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金陵春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十七章 收拢

    周少瑾让樊刘氏在她身边的小杌上坐下,道:“我还想妈妈一直服侍我呢!你们母子总这样天各一方的,你不惦记,我还惦记呢!我看还是让他们俩个都跟着您的好。乡里田能有几个收成,不种也罢!”

    樊刘氏很是感动。

    二小姐能这样顾念着她,也不枉她奶了二小姐一场!

    “只要二小姐还用得着我,我就一直服侍二小姐。”樊刘氏抹着眼角道,“只是家里的那几亩地是孩子他爹留下来的,是祖产,丢不得。我这也是没办法!而且孩子他大伯让不让出来还两说呢!我哪里愿意丢了西瓜去捡芝麻?可若是不保住这几亩地,我到了地下怎么有脸见孩子他爹!”

    这话也有道理。

    周少瑾想了想,道:“要不让禄儿留在老家,祺儿跟着你到周家来当差?既可以少一份口粮,也可就近照顾您。万一年成不好,祺儿的月钱多多少少能补贴些家用,岂不是两全齐美!”

    何止是两全其美。

    方方面面都顾及到了。若能如此,他们很快就能过上好日子了!

    樊刘氏很是心动,但想着家里是大小姐当家,神色间不免有些犹豫,道:“周家的仆妇一个萝卜一个坑,祺儿年纪小,来了能干什么?总不能只拿月钱不干活不成吧?那家里还有什么规矩可言!”

    周少瑾只要她同意,至于其他的事,在她看来都不是什么事——万一姐姐觉得不妥当,她拿自己的私房银子给樊祺发例钱,到时候跟马富山他们说清楚就行了。

    总之她是不会让樊刘氏为难的。

    “那这件事就这么说定了。”她道,“等会我就去跟姐姐说,让樊祺暂时在我身边跑跑腿,反正我身边也要人服侍。”

    如果说之前只是想报答樊刘氏前世的恩情,那等到这话说出口来,周少瑾突然觉得自己这主意挺不错的。

    她既然有事要避开姐姐,就得调、教几个自己人才行。樊祺前世就是个能干的,樊妈妈又是她乳娘,对她忠心耿耿……没有比樊祺更合适的人了。

    周少瑾催促樊刘氏:“妈妈你这就回去把家里的安排好了带着樊祺过来。”

    樊刘氏还有些犹豫。

    施香进来服侍周少瑾换衣服。

    “妈妈快些。”周少瑾一面梳头,一面对樊刘氏道,“我还要去给外祖母抄经书。”

    樊刘氏咬了咬牙,麻溜地站了起来,道:“我这就回去一趟,把祺儿给您带过来。”

    若是大小姐不答应,大不了让欺儿不要月钱,再从自己口里省下一份爵用,白给二小姐当几差好了,也不能辜负了二小姐的这一片好心。

    周少瑾自然不知道樊刘氏心里是怎么想的。

    她挽了个纂儿,穿了葱黄色缠枝葡萄暗纹的褙子,只在手上缠了串相思豆大小的红玛瑙石手串,和姐姐一起去了嘉树堂。

    关老太太正在摆弄一盆万年青,见她们姐妹笑着放下了剪刀,笑道:“你们来了——这天气越来越热,我让王嬷嬷去周娘子那里讨了些桑茶饮,初瑾你等会去涵秋馆记得带些去,和你大舅母一人喝一大盅。”

    周初瑾笑盈盈地应了,等到沔大太太过来给关老太太请了安,由丫鬟端着桑茶饮去了函秋馆。

    周少瑾依旧在开了窗的内室抄经书。

    微风习习,她抬头就可以看见在廊檐下修剪万年青的外祖母。

    “咔嚓咔嚓”的声音,让人不仅没有被打扰的烦燥,反而有种安定人心的踏。

    周少瑾不由微微地笑,笔落在纸上更加流畅。

    不过她刚抄完一段话,就有小丫鬟“噔噔噔”地跑了进来。

    “老安人,老安人!”小丫鬟气喘吁吁地道,“老夫人过来了!”

    周少瑾的笔一滞,墨滴在纸上就成了团。

    在程家,能被称为“老夫人”的只有一个人。

    程许的祖母,袁氏的婆婆,程泾和程渭、程池的母亲,死后被追封为正一品光禄大夫的程勋之妻,程氏宗房的老太太——郭氏。

    关老太太有些意外,看了看外面的日头,道:“她怎么这个时候过来了?”

    “不知道。”小丫鬟有些紧张,道,“看老夫人的样子,不像是有什么事的。”

    关老太太嘟呶了几句,吩咐小丫鬟:“请了老夫人去花厅里喝茶,我换件衣服就过去。”

    小丫鬟又“蹬蹬蹬”地跑了。

    似儿服侯关老太太更衣。

    周少瑾却手脚冰冷,坐在那里半晌都没有缓过气来。

    四房的嘉树堂挨着长房的寒碧山房,而寒碧山房正是郭老夫孀居之处。

    前世,她只是远远地见过郭老夫人几面,但却知道,作为阁老家小女儿的袁氏,敢和丈夫程泾争论,却不敢在自己的婆婆郭老夫人面前大声说一句话。这不仅仅是因为孝道,因为婆媳有别尊卑,据四房的仆妇私下议论,还因为敦老夫人镇得住袁氏,压得住媳妇。

    袁氏出身名门,郭老夫人的出身也不差——她祖父是前朝最后一任状元,官至英武殿大学士,兵部尚书,太祖皇帝攻打京城时,他奉命守城,城破后他以身殉国。郭老夫人的祖母和丈夫共进退,带着四个子女投了河。只有郭老夫人的父亲郭元生被忠仆救了起来,幸免于难。之后郭元生从江南大儒顾青鸿,虽因书画双绝享誉大江南北,却屡次婉拒朝廷恩旨,在金陵城的石头巷以教书为生,至四十五岁病逝,已是桃杏满天下,名士辈出。

    袁氏很得丈夫程泾的敬重,可郭老夫人却能在年过四旬时还老蚌生珠,诞下了幼子程池。

    袁氏连生两女,好不容易才得了唯一的儿子程许,为长房续上香火。郭老夫人前后生了三个儿子,且三个儿子都是两榜进士,长子程泾更是位列小九卿,不仅为程家开枝散叶,还生育有功,袁氏在婆婆面前实在是直不起腰板,说不起话来。

    周少瑾还记得袁氏羞辱她的时候,谁也拦不住,郭老夫人突然走了进来,袁氏的声音戛然而止,眼神中闪过一丝慌乱。

    她还清楚地记得郭老夫人漫不经心地朝着她瞥过来的那一眼。

    目光中充满了嫌弃、轻蔑和冷漠。

    仿佛她是个什么低贱的东西,郭老夫看一眼都抬举了她。

    不过,也怨不得郭老夫人瞧不起她。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她那样傻傻地站在那里任袁氏泼污水,不要说像郭老夫人那样尊贵的人了,就是袁氏身边的仆妇不都也瞧不起她。

    时光仿佛又回到了那一刻。

    难堪,羞赧,不安……交织在心里,让周少瑾眼恨不得偷偷溜走才好。

    她缩着肩膀低着头,好像这样别人就不会注意到她了。

    谁知道关老太太却喊她:“少瑾,你等会和我一起去给老夫人请个安!”

    “我?”周少瑾傻了眼。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不是你还是谁?”关老太太笑着,打趣她道,“这么漂亮的小姑娘怎么能整天被我关在家里抄经文呢!有人来了自然要带出去显摆显摆!”

    “不,不,不!”周少瑾连连摇头,“若是郭老夫人找您有事要说,我在场多不方便啊!”

    “有什么不方便的?你又不是外人!”关老太太呵呵笑道。

    周少瑾磨磨蹭蹭地不想去:“我来有经文没有抄完呢!”

    关老太太笑道:“你这孩子,怎么这么胆小!没有遇到是没有遇上,既然遇上了,好歹去问个好才是!”

    再推辞就太失礼了。

    周少瑾忐忑不安地安慰自己:只是见一面……应该没关系吧?前世,出事前郭老夫人根本就不知道她是谁。

    这么一想,她心中微定。

    关老太太打量着她的衣饰。

    漂色素面镶银色襕边的褙子,草绿色十二幅绣忍冬纹的湘裙,乌黑的头发松松地挽了个纂儿,只戴了对珍珠耳环,十指纤长,眉眼弯弯,恭顺温婉,看着非常的舒服顺眼。

    女孩子家就应该这样!

    关老太太满意极了,道:“也不用重新梳头了,这样就行了。”

    似儿等人笑着应“是”,簇拥着关老太太和周少瑾迎了出去。

    郭夫人已年过六旬,满头银丝,穿了件丁香色凤眼团花褙子,耳朵上垂着莲子米大小的祖母绿耳珰,手上戴着鸽子蛋大小的祖母绿戒指,面容冷峻,气势威严,衬得她身边那些穿金戴银的丫鬟婆子都成了胭脂粉黛,面目模糊。

    周少瑾只看了一眼就紧张起来。

    她垂了眼睑,小心翼翼地跟在关老太太身后。

    关老太太却笑着走上前去,携了郭老夫人手,道:“您今天怎么有空到我这里来?听说箫姐儿有了身孕?我正想去你那里讨个准信呢!”

    程许有两个姐姐。长姐程筝,嫁给了翰林院学士顾顺的儿子顾绪;次姐程箫,嫁给程许的表兄袁鸣。程筝已育有两个儿子,而程箫嫁过去已经三年了却还没有动静,每次泾大太太提起这件事都会愁眉不展。而关老太太所说的“箫姐儿”就是程许的次姐程箫。

    郭老夫人闻言眼中流露出几分笑容,让她的神色都变得柔和起来:“我也是刚得的信。她婆婆高兴坏了,这才刚刚确诊,就让人带了信给我们。她娘有些不放心,准备明天去庙里给她上炷香,保佑她能平安生产。”

    “您放心,吉人自有天相。箫姐儿这次定能如愿以偿。”关老太太,安慰了郭老夫人几句后,朝着周少瑾招手,“来,见过老夫人。”

    ※

    谢谢大家,《金陵春》上了首页的女生pk榜。

    太久没有发文,能占个位置宣传一下新文已经很满足了,名次什么的竞争起来太惨烈,我们露个脸就行了。

    o(n_n)o~

    再次谢谢大家。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