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金陵春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五十九章 落水(粉红票120加更)

    周少瑾心中微微有些不虞。

    不管是出于什么原因,她感觉到潘清太过关注她了。

    她敷衍潘清地笑道:“没什么。就是站在这里吹吹风。”

    湖面上吹过来的风比较凉爽。

    “是吗?”潘清笑着也朝对面的水榭望去,道,“我看那边的景致倒是十分的宜人,只可惜是五房的小花园,不方便走动。”

    周少瑾笑笑没有作声。

    程笳摇着湘妃泥金柄大红色绣彩蝶扑花团扇走了过来,道:“你们怎么都站在这里?这里有什么可看的?”

    “只是凉快罢了。”潘清说着,笑望了周少瑾一眼。

    “有毛病啊!”程笳小声地滴咕着瞥了眼潘清,然后笑着对周少瑾道,“你明天下午能不能放半天假啊!我想约了你去花园里划船。清溪河里的荷花长得花苞来,我想摘些荷叶晒了冬天的好做叫花鸡吃。”

    “那可不行!”周少瑾笑道,“我既然答应了郭老夫人,就不能言而无信。你自己去吧,也给我摘点。”

    公然的要求,就是没有把自己当外人!

    程笳立刻高兴起来,道:“满塘的荷花,多得是荷叶。我到时候给我采点嫩了,除了能做叫花鸡,还能泡茶……”

    两人东扯西拉了一通,硬是没让潘清插上一句话,等到翠环过来报信,说沈大娘来了,程笳挽着周少瑾的胳臂去了静安斋。

    潘清目光微冷。

    可惜不管是走在她前面的周少瑾还是程笳都没有注意到,到了静安斋两人还不时耳语,把她撇到了一边。

    结果,程笳去采荷叶的时候差点掉到湖里。

    周少瑾吓了一大跳。

    前世,在她出事之前,程笳都很顺利。今生怎么出了这么大的一个纰漏?

    还好程笳被婆子及时拉住,只是受了点惊吓。

    周少瑾和姐姐一起去探望程笳。

    关老太太听说后把她们叫了过去,道:“……也替我问问。看笳丫头要不要收收惊。若是要收惊,我这里还有上等的朱砂。”

    两人笑着应诺。和沔大太太一起去了如意轩。

    如意轩位于三房的中间,东边是程证的玲珑馆,西边是三房老太太李氏的稻香院,前南边是三房的上院长青堂。景致十分的优美,布置的富丽堂皇,特别是厅堂南边有面用楠木做成的多宝阁隔断,摆满了各式各样的金银玉石的如意,熠熠生辉。一眼望去,有些睁不开眼。

    她们去的时候,程笳正裹着大红丹凤朝阳的锦被靠在床头上和围坐在她床前的姜氏、李老太太说着什么,程贤和潘清站在姜氏和李老太太身后,姜氏李老太太等人的贴身的嬷嬷、丫鬟则在内室外,偌大个正房,到处是人,连呼吸间闻到的都是混合了各种脂粉的香味。

    周少瑾清淡惯了,闻不得这样的味道,不由皱了皱眉。

    可能是久入兰室而不香。程笳却没有任何的异样。沔大太太和李老太太等人见礼的时候,她朝着周少瑾招手:“你怎么来了?我没事,你别担心。”又高声地和周初瑾打招呼:“初瑾姐姐!”

    周初瑾朝着她笑。

    周少瑾先前隔得远还不觉得。此时走近了,这才发现她红光满面,笑颜如花,哪里有半点受惊的样子,倒是姜氏等人,神色比她更紧张。

    沔大太太见笑道:“小孩子害真病。典型的好了伤疤就忘了疼。我们临过来的时候我们家老安人还叮嘱了又叮嘱,让我们一定要问清楚笳丫头到底怎样了,她倒好,没事人似的。只可怜了我们这些做父母的。”

    “可不是!把她祖母的七魂就吓掉了三魂唬。”姜氏才缓过神来,闻言自然身同感受。眼圈一红,接过丫鬟捧过来的茶。亲手递给了沔大太太,“偏她还笑嘻嘻的,把我们老安人给急的,要不是周娘子说没事,都逼着老爷再去请个大夫来了。”

    程笳赧然,嘟呶道:“那有那么夸张,不过是那采荷叶的婆子不小心踩在了船弦上,搬摇晃了几下,我没想到,有些慌神,她们又去拉我,打湿了衣袖罢了……”

    “你还说!”姜氏瞪着程笳,“一点也不让人省心。你要摘茶叶,吩咐下去就是了,你倒好,自己上了船……”

    李老太太听着不高兴了,道:“好了,好了,你都说多少遍了。她已经知道错了,你就不要再念叨她了。那个拉着笳丫头的仆妇叫什么来着,要重赏!不然谁还要做忠仆!”

    姜氏虽然没有把这个婆婆放在眼里,可人前人后却很是敬重,决不让人拿住把柄。

    她起身恭身称“是”,果然不再说什么。

    程笳就朝着周少瑾眨眼睛。

    周少瑾却在心里叹气。

    程笳就是这样被惯坏了的。

    不过,有人惯总比没有惯得好。

    李老太太就拉了周少瑾的手道:“你们自小玩得好,你笳表姐如今要在屋里休养几日,你没事就过来陪陪她,给她解解闷。”

    周少瑾微笑着应了。

    五房的汶大太太过来了。

    她进门没有问程笳怎么,反而是拉住了姜氏的手,泪如雨下地哽咽着:“我是个苦命的人,出了这样的事,真是没脸在各房走动了。”

    姜氏烦她不知道重点,引了她到旁边的太师椅坐。

    长房的袁氏和二房的洪大太太、郑氏也都来了。

    四房的人就提前告辞了。

    姜氏亲自把她们送出了如意轩。

    天上已是星星点点,皓月当空。

    周初瑾挽着沔大太太的胳臂,说着家长里短,不紧不慢地往嘉树堂去。

    跟着她们身后的周少瑾却想着程诣的事,满腹心事。

    像程诣这个年龄,正是顽皮的时候,对赌博吃酒、宿柳眠花好奇。甚至去试一试,那是很正常的事,只要知错能改。就是好孩子。就算她把这件事捅到了外祖母那里,外祖母多半也就是拘住程诣不再和那些人玩。却不会去管五房的小花园里是否还会继续的歌舞升平——那里毕竟是别人家的地方,别人家的子弟,四房既不占长又不占嫡,又得来与几房交好,没有资格,也不会去管,最多把这件事委婉地知会各家的长辈一声。等过了这阵风,他们恐怕还会聚在一起……五房的漏洞还在。

    如果想堵住这漏洞。最好的办法就是把事情闹大。让程家的长辈们知道这其中的危害。

    可她一个女孩子家,又怎么把事情闹到程家的长辈面前去呢?

    周少瑾想到了汶大太太……她不禁苦笑。

    等见到外祖母,外祖母问完程笳的事之后告诉她们姐妹以后切不可亲自动摘花采河,小心“落到水里或是摔到地上”时,她心中一动,出了嘉树堂就让春晚去叫了樊祺过来,道:“我有事要他去办?”

    周初瑾奇道:“这么晚了,有什么事这么急,不能等到明天?”

    “哎呀,明天上午我想请半天假。去陪陪程笳。”程笳这几天在家休息,静安斋就只剩下她和潘清了,与其对着时时找她说话的潘清。她还不如听程笳唠叨,就算潘清也请了假去陪程笳,有程笳和服侍程笳的那些丫鬟婆子在场,潘清怎么也要夹着尾巴做人——她还要在人面扮演贤良淑德的模样,怎能让姜氏听到什么风声?

    周初瑾不再多问。

    周少瑾低声嘱咐樊祺:“你继续帮我盯着二爷,他们那边只要有动静,你就来告诉我。然后看看二爷他们都是怎从五房那边过来的。”

    樊祺以为她是要到长辈面前去告状,拍着胸脯道:“您就放心好了,我保证不惊动一草一木就打听得一清二楚。”

    周少瑾抿了嘴笑。让施香抓了把铜钱给他,道:“你再去请几个到花园里摘些荷叶来。这些是给你请他们喝酒的。”

    程笳采荷叶的事。她也有份,现在程笳躺在了床上。自己好歹给她送些去,也算是还了她的人情。

    樊祺接过银子高高兴兴地走了。

    第二天中间,樊祺就搬了两大箩筐荷叶过来。

    周少瑾哭笑不得,让春晚带着几个小丫鬟按照老的嫩得分摘出来,老的晒了做荷叶饭,叫花鸡,嫩得制荷叶茶,送到外祖母那里,再以四房的名义送给各房秋天的清火。

    程笳知道后感动得不得了,接着周少瑾笑得甜如蜜糖,冲着潘清道着“还是少瑾对我最好”。

    潘清也请了假陪着程笳,可程笳却对她没有一句好言语,她却能不动声色,该干什么干什么,周少瑾看着都替她难受,却也更加下定了决心离潘清远一点。

    翌日,她从寒碧山房一出来,就看见樊祺拿着树枝无聊地蹲路边的树下画来画去的。

    “你这是在干什么呢?”施香问他。

    樊祺立刻跳了起来。

    “二小姐。”他两眼发光,低声道,“二爷他们今天晚上又约了在小花园里赌博。”

    周少瑾心中一喜,但为了保证万无一失,她道:“你怎么知道他们去小花园就是赌博呢?”

    樊祺嘿嘿地笑,得意地道:“五房的厨子一大早就鸡鸭鱼肉山珍海味地往家里扛,五房的午膳却还是往常的菜。然后举大爷身边的小厮去了当铺,当了一支妇人的金簪,当得是活期,十两银子。听当铺的伙计说,那小厮不是第一次去了,这些日子犹为频繁……还有二爷身边的三宝,腰间挂的荷包鼓鼓的,我有意撞了他一下,*的……他们不是去赌博还是去做什么?”

    ※

    这两天感冒了,下午打了针,结果一觉睡到了半夜,今天的加更是早上写的,还没来得及校对,大家先将就一下,估计一个小时之后就会换上改过错字的那一章了。

    因为今天下行还要去打针,晚上的更新我尽量保证是在老时间,最迟不会超过八点,不便之处,还请大家多多包涵。

    ※(未完待续)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