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妖孽霸主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妖孽霸主》正文 1207.第1207章 灌酒

    在郝建二人到达这里半个小时后,张圭发现大多数人都已经是来到了,也就没有废话,直接让酒店方面开始上菜了。

    这间酒吧空间并不小,毕竟是以整层楼来做酒吧的,近两百个人的宴会,光是桌子就摆了三十多张,都是那种八人座的桌子。

    即便三十多张桌子摆放在酒吧里面,也依旧显得有些空旷,从这个一点就可以看出,这间酒吧究竟有多大了。

    郝建坐的这张桌子,这些人基本都是带着大肚腩,而且还是非常会吃的那一种,只见不管这上面上了什么菜,这六人就都会在瞬间把这一盘给分掉,根本就不给郝建与林清雪留下丝毫。

    不过相比起郝建什么都吃不到的情况,林清雪倒是好多了,不时有服务员单独拿给林清雪一些高档的食物。

    或许也是发现了这一点,林清雪也把自己吃的分给了郝建,脸上带着歉意,她知道,这也是她那个张圭哥暗中指使的。

    这近两百个人内,会吃的人也就那么几个,怎么可能全部都跑到他们这里来?

    无非就是她那个张圭哥安排的,也就只有他这个宴会的主角,才能这样安排,只有他才是知道这些客人底细的人。

    “我说丫头,你要吃饭就好好吃,总是摆着一副脸是怎么回事?”

    看着林清雪又露出歉意的目光,郝建就又无语了,伸手轻轻敲了一下她的额头,摇头一笑,道:“既然跟你来,你也说了,今天会是不一样的,而这些歧视我也接受了,更何况,我跟你说,我是那种会在意这点小事的人吗?”

    “很显然,我不是啊!”

    “嗯嗯,我知道!”

    发现郝建语气有些变化,林清雪连忙点头。

    这丫头。

    见到林清雪这样,郝建摇了摇头,旋即就夹起一个鲍鱼,吃了下去。

    众人吃吃喝喝好一会,张圭见也差不多了,就抓着自己手里的红酒杯,慢慢地站了起来。

    而见到张圭站起来,这些被邀请过来的客人也都停下了手里的动作,目光落到了张圭的身上,等待着。

    感受着众人的模样,张圭一时有些迷离了,这种众人瞩目的感觉,实在是太好了,自我感觉好几秒,张圭这才咳嗽了几声。

    慢慢把酒杯抬了起来,目光扫视全场,大声道:“今天是我张圭的生日,也多谢各位能够接受我张圭的邀请,在此,我先干为敬!”

    说完,他也直接拿着红酒,一仰头,一口干了,而随着他干下去,众人顿时爆发出了热烈的掌声,不断叫好着。

    喝完一杯,张圭又倒了一杯酒,这一次不是红酒,而是白酒,再一次拿起酒杯,抬起,道:“诸位能来,是看得起我张圭,至于这一次我邀请的,还有几位没来,那是看不起我张圭,我张圭也是有大气度的人,自然不会计较这些,但是我还是有些生气,为此,我再干一杯!”

    说着,他也是高举酒杯,随后一口喝下!

    众人听到这里,也知道张圭是什么意识了,看来他是打算对那些人开刀了啊!或者说,是他背后的势力。

    不少人想着要怎么帮忙,不少人则是不以为然,这些人自然就是那几个与张圭等级差不多的了。

    也就只有他们可以不在乎张圭,但是可以帮忙,他们也是要帮忙的,起码可以让张家欠他们一些人情,以后办起事来,也容易许多。

    “这第三杯,是敬在座各位的!多谢各位能够来参加我张圭的生日宴会!”

    张圭说完这句话,几乎所有人都举起了酒杯,遥遥对着他,敬了一下,各自干了下去。

    而张圭见状,也是哈哈一笑,一口气把这杯酒给干了下去!

    “三杯入肚,诸位继续!”

    张圭说完,就坐了下去,而随着他坐下去,那些客人便是爆发了畅快的笑声,旋即各自找了熟人,一边敬酒,一边聊天。

    就算是不熟的人,也聊着,毕竟在这里的人,没有一个是简单的人,如果合作了,那就可以说是强强联合了。

    不过场中倒是出现了一种极其奇怪的现象,那就是似乎有人刻意把郝建给忘了,不管那些人怎么敬酒,都是无视了郝建。

    有好几次有人拿着酒想要跟郝建敬酒,但是却忽然被同行的人给拉住了,在他耳边嘀嘀咕咕一会后,那个人才脸色变化地离开了。

    看到这些人的表现,郝建如果还不知道为什么的话,那他真的就不是郝建了。

    况且这种事情,连在郝建身边的林清雪都看出来了,虽说她也没有被人敬过酒,但这是因为她在众人的心中,是属于张圭的。

    既然是张圭的女人,他们怎么敢上来敬酒?万一张圭借题发挥,他们可就是哑巴吃黄莲有苦说不出了。

    “郝建,真的很对不起!”

    林清雪连忙给郝建道歉,脸色有些难看,对于张圭,她心中越发地厌恶了,怎么几年没见,这个人就变得这么坏了?!

    闻言,郝建顿时无奈地看着林清雪,耸了耸肩,满脸的不在意,道:“我不是说了吗?这种情况我早就猜到了,你也不用跟我道歉啊,你都是我的女人了,我还要在意这些做什么?”

    “可是那个张圭,我也没想到他会这样……”

    “张圭是张圭,你是你,我可不会混为一谈的。”

    郝建自然知道林清雪是什么意思,无非就是担心他会把张圭的事情加在林清雪的身上,但是他郝建可绝对不会这么做的,这丫头无非就是在瞎想罢了。

    可是他又不能说的太过,也不知道如何去跟林清雪解释这些。

    在郝建这边努力安抚林清雪心情的时候,不远处的一张桌子上,张圭与刘永聊着天,忽然瞥到了林清雪那令人怜惜的神色,顿时微微一惊,连忙朝自己身边的刘永使了一个眼色。

    见到张圭的眼色,刘永再看了一眼被冷落的二人,就对着张圭点了点头,旋即大笑一声,道:“兄弟们,走,我们去弄点事情。”

    说着,刘永就带着十多个男人,每个人手里都提着一两瓶老白干,又拿着酒杯,走到了郝建的面前。

    “哈哈,郝建先生一个人喝酒不觉得无聊吗?”

    来到郝建的面前,刘永顿时大笑一声,旋即将自己手里的两个老白干放在了酒桌上,给自己倒了一杯,再给郝建倒了一杯。

    举起自己的酒杯,对着郝建,大笑着,道:“郝建先生,既然你是清雪小姐带来的,我也敬你一杯酒。”

    见状,郝建也接过了刘永递来的酒杯,仿佛没有听出他话语中的嘲讽之意,反而是露出了为难的神色,道:“刘永先生,这种高度酒,我也只能喝一杯而已,我的酒量不算很好,以前喝几瓶啤酒就醉了……”

    林清雪听到郝建的为难之语,俏脸顿时露出了惊奇,不过心中却是暗笑不已,她可是知道郝建的酒力的。

    她亲眼见过郝建为了把自己那些追求者逼开,硬生生地跟那些人对喝了十多瓶高度的茅台,直接把那些人全给灌倒了,而郝建依旧跟没事人一眼,还能够正常开着车。

    但为了安全起见,林清雪还是自己开车载着郝建,而不想要让郝建开车。

    现在看到刘永来跟郝建敬酒,心中越发觉得好笑。

    “哈哈,郝建先生你随意就好,我们一起干了!”

    刘永可不会给郝建什么台阶下,直接一口把手里的杯子干了下去,心中冷笑不已,看来今天这个任务是可以完成了。

    桀桀桀,既然你打算攀上清雪小姐的这一棵大树,那就要好好掂量掂量一下你的实力!

    “好吧……”

    郝建假装无奈,学着刘永一口气把酒给干了下去,这一口酒一下肚,他的脸色顿时涨红,身体摇晃起来,像是要醉倒一般。

    哈哈,果然是一个不会喝酒的男人!

    刘永见状,脸色顿时一喜,旋即再一次抓过郝建手里的酒杯,给他倒了一杯酒,再一次大笑道:“来,郝建先生,我们继续!”

    就这样,一杯又一杯地下了肚,而郝建的脸色也是越发通红,那身体摇晃的弧度越发厉害了。

    可是当这一瓶一升高的老白干下了肚,郝建依旧这样,而刘永则是有些撑不住了。

    “再来!”

    察觉到这种情况,刘永的脸色微微一变,旋即朝着那些人大喊道:“还不快过来给郝建先生敬酒?!”

    “哈哈,郝建先生,来,我们来喝!”

    得到刘永的命令,那早已按耐不住的十几个人,连忙抓着自己的酒杯,冲着郝建敬酒了,而郝建对于这些人的敬酒,也是来而不拒,一个个地喝着。

    半个小时内,郝建在众目睽睽之下,一共喝下了十三瓶老白干,而其余人也是至少有一瓶下了肚,这些人脸色涨红无比,脚步晃悠,不断的打着嗝。

    “轰!”

    终于,又过了十五分钟,第一个人倒下了,而这个人倒下后,又有人倒下去,如此来回,竟是有五六个人醉倒了。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