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金陵春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六十八章 气愤

    周少瑾叫了樊祺进来,吩咐他道:“你以后每隔两、三天就去平桥街看看余嬷嬷,去的时候不妨把那些梨啊、枣啊的买些去,陪着她说说话。若是有人问起,你就说我感念生母之恩,要为余嬷嬷荣养!”

    樊祺不解,道:“她如今已经在周家荣养了,二小姐还要怎地?难怪还要另外赏了宅子、雇了丫鬟婆子侍候她不成?她是惯在外院当差的,被人敬成了老太太,只怕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还不如像现在这样,大家嬷嬷前、嬷嬷后的敬着,她想干活就干,不想干活就歇着的随意自在的好。”

    周少瑾笑道:“那你听过‘千金买骨’的故事没有?”

    樊祺摇头。

    周少瑾忍了笑,道:“回头自己找人去问去!我交待的事你却要给我办好了,不然小心我告诉你娘。”又拿出两吊钱,“这个给你买东西用,没有再跟我说。”

    二小姐说的话他根本听不懂。

    樊祺耷拉着脑袋出了门。

    迎面碰到施香。

    樊祺眼睛骨碌直转,把施香拉到了僻静处,道:“施香姐姐,你知道‘千金买骨’的故事吗?”

    “知道。”施香不知道樊祺的用意,照着书上说的讲给了樊祺听。

    樊祺这下明白过来。

    原来二小姐是想拿着余嬷嬷做引子,把曾经服侍过她生母的人都勾出来……可勾出来了做什么呢?难道也养着?供着?

    樊祺就不明白了。

    但他还是老老实实地提了几个梨,半斤枣去了平桥街周家的祖宅。

    程笳怒气冲冲地来找周少瑾。自作主张地把周少瑾屋里服侍的全都赶了出去。

    “真是不要脸!”见屋里没有人,她立刻露出厌恶的表情,“你知不知道,潘清,她竟然跑到清溪湖边去散步,而且就那么巧的遇到许从兄,还跟许从兄谈笑风生,说什么敬仰许从兄的学识人品,想向许从兄请教弹琴的心得,问许从兄能不能把她推荐给郭老夫人。她想跟着郭老夫人学写字……你是没看见。她那娇滴滴的样子,还这样……”她做了个含情脉脉的表情,“真是肉麻死人了……我知道她不要脸,没想到她不要脸到这种程度!亏得许从兄。还谦和有礼地和她微笑。温声细语地和她说话……我的隔夜饭都要吐出来了……她可从来没有在我们面前表现的这么温柔……”

    周少瑾愕然。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正滔滔不绝的程笳一下子卡了壳,支吾了半晌,才喃喃地道:“我。我让人跟着她……”话说出口,她又觉得自己表现得太心虚,立刻挺直了脊背,虚张声势地嚷道,“这也不能怪我!谁让她表面不一,对我总是虚情假意的,我怎么也要揭穿她的真面目,让我娘看看,她到底是不是真的温良恭谦……也免得我娘每次看到我都拿了她教训我……”

    程笳像个孩子。

    周少瑾却一点都笑不出来。

    如果没有程笳,她可能还不知道潘清为了嫁给程许,能把自己放得这么低。

    可这都是她潘清自己的事。

    她却不应该用姐姐周初瑾来成全她的名声。

    周少瑾想到那些仆妇的议论。

    姐姐都是要出阁的人了,她们为了自己私心,却依旧把她卷到了是非圈里。

    周少瑾在心里冷笑,问程笳:“这件事除了你,还有谁知道?”

    周少瑾竟然没有像个老夫子似的义正言词地教训她,程笳顿觉心花怒放,白了她一眼,嗔道:“你以为我傻啊!我不是和你最好吗?除了你,我可是谁都没有说。”说完,她苦恼道,“可这件事该怎么办呢?难道就任她这样下去吗?万一要是被别人看见了,岂不是丢死人了!我怎么这么倒霉,和潘清做了表姐妹!”

    周少瑾望着无知的程笳,心里突然生出一股悲凉来。

    清溪湖位于九如巷的后院,程家花园依湖而建,西边是长房,东边是二房,三房的人想到那里去散步,得穿过二房……

    如果没有人递话给潘清,潘清又怎么会到那么远的地方去散步?而且那么巧的碰到了程许?

    程笳什么都不知道。

    在自己受辱这件事上,她难道真的是帮凶吗?

    周少瑾沉声问程笳:“那天在挹翠亭,证表哥怎么不阻止他们斗琴?”

    “你还说。”程笳根本没有注意到周少瑾的情绪,她愤然地道,“你那天一个人跑了,丢下我在那里出丑,我坐也不是,站也不是,回去就把我大哥骂了一顿。他说是因为识从兄同意了,他才不好阻止的——识从兄毕竟是大哥嘛!”

    是吗?

    如果程语反对,程识会为了这么一件无伤大雅的事而让从兄弟难堪吗?

    原来很多事看到的和实事是两样的。

    就像程笳,自己一直以为她是天之娇女,有把她捧在手心的父母,有对她千依百顺的祖父母,以处处照顾她的哥哥……可事实上,她却被远嫁!

    周少瑾看着程笳,就像看到了前世的自己。

    只是程笳至死都没有醒悟,而她幸运的受到了菩萨的眷顾,重生了!

    她问程笳:“你想不想让潘清早点回去?”

    程笳愣愣地望着周少瑾。

    她从未见过这样的周少瑾——她的声音很低沉,目光很凝重,表情很严肃。

    “你,你要干什么?”程笳有点害怕,磕磕巴巴地道,“我最多也就是很讨厌她,却不能真的让她丢脸……不然我祖母肯定很伤心的……”

    周少瑾的视线立刻模糊起来。

    程笳最终也只是念着家人的好……

    “你说得我好像要去杀人放火似的。”她笑道,“不过是想让潘清丢个脸。让她以后别这么自鸣得意的。”

    “哎哟!”程笳拍着胸,“你可吓死我了。只是让她丢脸,那行!”

    周少瑾道:“不过,你得帮我个忙才行。”

    程笳忙道:“你说,你说。”

    “你得帮我打听清楚是谁提议去挹翠亭斗琴的。”周少瑾道。

    “为什么啊?”程笳很是失望。

    “我总得知道前因后果,才能想办法吧?”周少瑾想知道程识在这件事上的立场。

    而程识也好,程证也好,三房也好,目前她都没办法接触。

    程笳一口答应,眨着眼睛问她:“你有什么好办法。说给我听听!”

    周少瑾暂时没有想到。她只是隐约地预感到,外祖母生辰的时候,可能是个好机会。

    “等你打听清楚了是谁提议去挹翠亭斗琴的,我们再细说。”

    程笳比周少瑾更马虎。

    她大概觉得到时候只要让潘清丢脸就行了。至于之前要干些什么。之后怎么收场。统统与她无关。

    就像周少瑾在五房里放了把火一样。

    她和周少瑾叽叽喳喳了半天,反复地向周少瑾保证不会把潘清的事告诉别人,这才心满意足地离开了畹香居。

    周初瑾却怕周少瑾和程笳出去胡闹。道:“外祖母生辰那天,会有很多人来祝寿,虽比不上长房二房的长辈们,却都是四房的至亲,看着你我长大的。你这几天别到处乱跑,小心晒黑了,别人看着还以为你性子玩劣。等过了外祖母的生辰,你想去哪里玩都可以。”

    姐姐不管什么时候都为她操心!

    周少瑾觉得以姐姐前世的行事作派,不可能对三房的心思一无所知。

    她把潘清的事告诉了姐姐。

    周初瑾果然没有觉得震惊,她只是沉默良久,叮嘱周少瑾:“这件事你知道就行了。以后少往三房那边走动。姐姐也没吃什么亏。倒是你,那天挺幸运的,被人叫走了。不然留在那里,程笳有证表哥护着,我……只怕是护不住你。”

    周少瑾紧紧地抱住了姐姐。

    她听姐姐的话,除了去静安斋读书和去寒碧山房抄经书,就是陪着关老太太说话或是在屋里做针线。

    期间程笳曾让翠环给她报信:“姑太太说,濯大爷有了功名,就不比从前是个小孩子,该有自己的朋友知己,除了在芙蓉榭摆了酒,还在外院的听雨轩摆了酒,请了识大爷,证大爷等人。是我们证大爷说,既大家来给濯大爷道贺,不如以茶代酒,以琴会友,开个茶会。识大爷向来喜欢这些雅事,立刻响应。然后大家商量着,就把地方定在了挹翠亭……”

    一个随意起哄,一个推波助澜……

    周少瑾想到了她离开程家之后程识和程证之间那微妙的关系。

    要说程识不知道程证的用心,不知道三房的打算……她宁愿去跳莫愁湖。

    说不定,前世他们就是这样联手把自己推向了深渊!

    周少瑾在屋里走来走去。

    樊祺来告诉她:“二小姐,有个讨饭的老头,说从前曾经给庄老太爷赶过马车……他非要见您一面不可……我听他说得有鼻子有眼的……”他小心翼翼地望着周少瑾,“您看,您见还是不见?”

    这么快就有消息了!

    周少瑾忙道:“见,怎么不见!那人如今在哪里?”

    樊祺道:“我怕那人是个无赖,不敢把人领上门来,就交给了马总管。马总管把他安置在了平桥街的一个小客栈里,好吃好喝地供着……”

    这可真是个好消息。

    周少瑾露出了久违的笑容。

    ※

    姐妹们,明天早上要做个身体检查,加更暂时定在下午三点左右,我会尽快调整过来的。

    o(n_n)o~

    ※(未完待续。。)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