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金陵春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六十章 走水

    这孩子,没想到这么机敏!

    再过几年,就能独挡一面了。

    周少瑾心中欢喜,生出把樊妈妈和樊祺永远地带在身边的念头,甚至她出嫁之后,还可以让樊祺当她的大总管,樊妈妈帮她管着内宅……不过,此时不是想这些的时候。

    她顿觉脚下生风,道:“走,我们边走边说。”

    这里是长房的地方,谁知道隔墙有没有人?

    樊祺高兴地应“是”,欢欢喜喜地和周少瑾回了畹香居。

    周少瑾让施香守在屋外,和樊祺低语了一番,然后樊祺兴冲冲地走了。周少瑾吩咐施香:“我们今天晚上早点睡。”

    施香看了看外面红日高照,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周少瑾却自顾自地叫了春晚进来,吩咐她让厨房早点上晚膳,又提前去给关老太太请安,给周初瑾打过招呼,回到畹香居用晚膳就上床歇了。

    睡得太早,施香却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好不容易迷迷糊糊地眯了眼,却被春晚给推醒了:“二小姐说,有事出去,让我们跟着她一道去。”

    施香揉着眼睛,好一会才清醒过来。

    她想到之前周少瑾让樊祺做事,心中有些不安,悄声问春晚:“知道是什么事吗?”

    “不知道。”春晚忙着绑头发,嘴里还咬着根红绳,含含糊糊地道,“二小姐只是说让我穿深色的衣服,把头发都梳起来,穿平底鞋。”

    难道是去堵二爷?

    施香的睡意一下子灰飞烟灭,她急急地起了床,去了周少瑾屋里。

    周少瑾穿知道从哪里找了件墨绿色的褙子,像男子似的在中间缠了条同色的腰带。因那衣服不太合身。那腰带衬得更是弱不胜衣。

    她正由樊刘氏服侍着在打辫子。

    “您这是……”施香目光发直。

    周少瑾却不管这些,直道:“你快去换衣服,我们要出门。”

    “不行!”施香忙道。“就算是二爷做得再不对,我们应该去跟老安人说才是。怎么能私下去堵二爷?您让二爷的面子往哪里搁?您又让程家的长辈怎么看您?还有大小姐那边……”

    “哎呀!”周少瑾不耐烦地道。“那么多废话干什么?你跟不跟我去?你若是跟我去,现在就去换衣服,你若是不想跟我去,就好生生地呆在屋里,什么话也别说,当作什么也不知道的。你可别忘了,你是我屋里服侍的。我可不想自己屋里有点什么就弄得满城风雨的!”

    这还是那个软弱没有主见的二小姐吗?

    施香睁大了眼睛望着周少瑾,手足无措。

    樊刘氏就笑着把施香拉了出来。待出了厅堂这才轻声劝她:“我们跟着,总比让二小姐一个人的好!你可别忘了,二小姐已经长大了。以后她还会更有主见的。是留在二小姐身边服侍,还是早点出去,你自己拿主意吧?免得到时候好心办了坏事,既招了二小姐的嫌弃,又让大小姐不喜——大小姐和二小姐毕竟是姐妹。”

    她的话如当头棒喝,让施香清醒过来。

    自己今年都十八岁了,按府里的规矩,再过两年无论如何都要配人了。大小姐向来看重二小姐。如果是从前,二小姐肯定不会违背大小姐的意思。可现在……若是二小姐心中不悦,执意要把自己许配给谁。大小姐难道还会为了自己和二小姐撕破脸不成?

    施香不由打了个寒颤,紧紧地拽住了樊刘氏的手:“妈妈,多谢您提醒我。我这就换了衣服梳了头跟着二小姐出门。”

    “这才是个聪明人!”樊刘氏笑着拍了拍她的手,进屋服侍周少瑾去了。

    大家素来怕姐姐,周少瑾还有些拿不准施香会不会听自己的,见樊刘氏进来,问道:“施香怎么说?”

    樊刘氏笑道:“她去换衣服去了,说还是跟着二小姐出门。”

    周少瑾放下心来。

    不一会,樊刘氏帮她绑好了辫子。施香和春晚也都换好了衣裳。

    她们俩人都穿着靓蓝色的细布衣服,包着头。没戴任何的首饰。

    周少瑾满意地点了点头。

    樊祺过来了。

    他穿着褐色的短褐,背着个蓝色粗布搭裢。先从衣袖里掏出个东西:“这是火折子,花了三两银子,据说是江南什么霹雳堂产的,是最好的东西,迎风摇一摇就亮,点亮了任你是狂风暴雨都不熄。我从前在村里听那些闲帮吹牛的时候说起过,没想到还真有卖的……”然后把搭裢里的东西给周少瑾看:“我亲手摸过了,全是干的。保证一点就烧……”

    施香听得胆战心惊。

    二小姐这是要做什么?

    她想问个究竟,但再一想到刚才樊刘氏说的话,还是什么也没有问,跟着周少瑾出了门。

    已经过了月中,虽然有月亮,却朦朦胧胧地看不真切。

    她们没有点灯,而是静悄悄地跟着樊祺身后,轻手轻脚在内院穿行,遇到巡夜的婆子时,还会想办法避开。

    施香越走越惶恐。

    她们竟然从四房穿到了五房,还没有人发现。

    她望着身后泛着清冷波光的湖水,大热天的,手脚发冷。

    走在前头的樊祺小声地说了声“到了”,警惕地打量着四周。

    四房的人不常和五房走动,施香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只见花木扶苏,藤萝叠垂,对面是一半在陆地一半在湖里的水榭,景致十分的宜人。

    周少瑾指挥着她们蹲在了一株树冠如伞,枝条如丝的银叶银树下,樊祺一个人蹑手蹑脚地窜到了水榭的屋基旁。

    他掏出了搭裢里的东西堆放在屋基旁,摇了摇手中的火折子,施香这才发现原来樊祺的搭裢里装的是枯稻草。

    敢情二小姐这是要来放火啊!

    施香的猜测得到了证实,顿时手心额头全是冷汗。

    她想制止,可抬头看见蹲在自己旁边的周少瑾目不转眼地盯着樊祺。黑白分明的眸子像泡在水银里的黑水晶似的,璀璨夺目,让她的整个人都仿佛月光下的宝石。光彩照人。

    施香一愣,还没来得及说什么。樊祺那边已是“嘭”地一声,点着了枯稻草。

    火光速度地在黑暗中燃烧起来,在夜空中明亮的让人心里害怕。

    樊祺猫着腰跑了过来,兴奋地道:“二小姐,成了。我们可以走了!”

    “不能走!”周少瑾注视着那火堆,手指紧紧地绞在了一起,“我们要等有人看见这边走水,嚷着过来救火才能走。不能让他们真的出什么事。不然我这辈子怎么能心安。”

    大家都明白过来。

    樊刘氏立刻道:“二小姐说得对。我们等有人来救火了再走。”

    众人点头。

    看着火热越烧越猛,在干燥的空气中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并且快速漫延到旁边的草丛中。

    等候的时候好像特别的长。

    不知道过了多久,河对面的四房那边有人嚷了起来:“快!五房那边走水了!快喊人救火!”

    周少瑾等人齐齐松了口气。

    施香紧张地道:“二小姐,我们可以走了吧?”

    “再等一会。”周少瑾皱着眉头,喃喃地道,“怎么水榭里没有一点动静?难道他们没有赌博?还是玩得忘了形,没有听到动静?”她对施香等人道,“再等等。等到水榭这边有人跑出来了也不迟。”

    施香心急如焚。

    二小姐跑到五房来放火……程家长辈知道了,不管会怎样的处罚二小姐。她们这些身边当差的却难逃其咎……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但周少瑾开了口,她们也只能陪着周少瑾等。

    水榭旁的一棵大树烧了起来。

    四房那边已有人敲锣打鼓地往这边跑,东边长房那边隐隐约约地好像有灯亮了起来。偏偏五房这边却没有什么动静。

    周少瑾顿时有些不安起来。

    她没有想到一把火会烧出这么大的阵势来。

    这要把四房、长房都惊动了,五房却没有声响,她该怎么办?

    难道要跳出来大喊一声“走水”了吗?

    周少瑾犹豫间,四房的人已朝这边冲了过来,其中还夹杂着个陌生却颇为威严的声音:“出了什么事?怎么五房会走水的?五房巡夜的人都去了哪里?”

    四房的人有人喊着“秦管事”,道:“我们也不知道。我们在对岸看见五房走了水,就过来救火了。”

    “敲锣。”被称为“秦管事”的人道,“把五房的人敲醒。”又道,“火势不大。派人去跟其他几房的人说一声,让他们守好各自的门户就行了。不要乱走动。关老安人那里,也要去回一声。”

    有人应诺。跑走了。

    那个秦管事朝这边走过来,道:“还不救火!”

    四房有人“哦”了一声,“哐当当”地敲起锣来。

    水榭的人终于被惊动了,有人撩了帘子往外瞧,周少瑾能清楚地看见屋里灯火通明,几个年轻男子东倒西歪地坐在一张圆桌前。

    “走水了!”水榭里的人终于喊了起来。

    屋里的乱了。

    更多的人涌到了窗边。

    陌重的面孔,秦总管暴喝:“什么人?半夜三更不睡觉,聚在水榭里?”

    周少瑾悬着的心此时才彻底地放下来。

    如果他们不是在水榭里赌博,她还真不敢放这把火。

    万一真的烧了起来可怎么办?

    周少隐藏不住心中的喜悦,对樊祺等人笑道:“我们走!”

    可没等她钻出出来,她就发现,她们所在的位置,变得十分的微妙——四房来救火的人都拥在他们身边。他们要想走,就得从这些人群中穿出去!

    可这怎么能行?

    周少瑾傻了眼。

    ※

    明天的加更依旧在老时间……我争取不迟到……o(n_n)o~

    ※(未完待续)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