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金陵春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六十五章 针线(粉红票210加更)

    周少瑾心里就像有只小猫在搔痒似的,抓得她痒痒的。

    如果她遇到了程池屋里服侍的丫鬟婆子,向她们借个花样子、讨论讨论打络子,应该……是很平常的事吧?

    到时候能知道那个集萤到底是什么来历了!

    周少瑾抿着嘴笑了起来。

    她趁着在寒碧山房抄经书的空闲拉了给她送瓜果的碧玉说话:“姐姐这里有没有什么新式的花样子?”

    碧玉不疑有他,笑道:“你是要给关老安人准备寿礼吗?我这边都是些寻常的福禄寿禧的图样,寻常的很……有个双福菊纹的图样,绣裙裾还好,其他地方却用不上……”她沉吟道,“要不我帮你问问玛瑙,我们几个姐妹里,她的手最巧了,老夫人的衣饰平日里就由她管着。”

    “多谢姐姐了!”周少瑾笑盈盈地道,“外祖母的寿礼我早已经准备好了。不过是前几天我父亲寿辰,我做了两件衣服送过去,得了父亲的夸奖,我就寻思着再给父亲做两件冬衣。也不知道现在都流行什么样的款式?就这样那样的都问一问,到时候心里也有个底,知道该给父亲做什么衣服好。”

    碧玉很是意外,但她对周少瑾的孝顺还是乐于帮忙的。她很自然地说起长房的事:“要不您问问我们府里针线上的人?大爷的衣服是夫人在管,四老爷的衣服好像是外院在管……我们从来没做过男人的衣服,实在是不知道。”

    周少瑾知道程家有个针线房,雇了江南顶尖的剪裁和绣娘,但他们只给程家长房、二房的老太爷、老爷和太太做衣服,就是程汶也不敢麻烦他们。

    至少四房就没找过程家的针线房做衣裳……

    周少瑾不由道:“这,合适吗?”

    “有什么不适合的?”碧玉笑道,“不过是问问,又不是要他们动手。他们还真当自己是老太爷啊?不过是几位东家瞧得上眼,给他们几分面子,让他们伺候罢了。说到底,还不是程家的仆妇!”

    怨气有点大。

    估计很嚣张。

    但周少瑾志不在此,就算是龙潭虎穴,她也要去闯一闯。

    她想了想,问碧玉:“那,我带了小檀一起去行吗?”

    小檀不管怎么说也是寒碧山房的丫鬟,只盼那些人看在寒碧山房的面子上能和她搭上几句话。

    “行啊!”碧玉笑道,“她从小就机敏,我们常差了她去跑腿,院内院外她都熟。有她带着,二小姐想去哪里都不会走冤枉路的。”

    周少瑾笑着道谢。

    小檀再沉稳也不过是个八、九岁的孩子,能名正言顺地和周少瑾到处走动,她也很高兴。

    路上,她兴高采烈地向周少瑾说起针线房的情景:“有个胡师傅,总管着针线房。他只给老祖宗做衣服。几位爷去了都是他的徒弟招待,架子大得很……绣房的大娘姓章,不过二十出头,去年才进府。夫人生辰时穿的那条大红色百花穿蝶的马面裙就是她绣的,那蝴蝶,栩栩如生的,像要飞出来了似的,就是老夫人看了,都说好。她这些日子奉了老夫人之命,在帮二小姐绣百子戏婴的襁褓……”

    程箫快要生了,程家这边要送洗三礼,满月礼和百日礼,这襁褓就是满月礼外家必送的贺礼之一。

    周少瑾听小檀絮叨着,去了针线房。

    针线房不大,是个占地不过一、两亩的小院子,四面都是三阔的厢房,天井里一株合抱粗的老槐树,树冠如伞,遮阳蔽日,显得很清凉,有点像北方四合院的格局。

    她们走进去的时候,院子里静悄悄的,七、八个妇人正埋头坐在老槐树下做针线,老槐树树杆突起的疙瘩上还挂着做针线的荷包和小篾篮,气氛温馨而宁静。

    见有人走了进来,做针线的那些妇人不过匆匆地抬头瞥了一眼,又低下头去飞针走线,没有人上前搭话。

    周少瑾和小檀被晾在了那里。

    小檀忙道:“二小姐,您别放在心上。他们就是这样的脾气。”说着,上前几步,高声道:“有人吗?我们是寒碧山房的,有事请教。”

    一个穿着围裙的三旬妇人从东边的厢房快步走了出来。

    她衣饰整洁,笑容殷勤,手上还戴着个顶针,热情地招呼小檀:“原来是姑娘啊!可是老夫人那边有什么吩咐?”眼睛却止不住地朝周少瑾飘过来,目光中有难掩的惊艳。

    小檀向那妇人说明了来意。

    “原来是四房那边的小姐。”那妇人面露诧异,打量了周少瑾一眼,把周少瑾和小檀迎到了东边厢房,捧了杯茶,情绪才高涨起来,道:“小檀姑娘领着二小姐来找我就对了。几位老爷的衣裳都是我在做。不知道二小姐是要给周大人做几件什么样的衣裳?准备什么时候穿?南昌府那边我没去过,冬天比我们这边是冷些还是暖和些……”

    东厢房三阔的敞厅西边放着个大案板,七、八个妇人围坐在旁边,一声不吭地做着针线。

    周少瑾则坐厅堂的圆桌旁。她笑道:“我也没去过南昌府,不知道冬天的天气如何?我想,父亲那边肯定也不缺衣服,不过是我的一点孝心罢了。师傅看着给我推荐几个款式就行了。”

    “二小姐等等!”那妇人说着,转身就钻进了旁边屏风后面。

    有小丫鬟在门口道:“王娘子在吗?”

    那妇人皱着眉头从屏风后面走了出来,道:“什么事?”

    小丫鬟陪着笑脸道:“王娘子不记得我了吗?我二房识大奶奶身边的红蕊。我们家大奶奶想给大少爷绣个步步高升的斗篷,大太太听说要黑色的玉石做眼睛,一时没找到,就差了我过来看看您这里有没有?”

    “等着!”被称为王娘子的妇人不耐烦地道,转身又钻进了屏风。

    红蕊不免有些尴尬,但她还是笑着和周少瑾、小檀打招呼:“姐姐们是哪个屋里的?看着面生?我是二房的,在识大奶奶身边服侍。”

    也就是二房程证的妻子郑氏的丫鬟。只是不知道是陪嫁过来的还是程家的世仆?

    周少瑾笑着和她点了点头,小檀则小声向她引荐周少瑾。

    红蕊一看就是个来事的,忙上前给周少瑾行礼。

    王娘子找了四、五件衣服出来,道:“这个是平日里在家穿的,衣袖什么的都宽松些……这个是出客访友的,要选些挺阔的面料,肩袖这里,也要做得贴身些……”

    周少瑾两世为人,也只是在重生后给父亲做过两件衣裳,并不懂这些,不禁竖了耳朵听。

    红蕊自然被撇到了一旁。

    她也沉得住气,安静地跟在她们身边听着王娘子说话。

    门外有人喊:“谁在屋里当值?”

    声音清脆。

    王娘子正讲到要紧处,听了也不搭理,继续和周少瑾说话。

    外面却响起轻微的喧嚣声。

    “鸣鹤姑娘,您过来了!”

    王娘子闻声色变,丢下周少瑾等人就跑了出去。

    周少瑾等人不明所以。

    屋外已传来王娘子献媚的声音:“鸣鹤姑娘,您怎么来了?这大热天的,您有事让小丫鬟传一声就是了,还亲自过来。瞧您走得这一身汗。快到屋里去歇歇……”

    清脆的女声笑道:“也没什么事。就是南屏姐姐说,上次你们送过去的那暑袜做得不错,想让再做几双……”

    “这是个什么事?”王娘子笑道,“是谁要穿?做多大?明一早就帮您送过去。”

    这是谁啊?

    周少瑾朝小檀望去。

    小檀摇了摇头。

    红蕊也满脸的困惑。

    清脆的女声笑道:“也不用这么急。你们这些日子不是在给二姑奶奶赶满月礼吗?等二姑奶奶的东西做完再给我们做也不迟。”

    “不过是几双暑袜,哪里就抽不出空来呢!”王娘子拍着胸,陪着来人往东厢房来。

    周少瑾坐直了身子。

    王娘子拥着个双十年华,皮肤白皙,浓眉大眼,穿着件湖绿色杭绸褙子女子走了进来。

    看见周少瑾等人,她愣了愣。

    王娘子忙笑道:“说起来都不是外人……这位是寒碧山房的小檀姑娘,陪了四房的周家二表小姐过来寻衣裳样子的……这是二房大奶奶身边服侍的……”然后指了那女子,“这位是池四老爷屋里的鸣鹤姑娘。”

    程池屋里的!

    这算不算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呢!

    周少瑾眼睛一亮。

    鸣鹤却规规矩矩地屈膝蹲身给周少瑾行了个福礼。

    “鸣鹤姑娘不必多礼。”周少瑾笑道,“你在池舅舅屋里当差?好像很少去寒碧山房似的?”

    鸣鹤笑道:“我们是爷屋里做粗活的,哪里敢到寒碧山房去丢脸。”

    两人寒暄了几句,王娘子拿了几双暑袜出来,道:“鸣鹤姑娘,您要做什么样子的?”

    鸣鹤翻了翻,指了其中的两双,道:“就照着这个样子做几双吧?”

    王娘子连声应诺。

    周少瑾发现她要的暑袜是女式的样子。

    鸣鹤这是给谁跑腿呢?

    周少瑾想到一身黑衣,气质高华的集萤……她咬了咬牙,鼓起了勇气问鸣鹤道:“这袜子还有什么不同之处不成?鸣鹤姑娘怎么单挑了这两种款式?”

    “没什么不同的。”鸣鹤好像觉得她的话很好笑似的,道,“只是觉得这两个款式比较好看。”

    周少瑾赧然。

    ※

    晚上的更新依旧在老时间……

    o(n_n)o~

    ※r1152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