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金陵春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五十一章 祭奠(入V加更)

    粉条劲道,胡萝卜清脆,做出来的酸溜素丸子焦香脆爽,非常的口;百合清香,水芹菜甜脆,一道水芹炒百合清利爽口……甘泉寺使出了浑身解数做出来的斋菜,不仅让程笳吃的津津有味,就连向来讲究的潘清也满意地多吃了半碗饭,只有周少瑾,形同嚼蜡。|每两个看言情的人当中,就有一个注册过°°小°说°网的账号。

    程训是夭折,按理长辈们都不应该祭拜,正应了那句“穷在闹市无人问,富在深山有远亲”的话,长房显贵,不仅姜氏等人随着郭老夫人一起来了甘泉寺,就是五房和与九如巷走得比较近的旁支程裕、程辂家也来了。

    早知道这样,她就不答应和郭老夫人一起来甘泉寺了。

    或许是那天刺了董氏几句,或许是因为郭老夫人一直把她带在身边,董氏没有像往常那样亲热地拉着她说话,这让周少瑾觉得心情都好了很多。

    但愿不要碰到程辂……还有程许……

    事情总是不遂人愿。

    用过午膳,众人各自回房休息了片刻,重新回到偏殿参加程训的道场。

    程辂走了进来。

    周少瑾重生之后,还是第一次遇到程辂。

    此时的程辂还只是个十六岁的少年,修竹般挺拔的身材,眉目清秀,羞涩中带着几分腼腆,如邻家哥哥般亲。

    谁又会想到他以后会变成个英姿俊郎却满嘴谎言的卑鄙小人呢?

    他是来找董氏的。

    母子交头接耳地站在殿角不知道说了些什么,站在香案前的汶大太太突然阴阳怪气地对董氏道:“听说辂哥儿六月要下场,一个秀才恐怕是手到擒拿的了。”

    “哪里!”董氏有些勉强地笑道,“江南士子多,不等到公榜,谁也不知道是什么结果。”

    程辂看也没看汶大太太一眼。和周少瑾说着话:“听说周家二表妹前些日子病了?好些了没有?有没有什么地方能帮上忙的,周家二表妹不要客气,只管跟我母亲说。”

    好像一副不屑于和汶大太太说话的样子。招呼打得非常自然。

    周少瑾有片刻的恍惚。

    眼前的程辂……是那么的陌生。

    好像她手刃的那个人和他没有任何关系似的。

    一个人,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变化?

    她笑着对程辂点了点头。

    汶大太太却变了脸。道:“谁不知道你们家辂哥儿是个读书的种子,以后还要做达官显贵的乘龙快婿,柏大太太和我这么客气干什么?难道是怕辂哥儿显赫了我们这些穷亲戚找了去不成?你放心,我们程家就是烂船也有三斤铁,讨饭也不会讨到你们家去的。”

    董氏的脸胀得通红。

    程家的其他女眷也不知道汶大太太又了什么疯。

    程辂却是一脸的平静,恭敬地向郭老夫人等人辞行,又对周少瑾道:“听说二表妹那里有几架宝瑞祥的风筝,我想借了来看看怎么做的。不知道二表妹否行个方便?”

    前世,程辂每一次和她接触都是那么的理直气壮,光风霁月,所以周少瑾从来没有怀疑过。今生,再听这样的话,周少瑾只觉得好笑。

    程辂,那么谨慎小心的一个人,从借着五房的名义被四房推荐到族学里上学,到成为族学里人人争相交结人物,怎么能不知道男女大防。犯这样的错误?

    若是她没有记错,那些风筝好像都是程辂之前送给她的。

    现在却这样光明正大的要了去,恐怕过几天还会光明正大的送给她。

    只是这其中会不会有什么不同。那就不得而知了。

    她也无意去试探程辂。

    “那宝瑞祥就在存义坊,辂表哥好像也住在存义坊。”周少瑾淡淡地道,“辂表哥与其向我借风筝,不如去宝瑞祥看看。诣表哥送我风筝的时候曾说过,宝瑞祥的后院就是做风筝的做坊,辂表哥过去说不定还以看出点做风筝的诀窍。”

    她揣着明白装糊涂,把风筝说成了是程诣送给她的,以后就算是程辂想玩什么花样,当着这么多长辈的面。他既不敢挑明了风筝是他送的,以后也就没办法拿了这风筝做文章。

    说完。周少瑾又觉得就这样放过程辂太便宜了他,遂补充:“我们表兄妹都大了。总不好像小时候那样玩作一堆了,只怕这风筝不太方便借给辂表哥了,还请辂表哥原谅。”

    郭老夫人眼中闪过一丝满意的笑意。

    程辂满脸通红,低头作揖走了。

    周少瑾松了口气,转身在蒲团上跪下,准备和寺里僧人一起念经,心里却像开水翻滚着。

    或许是因为自己不仅捅了他那一刀,还设了个圈套让程辂跳了下去,前世的仇恨都已经报了。她再见到程辂,已没有了入骨仇恨,却再一次肯定,程辂的所作所为都是有意为之。

    让别人误会,她和他之间是与别人不同的。

    程辂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虽说外祖母和沔大舅舅定会为她出头,求人不如求己,周少瑾决定暗中查明这件事。

    只有知道了程辂的目的,才有能避免上一世的悲剧生。

    不然以有心算计无心,她躲过了这一茬却未必能躲过那一茬。

    如果有个忠心耿耿的仆人就好了!

    周少瑾思索着着,等到道场做到一半休息时,她出了偏殿,让人找了施香过来,吩咐她去找了程诣过来:“就说我有急事找他!”

    施香应声而去。

    周少瑾站在偏殿的廊庑下等。

    抬头却看见半山的凉亭里坐着两个人正在喝茶。

    一个穿着僧衣,一个穿着道袍,举止都很舒闲,只是隔得有些远,看得不十分清楚。

    正好有小沙弥走过,周少瑾忍不住拉了小沙弥问:“知道是谁坐在那里吗?”

    小沙弥看了一眼凉亭。见怪不怪地道:“是贵府的四老爷和我们藏经楼师傅在论经。”

    程训病逝了,池舅舅却有闲心跟甘泉寺的和尚论经?

    他就不担心二房的子嗣之事吗?

    周少瑾越觉这个池舅舅的性情的确挺奇怪。

    不一会,程诣跑了过来。喘着气问她:“你找我有什么事?我那边还等着给训表哥挂长明灯呢?有什么事不能回了家再说?”

    周少瑾没想到正殿那么忙,心生愧意。忙道:“我就是想问问,辂表哥怎么会突然跑来找他母亲……女眷们都在,还有客人,他这么做挺奇怪的!”

    “还有这种事?”程诣眉峰蹙了蹙,道,“辂表哥一直在偏殿……中途就去了趟毛厕,还跟我们说了一声,他原来是去找他母亲的吗?他回了正殿什么也没有说啊……”

    周少瑾心里有了底。笑道:“怕是有什么不好明言的地方,你回去也别嚷了,免得辂表哥面子上过不去。”

    程诣那边正忙着点长明灯,闻言也没有多问,一溜烟地跑了。

    周少瑾在廊庑下站了良久,这才转身进了偏殿。

    之后她一直表现的很沉默。

    等到法会结束,郭老夫人喊了她过去搀扶着自己,往正殿去。待给菩萨上了香,他们就该打道回府了。

    路上,郭老夫人轻轻地拍了拍周少瑾的手。道:“明天休息一天,后天再去佛堂抄经书吧?小心熬坏了身子。”

    周少瑾也的确感觉到了疲倦,轻声应是。服侍郭老夫人上了马车之后,靠在姐姐的肩膀上一路睡回了家。

    樊刘氏带着儿子樊禄和樊祺在茶房里等她。

    看到周氏姐妹,他们母子三人忙上前行礼。

    周初瑾让人扶了樊刘氏起身,笑道:“看你的样子,家里的事处理好了。”

    “处理好了,处理好了。”樊刘氏满脸笑容地道,“他大伯把田还给我们,还说以后会多多照应禄儿。”

    樊禄看上去既老实又木讷,只在旁边点头。

    樊祺却“哼”了一声。道:“娘也真是的,竟然还答应每年给大伯父五百文钱。算是他照顾了我们这么多年,我们给他的孝敬!”

    周少瑾和周初瑾愣住。

    “祺儿!”樊刘氏脸一沉。喝斥道,“你也在府里当了几天的差,大小姐、二小姐和我说话,哪里就轮到你多嘴多舌了。还不快给大小姐、二小姐认错!”

    樊祺嘟着嘴,跪下来给周氏姐妹磕头。

    周少瑾问樊刘氏:“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远亲不如近邻。”樊刘氏陪着笑道,“何况他大伯父既是亲戚又是邻居的,两家闹不和被别人看见只会欺负樊家没人,不如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买个平安。”

    周少瑾听了若有所思。

    周初瑾却道:“如此也好,毕竟是亲戚,心存怨怼总归不是什么好事。”

    樊刘氏想到自己的亲人还不如服侍了一场的周氏姐妹,眼圈一红,哽咽道:“多谢大小姐和二小姐,要不是有您们,我们孤儿寡母的,只怕是连个挡风的片瓦也保不住……”说着,带着两个孩子就又要给周氏姐妹磕头。

    周少瑾忙上前携了樊刘氏。

    周初瑾也道:“你是她的乳娘,樊禄和樊祺是她的乳兄,理应像一家人一样才是。以后不要讲这些虚礼了。”

    樊刘氏连连点头。

    周初瑾知道樊禄是特意过来谢恩的,让人收拾了厢房留了樊禄过夜,第二天樊禄回去的时候还赏了他二十两银子。

    樊禄给周初瑾和周少瑾磕头,头都磕青了,要不是春晚拉着,他会还继续磕下去。

    送走了樊禄,周少瑾叫了樊祺。

    ※

    入v的加更,更新在晚上,依旧是老时间十九点左右。

    o(n_n)o~

    求粉红票……

    ※(未完待续)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