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金陵春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三十章 回避

    下午,周少瑾去寒碧山房抄经书。

    碧玉和翡翠正忙着指使几个丫鬟婆子搬桌椅碗碟。

    周少瑾不免有些奇怪,道:“这是谁要来吗?”

    碧玉笑道:“三房的姑奶奶回来省亲,晚上会过来用晚膳。”

    刚刚那么诚意地拒绝了外祖母……原来并不是没有时间,只是看这时间挤不挤得出来而已。

    好在周少瑾两世为人,见过了世态炎凉,心里虽然微微有些不舒服,但还不至于对程贤怒目以视。

    但这样的人,不管看上去有多和善,还是少点来往吧!

    她在心里暗忖,知道郭老夫人不在屋里,带着施香去了佛堂。

    没想到郭老夫人竟然在佛堂。

    她正襟危坐在书案旁,正一页一页地翻看着她抄的佛经。

    “老夫人!”周少瑾上前行礼。

    “来了!”她微笑着放下手中的笺纸,神色非常的和善地指了指身边的太师椅,道:“坐!没想到你抄得这么快!”

    周少瑾笑了笑,安静地坐下。

    郭老夫人满意地点了点头,指了笺纸上的几个字:“你看,这一顿要果断的收回来才是,这一捺就收得很好。”

    周少瑾乖乖受教。

    郭老夫人让珍珠磨墨,写了几个字给周少瑾看:“你看,这样写是不是好看一点?”

    那字,金戈铁马般跃然纸上……周少瑾觉得自己就是再写三十年,也定不出这样的字来。

    不过,别人常说人如其纸,郭老夫人……性格不是一般的强势啊!

    她在心里嘀咕着,不住地点着头。

    郭老夫人却面露怅然地笑着摇了摇头,低声道:“你和我的性子不一样……我这是强人所难……”她说着,深吸了口气,顿时又精神振作起来,道,“你看看就行了,也不用一定照着我的写,各人的喜好不同,你照着你自己喜欢的写就行了。”

    周少瑾恭声应“是”。

    不知道为什么,她突然觉得这样的郭老夫人,好像很寂寞似的。

    周少瑾接过小檀手中的茶,奉给郭老夫人。

    郭老夫人喝了一口,笑着吩咐随身服侍的珍珠:“你去把刚刚大姑奶奶送的西湖龙井抱几两过来给二小姐泡茶喝。”

    珍珠笑盈盈地应喏,转身出了佛堂。

    周少瑾忙起身推辞。

    郭老夫人却笑道:“我现在很少虽绿茶了,你们小姑娘家的却经得住,正好消暑。”

    周少瑾只得道谢。

    碧玉进来,笑道:“老夫人,夫人过来了。”

    郭老夫人“哦”了一声,由玛瑙扶了起来,想了想,对周少瑾道:“你晚上就留在这里用晚膳吧——我给二房的大姑奶奶接风,潘家的两个孩子也在,你们年轻人,说得上话。”

    但程许也会出现吧?

    周少瑾笑道:“中午已经见过了,之前没想到您留了她们吃饭,我还答应了外祖母早点回去,说是明天的寿诞,她老人家要叮嘱我们几句。”

    郭老夫人想想,还真是这事。没有勉强,笑着由丫鬟婆子簇拥着出了佛堂。

    周少瑾松了口气,静下心来抄了几页经书,想着既然程贤过来做客,说不定那程许会提前过来,她决定提前走。

    去给郭老夫人辞行,郭老夫人也没有留她,碧玉一直把她送出了寒碧山房。

    周少瑾松了口气,远远地却看见两个少年缓缓地朝这边走过来。

    他们一个穿着玉色,一个穿着穿着竹青色,一个神采飞扬,一个安静从容……竟然是程许与潘濯。

    这两人怎么这么快就走在了一起?

    前世好像没听说过程许和潘濯的关系很好啊?不过,前世她对程许根本不了解,也许两人很好只是自己不知道罢了……

    周少瑾看着再往前走大家肯定会迎面碰上,她朝着施香使了个眼色,两人躲到了颗合抱粗的榕树后面。

    程许和潘濯都没有发现异样,一面说话,一面朝这边走了过来。

    “……沂大叔外面的应酬多,族学里的事由章先生管着。他是至德十四年辛卯科的举人,和我四叔是同科,做秀才的时候就在族学里授课,学问扎实,你不妨多多向他请教。”

    潘濯连连点头,道:“眼看着府试在即,家父本想留我在家里读书,是家母说,读万卷书不如行千里路,程氏族学里不知道出了多少秀才举人,让我跟着来见识一番。只可惜明天要跟二房的老祖宗拜寿,不然跟着你去听几堂课,肯定受益非浅。”

    “读书可不是一蹴而就的事,你也别急……”程许安慰着潘濯,两人从周少瑾藏身的榕树边走过。

    周少瑾松了口气。

    潘家祖籍扬州,潘濯若想下场,就得回扬州考试。好在南京离扬州不远,若是安排的好,并不耽搁潘濯科举。

    在她的记忆里,这潘濯和程辂是同一年中的秀才,为此三房还大肆宣扬了一番。

    若是没有意外情况,想必潘濯和程辂都会挤身秀才。

    她快步地离开树林。

    拜寿要穿的衣饰早就准备好了,回到嘉树堂时,关老太太不由地面露惊讶,道:“你今天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

    周少瑾不想节外生枝,笑道:“我想着明天要拜寿的事,就提早回来了。”

    关老太太并没有起疑,道:“这样也好。我正好也有话叮嘱你们。”然后吩咐似儿去叫了沔大太太和周初瑾过来,告诉大家:“女眷安排在了四宜楼,男宾在集福堂那边,寿筵前,老祖宗会过四宜楼这边,到时候二房的唐老安人领着我们给老祖宗拜寿,送贺礼。之后老祖宗就会去集福堂那边。你们等会回去就看准备的贺礼清理一遍,免得到时候出了错。牡丹台和桐花馆都安排了唱戏,我们在牡丹台,他们在桐花馆,你们到时候可别走错了,特别是要嘱咐丫鬟婆子,千万别贪玩走错了地方,冲撞了贵人是小,丢了程家的体面是大。你们可记清楚了?”话说到最后,语气已十分严厉。这对于关老太太来说,是很少见的。

    周少瑾等人肃然应“是”。

    关老太太神色微霁,道着:“你们下去吧!”

    周少瑾等人鱼贯着出了上房,沔大太太又交待了她们姐几句“不用怕,只要跟着长辈别乱走动就不会有什么事”之类的话,众人这才出了嘉树堂,各自散了。

    周初瑾不免有些担心。

    周少瑾却不是为意。

    前世和今生是一样的安排。上辈子她都能乖乖地听长辈们安排,什么事也没有发生,何况是这辈子她早就下了决心要风平浪静,毫不引人注视地度过些生?

    她早早就梳洗一番上了床。

    夜里睡得很好,一夜无梦到了天亮,起来的时候神采奕奕,红光满面。

    施香服侍她打扮的时候忍不住道:“二小姐的皮肤可真好,这胭脂水粉反而把二小姐装扮得俗了。”

    别人敷粉她就敷粉,别人素面她就素面,绝不标新立异,**特行。

    周少瑾道:“这样的大日子,怎么能不用些胭脂水粉?你只管照着平常那样的帮我梳妆就行了。”

    施香可惜了一阵子,见周少瑾意已决,不好再劝,给周少瑾化了个淡淡的妆容。

    周少瑾瞧着却很满意,和周初瑾一起用过早膳,去了嘉树堂。

    关老太太和沔大太太已经妆扮好了,正坐在那里说着闲话等着她们。见她们姊妹一个穿着海棠色镶玉兰团花襽边的褙子,一个穿着雪青色方胜暗纹褙子,并肩站在一起,一个清雅如出水芙蓉,一个娇柔如静花照水,说不出来的漂亮好看,两人具是眼睛一亮。关老太太更是扭头对沔大太太笑道:“你看我们屋里的这对姐妹,这才是真正的漂亮呢!其他的人,也不是过应着景说说罢了!”

    屋里的人都掩了嘴笑。

    周少瑾姐妹羞得面红如赤。

    沔大太太由道:“你这话也就在屋里说说,可千万别嚷到外面去了,小心别人说你偏心!”

    “我不说,我不说。”关老太太呵呵地道,“我又不是小孩子,什么话说得什么话说不得心里难道还没有数。”

    大家又是一阵笑。

    关老太太就扶着王嬷嬷的手站了起来,道:“时候不早了,我们过去吧!”

    众人笑着就“好”,簇拥着关老太太往外走。

    有小丫鬟跑了过来禀道:“柏大太太过来了。”

    柏大太太,程辂的母亲董氏。

    周少瑾颇有些意外。

    前世,她们好像是直接去了四宜楼,在那里才遇到了来给二房老祖宗拜寿的董氏和吴宝璋等人。

    这些怎么会有所不同?

    她暗暗留心。见关老太太和沔大太太都很是意外,并且彼此交换了一个眼神,沔大太太才道:“请她过来吧——我们这就要去四宜楼了,再迟就有些晚了。”

    小丫鬟会意,跑了出去。

    不一会,董氏由两个丫鬟服侍着走了过来。

    “老安人!”她有些尴尬地给关老太太和沔大太太行礼,道,“我们汶大太太这一时半会走不了,我走得慢,怕耽搁了时辰,就特意过来您这边看看。没想到您已经出了门。正好,我就随您一起过去吧!”

    “你们汶大太太一时半会走不了……”关老太太沉吟道。

    董氏神色更显窘迫,半晌才低声道:“说是汶大老爷把大太太给老祖宗拜寿准备的一尊蓝田玉弥勒佛给弄不见了……”

    ※

    这段时间评论区的火气好像小了些哦……

    o(n_n)o

    大家相信我,不会出现那么让人沮丧的设定的……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