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金陵春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二十九章 潘氏

    程笳天不怕地不怕,如果非要鸡蛋里面挑骨头,找一个让她忌憧的人,那非潘清莫属!

    潘清和程笳同年,比程笳还小一个月。至德十四年,也就是潘清十岁的时候,曾随母亲程贤回金陵省亲,相比潘清文静乖巧,活泼爱闹的程笳就像只浑身是泥的猴子,怎么看都没有个正形,至于潘清得到了程家长辈的多少赞扬,作为参照的程笳就得到了程家长辈们的多少喝斥。

    从上程笳就记住了潘清,以至于之后的几年里她还一直都耿耿于怀,时不时地在周少瑾面前絮叨潘清几句。

    而这次程笳和潘清见面更是让两人之间势如水火——娴静大方的潘清让程笳的母亲姜氏每天都要唠叨程笳几句“你看人家清儿,怎么就那么听话懂事,你还是做姐姐的,就不能学着点”,程笳为此没少给潘清使绊子,偏生潘清看上去温温柔柔的,却生了副七窍玲珑心,程笳不仅没能让潘清出丑,反而把自己弄得灰头土脸,差点被姜氏禁足。

    周少瑾前世也曾帮衬过程笳。

    还潘清颇有胸襟,觉得她年纪还小,并没有放在心上,该怎么对待她依旧还是怎样对待她,倒让她生出几份愧疚来。

    她因此劝了程笳几次,程笳不仅听不进去,还觉得她这是背叛,很长时候都不理睬她,直到贺贤带着一双儿女离开程家回了潘直的任上,两人才和好如初。

    今天是四月十一,算算日子潘清他们应该到了。

    程笳以后恐怕再难有清静的时候了!

    不过,她这世肯定不会像前生似的毫无原则和理由地站在程笳这一边了。

    而程笳见周少瑾丝毫不意见,不由得生出几分狐疑来,道:“你怎么知道我姑母回乡亲亲的事?”

    潘直的提擢颇为突然,程贤是临时决定回娘家给二房老祖宗拜寿的,程家三房昨天晚上才得的信。因潘清这几年在亲戚间贤名日盛,程笳又到了说亲的年纪,姜氏怕女儿像那年似的,糊里糊涂地给潘清做了陪衬,连夜把程笳叫去叮嘱了一番,程笳这才知道原来潘清又要回金陵小住了。

    周少瑾总不能跟程笳说自己是两世为人,只好含含糊糊地道:“我好像听谁说过,但没什么印象了……二房老祖宗的寿诞就在明天了,他们如果今天赶不回来,就要错过给老祖宗拜寿了,我想他们今天十之*会回来。”

    程笳丝毫没有怀疑就接受了她的说辞。

    她有些不安地道:“也不知道潘清现在怎么样了?我听我娘说她不仅擅长女红烹饪,而且还写得一手好字……”

    周少瑾看着这样的程笳,脑海里突然就浮现出她一个人悄悄地蹲在蔷薇花墙下低声痛哭的样子……

    “她不过是来九如巷省亲的,又不是住着不走了。你有什么好担心?”安慰的话就从周少瑾的嘴里脱口而出,“再说了,我们又不是裁缝又不是厨子,女红、烹饪学得那么好做什么?”

    程笳听着像浇了水的花似的,整个人都精神了。

    “是啊!”她击掌,“我怎么没有想到?我们又不是裁缝、厨子,学那么好做什么?”她跑到周少瑾身边坐下,揽了周少瑾的肩膀,笑吟吟地上下打量着周少瑾,“我发现你这些日子一下变得聪明起来,快告诉我,是不是有什么秘诀?”

    周少瑾心中暗暗后悔。

    自己又不是不知道程笳的性子,怎么还自找麻烦地管她的事?

    “我要练字了!”她挣脱了程笳把太师椅往旁边挪了挪,“我已经决定每天早上练三页大纸,你别耽误我。”

    程笳嘻嘻地笑,去摸她的头:“我说你以前有点蠢,你是不是生气了?”

    周少瑾懒得理她。

    这些日子周少瑾都不怎么理她,程笳好不容易找了这个机会,自然是缠着周少瑾不放了。

    就在周少瑾忍不住要拂袖而去的时候,门口传来沈大娘的咳嗽声。

    程笳忙到自己的座位上坐好,周少瑾这才摆脱了程笳,安安静静地练起字来。

    等到下课,她三步并作两步地出了静安斋,没有理会身后程笳的大呼小叫。

    有前世一样,周少瑾回到嘉堂的时候,程贤带着土仪正领着儿子潘濯和女儿潘清来给关老太太请安。

    沔大太太,周初瑾,程诰,程诣都在。

    自这次之后,周少瑾再也没有见过程贤和潘氏兄妹,她对母子三人的记忆还停留在此时。

    虽隔世再见,她却没有什么讳和之感。

    周少瑾上前给众人行礼。

    程贤身材高挑,穿着大红色织黄色牡丹宝蓝色宝瓶的背子,戴着金镶羊脂玉观世音分心,鹅蛋脸,大眼睛,高鼻梁,虽然岁月的风霜给她的眼角留下了淡淡的细纹,白皙细腻的皮肤也少了几分紧致,但岁月的风霜也让她变得更优雅从容,自信成熟。

    一旁的潘清穿着件葱绿色折枝花暗纹的杭绸被子,梳了双螺髻,戴着通体无暇的羊脂玉镯子,中等身材,长眉凤目,气质清雅。潘濯身材高挑,穿着青莲色团花暗纹杭绸直裰,鬓发如裁,眉目端秀,神情疏朗。兄妹不论是长相还是气质都很相似。相比之下,程笳反而更像程贤。

    程贤要自携了周少瑾起身,笑着对关老太太道:“几年没见,少瑾出落得越**亮了。这要是在另处见到,我肯定不敢认了。”

    关老太太向来疼惜这两个外孙女,闻言难掩悦颜却要强做出副谦逊模样笑道:“承蒙您夸奖,这两个孩子都算得上听话懂事,让人疼爱。”

    “这也是您老人家的福气。”程贤笑着恭维,说起家长来,“……听说孩子他沅舅舅升了平阴县令,恭喜您了。”

    四房二老爷程沅和周少瑾的父亲周镇是同科,但周镇二榜进士,程沅却是三甲同进士。

    当时二房的老祖宗程叙已经致仕,四房走了长房大老爷程泾的路子,为周镇的父亲谋福建蒲城县令之职,为程沅谋了江西宜兴县丞。

    程沅能以同进士之身升迁至县令,如同小妾扶正,在仕途上迈过了最艰难的一步,又了程泾的提携,以后的路就平顺了。

    “同喜,同喜。”关老太太笑道,“你们家老爷如今放了按察使,再回京城,一个六部堂官是跑不了的,姑爷可是前程似锦啊!”

    正四品到从三品,那也是个坎。而潘直都做了快十年的四品知府了。

    自家的长辈,又嘴最紧的那个。程贤也就不掩饰自己的喜悦了,笑道:“关键时候,多夸孩子他大舅爷帮着我们家老爷说了一句话,要不然怎有这样的顺利……”

    孩子他舅爷,应该是指程泾吧?

    周少瑾思忖着,没有像前世那样好奇地打量潘清和潘濯,而是眼观鼻,鼻观心,低眉顺目地站在姐姐身后,有一耳朵没一耳朵地听着关老太太和程贤寒暄。

    树欲静却风不止。

    谁知道竟然有道目光停留在她的身上很快又挪开。

    周少瑾没有在意。

    但不过片刻,那目光又落在了她的身上,挪开……然后,又落在她的身上,挪开……

    周少瑾忍不住望过去。

    却看见了潘濯清亮的眼睛。

    周少瑾很是诧异。

    前世,她也曾和潘濯接触过几次,但不是因为长辈的原因就是因为潘清的缘故缘无意间碰上了。可不管是有长辈在还是无意间碰到,潘濯都表现的彬彬有礼,眼角的余光都不曾乱瞟。

    怎么这一世却偷窥她?

    周少瑾睁大了眼睛。

    潘濯快速地侧过脸上去,白净的面皮却胀得通红。

    潘清飞快地睃了周少瑾一眼。

    站在关老太太身边的程诰身姿挺拔,穿了件宝蓝色云纹团花直裰,剑眉星目,表情端肃,看上去有些冷峻。

    他若有所思地撇了潘濯一眼,突然上前几步把周少瑾挡在了身后。

    正在说话的关老太太和程贤不住打住了话题,齐齐地望向程诰。

    程诰神色自若,不急不慢地笑道:“祖母,时候不早了,要不要先用了午膳您再和姑母好好地阔契?也免得把姑母和濯表弟和清表妹饿着了!”

    “看我,只顾着说话,倒把这件事给忘了。”关老太太歉意地笑着接了程贤的手,“等会就留在我这里吃饭。我有好多年没看见濯哥儿和清姐儿了,也不知道还有没有再见的日子。”

    “瞧您说的。”程贤忙道,“你身体这么好,我还准备以后抱了孙子回来看您,讨您几个红包呢!您可不能说这样的丧气话。”

    “好,好,好!”关老太太呵呵笑道,“我一定早早就准备大红包,等着濯哥儿带着媳妇儿子来看我。”

    潘濯听了显得有些不自在,众人来不及多想,程贤已道:“今天恐怕不能留在您这里用午膳了——一来五房那边我们还没有去拜会,再者来时我答应了母亲回三房用午膳。”说着,轻轻地朝着五房住的西南边呶了呶嘴,低声道,“您也知道,那位是最喜欢争这些的,我要是留在您这里用了膳,她还不知道要怎样排编我们呢?”

    关老太太叹了口气,道:“那我就不留你们了——你们晚上过来,我给你们接风洗尘。”

    “等过了老祖宗的寿宴吧!”程贤笑道,语气真诚,“到时候您不请我也要来讨杯酒喝。”

    明天就是程叙的寿诞了,也的确不好安排。

    关老太太笑着点头,亲自送程贤母子三人出了嘉树堂。

    ※

    姊妹们,今天双十一,不知道大家都买了些什么?

    貌似我这两天都没时间逛啊……呜呜……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