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金陵春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三十九章 止步

    说话的人声音低沉,却有着春风扑面般的温暖,周少瑾忍不住抬睑飞快地向说话的男子睃去。

    那男子相貌儒雅,穿了件石青色细葛布直裰,腰间系着布带子,用竹簪挽,看上去和穿靛青色道袍的男子差不多年纪,虽然气质暖煦,双目间却有神光隐现。

    周少瑾心中一颤,忙低下头去注意着炉火。

    她对面的男子却朗声笑道:“九臬这次猜错了!那王刚现在只怕是自顾不暇,哪有空闲盯着万童!”

    他语气显得有些幸灾祸,好像这个叫王刚的倒了霉,他很高兴似的。

    “咦!”别云闻言道,“竟然有这种事?我怎么不知道?鹏举,你快说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被称为“鹏举”对面的男子闻言笑道:“皇上前几天将酒醋局的刘永擢了司礼监秉笔太监,王刚的算盘落空了!”

    “还有这种事?”别云大笑,喜悦之情溢于言表,道,“王刚不是乾清宫大太监陈立最得意的干儿子吗?怎么陈立这次没有为他出头?”

    鹏举不以为然地笑道:“这些无根的东西,你还能指望着他们知道忠孝节义不成?怪只怪这王刚久贫乍富,得意的忘了形——万童和陈立再怎么斗,也是一起在潜邸里服侍过皇上的人,他这样一伸手就把万童给拉下了马,手段如此厉害,陈立岂能不生出齿亡唇寒之感?”

    他肆无忌惮地议论着朝政。

    周少瑾心里直打鼓,眼角的余光飘了过去。

    沉绿色香草席上一袭紫红色织金梅花方胜工字纹的袍子,通体洁白无暇仙鹤衔朱果的玉牌温润蕴泽,羽翅大开的仙鹤栩栩如生,昂首飞天,仿佛要从那玉牌里冲出来似的,袍下月白色细葛暑袜上缠着的明黄色带子更是让她胆战心惊。

    自本朝立国,就对服饰有着严格的规定,但江南富足,自孝宗皇帝之后,世风日渐奢靡,庶民时有佩戴金银珍宝之事,穿着绫罗绸缎之时,官府责不罚众,睁只眼闭只眼,此风越演越烈,却没有谁敢用明黄——皇家宗室专属的颜色。

    在金陵城,只有一户人家有资格用这种颜色。

    良国公府!

    这位,就应该是良国公府的世子朱琨,朱鹏举了。

    周少瑾抬头朝靛青道袍的男子望去。

    他神色悠闲地靠在大迎枕上,含笑不语,好像朱鹏举只是隔壁的邻居似的,不必太在意。

    周少瑾茫然。

    “别云”拍着大腿笑道:“‘无根的东西,你还能指望着他们知道忠孝节义’,这句话我爱听,理应大浮三白!”他说着,像想起什么似的,面露遗憾,叹道,“惜九臬不能喝酒,不然我们又以一醉方休了。”

    这样说内衙门的大太监们,好吗?

    周少瑾再次望向靛青道袍男子。

    这次那靛青道袍男子似有所感,微笑着扭过头来。

    周少瑾脸上火辣辣的,忙低下了头,耳边却好像听到道袍男子的轻笑。

    她想听明白他到底笑了没有,九臬却颇有些无奈地笑了起来,并道:“下次好了!下次你来金陵,我一定陪你大醉三天。”

    这让周少瑾无暇分辩,脸上的热气经久末散。

    “别,别,别!”别云迭声道,“不要说你现在孝期,就是不在孝期,你们顾家的酒宴也是向来不好下喉的。我还不如去鹏举那里蹭饭吃,不说别的,就鹏举养得那个小戏子,声高处如裂云,声低处如细涓,声急处如迸豆,声慢处如残漏……身段唱工无一不佳!”他啧啧地回味道,“你们家那几株百年的老梅树怎样比拟?”

    众人一阵大笑。

    周少瑾讶然。

    姓顾,百年老梅树,家风严谨,字“九臬”,那就应该是金陵城梅花巷顾青鸿的后人了,之后累官至工部侍郎,位列小九卿的顾云鹤顾九臬了。

    他是程许的表哥。

    不过,看顾九臬的样子,应该不是随着程许胡闹的人,难道这其中还有什么曲折不成?

    周少瑾朝路口望去。

    程许正在路口的那棵合抱粗的大榕树下打着转,一副想过来又不敢过来的样子。

    潘濯则愣愣地望着这边,呆若木鸡。

    周少瑾愕然,又有些不安。

    万一要是程许冲过来怎么办?

    她有些不安地挪了挪身子。

    那靛青道袍的男的子突然地道:“清风,你去问大爷一声,不在外院待客,在这里做什么?”

    打水的小道童不知道什么时候已把竹筒放在了一旁石墩上,正垂手立在形如枯竹的男子身边。听到吩咐他应声而去。

    空气一凝,又很快散去。

    在场的人好像都没有看见清风的离去般,继续说着话。

    而在远处徘徊的程许听了道童的传话之后,意外地朝这边张望了一眼,竟然什么也没有作,乖乖地拉着潘濯就离开了。

    周少瑾松了口气,感激地撇了身边的男子一眼。

    周少瑾心中困惑却更深。

    这人到底是谁?

    男子好像没有注意到她的举动们,微笑着听顾九臬打趣别云:“嫂夫人怎么受得你这孟浪的性子?”

    “这你就错了!”别云得意地摇头晃脑地道,“袁家十八子,你嫂嫂却独独挑中了我!你说,你嫂嫂是那种分不清楚鱼目和珍珠的人?”

    众人又是一阵笑。

    袁,袁别云吗?

    程许的外家就姓袁!

    程叙大寿,当朝首辅、文渊阁大学士、吏部尚书袁维昌曾派长子来贺。

    袁维昌是袁氏的族叔。

    难道这人是袁维昌的长子?

    他不是应该在集福堂吗?怎么会在这里喝茶?

    给她解围的男子到底是谁?

    周少瑾间觉得自己好像掉进了掐丝珐琅里的粗陶,有些不知所措。

    红泥小炉上的水却咕噜噜地冒起了热气。

    她忙收敛了心绪,小心翼翼地照顾着炉火。

    朱鹏举道:“子川,万童就要来镇守金陵,你准备怎么办?”

    大家的目光都落在了靛青道袍男子身上。

    原来他字“子川”啊!

    周少瑾看着身边的男子。

    只见他依旧一副懒洋洋的样子用大拇指磨摩着紫砂杯的杯口笑道:“我,我有什么主意?我不过是个商贾罢了,自然是他怎么说,我怎么做了?”

    “子川,你说这话有意思吗?”朱鹏举不悦地皱眉道,“我来讨你个主意,你却避而不谈,这是好朋友应该有的立场吗?”然后抱怨道,“我现你这些年越的古怪起来,不娶亲不纳妾,也不章台楚馆飞鹰走马,你到底要干什么?”

    周少瑾情不自禁地支了耳朵听。

    “我啊……”子川笑道,声音显得有些漫不轻心,“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呗?你们以为我能干什么?”

    袁别云听着和顾九臬就交换了一个眼神,然后正色地道:“子川,我听世鸣说,上九日大相国寺的第一柱香是你烧的……”

    周少瑾心里“咯噔”一声。

    佛教修来世,道教修今生。今生福禄双全的人少,所以修来世的多,信佛的人也多。

    只是袁别云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子川“扑哧”一声笑打断了。他揶揄地道:“你不知道吗?今年龙虎山的第一柱香,也是我烧的!”

    袁别云语塞。

    顾九臬道:“怎么外面都在传你要把程家的盐引转卖给杜鑫同?泽老知道吗?”

    程叙别号“春泽居士”,外人常尊他为“泽老”。

    “你都知道了,他还能不知道?”子川笑着,语气里带着几分促狭,还是什么也没有说。

    “子川。”袁别云不由抚额,道,“我们都很担心你,要不然我也不会从京城赶过来了。泽老虽然面子大,但还不至于让我亲自跑一趟。你若是和我们这些老朋友都打太极,那就当我们狗拿耗子多管闲事,在金陵城里好吃好喝几天,屁股一拍,各自回家好了。”他说到最后,已是横眉怒目,面红如赤。

    “我说你们今天怎么到得这么齐呢?”子川笑道,“敢情早就合计好了的,这是要逼着我表态啊!好吧!你们说,想要我怎样?我言听计从!”

    顾九臬没有说话。

    朱鹏举却腾地一下站了起来,冷脸道:“子川,朋友贵在相知。你明知道我们不是无的放矢,却这样推三阻四的,我没有别云兄的脾气好,我听不下去了,我走了!”

    嘴里说着走,脚却没有没有抬起来。

    子川却闲闲地换了个姿态,指着炉上的紫砂壶提醒周少瑾:“水已沸三遍了。”

    周少瑾忙去提壶,却让提梁烫了手,一触即缩,又慌慌张张地去拿帕子。

    “你……”朱鹏举脸上有些挂不住,拔腿就要走。

    袁别云起身拉住了朱鹏举,劝道:“你又不是不知道子川的脾气,他不想说,就怎么也不会说。既是朋友,就不应该计较这些,快坐下来喝茶!”

    “照你这么说,这还是我的错了!”朱鹏举冷笑,却忿忿然地坐了下来。

    子川像没有看见似的,慢悠悠地烫着杯子,道:“听说这茶长在鬼洞中,能治时疫。也不知道是真是假?不过,它香气浓郁清长,味道醇厚爽口回甘倒是真的。你尝尝!”说着,亲自执壶倒了一杯茶。

    朱鹏举没接。

    子川笑着抬了抬手中的杯子。

    朱鹏举扭过头去。

    子川笑容渐淡。

    气氛顿时有些凝滞起来。

    袁别云眉头一跳,刚刚站起身来,有个小道童跑了过来。

    他朝着子川行礼,捧上一张大红的拜贴,道:“老爷,浙江道监察御史洪大人求见!”

    ※

    姐妹们,祝周末愉快!

    o(n_n)o~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