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金陵春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十四章 决心

    “什么孩子?谁家的孩子?”周初瑾的手紧紧地捏着周少瑾的肩膀,脸色苍白,“你说清楚?出了什么事?”

    周少瑾肩膀火辣辣的疼,她从往日的记忆中惊醒,心中不由悚然。

    那些都是上辈子的事,自己可不能被上辈的事影响到心智,分不清前世今生,做出什么伤人害己的事来!

    她稳了稳情绪,道:“姐姐,我没事。我就是心情不好,想在姐姐怀里哭一场。”

    “是吗?”周初瑾很是怀疑。

    “我真的没有骗姐姐!”周少瑾撒着娇,用着她计量想转移姐姐的注意力,“我,我就是心里害怕!”

    听妹妹这么说,周初瑾心中的困惑越深了。

    刚才妹妹趴在她的肩头,说的什么,她听得清清楚楚。那语气,分明是个受尽了委屈的忧怨少妇,可妹妹却是个养在深闺,年不过十二的小姑娘……难道缠着少瑾的东西还没有走?

    她仔细地端祥周少瑾。只见周少瑾目光清明,神态安祥,举止正常,不像是被什么东西缠住了的样子……难道是静方师太送的符水起了作用?以至于那东西时隐时现?

    周初瑾心里又升起几分希望来,寻思着自己要不要再去趟济惠寺,小丫鬟跑进来禀道:“沔大太太过来了!”

    樊刘氏到底不放心,让人去给沔大太太报了个信。

    她只是简单地挽了个纂,素着脸,什么首饰也没有戴,显然是得了信急匆匆起床赶了过来。

    周初瑾最怕别人知道周少瑾中邪的事,一个不小心就会影响到周少瑾的婚事。

    她忙趴在沔大太太耳边一阵低语。

    沔大太太松了口气,笑道:“你们俩姐妹,可真真把我给吓死了。”说着,搂着了搂周少瑾,道:“以后是大姑娘了。”然后说了很多癸水来时应注意事项。

    周少瑾好多年都不曾和人这样讨论自己的私密事了,脸红彤彤的。

    沔大太太见状打住了话题,笑着交待了周初瑾几句,起身告辞。

    周氏姐妹俩送沔大太太出门,却在大门口碰到了关老太太贴身的丫鬟似儿。

    她笑盈盈地屈膝行礼,道:“老太太让我过来问问畹香居这边出了什么事?”

    众人面面相覻。

    似儿解释道:“老太太这些日子睡眠都短,正准备歇下的时候,见涵秋馆那边有人打着灯笼往畹香居这边来,特意让我来问问。”

    竟然把她老人家都惊动了。

    周少瑾汗颜。

    周初瑾低声对似儿说了几句,似儿的目光落在周少瑾身上抿了嘴笑,道:“我这就去禀了老太太。”

    丢脸都丢到嘉树堂去了。

    周少瑾的脸火辣辣的。

    沔大太太和似儿去了上房那边,她和姐姐回了畹香居。

    樊刘氏服侍着周少瑾换了衣服,喝了红糖水。

    周初瑾道:“少瑾,我有好多的话要和你说,今天晚上我们还是一起睡吧?”

    周少瑾重重地点了点头。

    姐姐明明怀疑她中了邪,却还是不顾自身安危和她睡在一起……对于姐姐来说,自己一向都是她最重视,最重要,也是最疼爱的人!

    这让她心里暖暖的,有着被溺爱的愉悦。

    周少瑾决定趁这个机会把自己重生的事好好地和姐姐说道说道,务必要让姐姐相信她并不是乱思乱想,可当她望着姐姐那秀雅娟丽却难掩涩气的面孔时,她又有了一丝的犹豫。

    上一辈子姐姐已经背负了她太多的苦难与责任,这一世,难道也让姐姐像上一世似的为她背负苦难与责任吗?何况认真的说起来,她实际的年龄比姐姐还要大,应该是她来照顾姐姐才是!

    她犹豫着。

    周少瑾已道:“少瑾,我看你的病好得差不多了。要不明天我跟外祖母说说,我们姐妹一起去惠济寺上炷香怎样?”

    惠济寺,就是上次姐姐为她求符水的禅寺。

    未嫁女,单独带着仆妇去上香,姐姐得找多少借口,费多少口舌才能说服外祖母答应?

    她心钝钝的痛,为姐姐对她的付出和自己给姐姐惹的事愧疚。

    这一瞬间,她下定了决心。

    不管以后面临着怎样的困境,她都不能像上一世似的事事麻烦姐姐,更不能像上一世似的让姐姐为她的罪过付出代价。

    这一世,换她来保护姐姐,保护程家,保证父亲!

    就想她临死前所想的那样,她一定会睁大眼睛,看清楚人心,不再那么软弱,离程辂远远的……不让前世的悲剧重演!

    周少瑾暗暗捏了捏拳头,想了想,亲昵地把靠在了姐姐的肩上,提醒周初瑾:“姐姐你忘了,我要给外祖母抄经书!佛祖会保佑我的!”

    是啊!

    自己怎么把这件事给忘了!

    周初瑾差点拍额头。

    那经文既然是奉给菩萨的,菩萨自然会保佑抄写经文的人。

    禅寺里的人不是说,佛堂里都有菩萨的佛光庇护,说不定姐姐多抄几页经文,多在外祖母的小佛堂里呆呆,就能把缠着少瑾的脏东西彻底地赶跑呢!

    “姐姐明天早点喊你起床!”她笑吟吟地道,眉宇间尽是欢欣鼓舞。

    周少瑾看着,艰过的眼泪都差点落下来。

    她在心里不断地告诫自己:周少瑾啊周少瑾,你看你姐姐的愿望原来是这么的低,你可要争气,千万不能再哭哭啼啼了,遇到事一定要学前世的姐姐动脑筋想办法去解决,而不是把事都推给别人……

    谁知到了第二天,似儿过来道:“老太太说了,二小姐身体不适,这几天就免了晨昏定省,在家里修养几天,等好了,再去给老太太请安也不迟。”又拿出了几名药材,道:“老太太嘱咐了,让樊妈妈煎给二小姐喝。”

    周初瑾道了谢,心里却很是郁闷。

    这么一来少瑾岂不是还要受些日子的罪?

    她正寻思着找个什么理由让周少瑾早点开始抄书,沔大太太差了人请她过去:“要开始裁夏衣了,请大小姐帮着过去记个账。”

    周初瑾只得先去了沔大太太那里。

    院子里一下子就安静下来。

    周少瑾睡了个回笼觉,醒来的时候翠环正在屋檐下和施香说话。

    听到动静,她进来给周少瑾请安,道:“我们大小姐请您中午去花园里摘玫瑰,说是要做玫瑰花露。”

    或者是那样大哭了一场,心中不好的情绪都宣泄出来,再听到程笳的名字,她变得坦然了很多。

    “你去跟你们家大小姐说一声,”她淡淡地道,“我暂时还不能出门,她的好意我心领了!”

    翠环讶然。

    周家二小姐从来都不曾拒绝过大小姐,这次怎么……难道是大小姐什么时候得罪了周家二小姐自己都不知道?

    翠环匆匆回了程笳所居住的如意轩。

    没有人打扰,周少瑾一个人安静地躺在床上想着心事。

    既然确定了自己是重生,那程家就肯定会被抄家灭族。

    怎么避免程家被抄家灭族呢?

    她苦苦地回忆着前世的事。

    因为长期住在大兴的田庄,又不爱交际应酬,除了春节回林家和林世晟一起祭祖、到大昭寺礼佛之外,她几乎不怎么出门。知道程家被抄的消息还是林世晟告诉她的。林世晟还安慰她,让她不要着急,和程家有旧的几位封疆大吏都有为程家想办法了。就算万一有什么事,她是出嫁女,也不会牵扯到她身上来。

    她当时心情虽然有些复杂,却也没有觉得有多严重——程家享誉士林百来年,就算是失了帝心,家里多的是读书种子,最多不过沉寂几年,一旦有机会,又会声名雀起,重领风骚。她竟然还对林世晟感慨:“程家花园的秋波居是个水榭,承尘、窗棂、门扇全都是楠木镶宝蓝色琉璃的,地面铺着金砖。天气晴好的时候,湖面的阳光反射进来,波光粼粼,像走进了龙王爷的水晶宫殿似的。没见过的人根本没法想像它的美。也不知道秋波居的琉璃保不保得住……”

    程家的罪名是程泾殿前失仪,接着牵扯出程渭贪墨案,弹劾程家的是程泾的政敌杜阁老,就连林世晟这样的天子近臣也觉得这不过是政治上的辄压,不过是东风压倒西风的事,等事情过了,也就雨过天晴了。听她这么说,他还笑着问她:“你虽然几乎从不提程家,可只要一提到程家,你就有很多的话要说。照我看来,程家恐怕对你意义非常,你在程家的时候,也是你最快活的时候!”

    她当时不承认,很快转移了话题,和林少晟说起外甥廖承芳过生辰的事来。

    现在想想是多么的可笑!

    那竟然是大厦倾塌之始。

    周少瑾不由眼角湿润,想着到了那天晚上,林世晟还没来得及回城,姐姐却轻车简从地出现在了田庄,眼睛又红又肿,抱着她泣不成声:“……说是男的斩立决,女的全都卖入教坊司……还是良国公开恩,悄悄给府里递了个话,按擦使宋大人睁只眼闭只眼……大舅母她们全都悬梁自尽了……就连圆圆,也没能幸免……大舅母怎么下得了手……又怎么下得手……”

    圆圆,是表哥程诰的女儿,因是正月十五元宵节生的,乳名就叫了圆圆……还没有满月……

    她当时就懵了。

    之后混混沌沌的,只知道哭,只知道看着姐姐、姐夫和林世晟忙出忙进的,还要安慰她,什么忙也帮不上。好不容易等她回过神来,长房四老爷程池已勾结绿林大盗劫了法场,把程许救了出去,程家已是明日黄花……她这才想到问姐姐:“廖家的人怎么说?有没有给脸色你看?”

    姐姐是丧母长女,能嫁到廖家去,全因程家始终高廖家一筹,而程家又非常重视这个外孙女的缘故。现在程家成了廖家的拖累,谁敢保证廖家不翻脸?

    ※

    有姐妹们说周少瑾太软弱了,她的成长环境就是这样的,她不可能像周初瑾那样的坚强,但她是女主角,会慢慢地成长起来的……o(n_n)o……(顶着锅盖逃跑地说)好吧,实际上我是想写信甜宠文,不知道会不会成功……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