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金陵春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四十八章 挑明

    潘清?!

    周少瑾讶然,道:“我什么也不知道啊!她来了吗?”

    程笳撇着嘴朝里面指了指。

    周少瑾默然。

    潘清恐怕不是来上课的,是来打探自己到底听没有听到她和潘濯说的话吧?

    她深深地吸了口气,笑着和程笳进了静安斋。

    周少瑾的书案旁加了一张书案,潘清穿着件玫瑰色织金褙子,杭白绸素面立领春衫,乌黑的头发简单地挽了个纂,正静静地坐在那张新加的书案前看书。

    听到动静,她抬起头来,笑盈盈地和周少瑾、程笳打了个招呼,耳边两颗莲子米大小的珍珠晃来晃去的,清雅中透着几分活泼。

    真是个美人!

    可惜是个戴着面具,表里不一的美人!

    周少瑾在心里感叹,上前和潘清见了礼。

    程笳则目不斜视地在自己的位置上坐下。

    这样一来,周少瑾的左边是程笳,右边变成了潘清,她坐在了中间。

    自己两世为人,还是第一次这么瞩目,这么重要。

    周少瑾在心里自嘲着,沈大娘过来了。

    看见潘清,她并不意外,笑着和潘清寒暄了几句,就开始讲课。

    可见有人已经给她打过招呼了。

    三个人安静地听沈大娘讲了一章《烈女传》。

    等到中途休息,潘清给沈大娘斟了杯茶,和沈大娘说起离别后的情景。

    接下来的课程是写大字。

    周少瑾摊开了宣纸,准备练字。

    程笳跑了过来,和她交头接耳:“等会放了学你去我那里用午膳吧?我让人烧了只野雉。”

    周少瑾只觉得无力,道:“我中午答应了外祖母陪她用膳。”

    程笳犹不死心,道:“要不你到我那里去用晚膳?”

    “我要去寒碧山房抄经书,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

    “那,你回来的时候让小丫鬟去我那里打个招呼,我去找你玩。”

    “天色太晚,还是等哪天休沐的时候吧?”

    两人正你一言我一语的,潘清笑着走了过来,道:“在说什么呢?这么亲热。真是让人羡慕。”

    前世她和程笳比今生还要亲热,也没见潘清羡慕她!

    潘清一开口,周少瑾心里就平添了些许的警惕。

    “我们在商量休沐的时候去哪里玩?”程笳颇有些挑衅地望着潘清,道,“少瑾说,到时候我们在花园里划船。”

    潘直大部分的时候都在北方任职,潘清是旱鸭子。

    “是吗?”潘清笑着,露出一副大感兴趣的样子,“我很少有机会划船,到时候我也参加一个好了。”

    程笳鼓着腮帮子,想要拒绝又像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眼珠子骨碌碌地转了几转,甜甜地笑道:“好啊!到时候定不会忘了清姐姐的。”

    潘清微微地笑,低头打量周少瑾写的字,然后露出惊讶之色,迟疑道:“这,这是少瑾妹妹写的字?”

    还没有等周少瑾回答,程笳已得意洋洋地道:“当然是少瑾写得字了!要不然郭老夫人怎么会让少瑾帮着她抄经书呢!所以少瑾平时都没空——要练字。”

    潘清“哦”了一声,若有所思地看了周少瑾一眼。

    程笳叽叽喳喳地夸奖了周少瑾一通。

    很快,练字的时辰到了,静安斋安静下来。

    沈大娘在各自的书案前看了看,各指点了几句,就由小丫鬟陪着,去隔壁厢房看书喝茶了。

    书斋里立刻又活了起来。

    程笳问周少瑾:“哥哥从外面给我带了些兰花的花茎回来,你要吗?要不我让婆子等会给你送几株去,养在羡阳盆里,等到春节的时候就能开花了。”

    潘清笑道:“我不知道少瑾妹妹喜欢书法,我那里新得几锭文德阁的墨,等会让婆子给妹妹送几锭过去用着试试顺不顺手。”

    周少瑾无语。

    但这感觉真得不错!

    她想了想,对程笳道:“也不用那么麻烦,我等会让春晚去拿就是了。”又对潘清道:“多谢潘表姐了。我现在练字练得勤,就不和清表姐客气了。”

    两边的东西都收下了,两边都不得罪,可到底有点差别——她和程笳说话随意多了。

    接着周少瑾搁笔站了起来,笑道:“我要去趟毛厕。”也不约谁,径直出了书斋。

    程笳狠狠地瞪了潘清一眼。

    潘清左右看了看,见程笳的丫鬟远远地坐在屋檐下绣花,面色一沉,冷笑道:“程笳,你别给我添乱,小心我对你不客气。我不过是在程家做几天客罢了,你说不定要在金陵呆一辈子。孰重孰轻,你年纪也不小了,应该分辩得出来才是!”说完,不屑地瞥了程笳一眼,拂袖而去。

    程笳气得直跳脚。

    潘清出了书斋,朝毛厕去。

    青石小径蜿蜒曲折,两旁青竹摇曳生姿。

    穿着粉色素面杭绸子褙子的周少瑾安静从容地站在一丛斑驳的湘妃竹前,清雅如兰。

    潘清愣住。

    周少瑾已笑着和她打招呼:“你来了!不知道你找我有什么事?”

    潘清被问得一窒,神色有些晦涩地望着周少瑾。

    周少瑾笑望着她,黑白分明的眸子仿佛山涧的清泉,清澈见底。

    潘清哂笑。

    突然生出几份珠玉在侧的自惭形秽来。

    既然大家都是聪明人,玩这种手段也就太低下了点。

    她慢慢地走了过去,在湘妃竹旁站定。

    “你应该知道,我父亲升了山东按察使吧?”潘清说着,狠狠地拽下了一片竹叶,“可你们恐怕都不知道,我父亲之所以升官,是因为走了泾大舅舅的路子吧?”

    可以猜得到。

    程泾是个喜欢帮人的人,特别是族亲姻亲,只要不是为非作歹的事,求到他面前,他都会尽力帮忙。

    周少瑾没有说话,她猜,潘清也不需要她说什么。

    “要不是我舅舅,他怎能有今天?”潘清眼底闪着寒光,“可就这样,他还不满足,三番两次的要我母亲给舅舅写信,不是说他做官如何尽心尽力,就是说他在任上如何艰难,若是舅舅回信让他略有不满,就会作贱我母亲……”

    她说到这里,欲言又止。

    显然潘直对程贤所作的事让潘清觉得说不出口。

    周少瑾很是惊讶。

    前世,潘直和程贤一直是对相敬如宾的好夫妻,潘濯和潘清也是让人羡慕的官家子女。

    “这一次,父亲不知道听谁说的,泾大舅舅拿到了国子监祭酒的差事,他竟然让我母亲写信给泾大舅舅,让泾大舅舅推荐他出任。”潘清说着,面露几分嘲讽,“他也不想想,他一个外放的四品知府,怎么有可能越过那些在翰林院熬了十几、二十的年老翰林被推荐到国子监去?他简直……”她顿了顿,把“不知死活”这句话给咽了下去,继续道,“这件事自然是不成!他就在家里发脾气,说母亲没用,不能讨泾大舅舅的喜欢,到底隔着房头,出了五服,早知道如此,他当年就应该求娶贺姑母的,至少有个同进士的舅兄,不像泸舅舅,读了一辈子的书,也不过是个秀才……”

    程贺?

    周少瑾睁大了眼睛。

    “你没有想到吧?”潘清苦笑道,“当年我母亲和贺姑母都没有出阁,他看着三房富贵,就娶了我母亲……这么多年,他只要一发脾气,就会把这件事拿出来说一遍……”

    谁家没有一本难念的经?

    潘清找自己肯定也不是为了说这些家事。

    她无意在这件事上和潘清浪费时间。

    不过,潘清的话却让当时她听到的那些只言片语猝然间都鲜活起来。

    周少瑾明白过来。

    她道:“也就是说,你们这次来给二房的老祖宗拜寿只是顺带的,想和长房的许表哥结亲才是目的。这与我又有什么关系呢?让你这么紧张,在寿筵的第二天就迫不及待地跑来告诫我。”

    “你误会了!”潘清忙解释道,“我没有告诫你的意思。我只是担心我母亲……我哥哥很看重你,但我父亲那个人,做事向来喜欢算计,我哥哥注定了不能如愿以偿……”

    潘濯?!

    看重自己?!

    周少瑾听了气得手脚冰凉。

    潘清这是什么意思?难道自己会和潘濯有什么不成?

    这也太荒谬了!

    潘家兄妹看上去风光霁月的,没想到行事却如此的离谱。

    潘清把她当成什么人了?

    她心里顿时撺起团火苗,面色也不由变得冷凛起来:“自古以来,婚姻大事均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我倒不知道,原来你们潘家的儿女是不讲究这些的。你想嫁程许也好,你哥哥想娶豪门千金也好,你都找错人了!”她说着,转身就走,“这件事就当我没有听说过。你以后也不要再提了!”

    “少瑾!”潘清拉住了周少瑾的手,诚恳地道,“我没有别的意思。正如你所言,我和许表哥的事,自有父母做主。我只是担心我母亲,若是不能如了父亲的心愿,他会加倍的折腾我母亲……我知道这件事与你无关,我也不应该找你,可你也知道,不管我怎么做,程笳看见我都是副横眉怒目的样子,我是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像程氏这样的人家,是无论如何也不可能‘换亲’的,哪怕是表兄妹,说出去了总归是不好听,我这是担心哥哥闹腾起来,大家都没脸……”

    周少瑾不由在心里冷笑。

    说来说去,不过是怕她看中了潘濯,影响了她和程许的婚事。

    这才是潘清找她的真正原因吧!

    难怪前世程贤会灰溜溜地带着潘清和潘濯离开程家,而且在之后的十几年里再也没回过金陵!

    连重点都没有分清楚,就妄想嫁到程家长房去,真真是……作死!

    知道结局的周少瑾差点就笑出声来。

    ※

    姊妹们,问过雁九了,是堂舅……

    ps:明天就要入v了,但承诺过写五十章的公共章节,晚上十一点左右还有一章……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