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金陵春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六十一章 逃跑(粉红票150加更)

    紧接着,樊祺也发现了这个问题。

    他抹着额头的汗问周少瑾:“二小姐,我们,我们怎么办?”

    无恨无怨的,竟然跑到别人家来放火,而且还是姻亲,这要是被逮住了,可怎么得了!

    周少瑾也不知道怎么办好。

    照她原来的计划,她们悄悄地放了火,再悄悄地回去,神不知鬼不晓的,只等程家的长辈发现五房的问题,整顿五房……

    可现在,她们却被困在了这里!

    她问樊祺:“我们能不能从其他的地方回去?”

    五房,她统共没来过两回,根本不熟悉地形。

    樊祺快哭了。

    他来九如巷才几天,哪里敢随便乱跑?要不是有周少瑾的吩咐,五房又是程家几房中最弱的,仆妇们也不怎么管事,就是给他个熊心豹子胆,他也不敢随意在五房溜达啊!

    像长房和二房,他就只敢在外面打个转,和长房二房的仆妇没有混熟之前,那是万万不敢随意走动的。

    可周少瑾开了口,他也不能说不知道啊!

    “二小姐,”他声音有点发抖,道,“我们只能往南边走,有条路,通西群房……”

    整个九如巷,有两个群房,一个在西北,靠近五房,一个在东边,靠近三房,是仆妇居住的地方。而西群房和东群房又有些不同。世间万物向来以东为尊,加上程氏族学就是在原来的东群房僻出来的一块地方,紧邻着东群房,能住进东群房的不是有头有脸、能独当一面的大管事,就是账房、随从。而西群房却复杂得多,各房说得上话的嬷嬷、几代世仆却最终怎么也混不出头来的小管事、大爷们贴身的小厮、车夫、马车……鱼龙混杂。像个大杂院。

    “不行!”樊祺的话音还没有落下,樊刘氏立刻道,“怎么能把小姐引到外院去?外院巡夜的可全是些护院。不比我们内院,他们厉害着呢!何况去西群房得穿过整个五房。万一路上被人发现了怎么办?就算是我们顺顺利利地到了西群房,西群房可是什么人都有,我们只要一露面,明天全九如巷的人都会知道。半夜三更的,我们贸然跑到那里去了,五房又走了水……你让我们怎么跟程家的老祖宗们解释?”

    很多人家因为走水,烧掉了祖业,倾家荡产的。

    所以大户人家家家都会在屋檐下备个大水缸。就是用来防火的。

    “那,那怎么办?”樊祺道。

    大家的目光都落在了周少瑾的身上。

    周少瑾手心直冒汗。

    这件事既是她起的头,关键的时候她就不能撂挑子……

    她迟疑道:“要不,我们想办法去静安斋吧?”

    五房内宅的小花园和程家内宅的花园隔水相望,中间有座石板九曲栏桥相通。

    只要到了静安斋,不管从哪里走,她都能避开巡夜的人带着大家回到畹香居。

    众人的目光都望得那黑沉沉的湖面。

    九曲栏桥依稀可见。

    施香不由道:“今天的月亮要是没这么亮就好了!”

    如果没有月亮,那边就根本看不清楚。

    来的时候嫌月色太暗,要逃的时候却嫌月色太亮。

    说来说去,都是自己把事情想的太简单了。

    周少瑾叹了口气。

    哗啦啦一阵脚步声过来。停在了离他们不远的甬道上。

    “四房那个领头的,你叫什么?你带着你们四房的人去救火。”秦管事威严的声音再次响起来,他镇定自若地指挥着。“你们去看看水榭那边是怎么一回事?”

    众人七嘴八舌地应是,噼里啪啦地朝水榭去。

    那个秦管事就带着两个人站在通道上。

    他不是应该亲自去看看水榭里的那帮人吗?

    周少瑾在心里腹诽着,忍不住轻轻地拧头望过去。

    火光下,秦管事面容粗犷,穿了件杭绸直裰,腰间围着布带子,身材高大健硕,看上去不仅精明干练,而且一看就是个孔武有力、很厉害的人。

    在周少瑾心目中。管事都应该像马富山,不说话的时候都带着一脸的笑。

    她不禁在心里琢磨。

    这人是从什么地方冒出来的?

    没想到程家还有这样的管事?

    大家都称他“秦管事”。他难道和大总管秦守约有什么关系不成?

    周少瑾缩了缩肩膀,心里却有些害怕起来。

    她们得想办法快点离开这里。

    若是让秦管总发现了。可能事情会比她想像的更糟糕。

    但秦总管就在离她不远的地方,她实在是不敢动弹。

    还好去水榭那边察看的人很快就回来了:“秦管事,是四房的诣二爷,五房的诺大爷、举大爷和几个同窗在那赌博,至于是怎么走水的,他们也不知道。”

    “赌博?”周少瑾听见秦管事冷笑了一声,道,“就说放火的人还没有找到,怕是还在内院里流窜,为了避免几位爷遇到危险,请几位爷暂时到五房的诺大爷屋里歇下,别随意走动,等天亮了,再各自散去也不迟。”然后对身边两个打着灯笼的人道,“走,我们过去看看。四房都发现这边走了水,五房却一点动静也没有,看样子这五房的内务乱得很……”

    几个人随着秦总管往水榭去。

    周少瑾差点就念了声“阿弥陀佛”。

    若是程家的长辈们都这么想就好了。

    她觉得这位秦总管厉害归厉害,人还是很聪明的。

    不过,这个地方她们也不能再呆了。

    那个秦总管那么厉害,说不定他转身就会寻来……

    周少瑾沉声道:“樊妈妈,我们从九曲栏桥上过去……只要到了静安斋,他们就不能把我们怎么样了……那里可是四房的地方,我们随便往哪里一躲,他们还能找到天亮不成?”

    等天亮了。秦总管肯定得去给程家的长辈回话。

    没有他在场,周少瑾觉得她们逃脱的可能性很大。

    几个人也都听见了秦管事的话,也都觉得就这样呆在这里太危险了。回到自己熟悉的环境更安心,也觉得会想到更好的办法……都纷纷点头。

    樊祺在前。周少瑾紧随其后,一行人悄悄地从柳树下溜了出来。

    还好江南的庭院讲究的是小桥流水,曲径通幽。

    他们专找僻静的地方偷偷往那九曲栏桥去。

    此时火势已经被扑灭,五房的人才反应过来,巡夜的人不明所以地往这边赶过来,掩饰了周少瑾等人的身影。

    望着前面的九曲栏桥,周少瑾等人都露出了喜悦的笑容。

    “我们快跑过去。”周少瑾道,“就算秦管事发现。我们也鱼跃大海,找不到了。”

    樊祺等人连连点头。

    周少瑾等人跑上了九曲栏板。

    可他们刚刚跑了一半,就被发现了——水榭那边传来男子的惊呼:“秦管事,您看!”

    完了,完了!

    周少瑾心中一沉,却也知道她跑还有逃脱的可能,如果停下来就只有被捉住这一条路。

    “快跑!”她朝身后的樊刘氏等人喊道,自己则加快了脚步。

    但就在他们快要跑过九曲栏桥的时候,秦管事已带人追到了九曲栏桥旁。

    漫天的火把暴露了他们的身影。

    秦管事冷喝道:“是几个女人!捉活的。”

    周少瑾听着脚一软,一个趔趄。要不是身后的樊刘氏眼疾手快,她就跌落在地上了。

    “快走!”周少瑾喊着,身子像坠入了冰窟窿了似的。

    樊祺也顾不得什么了。回过头来扶着周少瑾就一头窜进了静安斋的竹林里。

    大家都松了口气,朝着畹香居跑去。

    周少瑾听着耳边越来越嘈杂的声音,她做了个大胆的决定:“我们往寒碧山房那边去。”

    那边住着郭老夫人,他们就是再大胆子,也不敢这样乱闯进去。

    只要不被秦总管捉了现行,她主动去找郭老夫人坦白,就算是被郭老夫人责罚,被程家的长辈厌恶,甚至被赶出程家。坏了名声,也好过被这群男子拉手扯衣的……

    樊刘氏等人却以为周少瑾有把握让郭老夫人出面救他们。个个面露喜色,想也没想。跟着周少瑾就往寒碧山房的方向跑去。

    身后的嘈杂声果然渐渐消失了。

    周少瑾暗暗生喜。

    前面却突然传来个温醇却带着几分戏谑的声音:“这是谁啊?大半夜的不睡觉,在林子里乱窜,也不怕遇到什么打家劫舍的!”

    周少瑾吓得全身僵直,脑子里空荡荡的,半晌都没有回过神来。

    等她回过神来才发现,林中不知道什么时候在树梢上挂了盏昏黄的瓜灯,一个青年男子正坐在灯下的石桌上喝茶,两个随从站在他的身后,朦朦胧胧地看不清楚样子。

    周少瑾冷汗淋淋。

    她刚才看得清清楚楚,这边黑漆漆的没有一点光亮,怎么会冒出个喝茶的男子来?还有那灯笼,谁没事会挂那么高?用什么挂?有那么高的竹竿吗?

    难道她……她遇到鬼了不成?

    周少瑾想尖声厉叫。

    可喉咙里咯咯作响——她害怕的叫都叫不出声来。

    那男子却好整以暇地朝着她招手:“来,过来帮我沏杯茶!”

    沏茶?

    周少瑾睁大了眼睛。

    这个时候?在这个地方?沏茶?拿什么沏?

    她不由朝那男子周围望去。

    石桌旁只有他坐着的一个石凳,除此之外,什么也没有!

    她怎么沏茶?

    他手中的茶是从什么地方来的?

    ※

    姐妹们,你们投粉红票很快,可我更新也不慢啊!

    明天就是180张哦……

    o(n_n)o哈哈~

    ※(未完待续)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