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金陵春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五十五章 一探(粉红票60加更)

    笑过之后,那些疑惑还是横在心中。

    周少瑾决定从庄家的老家开始查起。

    她叫了马富山家的进来,让马富山家的给马富山传个话:“……看看庄家的老宅子到底在官街的什么地方?如今又在谁的手里?什么时候卖出去的?当时卖了多少银子?能不能买回来?”

    如果这老宅子不是在存义坊,不是和程辂家是邻里,她肯定会想办法把它收回来。

    可现在,她只要一想程辂就住在这老宅子的不远处,她就浑身不自在。

    她这么说,不过是想让姐姐和马富山不生疑罢了。

    马富山果然没有怀疑。

    没几日,马富山家的就来给周少瑾回话。

    “二小姐,您猜猜那老宅子在什么地方?”马富山家的满脸笑容,周少瑾顿时心里有股不好的预感。

    她警觉地道:“那老宅子在什么地方?”

    马富山家的好像就在等着她这句话似的,兴奋地道:“原来庄家的老宅就在五房辂大爷家的隔壁,两年前,庄舅爷把它卖给了辂大爷,如今房契就在辂大爷的手里。您若是有心收回来,那还不是一句话的事!”

    大热天的,周少瑾却觉得手脚冰冷。

    她过了半晌才道:“你们没有弄错吧?”

    “没有,没有。”马富山家的忙道:“我们当家的做事向来稳妥,还特意装着无意间路过进去看了看——兴许是辂大爷家人口简单。辂大爷把那宅子买下之后,一直空着,只堆放了些旧家什。倒是院子里的那株梅树,长得极好,听隔壁的街坊说,到了花期还能开一满树花了。我们当家的说,那宅子都是合抱粗的冷松做的梁、柱,当年却只卖了三十两银子,只要略一修整,就能住人。就算是再加二十两银子给辂大爷。也很划算。”

    周少瑾眼前发黑。

    去官衙变更地契。从前的屋主是谁,此时的屋主是谁,都写得一清二楚。

    程辂不可能不知道这是庄家的老宅子。

    可他从到头尾,提都没提。

    周少瑾半天才缓过神来。强打起精神对马富山家的道:“既然这宅子这么好。恐怕只加二十两银子辂大爷不会卖的。这件事就暂时放下吧。免得别人说我们占亲戚的便宜。”

    马富山家的很是意外,但周少瑾已经开了口,她也不好说什么。起身告辞了。

    周少瑾转身就倒在了床上。

    如果没有前世发生的那些事,她还能自欺欺人地骗自己程辂只是没有机会跟自己说。

    可现在,两年了,他若是有心告诉自己,早就告诉自己了。

    他分明是要瞒着自己。

    可他为什么要瞒着自己呢?

    周少瑾很想冲到程辂的面前质问他一番。可她今生更不愿意和程辂有任何的交集。

    看样子,只能从庄舅舅那里入手了!

    周少瑾生出与虎谋皮之感来。

    很快到了端午节。

    官府像往年一样,决定在城东放烟花庆祝。

    吴知府亲自上门,请程家像往年一样捐五百两银子,共襄盛举。

    接待吴知府的是程池。

    他说:“家里出了白事,不好大肆庆贺。但官府的事我们程家向来是责无旁贷,何况今年还是吴大人上任后的第一个端午节,我们程家捐八百两银子。回头我就让秦大总管送过去。可今年官府能不能把放烟火的地方改在其他的地方?”

    吴知府立刻就答应了,还道:“我初来乍道,也不知道还有什么地方适合放烟火。子川不如帮我参谋参谋。”

    然后放烟火的地方就定在了城南的曲清街。

    小檀告诉周少瑾的时候,周少瑾正好抄完了一天的经书,在净手。

    她闻言讶然,奇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当然是‘闻木樨香’那边传出来的啊。”小檀不以为意地道,“四老爷和吴知府说的时候又没有避着谁,那天在‘闻木樨香’服侍的人都知道了。”她说着,怅然地叹了口气,怏怏地道:“而且秦总管也发下话来,今年端午节不闹灯,吃素粽子,端午节的龙舟赛程家也不参加了……不知道今年端午节的打赏会不会一并减了?我还准备等赏钱下来了给我和妹妹各买两朵五毒绒花戴,只怕是不成了!”

    程家几个田庄每年都会挑了青壮年参加金陵官府组织的龙舟赛,每到这个时候,程家的仆妇大部分都放假,可以去看赛龙舟……

    这些热闹的庆祝活动都取消了,等于是全府的人都在给程训守孝……可府里还有高寿的长辈,这样做适合吗?

    周少瑾把这件事告诉了关老太太。

    “我也得了信。”关老太太叹道,“这些是长辈的事,你们做小辈的全当不知道好了。什么也别说,什么也别问,跟着我们过节就是了。”

    这恐怕又涉及到长房和二房之间明争暗斗。

    周少瑾了然于心,再去寒碧山房的时候,就包了二百文钱的封红赏给了小檀:“不管赏钱发不发,我都请你和你妹妹戴花。”

    照着程家的旧例,端午,中秋,春节,三个节日府里都会按等级发一两到五十文不等的打赏。

    小檀脸红红的,想了想,向周少瑾道谢,收在了怀里。

    周少瑾很喜欢小檀的爽快。

    但五月初一,端午节的打赏发下来了,同时过节的时候吃素粽子,田庄的青壮年不参加龙舟赛,不闹花灯的消息也传遍了九如巷。

    程诣去给关老太太请安的时候就很是不满,嘟着嘴道:“凭什么让我们给程训守孝啊?我们都过了五服。我认都不认识他。”

    关老太太“啪”地就朝着他的肩膀拍了一巴掌。道:“你的书都读到哪里去了?没有半点兄友弟恭的手足之情!再让我听到你说这样的话,就给我跪祠堂去。”

    程诣夸张地抚摸着被关老太太拍到的肩膀,咧着嘴道:“祖母,肩膀都被你打青了。”

    “活该!”关老太太笑着,又拍了程诣一巴掌。

    关老太太屋里服侍的都笑了起来。

    站在门外周少瑾有片刻的犹豫。

    既然程诣在,那程诰肯定也在。

    她不是那种没有眼力的人,自她重生,每次来给关老太太请安都没有遇到程诰和程诣……从前,他们可是隔三岔五就会碰到一块,而且还会常结了伴离开嘉树堂。

    这不是偶然。

    虽然不知道外祖母是怎么想的。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周少瑾都决定不去多想。

    既然外祖母不想让程诰兄弟俩和她碰上,她回避就是。

    周少瑾去了旁边的茶房,等到透过茶房窗棂的缝隙看到程诰、程诣离开了嘉树堂,她这才去给关老太太问安。并把自己做的五毒荷包送给了关老太太。

    关老太太高高兴兴地挂在自己的床角。

    周少瑾看着。刚才心里的那一点点酸楚很快就烟消云散了。

    去寒碧山房的时候。她也给郭老夫人送了五毒荷包。

    孝敬郭老夫人的人很多,她的荷包被挂在了郭老夫人内室的落地罩上,更多的荷包则被挂在了宴息室或是上房的庑廊上。只有远在京城的程筝、程笙和嫁到了桐城的程箫专程派嬷嬷送来的五毒荷包被挂在了郭老夫人的床角。

    亲疏有别。

    此时的周少瑾已心如止水。

    回到嘉树堂。她和姐姐一起包粽子。

    虽然是素粽,但龙船形的,方形的,菱形,三角形的……她们包了各式各样的,然后派了丫鬟给嘉树堂、涵秋馆、寒碧山房、如意轩都各送了一小篓。

    关老太太那里自不必说,沔大太太的回礼是几匹织锦衣料,说让她们姐妹留着做冬衣;寒碧山房的回礼是两枚羊脂玉的臂环,正好夏天用;程笳的回礼是小坛的雄黄酒,新式的宫花,装了朱砂艾草的荷包,五彩手链,双黄的咸鸭蛋……林林总总,让周少瑾有些哭笑不得。

    等到端午节那天三房的小辈过来给关老太太请安,程笳还特意问她:“怎么样?我对你好吧?我有什么好东西都想着你。”说完,挑着眉毛瞥了潘清一眼。

    周少瑾觉得,如果程笳不瞥潘清一眼,这话就更有说服力了。

    偏偏潘清还在一旁闹腾,道:“少瑾,你既送了程笳粽子为何不送我?”

    她笑语盈盈,说话的声音却有点大。程贤、姜氏等人都望过来。

    程笳不免有些得意洋洋。

    周少瑾却含笑道:“我是还是第一次包粽子,也不知道包得好不好,就请了笳表姐先尝。笳表姐为人大方豪爽,又很孝顺,她得了粽子,肯定会请大家尝的。不然清表姐怎么知道我送了粽子给笳表姐?不过,如果清表姐觉得我包得粽子好吃,明年我再多包些,给清表姐也送一份好了!”

    “没诚意!”潘清抿了嘴笑,道,“你要真心想送我,等会就可以包几个。”

    如果是别人听了这样的话,多半会说“明年我还不知道会不会在金陵府”。

    潘清,是自己想嫁到程家来吧?

    周少瑾在心里冷笑。

    三房的人在四房没坐满半炷香的功夫就告辞了。

    四房去给五房请安的人却被汶大太太留下来用午膳。

    关老太太笑道:“这也算是铁树开花了,我们汶大太太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就有三百天病着,客人去了要喝茶都得自己吭声,诰哥儿和诣哥儿却有福了,竟然被留了用午膳。”

    ※

    晚上的更新依旧老时间……o(n_n)o~

    ※(未完待续。。)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