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金陵春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11章 解释

    樊祺果然是个适合在府里当差的。不过几天的功夫,他就和程家上上下的丫环婆子,小厮管事混了个脸熟。

    施香告诉周少瑾:“也不知道随了谁的性子,一张嘴甜得像抹了蜜似的,哄得守二门的秦婆子要收他做干儿子。”

    周少瑾哈哈地笑,道:“那樊祺答应了没有?”

    “那小子,滑得很。”春晚笑道,“哪里会答应?说是算命先生给他算了命的,不能拜干娘干老子,要等到他三十岁的天罗命走完了才行。”

    “等他三十岁,秦婆子只怕已去找秦老头了。”

    周少瑾几个正笑着,王嬷嬷过来了,说是关老太太请她去上房说话。

    她忙换了身衣裳,带施香跟着王嬷嬷去了东跨院。

    姐姐周初瑾和大舅母沔大太太都在。

    见了礼,关老太太朝着周少瑾招手,笑道:“听说你这几天都关在家里练字?字练得怎样了?要不要让你大表哥帮你看看?”

    周少瑾笑道:“也不过是临阵磨枪,如果能得了大表哥的指点,那就更好了。”

    关老太太吩咐沔大太太:“等会见了诰哥儿,你记得跟他说一声。”

    沔大太太微笑着恭顺应“是”。

    关老太太对周少瑾道:“喊你过来,是要告诉你,初八那天我们和长房的人一起去惠济寺礼佛,你到时候记得和初瑾一起,千万别走丢了。”

    看样子还是长房赢了!

    周少瑾很想问问二房去不去,但这几天的经历让她到底多了几分婉转,话到嘴边,还是咽了下去。

    关老太太让王嬷嬷开了的箱笼,赏了沔大太太两匹真紫色宝瓶纹的杭绸,周初瑾两匹樱草色织方胜暗纹的杭绸,周少瑾两匹绯红色织联珠暗纹的杭绸,并笑呵呵地道:“你们到了那天可要穿得漂亮些!”

    沔大太太笑盈盈地应“是”,周少瑾姐妹笑着向关老太太道了谢。

    之后关老太太又开了镜奁,赏沔大太太一枝金镶玉满池娇的分心,周初瑾一枚点翠步摇,周少瑾一朵南珠花,直到沔大老爷进府来和关老太太商量给二房老祖宗的寿礼,他们才散。

    回到畹香居,周初瑾就打开了装着步摇的匣子对周少瑾道:“你要不要和我换着戴?”

    姐姐持重端庄,穿樱草色的衣服戴点翠的步摇雍荣华贵,再合适不过了。而她年纪小,穿楼色的衣裙戴珠花,乖巧可爱,也很适应。

    关老太太实际上安排的很好。

    周少瑾在姐姐面前顾做小女儿模样,嘟着嘴道:“我才不戴步摇呢?把头发都要扯掉了。”

    周初瑾抿了嘴笑,眸中柔光点点。

    周少瑾暗暗做了个决定,给郭老夫人抄经书的时候不妨偷偷懒,留着精神回来快点把姐姐的两条裙做出来。

    姐妹俩一起用了午膳,马富山家的过来了。

    周初瑾没有避开妹妹,让马富山家的回话。

    马富山家的有些意外,但很快就笑语如常,道:“已经打听过了,二房的那边借口识大奶奶快要生了,今年不去浴佛节了;三房和五房都会和我们同行。”

    程家的人丁并不兴旺。

    二房的老祖宗程叙只得了老太爷程励一个。程励建隆六年在去五台山访友时遇到劫匪,被刺身亡,年仅二十四岁。只留下了一个儿子程沂。

    程叙白发人送黑发人,很久一段时间都没有缓过气来,等缓过气来,程沂已被寡母惯成了个骄奢的性子。程叙花了很大的功夫管教程沂,但程沂积习难改,勉强考了个举人就不愿意再寒窗苦读了。程叙没有办法,只好让他打理程氏族学。

    为了给二房开枝散叶,程沂早早就娶了程叙同年的孙女洪氏为妻。洪氏进门有喜,先后诞下长子程识和次子程语。

    程识是个读书种子,今年二十五岁,已是举人。他娶了程叙好友的重孙女郑氏为妻,儿子程耕已经有五岁了。

    比兄长小十岁的程语就不及其兄良多,去年下场,连县试也没有过。好在二房还有程识撑着,不至于让程叙太失望。

    如今郑氏正怀着孩子,这对极其渴望子嗣的二房来说,是件极其重要的事,二房的人不参加浴佛节也说得过去。

    周初瑾瞥了周少瑾一眼,道:“裕太太和柏太太去吗?”

    树大分桠,人大分家。随着朝代更迭,金陵除了居住在九如巷的五房本家,还有两房早已分出去的旁支。其中一房的大老爷叫程裕,在鼎新桥北街开了家南北货行,专营漆器。妻子杨氏,亦是商贾出身,有个儿子程举。其中一房就是程辂家。而周初瑾所说的裕太太和柏太太指的就是程举的母亲杨氏和程辂的母亲董氏。而裕太太和柏太太如果去庙会,程举和程辂肯定会侍奉在左右的。

    周少瑾垂下了眼睑。

    前世,程辂因为董氏的缘故,常在四房出入,偶尔也会随程诰、程诣兄弟或是母亲去给关老太太问安,董氏常在关老太太面前夸奖她,关老太太见程辂虽然幼年丧父,但家境却宽裕,又长得英俊,是个读书的料,就起了给她和程辂作媒的心思,试探了几次,董氏也有这个意思,关老太太正等着董氏上门提亲,谁知道程辂却突然和吴宝璋定了亲。关老太太气得病倒了,她羞惭愤懑,一心要找程辂问个明白。那时候姐姐已经出嫁,父亲得了信让继母李氏来接她去任上,她不甘心就这样一走了之,借口给关老太太侍疾,留在了程家……结果毁了自己的一生……

    就算是两世为人,她也不明白董氏为什么会突然变卦?不明白她和程辂最后为什么会你死我活?

    看姐姐这样,分明就是顾忌她。

    难道大家都觉得她对程辂有情不成?

    周少瑾心中不禁涌起股愤恨。她想了想,索性心一横,喊了声“姐姐”,直言不讳地道:“你是担心我私下和程辂碰面吗?”

    “不是。”周初瑾没有想到周少瑾这么直截了当,慌张地矢口否认道,“我是怕到时候柏太太会和我们一起,马车有些挤。”

    马是北方的东西,在南方很金贵。一匹马的价钱顶得上好几亩良田的价钱,在金陵,只有像程氏这家的人家才养得起马。如果去像惠济寺这样有点远的寺院,程家通常都会坐马车。柏太太她们就只有搭乘程家的马车了。

    周少瑾这辈子也不想再和程辂牵上关系,更加不愿意姐姐对她和程辂有所误会,特别是姐姐一直照顾着她的大小琐事,如果因此而弄巧成拙,那可就糟糕了。

    “姐姐,”她决定趁着这个机会把话捡开了说,“儿女的婚事,向来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我也是读过《烈女传》的,不会把自己的名誉当儿戏的。”

    “你,是不是听说了些什么?”周初瑾听了不仅没有放心,反而目露疑惑。

    周少瑾愕然。

    周初瑾忙道:“我看辂表弟常送东西给你,你每次收到东西都很高兴……”

    就算是这样,姐姐也一直纵容着她,只要她高兴。

    周少瑾眼眶微湿,抱了姐姐的胳膊,低声道:“姐姐,你我不是寻常的女儿家,有些事却不能只顾着害臊。实话跟你说,我要嫁,就嫁个兄弟姐妹多点的人家,有个什么事也有个照应。”

    也就是说,妹妹心里是不愿意嫁给程辂的。

    可是……周初瑾还有些怀疑。

    周少瑾解释道:“我之前一直觉得自己还小,生病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已经长大了,再不能像小时候那样无所顾忌了,也不能总让姐姐来照顾我,我偶尔也应该照顾姐姐才是。”

    周初瑾红了眼睛,握着周少瑾的手道:“我们互相照顾,我们互相照顾。”

    周少瑾含泪点着头。

    姐妹俩一起叫了裁缝进来做衣服。

    程辂身边的小厮松清求见周少瑾。

    周少瑾直觉的就想拒绝,但想到前世,有一次程辂和诰表哥他们去扬州玩,给她带了把靶镜回来。她觉得不妥,婉言拒绝了,程辂就站二门不走,她吓得要死,连忙把靶镜收下了。

    那个时候她是什么样的心情?

    好像又惊又喜……喜悦好像比惊慌更多些……觉得程辂待自己真好……如果能嫁了这人,自己一生也无所求了……

    现在看来,却是个无赖,拿自己的名声要挟自己。

    今生他休想再要挟自己!

    周少瑾吩咐施香带了松清进来,直白地道:“你回去跟你们家大爷说一声,从前年纪小,表兄妹们在一起玩没什么。(http://.)。如今大家都长大了,还是避些嫌的好。以后不要再送什么东西过来了,我是不会收的。他要是一意孤行,我只好把东西送给外祖母处置了。”

    松清脸都吓白了,哆哆嗦嗦半晌都没有说出话来,周少瑾直接让人把他架了出去。

    施香欲言又止。

    周少瑾想起一桩事来。

    她出事的时候施香已经嫁给了程家的一个小管事,春晚却跟在她身边。她当时不愿意跟继母走,春晚是站在她这一边的。后来她出事,春晚跟着她去了京城,之后没有嫁人,一直尽心尽意地服侍着她。

    她重生之后,倒把这件事给忽略了。

    现在回想起来,这个时候不管是施香也好,春晚也好,都觉得程辂是良人。特别是程辂中了秀才之后,她们更觉得她终身有靠了,对董氏非常的殷勤。

    ※

    姊妹们,上了个人物表,大家可以对照着看。

    之前排了个表格,谁是谁,谁和谁是一辈的,都非常的清楚,结果后台不支持这种格式,只好换成了文字。

    不便之处,还请大家多多包涵!

    o(n_n)o~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