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金陵春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六十七章 琴声(粉红票240加更)

    万里衡阳雁,寻常到此回。

    琴到深处,周少瑾潸然泪下。

    大雁尚有落脚处,她的归属又在哪里呢?

    这样的伤感在她的心底久久徘徊,等她回过神来时,才发现听得入神的并不止她一个人——程笳支肘托腮地坐在亭中的圆桌旁,双眸轻阖,竖耳倾听;潘清则倚在美人靠上,全神贯注地望着帘外的程识,满目惊艳;只有姐姐和她一样,眼角含泪,神色悲伤,低头用帕子擦着眼角。

    周少瑾不禁哂笑。

    可见不同的经历会有不同的感受。

    她到底还是和姐姐最亲近。

    周少瑾擦了眼泪。

    余音袅袅,一曲终结,大家清醒过来。

    亭外击掌声不断,称赞声不绝。

    周初瑾也感叹:“我在府里住了这几年,却不知道原来识表哥是高手!”

    程笳为哥哥程证抱不平,道:“这有什么?我们家藏龙卧虎的人多着呢!我哥哥的琴也弹得很好。不信我等会让他也弹一曲,保证技惊四座。”

    “还技惊四座呢!”潘清“扑哧”地笑,“弹琴是讲技艺的吗?那岂不是成了技师!弹琴是要讲意境的,意境到了,技巧反而是辅助,不是那么重要了……”

    程笳听不得她说话,打断了潘清的话,笑着问周初瑾:“姐姐,你可知道识从兄的绰号?”

    周初瑾摇头。

    程笳狡黠地笑道:“识从兄的绰号叫‘怜花居士’……”

    周少瑾等人都有些呆滞。

    好一会,潘清才恼道:“笳表妹,你怎么整天捕风捉影没有个正经的时候?识从兄的绰号,也是你能到处嚷嚷的吗?”

    程笳哈哈大笑,道:“识从兄最喜欢的就是养花了,他养的菊花。个顶个的都开到碗口大,他养得西府海棠,花期可以到仲春。所以才得了‘怜花居士’这个绰号……清表姐想到哪里去了呢?”

    潘清满脸通红,强辩道:“你怎知我在想什么?是你自己想歪了。却推到别人的身上……”

    周氏姐妹不想搅合其中。

    周初瑾含笑望着两人,周少瑾的目光则转向了挹翠亭外的程识和程证。

    两人一样的高大英俊,气质儒雅,不同的是程识多了几分书卷味,颇有些世家子弟的风流倜傥;而程证则更沉稳持重,显得老成干练,像世代耕读传世之家的子弟,带着几分质朴。

    两人正低声说着什么。笑容灿烂,表情真诚,神色坦荡,就像一对知交多年的好友。

    可实际上他们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只怕是谁也不知道?

    周少瑾扭过头来。

    眼角的余光看见了程许。

    他正盯着挹翠亭。

    周少瑾皱了皱眉。

    程许收回了目光,和身边的程诰、潘濯说笑起来。

    不一会,有小厮捧了琴过来,程许席地而坐,开始调琴。

    周少瑾耳边突然传来潘清的声音:“不知道等会许表哥会弹什么曲子?有了识表哥珠玉在前,不知道许表哥会不会紧张?”

    她声音里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让周少瑾非常的不喜欢。她淡淡地笑道:“难道清表姐知道许表哥擅长弹什么曲子吗?我可不知道!”

    潘清笑了笑。

    潘濯不知道说了什么,程诰等人都面露惊讶地朝挹翠亭望过来,随后又笑了起来。好像看到了什么有趣的事一般。

    周少瑾离开了竹帘。

    有小丫鬟跑了进来,高声笑道:“几位爷说,不能让他们专美于前,请几位小姐也弹几首曲子,大家互相点评一番。”

    这就是要斗琴了!

    程笳大惊失色,道:“这是谁的主意?”

    小丫鬟不敢言。

    潘清笑着给那小丫鬟解围:“她不过是来传话,你冲着她发脾气有什么用。”然后柔声道,“这话是谁说的?”

    小丫鬟感激地望着潘清,道:“几位爷都这么说……”

    程笳气得直跳脚。

    挹翠亭外已传来程识爽朗的笑声:“既然是如此。我怎敢不从?”

    周少瑾等人循声望去。

    不知道什么时候潘濯已站在了程识和程证的身边,程识正在解腰间的玉佩。道:“这玉是曾祖父所赐,算是彩头!”说完。又悔不迭地拍了拍额头,道,“看我,若是妹妹们独占鳌头,这玉佩却不合适了……”他想了想,喊了程许的字“嘉善”,道,“我记得你那里有几把好琴的,到时候拿出一把来给妹妹们做彩注。”

    程许豪爽地笑道:“大从兄开了口,小弟怎敢不尊!”他高声吩咐欢喜,“你去把我那把‘凰鸣’拿过来。”

    程识笑道:“还是嘉善细心,想得周到。‘凰鸣’琴身轻巧,声音清越,女孩子弹最好不过了。”

    程笳恨不得上前狠狠地戳戳她的胞兄程证:“他这算是什么哥哥?我什么时候都想着他。他却转眼间就把我给卖了。我要是不到祖母面前告状告得他罚跪,我就不是‘如意轩主人’……”

    她给自己取了个别字叫“如意轩主人”。

    潘清不悦,道:“兄妹间开个玩笑,你也犯得着这样攻讦证表哥?”

    “我说我哥哥,与你何干?”

    两个人又斗起嘴来。

    周初瑾看了周少瑾一眼。

    周少瑾没有作声。

    她慢慢地站了起来。

    潘清等人惊讶地望着她。

    有小丫鬟跑了进来,喘着气给周初瑾和周少瑾行了礼,道:“二小姐,碧玉姐姐说有事找您,请您挪步芙蓉榭。”

    程贤在芙蓉榭里宴客,家中有头有脸的女眷都在那边,碧玉是郭老夫人身边服侍的。

    周初瑾问那小丫鬟:“出了什么事?”

    小丫鬟摇头,怯生生地望着周少瑾。

    周少瑾却什么也没有解释,安抚了姐姐一声“没事。我去去就来”,然后带着春晚,径直出了挹翠亭。

    碧玉在芙蓉榭旁的凉亭里等她。

    见到周少瑾。她笑着迎上前去,道:“出了什么事?你要丫鬟给我带信。让我中途把你找出来?”

    “不过是有些人面目可憎,不想看见罢了。”周少瑾含含糊糊地道,拉了碧玉的手,“好姐姐,这次多谢你了。明天定请了你们吃酒。”

    原先不过是碍着情面去了挹翠亭,但并不代表她就得坐在那里难受!

    “吃酒就算了。”碧玉笑着打量着她纤细的身材,道,“你这吹一吹就倒的。到时候还不是哄了我们喝酒,你在一旁看着。”

    两人咯咯地笑。

    碧玉道:“我还要服侍老夫人,不和你说了。你等会哪里去?”

    “就在这里坐坐。”周少瑾道,“等到散席,我直接回芙蓉榭去。”

    碧玉笑着带了丫鬟走了。

    凉亭下鸳鸯游水,锦鲤成群,周少瑾折了枝柳条,坐到了凉亭外的太湖石石墩上逗着那鱼玩。

    春晚看着太阳渐渐升了起来,芙蓉榭那边已开始落座,便商量周少瑾:“二小姐。我去厨房里端点吃食过来吧?”

    已临近中午,周少瑾也就早上吃了半碗白粥,芙蓉榭那边又隐隐有饭菜的香味传过来。她肚子也有些饿了。

    “那你小心点。”她叮嘱春晚,“可别让人看出破绽来。”

    春晚知道她这是要避开程家的宴请,笑着点头,脚步轻盈地去了厨房。

    周少瑾丢了柳枝,抱膝坐在湖边,眯着眼睛想着心思。

    可有些事,太巧了。

    潘濯中了秀才,程贤请客……四房和程辂翻脸的事,以沔大舅舅等人的忠厚。肯定不会说出去,没有了四房做后盾。程辂想再借着程家更进一步,不管是哪一房。都会详细掂量掂量他和四房的恩怨,所以程辂也不会说,大家此时还不知道这件事,却没有请同为新科秀才的程辂……程识等人到花园里来开琴会,全是自家人,而且全是潘清和程笳的自家人……李老太太附和……她们去了挹翠亭……她和姐姐成了某些人的陪衬……

    周少瑾想到了潘清对自己的阴阳怪气。

    她和姐姐未必是陪衬,说不定还是人家的棋子也不一定。

    周少瑾冷笑。

    有人从太石湖垒石边走过,低声道:“……小姐果然搏了头彩,也不枉我们小姐这两天辛辛苦苦地选曲,背着人悄悄地练习!”

    周少瑾起身。

    看见红绿两道苗条的身影朝芙蓉榭去。

    这里是三房的地方,这两个丫鬟不是三房的丫鬟就是潘家的丫鬟。

    这是去给程贤还是李老安人报喜呢?

    看样子潘清是铁了心要嫁进程家了。

    可她若是因此想拿自己或是姐姐当垫脚石,只怕是没那么容易!

    周少瑾绞着手指头。

    程识是二房的大爷,他在这里面又扮演了个什么样的角色呢?

    周少瑾回到芙蓉榭,众人正在议论挹翠亭的琴会:“……那边是许大爷得了头彩。这边是清小姐得了头彩……几位大爷还做了诗,识大爷说是要出本集子……可惜了周家大小姐,清小姐弹得是《梅花引》,周家大小姐选了首《清平调》,虽然也弹得好,曲子太简单了……不然这次夺魁的就是周家大小姐了……”

    没有人提程笳,也没有人提周少瑾。好像她们俩个人的不堪是意料之中的事。

    程笳恨得咬牙切齿,周少瑾却安之若素。

    她想到一个主意,或者可以查清楚庄家和程家当年的关系。

    ※

    姐妹们,这两天状态不好,昨天更新后仔细把文读了读,改了第六十五章和六十六章,情况有些对不上的,还请回头看看,手机用户刷新就行了。

    不便之处,还请原谅!

    今天的加更。

    更新可能会在晚上十二点左右,大家明天早上起来看吧!

    ※(未完待续)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