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金陵春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二十八章 告状

    周少瑾的表情晦涩不明。

    程许欺负她,她恨程许。可他们原本不过是只见过几面的陌生人,她也不过是恨而已。

    程辂却不一样。在他给了她那样的誓言和承诺之后,在她的生死关头,他却能对她的呼救视而不见,袖手旁观,这或者是她再也无力抵抗程许的重要原因之一。

    每当她想起就恨不得喝他的血啖他的肉……那是种比恨还要恨的情绪。还有对自己有眼无珠的悔,对当初毁婚的猜疑……远远超过了事件的本身。

    今生一切都还没有发生,有了袁氏的前车之鉴,她以为她已经能够平静地面前世的种种,可当她和程许面对面的时候,她才发现自己远远没有像中的那样镇定。

    如果她要是遇到了程辂,她能控制住自己的情绪吗?

    或者还是会找把剪刀捅他一刀?

    这一次,她再也不会用剪刀了,无论如何也要找把匕首……

    周少瑾天马行空地胡思乱想着,一路沉默地往嘉树堂去,施香几次对着她欲言又止她都没有发现。

    等到了嘉树堂,关老太太果然在等她。

    “快跟我说说你去抄经的事。”老太太拉着周少瑾的手关切地道,“郭老夫人有没有说什么?”

    “没有。”周少瑾在外祖母面前露出了一个甜美的笑容,道,“大家都待我很好……”

    她把在长房发生的事一一告诉了关老太太,包括在竹林迷了路事,甚至是遇到了程许的事。

    程许说得对,他能知道自己曾经去过竹林,别人肯定也知道,与其到时候让人怀疑,还不如自己早点说出来,至少不会再受程许的威胁。不过她也多了个心眼,省略下了程许威胁她的事——这倒不是她想替长房保守秘密,而是她觉得前世她对这些事一无所知四房也没有发生什么不好的事,那今生她又何必多此一举,搅得四房不得安宁。

    关老太太对她在竹林迷路的事并没有多说些什么,反而有些好奇她怎么会在竹林里遇到了程许:“他怎么也在竹林里乱窜?”

    是啊,他怎么也在竹林里乱窜!

    之前周少瑾没有想到这个问题,此时关老太太说起来,她才恍然大悟。

    分明是他在竹林里偷听郭老夫人和秦大总管说话,还倒打一耙说自己在偷听,威胁自己不把这件事说出去……可见这个程许和程辂一样,满嘴胡说,也不是什么好人。

    关老太太又交待她:“以后要小心,若是想去哪里走动散心,就叫长房安排的那个小丫鬟小檀跟着,可千万别乱跑。”

    可见这竹林也没什么要紧的!

    周少瑾虚心受教,在心里又把程许鄙视了一番。

    等回到了畹香居,她不免有些忐忑不安。

    要是程许这样每天在她去他长房的路上堵她,她该怎么办才好?

    要不,不去长房抄经书了?

    但要找什么借口好呢?

    生病?她刚刚好,而且周娘子的医术高明,她又没有姐姐那样的手段……说自己身体吃不消?前先却是她自己答应的,而且这样还容易让外祖母担心……

    她辗转反侧大半夜都没有睡着,等到第二天早上起来,眼圈竟然有些发黑。

    周初瑾只当她是太过担心抄经的事,安慰她:“没事,你年纪还小,就算是哪里抄得不好,以郭老夫人那样的人是不会责怪你的。你只要尽心做好就是了。又没有约定哪天交经书!”

    周少瑾听着眼睛一亮。

    不如说自己怕耽搁了功课,和长房的约定一个交经书的日子,大不了自己晚上多抄一些,早点把经书抄完了。

    她觉得这个主意不错,沈大娘讲课的时候,她就在仔细琢磨着这件事,好几次走神,都被沈大娘叫起来问她问题,好在她前世扎扎实实地学过,回答得也算是有模有样,沈大娘只好委婉地让她练字,单独地教授程笳,气得程笳对周少瑾不停瞪眼。

    周少瑾只好当没有看见。

    好不容易等到下课,程笳立刻就跑了过来,指着她道:“少瑾,你这是什么意思?怎么能让我一个人对付沈大娘?”

    “这些我都学过了啊!”这辈子,周少瑾决定不再惯着程笳的脾气了,直言道,“要不你也和我一样,课后把这些功课自己先学一遍?”

    这样一来程笳也没有时间缠着自己玩了。

    程笳气呼呼地走了。

    翠环满脸歉意地代程笳陪不是:“二小姐,你别放在心上,我们家小姐就是这直性子,可心底却是最好的。”

    周少瑾笑着点头。

    翠环拔腿就追了出去。

    周少瑾慢慢收拾着自己的东西,准备回畹香居。

    下课离开的沈大娘不知道什么时候去而复返。

    她站在门口轻轻地咳了一声。

    周少瑾笑着前问好。

    沈大娘道:“你生病的这段时间跟着谁读的书?”

    周少瑾知道沈大娘这是对她起了疑心,如果放在前世,她肯定会紧张地找借口向沈大娘解释一番,可两世为人的经历让她明白,有很多时候有很多是没有答案的,端看你这个人镇不镇得住而已。

    她笑道:“是我姐姐。”

    沈大娘看着她的目光渐渐变得税利起来。

    周少瑾努力地让自己看上去和平时一样。

    沈大娘看了她半晌,见她没有露出任何异样,心里虽然暗暗称奇,却也不好再继续追问下去。

    她总不能对郭老夫人说,周家二小姐什么都懂,可以不来上学了吧?

    那程家请她来又有什么意义呢?

    但周少瑾这样,却极大地影响了程笳。

    她很快做了个决定,道:“以后我给笳小姐上课的时候,你就在一旁练字吧!”

    也就是说,她会和程笳会开上课。

    周少瑾喜出望外,笑盈盈地向沈大娘道谢。

    沈大娘微微一笑,转身离开。

    周少瑾脚步轻快地回了畹香居,把沈大娘的决定告诉了周初瑾,并问姐姐:“我若是在课堂上给郭老夫人抄经,不知道沈大娘会不会生气?”

    周初瑾狠狠地弹了妹妹的额头一下,道:“抄经是件虔诚的事,你可别乱来!”

    周少瑾也知道,要不然她就直接在课堂上帮郭老夫人抄经了,何必跟姐姐说。

    她也不过是想早帮郭老夫人把经书抄完,好和长房划清界线罢了!

    但有了这样一点微弱的希望,她的好心情一直维护到了下午见到郭老夫人。

    或许是好的情绪能感染人,郭老夫人之前面色微愠,但看到周少瑾那发亮的小脸,不由得乌云散尽,露出些许的笑容来,温声问周少瑾:“累不累?要不要喝杯茶吃些点心再开始抄书?”

    “不用!”周少瑾笑道,眉眼弯弯,道不尽的恬静柔顺,“我喝了茶才出的门。”

    郭老夫人笑着点头,神色很是慈爱。

    周少瑾心中一动,犹豫了片刻,道:“昨天我在竹林迷了路,还好遇到了许表哥,得了他的指点……当时我吓傻了,回去后跟外祖母说起才想起自己还没有向许表哥道谢……”

    她说着,微微低头,看样子有些羞涩的样子。

    郭老夫人很是意外,但她并没有恼怒,而是笑道:“这个许哥儿,每天猴子似的乱窜,看我不好好教训他一番!”

    周少瑾见自己的话有了成效,喜得差点就笑出声来。

    她怕郭老夫人看出破绽,忙站了起来,低着头道:“我不是要告许表哥的状……”

    郭老夫人大笑起来。

    她有多少年没有听到这么直白的话了。

    “没事,没事。”她不以为意地道,“你就是告他的状也是应该。谁让他在内院到处乱跑的。你放心好了,我会管教他的。”

    周少瑾赧然。

    自己两世为人,还是被郭老夫人一眼就看穿了心思……可见并不是人人都擅长阴谋诡计,她还是老老实实地做人好了。

    她笑眯眯地回了佛堂,高高兴兴地抄着经书。

    等到施香悄悄地告诉她“郭老夫人让人叫了许大爷过来”时,她心情更好。

    可没想到的是,她在回四房的路上又遇到了程许。

    “你这人好没意思!”他神色有些沮丧,看见周少瑾就抱怨道,“我帮了你的大忙,你不仅不感激,还到祖母那里告我的状,害得我之前把话说在了前面,连揭穿你的谎话都不能……”

    原来你也有人管!

    周少瑾眼角也懒得扫他一下,一言不发地回了嘉树堂。

    程许总不能跟到四房去。

    倒时候怎么跟长辈们解释。

    他气得直打转。

    大苏低声地提醒她:“史嬷嬷过来了。”

    程许跺了跺脚,对大苏道着“我们走”,转身快步地离开通往四房的甬道。

    周少瑾对这样的结果很满意,第二天见到程笳神色都和善了不少。

    程笳却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趁着沈大娘还没有来趴在桌子上问周少瑾:“你还记得潘清吗?”

    周少瑾当然记得潘清。

    她是程笳的嫡亲的姑母程贤的女儿。长得清丽端秀,二房老祖宗八十大寿的时候她的父亲潘直升了山东按察使。程贤带着一对儿女回金陵省亲,曾在九如巷住过一段时间。

    周少瑾“咦”了一声,道:“是不是潘清要来了?”

    程笳闻言脸色有些发青,道:“母亲说,他们今天下午到!”

    周少瑾觉得这些日子菩萨一定在保佑她。

    她强忍着才没有露出笑意。

    ※

    让人内牛满面的星期一……晚上单位组织学习,姐妹们,提前把文发上来。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