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金陵春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二十三章 寺庙

    周少瑾深深地吸了口气。

    现在,这双手以臣服的姿势,谦逊地扶着郭老夫人。

    一如前世,这双手的主人并不能一手遮天,还有人能让她低下骄傲的头,还有人能让她低眉顺目忍气吞声收敛着自己脾气。

    这一刻,周少瑾突然有些喜欢起郭老夫人的强硬来。

    前世,若不是有郭老夫人压着,袁氏还不知道会对自己做出怎样的事来。

    她再次深深地吸了口气,鼓起勇气抬起了头。

    自己不再是那个软弱无能的周少瑾了,袁氏又凭什么羞辱自己?

    映入眼帘是袁氏那张宜嗔宜怒,看上去不过花信年华面孔。

    乌黑的头发让她的皮肤更显白净,熠熠生辉的眼眸让她看上去神采飞扬,容光焕发。

    袁氏,不管什么时候都是那么的明艳照人,风姿卓越。

    周少瑾却有了站在高楼看风景的心情。

    等到给袁氏见礼时,她不卑不亢地上前行礼,笑容怡然地柔声问好。

    袁氏看她的目光中却有着不容错识的惊艳,笑道:“不过几天没见,二小姐长得越**亮了。”

    说得她们好像几年没见过似的。

    实际上程家每年都会在一起过年,送灯,但以周少瑾从前的性子,她或是躲在姐姐的身后,或是缩在厅堂的角落里,面目模糊,袁氏不曾注意到她再正常不过了。

    她微微地笑,笑容温柔大方。

    袁氏眼底闪过惊讶之色,还想说什么,远处传来沉重而凌乱的脚步声,还夹杂着老年妇人的低声吆斥:“……快点,快点……早就让你们备轿,你们耳朵都长到哪里去了……”

    众人循声望去,只见两个健壮的妇人抬着一顶软轿哧呼哧呼地疾步朝这边走过来。

    软轿上的老妪满头银丝,戴着条秋香色的额帕,额帕上镶着枚指拇大小的祖母绿,耳朵上坠着同样大小的祖母绿耳坠,葛黄色云卿捧福团花褙子,立领上前排三颗黄豆米大小的南珍扣子,人虽丰腴圆润,但满脸褶纹的脸上皮肤却白皙细腻红润如少女,一双眼睛更精光四射,炯炯有神。

    这是二房的老太太唐氏。

    二房老太爷程励早逝,她在程家守节,不仅教养儿子程沂,帮着婆婆主持中馈,还偶尔会打点二房的庶务,等到婆婆去世,更是里里外外一手抓,把个二房经营的红红火火,很得二房老祖宗程叙的看重和尊敬,是个在二房内院和外院都说得上话的人物。这些年虽然把中馈交给了儿媳妇洪氏,可遇到什么重要的事情,洪氏还得请她拿主意。

    “对不住,对不住,我来晚了!”唐老太太呵呵笑着由随行的丫鬟扶着下了软轿,道,“等会到了甘泉寺,我请大家吃斋饭。”

    并不解释自己为什么会晚来。

    颇有些“我就来晚了,你们能拿把我怎样”的低调的嚣张。

    五房汶大太太立刻朝郭老夫人望去。

    郭老夫人却什么也没有说,淡淡地道了声“也不算太晚”,就吩咐史嬷嬷去通知守在二门的马车准备启程了。

    汶大太太满脸的失望。

    周少瑾看着很是有趣。

    难道她还指望着郭老夫人和唐老太太打起来不曾?

    周少瑾前世眼里只有自己的那亩三分地,从来不曾注意四房之外的事,没想到程家几个房头之间的关系如此的错综复杂,暗涛汹涌。

    更让她感慨的是和袁氏的见面——原来如此的简单,如此的风平波静,让她有种拳头打在棉花上的无力,却也忍不住松了一口。

    从前的事,就让它过去吧!

    别人根本不知道,她也应该努力忘记才是。

    周少瑾跟着姐姐上了马车,一路浩浩荡荡地去了甘泉寺。

    甘泉寺位于金陵城东边,前朝曾是皇家寺院,后来毁于战火,太宗皇帝时重建,主殿的瓦是当年太宗皇帝御赐是、乾清殿没有用完的明黄色琉璃瓦,阳光照在上面,金碧辉煌,气象万千。甘泉寺很快又成为金陵城的第一大禅寺。

    程家前几日已派了管事去寺里安排上香的事宜,程家的马车直接驰过山门停在了大门口。

    寺里的小沙弥早已开了侧门,甘泉寺的主持释慧大师带着知客堂的几位高僧在门口迎接。侍她们去主殿上了香,在偏殿喝过茶,知客堂的大师傅释觉亲自陪着她们去了释慧大师讲经的大殿。

    大殿早有女眷等候,她们不管是年长的还是年少的都衣饰华美,神态间带着衣食无忧的从容和优闲。

    看见程家的女眷进来,有几位妇孺望着她们交头接耳地窃窃私语,但大半女眷却起身和程家的女眷打招呼,这其中还有位身着超一品外命妇服饰的老妇人。

    周少瑾猜那位老夫人是良国公府的人。

    看那老妇人和郭老夫人、袁氏、唐老太太说笑的样子,她们之间应该很熟悉。

    难怪前世良国公会向程家示警!

    周少瑾还看见了几个熟面孔,只是不知道是前世见过还是在她重生之前见过。

    她静静跟在姐姐身后,却有道目光刀锋般地刮过来。

    周少瑾一回头,看见了程笳气得铁青的脸。

    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哪里得罪了她?

    周少瑾全当没看见。

    云板响了起来。

    大家都安静下来,各回各的座位坐好。

    周少瑾和姐姐并肩坐在了关老太太和沔大太太的身后。

    前世她也常去大昭寺听经,大昭寺虽不是皇家禅寺,却也不乏达官显贵,高门大户。在她看来,释慧大师比大昭寺主持净空大师的经讲得好——净空大师的经讲得比较浅易懂,而释慧大师的经讲得比较深澳却很风趣,很吸引人,这就很不容易了。

    她四处看了看,众人都听得很认真。

    这或者与北方的妇孺读书不多而南方诗书传世的名门望族比较多有关系。

    周少瑾胡乱地想着,很快就沉浸在释慧大师的佛理中。

    有人拉她的衣袖。

    她扭过头去。

    程笳不知道什么时候坐在了她的身边。

    “你是怎么一回事?”她低声道,声音里有难掩的忿忿不平,“我找你你总是推三阻四的不出来。出来了也不和我说话。是不是因为你要帮郭老夫人抄经书了?你要是再这样,看我以后还和不和你玩?”

    威胁的话语,却充满了孩子气。

    这样的程笳,让周少瑾实在是恨不起来。但她也不想和程笳多说什么,逐低声道:“别说话,听师傅讲经!”

    程笳“哼”了一声,并不把周少瑾的话放在心上,抬头却看见自己唐老太太朝着她撇一眼告诫的目光。

    她只好把要说的话咽了下去。

    等到讲完了经,周少瑾姐妹和程笳被袁老夫人叫过去引荐给了那个老妇人。

    周少瑾没有猜错,那位老妇人是良国公的生母太夫人曲氏。

    因是第一次见面,良国公府的太夫人各赐了她们一个镶宝石的戒指,然后才起身告辞。

    释慧和袁老夫人等人亲自把曲老夫人送到了寺门口,看着良国公府的马车和仪仗离开这才去了甘泉寺的斋堂。

    因下午庙里会唱大戏还有庙会,大部分的妇孺都像程家似的留在了庙里用斋饭。

    寺里给程家安排的是个带花园的小院子,除了吃饭的地方,还有几间厢房可以休息。

    程家的管事和仆妇已经打扫过了,听讲经的时候各房的管事嬷嬷们也把老太太们惯用的器具摆放好了,等用过斋饭,大家休息约半个时辰,就有人来拜访。

    这些人都是金陵城颇有影响力的高门大户的主妇,有的是初次见面,有的说是过年时候见过。有些周少瑾记得,有些周少瑾一点印象也没有了。不管怎样,周少瑾等人得了好几笔见面礼,金戒指,金簪子,银手镯都有,算是发了一笔小财。

    不一会,外面响起了“铿铿”的铜锣声

    大戏要开场了。

    不要说程笳了,就是汶大太太也忍不住竖了耳朵听,只有几位老太太还稳坐如山。但李老太太还是吩咐贴身的嬷嬷:“你陪着笳丫头出去转转,可千万别跟丢了人。”

    那嬷嬷忙笑着恭声应“是”。

    程笳就邀了周少瑾:“我们一起去!”

    周少瑾摇头,道:“我在这里陪着外祖母。”

    关老夫人笑着:“我们几个老妪在这里说话,要你们陪着做什么?你们直管去玩去。”又叮嘱周初瑾,“可把你妹妹看好了,两姐妹千万不可以分开,小心叫拍花党给骗了去。”

    周初瑾笑着应喏,神态间也有几分向往。

    原来十八岁时的姐姐是这样的。

    周少瑾笑了笑,并没人去看热闹的打算。

    人多是非多。

    前世她去大昭寺的时候还引了登陡子窥视,这辈子她就想安安静静,悄无声息地过日子,实在是不想节外生枝地弄出什么动静来。

    “我不想去。”她拿了汶大太太的说词作借口,“外面闹哄哄的,我就这样听着都觉得头痛,更不要说身临其境了。还是你们去吧!”

    周初瑾闻言自然要留下来陪周少瑾。

    周少瑾劝她:“姐姐若是因此留下来,我只好也去了。姐姐难道忍心看着我不舒服?”

    周初瑾失笑,道:“你现在是越来越会说话了,都知道拿话堵我了。”

    周少瑾有心闹一闹,笑着把周初瑾往外推,对沔大太太道:“大舅母可要把我姐姐看好了,两人千万不可以分开,小心叫拍花党给骗了去。”

    她长得好看,又一副天真烂漫的样子,不由逗得几位老太太哈哈大笑,因为周少瑾拒绝而引起的些许尴尬顿时烟消云散。

    郭老夫人暗暗点头,袁氏也多看了她几眼。

    送周初瑾出门的周少瑾并没有发现。

    ※

    请姐妹们各种渠道推荐一下《金陵春》……o(n_n)o~……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