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金陵春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五十八章 赌博

    三宝满脸的纠结,磨磨蹭蹭地喊着“二小姐”,半晌没动。

    周少瑾眼睛一瞪——虽然依旧温柔如水,全然没有什么杀伤力,甚至让三宝小小地惊艳了一下,可到底是发了脾气,三宝不敢公然违抗,急声应“是”,一溜烟地跑了。

    周少瑾松了口气。

    几个人就站在柳树旁等。

    可两刻钟过去了,程诣的影子都没看见,蚊子却越来越多,施香的蒲扇扇得呼啦啦直响。

    周少瑾气得抿着嘴,使劲地拧着帕子。

    施香笑着劝道:“二小姐,从五房那边过来就算是走近道也得两刻钟,这一去一来的,最少也得半个时辰,要不让春晚留在这里,我陪着你在周围转转吧?”

    周少瑾想想觉得她说得很有道理,留了春晚在柳树旁等,自己和施香去了园子里散步。

    前世,程许就是从五房那边的小花园进来的,这世,她无论如何也要堵住这漏洞。不然没了个程许,谁知道会不会又出来个程举?

    两人在花园里默默地走了大约两刻钟的功夫,程诣还没有来。

    想必是不会来了!

    周少瑾心里有着说不出来的失望,她吩咐施香:“我们回去吧!”

    施香安慰她:“不要说在外面行走的爷们了,就是小姐们聚在一起,也讲个面子。二爷总不能被三宝这么一叫就下桌吧?想必是那边留得紧,又不是二爷的同窗就是从兄弟。二爷要顾着大家的面子。现在时候也不早了,我们先回去歇了明天再说也好。二爷从这边溜进来,万一被巡夜的妈妈们碰了个正着,只怕会生出事端来,也不是什么好事。”

    周少瑾没有说话,叫了春晚,和施香一起回了畹香居。

    可回去之后,她立刻叫了守夜的婆子进来,反复地叮嘱她们:“一定要看好门户。若是发现违不遵的,就别怪我不给她脸。一律交给秦大总管处置。”

    畹香居近身服侍周少瑾和周初瑾的是周家的仆妇。粗使的婆子丫鬟是程家的。这些日子周少瑾在碧寒山房抄经书,她又开口就越过了四房直接提起了九如巷的大总管秦守礼,还以为周少瑾得了郭老夫人的青睐,在秦守礼面前也能说得上话了。个个吓得脸色大变。争先恐后地表着忠心。连“天打五雷轰”之类的毒誓都说了出来。周少瑾这才心中稍安,由施香服侍着上了床。

    第二天一大早,周少瑾还没有起床。程诣就过来了。

    周少瑾心里还惦记着五房的小花园,晚上根本没有睡好,听说他过来,让施香去请了他到书房里喝茶,并道:“你顺道问问二爷用过早膳了没有?若是没有,就让厨房先给二爷摆早膳。我这边梳洗好了就过去。”

    施香去了书房。

    周少瑾气他昨天让自己空等,慢慢地梳妆打扮了一番,这才去了西厢。

    程诣已用过了早膳,周少瑾却还没有来,他很是无聊,随手翻了几本书,都是些种花养树的,他不太感兴趣,见有小丫鬟进来喂鱼,索性接过青花瓷小碟,喂起鱼来。

    结果周少瑾走进去就看见他一副悠然自得的模样。

    她不由气结,道:“昨天输了多少?”

    “嘿嘿嘿。”程诣转过身来,随意地捏着鱼食,道,“不过是顿饭钱,你担心什么?”

    周少瑾夺过他手中的鱼食,道:“这些鱼都笨得很,你喂它多少它就吃多少。你小心把我的鱼给涨死了。”说着,她把装鱼食的小碟放在了一旁的书案上,这才道,“我昨天让三宝去找你,你为什么不来?”

    程诣闪烁其词,道:“我这不是来了吗?你有什么事?今天早上先生还要检查昨天教的《大学》,我得早点去。”

    “你还知道你要读书啊!”周少瑾不客气地道,“你昨天晚上要不是去和他们玩,何至于今天要临时抱佛脚。我找你,还不是想让你以后少跟他们来往些。怎不见识表哥、证表哥和你们一块玩。外祖母还指望着你好好读书,给她老人家挣一副凤冠霞帔回来呢!”

    “我知道了,我知道了。”程诣笑着认错,语气却带着些不以为然,“我保证以后再也不跟他们厮混了,这下你满意了吧!”

    程诣毕竟是周少瑾的表哥,说重了,伤他的自尊;说轻了,他又听不进去。

    她都不知道怎办好。只好柔声道:“也不是不让你们聚,只是汶舅舅和汶舅母正闹腾着,你们在五房的小花园玩耍就不太好了。而且这样玩到三更半夜又耽搁读书,还是少聚的为好。”

    “放心,放心。”程诣嘻笑道,“大家见三宝去叫我,都知道你晓得了,决定以后再不到五房的小花园里玩耍了。”

    然后再换个地方吗?

    周少瑾不是那总把人抵到墙角的,把到了嘴边的这句话都咽了下去。开着玩笑道:“如此甚好,也免得我去外祖母那里告状。”她想起程诣前世的落魄,心里到底心痛他,道,“你昨天到底输了多少钱?我这里还有些银子,若是手里急,先从我这里挪挪,总好过和程诺、程举、你的那些同窗借银子。”

    四房对子嗣管得极严,别看程诣是二爷,吃穿用度都不一般,可手里能随意支配的零花钱还没有周少瑾多。

    常言说得好,吃别人的嘴软,拿别人的手短。何况是借了别人的银子长久不能还的?

    程诣知道自己的这个表妹纯善柔软,待人真诚,见她主动提起,也不客气,道:“那你有没有二十两银子?”

    周少瑾吓了一大跳,没想到他竟然输了这么多。

    她不要程诣在程举面前抬不起头来。

    “有!”她毫不迟疑地道。喊了香施去拿银子,再次劝他,“你以后还是少和他们玩的好。”

    程诣点头,赧然道:“都是面子上的事,也不好一口就回了。”

    这倒也是。

    周少瑾遂不再说什么。

    程诣拿了银子就告辞了。

    周少瑾亲自送了他出门,这才折回厅堂。

    不一会,周初瑾过来了,她问周少瑾:“诣表弟这么早来找你做什么?”

    周少瑾苦恼地道:“别提了。诣表哥昨天晚上和程诺、程举他们赌博……”

    她把事情的经过告诉了姐姐。

    周初瑾虽然有些意外,却不像周少瑾那样紧张,而是笑道:“你以后你少在诣表弟面前唠叨。谁也不会喜欢一个总嫌弃自己的……妹妹。”

    “我也不想。”周少瑾嘀咕道,“就是有时候控制不住自己。”

    她并没有注意到姐姐在说起嫌弃时那短暂的停顿。

    周少瑾担心程诣只是在敷衍她。

    她叫了樊祺进来,要他注意点程诣:“特别是他每天下学如果没有回自己住的院子,都去干了些什么?”

    樊祺笑着退了下去。

    翌日。他神神秘秘地告诉周少瑾:“二爷和五房的诺大爷。举大爷还有几个同窗在五房小花园里的水榭里赌博。”

    周少瑾的血直往上涌。

    程诣。根本就没把她的话放在心上。

    随即她又奇怪。

    程诣拿什么钱去赌博。

    她想了又想,把三宝叫了过来,问他:“二爷前天晚上到底输了多少银子?”

    三宝是知道周少瑾借银子给程诣的事的。他想,二表小姐既然能借银子给二爷,想必和二爷极好,二爷输了多少银子,大家都是知道的。就算他此时不讲,二小姐只要到外面去一问,也能问出来。何况也不大。因而也不瞒周少瑾,笑道:“输了六两银子。”

    周少瑾差点跳了起来。

    难怪程诣能继续和那帮人一起赌博了,原来是自己借了二十两银子给他。

    三宝见她神色带愠,忙道:“二小姐,二爷昨天赢了二两三分银子,很快就能都赢回来了。”

    周少瑾听了半天才回过神来,道:“敢情二爷还要和他们赌博?”

    “不是,不是。”三宝这才惊觉自己说错了话,连声道,“是我说错了话,二爷说了,不能就这样白白地被他们笑话了,等把银子赢回,请他们到九香楼吃一顿,以后再也不跟他们玩了。”

    一面说,还一面小心翼翼地观察周少瑾的神色。

    周少瑾连话都不想说了,让施香送了三宝出门。

    晚上昏省,她特意走慢了几步,遇到了程诰和程诣。

    周少瑾笑着和程诰打了招呼,拉了程诣一边说话:“要是这次没办法把银子全都赢回来,你是不是还要继续和他们赌?”

    “那怎么可能!”程诣睃了程诰一眼,悄声道,“我连输了好几场了,你把银子一借给我,我就转了手气,可见还是你的福气好,我这次肯定能把输的银子都赢回来的。”

    周少瑾见程诰盯着他们面色不虞,不好和程诣多说什么,笑着和程诣分了手。

    晚上,她让樊祺继续盯着程诣。

    程诣和程举几个又玩到三更敲才散。他们的几个同窗更是宿在了五房。

    周少瑾知道她这样劝说程诣是没用的了。

    但除了劝说,她还能干什么呢?

    周少瑾徘徊在静安斋的竹林,望着对面五房的水榭发呆,连潘清什么过来的她都一无所觉,要不是潘清笑着问她“少瑾妹妹在这里干什么呢”,她只怕还没有发现潘清就站在她的身边。

    ※

    《金陵春》正在打榜,有粉红票的姊妹们还请把粉红票投给《金陵春》,没有粉红票的姊妹们请支持正版订阅,若是实在不行,投几张推荐票,甚至是登录之后给《金陵春》增加几次点击也是好的。

    不管是怎样的支持,都是支持,我都会心存感激。

    谢谢大家始终的陪伴,让我更积极地写书!

    ps:明天的加更依旧在中午的十二点。

    o(n_n)o~

    ※(未完待续。。)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