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金陵春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六十二章 解困

    难道她真的遇到鬼了?

    周少瑾心里一慌,差点就晕过去。

    谁知道对面却传来那男子朗然的笑声。

    周少瑾愣住。

    那声音,有点熟悉,还带着几分让她喜欢暄和……

    她不由睁大了眼睛。

    男子身形修长,举手投足间随意却显得很是洒脱,自然而然地流露出些许清贵,让人很难忽视

    周少瑾两世为人,只有一个人给过她这样的印象。

    她不禁上前两步。

    对面的男子哈哈大笑起来。

    灯光下,他飞扬的眼角都带温煦。

    “池舅舅!”周少瑾跳了起来。

    程池大笑,朝着她招手:“想起我来了!”

    周少瑾连连点头,心情完全松懈下来,拔腿就跑了过去。跑了两步,这才想到樊刘氏他们还跟着自己,又忙回头,发现樊刘氏等人都目瞪口呆地望着她,一副呆滞的模样,她情不自禁灿然一笑,道:“是池舅舅,长房的四老爷,没事。”

    听说是长房的人,见周少瑾又和他一副相熟的样子,樊刘氏等人齐齐松了口气。

    周少瑾回头想向程池引荐自己的仆妇,她这才发现……事情变得很奇怪……她应该怎么向池舅舅解释她们的出现呢?还有,半夜三更的,清风冷月的,池舅舅怎么会坐在这里喝茶?

    她的脚步不由踌躇起来,看程池的目光也带着几分犹豫:“池舅舅。我……”

    只是没等她的话说出口,他们身后就传来轻快的脚步声。

    周少瑾急急地回头。

    看见一个高大健硕的身影带着两个人朝这边走了过来。

    是秦总管追了过来。

    周少瑾吓得心里砰砰乱跳,朝程池望去。

    程池含笑地望着她。

    周少瑾脑子灵光一闪,莫名地就觉得程池肯定会护她周全,肯定能护她周全。

    要不然,他为什么会主动朝自己招手?

    她想也没想,躲到了程池的身后。

    樊刘氏等人见了,则窜到了一旁的树林里。

    秦管事就带着两个随从大步地走了过来。

    周少瑾心跳得厉害,她再次悄悄地朝程池望去。

    程池稳坐钓鱼台般,眼角眉梢也没有动一下。依旧神色轻松惬意摩挲着手中的茶盅。

    难道他就不怕秦总管发现她吗?就算是他管着程家的庶务。能约束秦总管,可程家不止长房一家,二房还有个老祖宗程叙呢?家里突然走了水,这是件很严重的事。如果连走水的缘由都找不到。放火的人都抓不到。谁知道有了这一回还有没有下一回?谁知道这回能发现下一回能不能发现?这就更严重了。万一程叙亲自过问,隐瞒自己的行踪也是件很麻烦的事?

    池舅舅心里是怎么想的?

    她和他非亲非故的……算起来加上这次才见过三面……

    周少瑾暗自在心里嘀咕着,心里很是忐忑不安。

    秦总管已在程池面前站定。

    他却像什么也没有看见似的。恭敬地朝着程池躬身作揖,垂手而立地恭称了声“四老爷”。

    周少瑾有点摸不清楚状况。

    程池微微点头,淡淡地道:“怎么一回事?”

    秦管事眼睑微垂,恭谨地道:“五房的诺大爷引了几位从兄弟及族学的同窗在五房小花园的水榭里赌博,不知道谁在水榭旁放了把火,四房巡夜的婆子发现了,敲锣打鼓地跑过去救火,谁知道五房那边却一点动静都没有,直到我过去,才有几个仆妇衣冠不整地跑出来喊着救火。如今火势已经扑灭了,几位爷和公子都安排到了诺大爷屋里暂时歇着,还没有找出走水的原因。”

    周少瑾心中一窒,急急地朝秦管事望去。

    秦管事正好也朝她望过来。

    两人的眼神在空中碰了一下,秦管事很快垂下眼帘,避开了周少瑾的目光。

    她才是那个做错事的人,应该是她害怕他,回避他的目光才是,怎么他反而一副害怕多看一眼自己的样子?

    周少瑾越发觉得糊涂了。

    她耳边却响起程池依旧淡淡的声音:“天干物燥的,怕是几位公子不小心把水榭外面的什么东西点着了,这都是小事。倒是五房走火,四房都看见了,五房却没有动静,这才是大事。那边想必还乱着,你去处置一下,明天早上和我一起去见二房的老祖宗——想必他老人家今天晚上要睡不着了。”

    秦管事恭声应“是”,带着两个随从转身离开。

    他的两个随从从头到尾都没有吭声,好像两个人偶。而秦管事临走时好似不经意间朝周少瑾投来的那一瞥目光却有着掩饰不住的诧异。

    这,算是怎么一回事?

    秦管事就这样走了?

    像没有看见她似的?

    池舅舅还说,是那些在水榭里赌博的人无意间点着了火……

    周少瑾的脑子都有些不够用了。

    池舅舅这是在为她开脱吗?

    但今天惊动了那么多的人,大家都看见她们跑过九曲栏桥窜进了四房,府里从来不缺讨好奉承的人,池舅舅能轻易地压下去?

    她,不能连累了他!

    周少瑾深深地吸了口气,鼓起勇气从程池的身后走了出来。

    “池舅舅,是我在五房……”

    她一句话还没有说完,程池已轻声地笑了起来。

    周少瑾不明所以地呆望着他。

    “小姑娘家的,就算是看热闹也不应该就这么跑出来,”程池笑道,清明的眼眸温和而亲切,“还好遇到了我。要是遇到了别人,岂不是要被当贼给抓了起来。时候也不早了,快回去歇着吧。你明天不是还要去学堂里上课吗?小心起不来被女先生打手板。”

    因为程笳受了惊吓,她这几天都在陪程笳,不用去学堂好不好?

    不过,池舅舅肯定不知道她的事了!

    要不是一阵冷风吹过来,周少瑾差点就脱口而出。

    她脸上顿时火辣辣地烧。

    自己怎么在池舅舅面前就那么的不着调呢?

    先是被程许当成招蜂引蝶的女子追逐,然后是做错了事被秦管事追捕……唯一正常的一次是在寒碧山房的佛堂……但当时她还是像被什么登徒子骚扰似的吓了一大跳……

    周少瑾觉得自己有必要向程池解释一番,自己并不是那种顽劣的女子,只不过是情况特殊而已……但她没来得及说话。程池已用比刚才和她说话略高的声音喊了声“集萤”。

    一个穿着暗色衣裳的女子从黑暗中走了出来。

    她身材高挑微腴。曲线玲珑有致,一张雪白的鹅蛋脸,五官艳丽逼人,目光更是明亮如火。她就这样不紧不慢地走过来。却让人想起盛放在阳光下的玫瑰。肆意张扬。动人心魂。

    周少瑾张大了嘴巴,震惊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她从来没有见过这样漂亮的女子。

    不,她不是没见过比她漂亮的女子。而是她没见过像她这样有个性的女子。

    她望了望程池,又望了望这个被称做“集萤”的女子,有些手足无措。

    程池却仿佛没有看见似的,轻声地吩咐集萤:“你把这小姑娘安全地送回去。”

    既不告诉集萤自己是谁,也不告诉集萤自己住在哪里。集萤也不问,双手交合地放在腹问,微微低头,应了声喏,朝着周少瑾做了个“请”的手势。

    比宫中女官的姿势更优美,更规范。

    周少瑾的脑子已经迷糊了,她呆呆地随着集萤往前走……但忍不住回头朝程池望去。

    程池坐在昏黄的灯光下,默默地摩挲着手中的茶盅,静静地望着她远去,身后是两个木头般的随从,身边是无边的黑暗……显得冷清,而又寂寞!

    周少瑾打了个寒颤,忙摇了摇头。

    自己怎么会觉得池舅舅冷清而又寂寞呢?

    他是两榜进士,管着程家的庶务,又有那么身份尊贵的朋友,怎么可能冷清、寂寞?

    可她为什么越想,越觉得他很冷清、寂寞呢?

    周少瑾还想回头看看。

    集萤已道:“二小姐,你看着脚下,请随我来!”

    她的声音有些冷,这让周少瑾很不好意思,忙留意着自己脚下的路,随后想起樊刘氏他们……他们还躲在树林呢!

    “集萤姐姐,你等会!我还有几个同伴。”她朝着树林轻声地喊着樊祺。

    樊祺等冲了出来,个个脸上都流露出劫后余生的激动。

    樊刘氏更是双手合十道:“四老爷真是个好人!二小姐,您一定要好好地谢谢他。”

    周少瑾也这么觉得,她再次朝程池望去。

    树林里却一片黑暗,什么也看不见了。

    周少瑾眼睛瞪得大大的。

    樊刘氏等人更是面面相觑。

    集萤轻笑,道:“二小姐,我们快点走吧!五房那边走了水,各房都需仔细地盘查,等会盘查的人就应该过来了……”

    “哦,哦,哦!”樊刘氏闻言急急地应道,拉了周少瑾就往畹香居的方向去,“多谢这位姑娘了,我们会小心的。还请姑娘在前面带路!”

    集萤昂首挺胸地走在前面,行走间没有任何的犹豫,可见对周围的地势是十分熟悉的。

    程家什么时候有这样气质高华的婢女了?

    周少瑾心里乱糟糟的。

    又回头望了一眼程池所在的地方。

    静悄悄的,一片漆黑。

    池舅舅,真的不在那里了!

    她猝然间心生茫然,高一脚低一脚地随着集萤回了畹香居。

    樊祺等人都低声地欢呼。

    只有周少瑾,望着集萤消失在夜色中的身影,越发觉得心中茫然不知所措了。

    ※

    明天的加更还是定在中午十二点吧……定这个时间的时候我很是犹豫,这两天打针打傻了,不过,这也是对自己人一个督促,如果不定个让自己紧迫的时间,恐怕在更新的问题上就会更放纵自己了……o(n_n)o~

    ※(未完待续。。)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