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金陵春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五十四章 说古

    “不客气,不客气!”余嬷嬷木讷地道,一双眼睛向周少瑾身上直睃。

    周少瑾想着自己还是六岁的时候父亲带着续弦李氏回乡祭祖的时候曾回祖宅呆过几天,倒能理解这老妪的好奇,笑着请她坐下来说话。

    余嬷嬷连称不敢,周少瑾道:“你刚才还说‘不客气’,怎么转眼又和我客气起来!”

    一句话说得那余嬷嬷竟然落下泪来,哽咽道:“二小姐,不仅长得像太太,就是这品格,也像太太,和和气气的……”

    周少瑾很少去想母亲。

    她怕自己会忍不住觉得委屈,伤心难过。

    余嬷嬷的眼泪像洪水,一下子就冲垮了那强竖起来的篱笆,让周少瑾的眼泪也落了下来。

    端着茶盘进来的施香不悦地对那余嬷嬷道:“你这嬷嬷,二小姐好心找你说话,你倒好,不说几句让我们家小姐高兴的话,反惹得我们家小姐哭了起来……”

    “都是我的不对,都是我的不对!”余嬷嬷迭声赔罪,拉了衣袖擦着眼睛,“二小姐切莫怪罪。”

    施香也拿了帕子过来给周少瑾擦眼泪。

    周少瑾半晌才止住伤心,道:“让嬷嬷看笑话了!”

    “怎么就是笑话了。”余嬷嬷听着有些激动,道,“这儿女惦记着娘,是天生的。二小姐是个心慈的人,菩萨会保佑您找个好郎君,儿孙满堂、福寿双全的。”

    找个好郎君!

    周少瑾不由在心里自嘲了几声。

    好郎君她是不想了。只求这辈子别再走上辈子的老路就好。

    周少瑾喝了两口茶,心情才慢慢地平静下来。

    她打发了施香,问余嬷嬷:“你知道我外祖父庄家的事吗?”

    “您是说庄家舅老爷吧?”余嬷嬷没等周少瑾的话音落下,就满脸愤慨地道,“他也太给太太长脸了。太太活着的时候就三天两头的来要这要那的,先前老爷还念着亲戚的情面,吩咐太太不要和庄舅爷计较,能帮衬点就帮衬点,庄舅爷得寸进尺,口越开越大。偏偏他又不做个正经的营生。拿了太太的银子就去吃喝……嗯。赌。时间长了,太太看着这不是个事,就不愿意再贴补他,还请了老爷出面。舅老爷见从这里拿不到银子了。气得鼻子不是鼻子的。眼睛不是眼睛的。他还嚷着要太太好看什么的,一点也不顾忌太太的名声。太太为这件事气得哭了好几回。要不是有老爷劝慰,太太只怕是寻死的心都有了……”

    皇帝还有三门打秋风的穷亲戚呢。就算是这样。也不必要去寻死啊!

    周少瑾觉得这余嬷嬷的话有点夸大,但也不打断,静静地听着她讲了半天,待到她的话告一落段了才道:“我听别人说,从前庄家也是略有薄产的,后来都被庄舅爷赌博赌输了,有这事吗?”

    “有,有,有。”余嬷嬷又激动起来,道,“庄家的产业全都是被他赌输了的。他还不知道从哪里偷了幅字画,说是庄家祖上传下来的,一幅字画卖了两家,还为这件事吃了官司……”

    周少瑾道:“那您还记得我母亲生前住在什么地方吗?我想去看看。”

    刚才还很是气愤的余嬷嬷却一下子像打了霜的茄子,喃喃地道:“也,也没多的宅子,到庄老太爷手里的时候,就卖了一些……”

    她不太想说的样子,好像在给庄家粉饰太平似的。

    周少瑾暗暗地叹了口气。

    她这是怕给母亲丢脸吧?

    “儿不嫌母丑,狗不嫌家贫。”周少瑾只好道,“母亲一个闺阁女子,庄家的事怎轮得到她插手?我不是想看看外祖父的家罢了。嬷嬷不必耿耿于怀。”

    “是的,是的。”余嬷嬷听了如释重负,笑道,“还是小姐心明,说到我心坎上去了。庄老太爷不事生产,屋里又没个知热知冷的人,膝下也没儿子,用起银子来自然不会顾忌那么多……”

    这件事周少瑾是知道的。

    自从她嫡亲的外祖母去世后,她外祖父就没再续弦,家里的事全由曾外祖母打点。

    “我听从前太太的陪嫁丫鬟说,”余嬷嬷道,“原来太太是住在下街庄家祖宅的,太太十岁的时候,下街的祖宅被雪压垮了半边厢房,庄老太爷又在无锡访友没有回来,老祖宗没有办法,只好带着太太搬去了官街她老人家陪嫁的宅子里住……”

    官街!

    周少瑾觉得自己的呼吸都慢了几拍。

    她打断了余嬷嬷的话,紧张地道:“官街,是不是存义坊那边的官街?住着梅府的那个官街?”

    余嬷嬷根本不知道自己说了些什么,笑道:“这金陵城里还有几个官街?那里因为几个衙门都设在那里,才得了这个名的。太太一直跟着老祖宗在那里住到了出嫁……”

    存义坊!

    程辂也住在存义坊!

    他为什么从来没有跟自己提过?

    她还记得他对自己谈起他对以后的打算时神采飞扬的样子:“十五年之内考中进士。到时候我就可以带着家眷去任上了。若是住在县衙里,就在院子里种株玉兰树,每天用过晚膳就坐在玉兰树下喝茶。若是不县衙,就买个小小的宅子,铺着青石的地铺,在院子里搭一架葡萄,葡萄架下养一缸锦鲤……”

    她最终被程辂打动,向往的也不过是他所说的这一株玉兰树,一架葡萄藤而已。

    周少瑾觉得视线有些模糊。

    原来,她以为他什么都跟她说了,实际上,他什么也没有说。

    他给她的,始终不过是个画饼罢了。

    庄舅爷闹出那么多臭大街的事。做为街坊,就算程辂一心只读圣贤书,什么也不知道,难道董氏也不知道?就算程辂一开始不知道,他们已经要订亲了,以他的谨小慎微,难道也不知道?

    周少瑾的手指头紧紧地拧在了一起,一直疑存在心里的念头再一次跳了出来。

    难道,程庄两家,有什么旧时恩怨不成?

    所以程辂才会中途变卦?

    所以程辂才会睛睁睁地看着自己被欺负?

    所以他才会冒着身败名裂的风险弃自己于不故?

    所以即使自己容颜不在了他还想哄骗自己与他私奔?

    周少瑾呼吸都开始困难起来。

    就像前世最后的那一刻。被程辂掐住脖子的时候。

    她深深地透了几口气。这才问余嬷嬷:“你可知道当年我母亲的陪房都去了哪里?”

    余嬷嬷小声道:“太太嫁过来的时候只带了一个丫鬟,一个婆子。丫鬟是从小服侍的,到了年纪就放出去配了人,好像是个做棉花生意的行商。早两年还有消息。后来就没了信。婆子却是太太临出嫁的时候在牙人那里买来的。老爷见那婆子手脚粗笨。很快就将那婆子又转卖了,卖到了哪里,我就不知道了。后来太太身边服侍的。就全都是周家世仆了。像田庄头家的,就曾经是太太身边的大丫鬟……”

    这不合常理!

    父亲既然对母亲这么敬重,为何还要把母亲从娘家带过来的、唯一的陪房嫁给一个外人,还是个行商,而不是嫁给家中的世仆呢?

    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呢?

    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周少瑾的太阳穴“突突”直跳。

    樊祺年纪太小,他还没有能力打听那些陈年的旧事。

    她找谁问好呢?

    周少瑾想来想去,唯一能解她心中所惑的,好像就只有那个无赖庄舅舅了!

    可她真心的怕被庄舅舅沾上。

    她还记得小时候第一次见到庄舅舅时的情景——他长得白白胖胖,却披头散发,穿了件叫花子才会穿的百纳衣,手里拿着个破碗,在程家的门房里一面打着滚,一面哭喊着“我那早去的妹子”……就算是像程家这样家规森严的人家,看热闹的也里三层外三层的……她当时恨不得有个地洞钻进去……

    周少瑾揉了揉鬓角,觉得头更痛了。

    见事情都问得差不多了,周少瑾喊了施香进来,将先前封好的五十两封红赏给了余嬷嬷。

    余嬷嬷执意不要,道:“要不是太太,老奴的尸骨都不知道在哪里。”

    施香道:“这是二小姐念着你曾经服侍过太太一场,这才赏你的。你若感恩,以后清明端午记得给太太上炷香,就是报了二小姐的恩情。”

    “我每年都会去给太太上香。”余嬷嬷忙道,“以后也会去给太太上香的。”

    周少瑾笑着颔首。

    在施香的推搡之下,余嬷嬷还是接下了赏银,但等到周少瑾走的时候却抱了两盆茶花过来,“这是太太在的时候留下来的,如今已经分出了十几盆,二小姐带回去做个念想好了。”

    周少瑾见是一盆茶梅,一盆状元红,虽没有到花期,却都长得肥壮可爱,一看就知道是有人细心照料的。她笑着道了谢,让随行的婆子接了,和姐姐回了九如巷。

    姐妹俩先回畹香居梳洗更衣。

    周少瑾对姐姐道:“摆一盆在你屋里吧?”

    周初瑾没有客气,笑道:“好啊!等到开花的时候你到我屋里来赏花。”没有问她和余嬷嬷都说了些什么。

    周少瑾很是感激姐姐的体贴,想着若是自己能为姐姐做点什么事就好了。

    下午她去寒碧山房抄经书,虽然极力克制,但还是忍不住走神了。

    一直在屋外服侍的小檀蹑手蹑脚地进来,悄声地问施香:“姐姐,二小姐这是怎么了?”

    施香含含糊糊地道:“怕是到了夏季,犯困了。”

    小檀认真地点了点头,给周少瑾沏了壶浓浓的龙井,道:“二小姐喝了就不会犯困了。”

    周少瑾笑着摸了摸小檀的头,阴郁的心情都变晴朗了。

    ※

    加更依旧放在明天的十二点左右。

    这段时间悄悄地带了笔记本上班,就为了能及时更新,我会尽快调整时间,争取把时间固定下来。

    o(n_n)o~

    ※(未完待续。。)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