    “如果我们也能造出那样的武器,那么不光是国,连世界都会是我们大和民族的!”他远远地望着北洋舰队冒出的浓烟,心里默默想着。

    北洋舰队方面对这一切一无所知,他们的任务本来就是保护运兵船,他们见到日本舰队改变了航向,也改变了航向,向着母港驶去。

    看到一场惨败消弭于无形,林远心一阵喜悦,可是这种喜悦很快就被随之而来的思索冲毁了。

    “接下来我们去哪里?”林远心默默地问自己,他冷静地沉思着,一局历史上最宏伟,最不可思议的大棋悄然形成,一方的棋手是自己和航母上的将士,一方的棋手将会是日本,沙俄,英国,德国这些列强!棋局的输赢,将会决定整个世界的命运!

    “北京”号航空母舰,会议室。

    林远紧急召开了一次会议,参与这次会议的都是舰上各个分系统的主官,包括参谋长,雷达长,舰载机大队队长,航海长等等。

    林远开门见山地说道:“同志们,我要登上日本军舰,与日本舰队司令,伊东佑亨谈判。大家有什么意见?”

    我军自从1927年的三湾改编以来,在各级部队一直是双首长制,在“北京”号上,林远作为舰长,负责军事工作;政委韩明光负责思想政治工作。

    韩明光今年四十五岁了,林远刚上任的时候,他的心里也犯嘀咕,二十八岁,也太年轻了吧,可是工作了一段时间他就发现,林远的能力远远超过他的同龄人,做事情看问题总能看到常人看不到的地方,而且总能想出新点子解决困难。而且这个小伙子为人处事也没得挑,他在和老战友聊天的时候经常说,林远这个年轻人,好得都想把闺女嫁给他。

    韩明光一听林远的话,问道:“你要和他们谈判?谈什么?”

    林远笑道:“我要劝降。”

    这句话一出,在座的每一个人都产生了这种感觉:“舰长疯了。”对面是如狼似虎的日本舰队,他们怎么可能投降!最危险的是,走到被击伤一艘,击沉一艘军舰的恼羞成怒的日本人间,无疑是羊入虎口。

    “不行!我绝对不同意这个方案!”“北京”舰的政委韩明光斩钉截铁地说。

    林远静静地看了一眼韩明光,转过头来,望向在座的每个人,林远问道:“大家有什么意见?”

    林远见到没人说话,于是说道:“大家是不是都不同意?”

    还是没人说话,不过林远从每个人的脸上都读出了不同意的表情。林远转头看向韩明光,说道:“政委,请您出来一下。”

    韩明光犹豫着跟着林远走了出去,过了五分钟,韩明光走进会议室,说道:“我同意林远同志的意见。大家有什么意见?”

    众人见到政委点头同意,尽管心不解,还是点头同意了。

    林远看了一眼手表,说道:“现在是十二点整,大家照常午休,修理甲板的同志就克服一下,暂时不要休息了。调转航向,追向日本舰队。让旗手准备一下,把我要去谈判的消息通知给日方军舰。我会在晚上七点整出发。大家散会吧。”说完就离开了会议室。

    林远走到紧闭室,里面关着沈晚晴,他轻轻地敲了敲门,里面沈晚晴清脆的声音回应道:“请进。”

    林远推开门,看到沈晚晴坐在椅子上,手里把玩着那副本该铐在她手腕上的手铐,林远笑道:“身手不错。”

    沈晚晴没有想过林远会亲自来,她接受过系统而专业的审讯和反审讯训练,她很清楚,林远这样一个没有任何反间谍经验的人,是不可能从她的嘴里问出任何有用的信息的。

    听了林远的问话,她心里冷笑一声,想用一句称赞来博得我的好感,这种法子也太初级了。她没说话,只是点点头。

    林远笑道:“国安局的特工训练挺神秘的吧,我都没见你们的人,你们训练格斗什么的吗?”

    沈晚晴不屑地一笑,说道:“当然了。”

    林远问道:“那你的功夫怎么样?”

    沈晚晴打量林远一番,冷笑道:“你这样的,十个,近不了身。”

    林远点点头,说道:“和我一起去执行一个任务,好不好?”

    沈晚晴一愣,问道:“什么任务?”

    林远笑道:“你是答应了?六点,我叫张华来接你,你可以向他提任何装备方面的要求。”说完,林远微笑了一下,走了出去。

    晚上七点,一架直升机载着林远和沈晚晴离开航母,在茫茫夜色飞向日本新旗舰——“桥立”舰。

    知道这件事的所有人都不禁疑惑地想:“舰长究竟想干什么?”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