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金陵春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五十章 噩耗

    周少瑾之后都心情愉快,经抄得犹为流畅,不过一个时辰,就把预定要抄的经全都抄完了,她竟然有些意犹未尽,又多抄了几页经,看着天色不早了,这才放下笔,去向郭老夫人辞行。

    上院静悄悄的没有一点声响,服侍的丫鬟婆都低眉顺目,恭敬地站在屋檐下。

    周少瑾看见了小道童清风,跟着碧玉和翡翠立在厅堂的竹帘旁。

    看样池舅舅在郭老夫人屋里。

    难怪他刚才突然出现在了佛堂。

    应该是从佛堂过,看见自己在里面抄经书,所以很好奇地进去看了一眼。

    周少瑾思忖着,犹豫着是跟上房的丫鬟婆交待一声先回嘉树堂,还是等程池走后她再去给郭老夫人辞行,就看见碧玉朝着她笑了笑,转身撩帘进了上房。

    她应该是去通禀郭老夫人了。

    不知道郭老夫人会怎么说?

    周少瑾莫名的心里一阵紧张。

    就看见碧玉快步走了过来。

    “二小姐!”她笑着轻声地和周少瑾打着招呼,“夫人让您进去。”

    周少瑾“嗯”了一声,整了整衣襟,随着碧玉进了上房。

    宴息室祥云纹镶大理石靠背的罗汉床上,一左一右的坐着郭老夫人和程池,中央一张黑雕钿镙的茶几上摆着紫檀木的棋盘,白玉黑玉做成的棋纵横交错,已到了收官的关口。

    郭老夫人执黑,程池执白。

    周少瑾差点就“咦”出声来。

    尊者或棋艺高超的执白,反之执黑。

    程池是郭老夫人的儿,难道他的棋艺非常的高超不成?但母之间,怎能这样计较?就算程池棋艺高超,也犯不着让郭老夫人执黑啊!

    周少瑾心里总觉得有些别扭。

    她神色有些恍惚地上前给两人行了礼。

    程池微笑地朝她点了点头。

    郭老夫人则笑着问她:“今天的经抄完了?早点回去吧?改天我再留你用晚膳!”

    不管是客气话还是真心,都给足了周少瑾面。

    周少瑾恭声道谢,由碧玉陪着出了宴息室,却忍不住回头望了眼悄无声息的宴息室。

    透过细细的湘妃帘,程池像那天在支轩似的懒懒地靠在身后的大迎枕上,白玉制成的棋在洁白修长的指间灵活地翻挪着,透着漫不经心的随意。郭老夫人却眉峰紧蹙地俯视着棋盘,满脸的严肃。

    周少瑾不由小声问碧玉:“池舅舅的棋艺很好吗?”

    碧玉抿了嘴笑,道:“很好——让大爷十颗,让大老爷四颗,让夫人颗。”

    这么厉害啊!

    周少瑾在棋艺和算术上没什么天赋。周初瑾花了很大的功夫教她下棋,她的水平始终停留在五棋上,甚至连五棋都下不赢施香。

    她不由心生佩服,问碧玉:“听你这么说,夫人下棋也很厉害!”

    “当然。”碧玉少见地露出与有荣焉的骄傲神色,“我听史嬷嬷说,当初老爷都不是夫人的对手……”她的话还没有说话,宴息室那边突然传来“咣哐”一声巨响,紧接着是玉落石上清脆的“啪啦啪啦”声。

    碧玉脸色大变。

    宴息室那边已隐隐有哭泣声传来。

    碧玉再也顾不了什么,匆匆说了声“我就不送二小姐了”,步并作两步地跑进宴息室。

    周少瑾知道,此刻于情于理自己都应该回避才是,可她实在是好奇,想了又想,见并没有人进来探个究竟,她还是没能管住自己,朝前走了几步。

    碧玉站在郭老夫人身边正低声地劝着郭老夫人,郭老夫人则拿着个帕擦着眼角,程池依旧是一副淡淡的样,斜斜地依在大迎枕上,棋盘掉在了地上,棋洒落一地。

    这是个什么情况?

    周少瑾还是第一次看见郭老夫人哭!

    就算是输了棋,自己的儿,又是私底下,郭老夫人也不可能因此又是掀了棋盘又是哭泣的啊!

    她有些傻眼。

    然后头顶一凉,看见程池的目光淡淡地扫了过来。

    被人逮了个正着……

    周少瑾忙低下头,转身离开了。

    翡翠和清风的神色都有些焦虑,但两人还是守在厅堂门口,并且什么也没有问周少瑾。

    周少瑾满心狐疑地回到了嘉树堂,出于一种让她自己也说不明白的原因,她在外祖母、大舅母和姐姐面前只字未提她在寒碧山房上房里看到的事情。

    第二天,她就听到了消息。

    长房二老爷的独孙,和程许同年,比他只小五天的程训病逝了。

    前世她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并没有什么感觉,甚至重生后她都不记得程训是什么时候去世的。但现在,或者是因为她也曾经有过丧之痛,听到程训病逝,她的眼泪止不住就落下来。

    程家向来嗣单薄,程训病逝,二老爷那支断了香火,会不会从程氏本家过继一个?会过继谁?

    郭老夫人应该比她考虑得更多。

    可惜她不知道结果,连句安慰郭老夫人的话都没有。

    倒是关老,看见周少瑾眼睛红红的,把她揽在怀里怅然地叹了口气,对沔大道:“这世间最让人难熬的,就是白发人送黑发人了。长房的二老爷说起来还是跟着郭老夫人启的蒙,如今二老爷出了这样的事,郭老夫人还不知道怎么伤心呢?我看你得和大老爷商量一声,看是派个管事去京城奔丧还是让诰儿或是诣儿代表四房去趟京城?”

    沔大擦了擦眼角的泪水,低声应喏,去了外院。

    周少瑾有些迷茫。

    她记得前世程训去世,程诰和程诣照样上练字,和平时没有什么两样,怎么今生就变了呢?

    周少瑾问关老:“那我今天还去寒碧山房抄经吗?”

    “去吧!”关老叹道,“出了这种事,只怕郭老夫人抄经的心更诚了。”

    周少瑾点头,和关老一起去了寒碧山房。

    因为是孙辈,九如巷这边还有长辈,不好戴孝,寒碧山房里服侍的丫鬟婆们只是除了金银饰,换下了红衫绿裳。

    一时间,寒碧山房处处都透着几分寒意。

    郭老夫人眉宇间透着几分倦意,对关老的安慰道了谢,并道:“眼见着天气一日日的热了起来,孩们也都还只有十六、七岁的年纪,就不要折腾他们了,小心横生枝节,你们的心意我领了,派个管事过去上炷香就成了。孩还没成年,也别扰了他转世投胎。”

    一席话说得关老和周少瑾都眼泪涟涟的。

    周少瑾主动道:“不知道管事们什么时候启程?我想抄几章《往生咒》烧给训表哥。”

    “好孩,你有心了。”郭老夫人说着,眼眶有些湿润起来,“秦总管已经启了程,二房、房、五房也说要派人进京祭拜,我让他们明天再走,时间紧,只怕是赶不上了。但我明天会去甘泉寺给训哥儿做法事,你和我一道去吧?给他在菩萨面前上炷香,也就尽了心。”

    周少瑾连连点头,但还是连夜抄了章《往生咒》请四房的大总管带去了京城。

    郭老夫人知道后摸了摸她的头,让碧玉服侍周少瑾在马车里补个觉,道:“等会去了庙里,还要做道场,可别把身体拖垮了。”

    周少瑾很久都没有这样熬过夜了,也有些怕自己等会去了庙里支持不住,遂不客气,在马车上睡下。

    等到了甘泉寺,下了马车,她这才发现程池也陪着郭老夫人来了甘泉寺。

    不过,没有见到程许。

    周少瑾大松了口气。

    但程池依旧一副懒洋洋的样,好像对程训的死没有多的伤心似的。不过,也许男和女不同,女有什么事都喜欢浮在脸上,男却藏在心里。像沔大舅舅听到程训死讯的时候也很难过,可转眼他就恢复如常,沉声吩咐管家准备去京城祭拜程训的事宜。

    今天随郭老夫人同来的,除了周少瑾还有程池、袁氏、程许;二房的沂大、程识;房的姜氏、程贤、程证、程笳、潘濯、潘清;四房的沔大、程诰、程诣、周初瑾;五房的汶大、程诺,裕大、程举,董氏、程辂。

    程许和几位从兄弟在前殿,郭老夫人和周少瑾等女眷在后院的偏殿。

    周少瑾跪在蒲团上,虔诚而又认真地念着经。

    就像前世很多个夜晚,她跪在大兴田庄的小佛堂里,为自己那个无缘的孩念经一样。

    程池走进来的时候,看见了跪在香案前有些东倒西歪的程笳和跪坐在小腿上的潘清,还有笔直得像那荒芜的原野上一棵桦树的周少瑾。

    她缓缓地拨动着手中暗红色的紫檀木佛珠,白皙的皮肤在幽暗的大殿中仿佛发光的玉石,卷翘纤长的睫毛在轻轻合拢的眼帘下留下一道淡淡阴影,仿佛菩萨座前的莲花,宝相庄严。

    他有些愣神。

    不过是个十二岁的小姑娘,怎么会如此的安静从容、淡定自若?

    程池抬头。

    看见了观世音菩萨悲天悯人的脸。

    或者,有人天生就有佛性?

    程池转过身去,对在殿外服侍的碧玉道:“你去禀了夫人,说午膳的时候快到了,别让老夫人劳累。”

    碧玉恭敬应喏,进殿传话。

    程池快步离开了后院。

    ※

    姊妹们,这是我承诺的第五十章。公共章节到此就全部结束了,从下一章开始,将是入v章节。可能会有很多的朋友离开,但还是希望会有更多的朋友留下来,继续支持《金陵春》。

    谢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入v的第一个月会像从前一样,30张粉红票加一更,请大家给我一个加更的机会。

    o(n_n)o~

    谢谢!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