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金陵春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九章 客人

    周氏姐妹自然没有怀疑什么,陪着老太太说了会话,话题很自然地转到了抄经的事上。

    关老太太让似儿拿了本《法华经》给周少瑾,问:“你可认得全?”

    何止是认得全,简直是倒背如流。

    周少瑾点了点头。

    关老太太松了口气,笑道:“那你就帮我抄第二卷吧!我上九日供的是第一卷。”

    上九日,是指的正月初九,那天是观世音菩萨的生辰。

    程家的女眷通常去甘泉寺上香,甘泉寺是观世间菩萨的道场。

    周少瑾笑着应“是”,问关老太太有没有从前抄废了经文:“我看看是怎样抄的?也好照着一样的抄。”

    行事有着不同寻常的稳重。

    关老太太对周少瑾又放心了几分,让似儿去找抄废了的经文。经文找来,又说了会抄经书的事,小丫鬟来禀:“吴夫人带着三位小姐一起过来了。”

    三位小姐?

    是吴宝璋同父异母的妹妹吴宝华和吴宝芝吗?

    周少瑾有些晃神。

    记忆中,她和吴宝璋熟了些后,吴宝璋曾经陆陆续续地和她说过吴家的事。

    据说,吴宝璋和她一样,都是半岁的时候逝了母亲。不同的是她父亲在她七岁的时候才续弦,吴宝璋的父亲吴岫却在吴宝璋生母去世不到百日就续娶了自己同僚的妹妹关氏。而关氏看着贤良淑德,实则面甜心苦,尖酸刻薄,心胸窄狭,小气吝啬,因不满吴宝璋的生母尹氏占了发妻的位置,更不愿意抚养吴宝璋和其胞兄吴泰成,处处刁难他们兄妹,吴岫没有办法,只好一直让他们兄妹跟着远在四川绵阳老家的祖母生活。直到吴宝璋的祖母去世,他们兄妹无人可依,关氏膝下又只有两个女儿,回乡守制的关氏既怕被乡邻议论,背上“不贤”的名声,又怕吴泰成继承家业,不善待她和两个女儿,没有了办法,这才只好带着吴宝璋兄妹来了金陵。

    可就算是这样,吴宝璋的继母待吴泰成也是捧杀,以至于吴泰成养成了很多不好的习惯。

    吴宝璋边说边流泪,道:“我毕竟是个养在深闺的女儿家,平日里遇到哥哥一面都不容易,更何况是劝他好生读书,仕途有望的,为自己,也为我挣个前程……”

    正是因为这些原由,她对吴宝璋心生怜悯,后来虽然觉察到吴宝璋这个人不简单,说出来的话未必就能全信,却也总为吴宝璋找借口,觉得吴泰成趋炎附势,不是个能成大气的人,吴宝璋是个没有依靠的人,只能自己为自己搏个前程,手段下乘也是人之常情。她和吴宝璋虽好,却也没到情同手足的地步,不用和吴宝璋计较那么多……就算吴宝璋和程辂订了亲,她想到吴宝璋一个女孩子家,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吴宝璋还能说个“不”字不成?也没有觉得吴宝璋有错,只是一心气那程辂,七尺男儿却没有担当,背信弃义不说,还优柔寡断在她的事上含糊不清,让吴宝璋忐忑不安,让她饱受非议……

    周少瑾高一脚低一脚地跟在姐姐身后。

    走在前面的关老太太没有注意,周初瑾却很快就发现了妹妹的异样。

    她牵了周少瑾的手,紧紧地握了握。

    周少瑾回过神来。

    周初瑾朝着她使眼色,示意她有什么事先忍着,把眼前的事应付完了回到畹香居再说。

    周少瑾赧然地朝着姐姐微笑。

    四房女眷会客的花厅——什锦轩到了。

    周少瑾忙收敛了情绪,低头顺目地随着关老太太走了进去。

    此时正值三月暮春,太阳已经升了起来,什锦轩春花盛开,姹紫嫣红,花厅四周的红漆冰裂纹的窗户全都支开了,花香扑鼻,暖风习习,让人不饮自醉。

    周少瑾一眼就看见了站在吴夫人身后的少女。

    和记忆中的人一样,她浓密的青丝绾了双螺髻,戴丁香花金簪,穿了件茜红底折枝花的杭绸褙子,莲子米大小的珍珠垂在耳边,眉间米粒大小的朱砂痣鲜艳欲滴,让人过目难忘。

    真的是她!

    吴宝璋。

    在相隔十年之后,她们在她十二岁的时候再次相遇!

    周少瑾只觉得锥心的痛。

    那些逝去的时光仿佛都扑面而来,那些曾经的痛苦都再次鲜活起来。

    她捂着胸口,脑子里一片空白,看着外祖母和吴夫人嘴角一翕一合的,提线木偶似地随着姐姐屈膝行礼,静坐在了一旁,直到周初瑾拉了拉她的衣袖,外祖母和吴夫人的说话声才嗡嗡地钻进了她的耳朵里:“……您知道,我们江北不比江南,没有这么多讲究。这又是我们老爷遇到的第一桩寿筵,不知道送什么好——贵重了,怕别人说我们阿谀奉承;寒酸了,怕别人说我们眼界小,没见过世面。真是左也不是,右也不是,愁得我们家老爷一夜没合眼,爬起来就催我到您老人家这里来讨个主意,也免得寿筵上出了丑。”

    原来吴夫人是为了二房老祖宗的寿辰过来的。

    前世,吴夫人口口声声称外祖母为“姑母”,十分的亲热。今天称外祖母却是一口一声“您老人家”,原来这个时候关氏还没有攀上外祖母啊……

    周少瑾木然地想着,脚被人狠狠地踢了一下。

    她悚然侧头,看见了姐姐担忧的目光。

    周少瑾一惊,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失态。

    她不由暗暗着急。

    这个时候自己一定要沉得住气才行。不然姐姐岂不是要急疯了?还有外祖母,好心带她出面见客,让她增长见识,她却失礼于人,让外祖母的脸往哪里搁?

    周少瑾深深地吸了口气,急急地整理着自己的情绪,就听见外祖母不急不燥,略带着几分笑意地对吴夫人道:“外面的事我不知道。但照着程家的旧例,各房都会以各房头的名义送份寿礼,散生要随意些,整生要重视些。然后各人再送各人的,这就更简单的,不过是些针头线脑的东西,还有孩子亲笔画的画,亲手写的对联,也都算是份寿礼……”

    吴夫人听了十分感慨地赞道:“程家不愧是诗书传世的百年望族!家中如此的显赫,这日子过得却如此的低调,难怪金陵城里提起九如巷的程家都要翘起大拇指来夸一声‘好’,也难怪别人看我们吴家都觉得格局太小。这不比不知道,一比吓一跳……”

    她中等的个子,身材圆润,相貌看上去很平常,倒是一双眼睛,看人的时候仿佛要看到你的心里头似的,非常的锐利。但此刻她的声音不高不低,温和有礼,隐隐带着几分笑意,犹如春风扑面,让人听了非常的舒服。

    仔细听来,吴宝璋说话的语气语调都和吴夫人非常的相似。

    想起这个人,周少瑾心里如那烧开了的沸水似的翻滚不已,半晌才平静下来。

    而吴夫人和关老太太的话已告一段落,吴夫人正提议去看看关老太太屋里养的那株三色牡丹:“听说是程大老爷送的。大老爷可真是孝顺!这么稀罕的东西,也不知道他是从什么地方谋来的。不过,这也是您的福气。像我,长这么大,可从来没见过一棵树上开出三种颜色的花来。”

    听到别人赞扬自己的长子,关老太太再也没办法像对待其他怀着目的来拜访她的客人一般,摆出副客气却始终带着几分疏离的态度来。

    她呵呵地笑,由周初瑾虚抚着,带着吴夫人往摆放三色牡丹的水榭去。

    吴宝璋见状,上前去扶吴夫人。

    吴夫人却快步向前,和关老太太站在了一起,把吴宝璋丢在了身后。而吴夫人的亲生女儿吴宝华则看也没看吴宝璋一眼,不紧不慢地上前扶了母亲的手臂,和周初瑾一左一右地跟在吴夫人和关老太太身边。

    吴夫人仿佛没有察觉到发生了些什么似的,笑盈盈地和关老太太说着金陵城新来的戏班子惠兰班。

    吴宝璋脸上闪过一丝尴尬,她飞快地睃了周少瑾一眼。

    只见周少瑾面色苍白,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好像根本没有注意到这边发生了些什么事。

    她不由得长舒了口气,心中微定,抬眼却看见吴宝芝正满脸好奇地望着周少瑾。

    吴宝璋心中一动。

    来前她曾打听过。程家四房虽然有两位小爷,两位小姐,可那两位小姐却是姓周的,不过是程家的表小姐,特别是那位周家二小姐,是四房姑爷续弦所生,与程家并无血缘关系。

    她只是没想到周家二小姐会长得这么漂亮。眉目如画,举手投足间更是透着股娇娇柔柔的气质,好似那白山樱,绻缱地开在枝头,一不留神,她就会随风飘走了似的,让人对着她忍不住呼吸都会放轻些。

    别说是养在深闺里的吴宝芝了,就是她,也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女孩子,那模样儿那身段,不管怎么看,没有一处不精致,没有一处不美好的,也难怪吴宝芝会对周二小姐感兴趣了!

    吴宝璋想着,嘴角微微地翘了起来。

    她脚步顿了顿,就和周少瑾肩并着了肩。

    “二小姐,”吴宝璋露出了个温柔娴静的笑容,轻声道,“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我看你脸白得厉害,要不要我在老太太面前知会一声,找个借口让你歇一歇?”

    周少瑾看着她就觉得恶心,根本不想和她多说话。

    虽然这样做有些失礼,可她只要一想到前世自己循规蹈矩了一辈子,最后还落得那样一个下场时,这样的随心所欲就有种肆恣意妄为的痛快,让她觉得心情愉悦。

    ※

    看来我还是不能别出心裁——想分个前言正文出来,结果文章的顺序就全都乱了,还好大家及时的告诉了我,把文删了重新更新一遍,终于正常了。

    因为搬了新家,离单位比较远,需要半个小时的车程,又没有了外网,没有从前那样方便了,更新的时候只能定在了每晚的二十点,如果有特殊情况,我会及时通知大家的。

    o(n_n)o~

    今天就到这里,我们明天二十点见!

    ※

    c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