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金陵春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8章 郭氏

    周少瑾愣住:“我……吗?”

    “是啊!”关老太太和蔼地道,“没有遇到是没有遇上,既然遇上了,好歹去问个好。”

    周少瑾根本不想去,正想找个借口,却看见站在关老太太身边的王嬷嬷朝她使着眼色,一副要她快点答应的样子。

    她没有办法,只好答应。

    关老太太就打量着她的衣饰。

    漂色素镶银白襕边的褙子,草绿色二十幅绣忍冬纹的湘裙,乌黑的头发松松地挽了个纂儿,只有耳朵上垂了珍珠耳环,十指纤长,眉眼弯弯,恭顺温婉,说不出来舒服顺眼。

    女孩子家就应该这样!

    关老太太满意极了,道:“也不用重新梳头了,这样就行了。”

    王嬷嬷等人笑着应“是”,簇拥着关老太太了周少瑾迎了出去。

    郭夫人已年过六旬,满头银丝,穿了件丁香色凤眼团花褙子,耳朵上垂着莲子米大小的祖母绿耳珰,手上戴着鸽子蛋大小的祖母绿戒指,面容冷峻,气势威严,衬得她身边那些穿金戴银的丫鬟婆子都成了胭脂粉黛,面目模糊。

    周少瑾只看了一眼就紧张起来。

    她垂了眼睑,小心翼翼地跟在关老太太身后。

    关老太太却笑着走上前去,携了郭老夫人手,道:“您今天怎么有空到我这里来?听说箫姐儿有了身孕?我正想去你那里讨个准信呢!”

    程许有两个姐姐。长姐程筝,嫁给了翰林院学士顾顺的儿子顾绪;次姐程箫,嫁给程许的表兄袁鸣。程筝已育有两个儿子,而程箫嫁过去已经三年了却还没有动静,每次泾大太太提起这件事都会愁眉不展。而关老太太所说的“筝姐儿”就是程许的次姐程筝。

    郭老夫人闻言眼中流露出几分笑容,让她的神色都变得柔和起来:“我也是刚得的信。她婆婆高兴坏了,这才刚刚确诊,就让带了信给我们。她娘有些不放心,准备明天去庙里给她上炷香,保佑她能平安生产。”

    “您放心,吉人自有天相。筝姐儿这次定能如愿以偿。”关老太**慰了郭老夫人几句后,朝着周少瑾招手,“来,见过老夫人。”

    周少瑾忙上前行礼。

    郭老夫人却面露惊讶:“这位是?”

    “是我那小外孙女周少瑾。”关老太太笑道,“平时不怎么说话,弄得亲戚间都不怎么认得。这次遇上了,我就让她来给您请个安。”

    郭老夫人愣了愣,这才想起这个所谓的“小外孙女”是谁来。

    她朝着周少瑾微笑着点头,夸道:“是个漂亮的小姑娘!”

    周少瑾当然不会把这些场面上的应酬话当真,但这样平和的会面,却也是她没想到的。

    她心中微定。

    关老太太则谦逊地道着:“承蒙您的抬爱。”神色间却难掩欢喜。

    郭老夫人见状略一思忖,拔下指间的戒指:“老物件了,小姑娘们未必喜欢,好在成色却不错,改个坠子什么的,也还能看得过去。”说着,把戒指递给了周少瑾,“当个见面礼好了。”

    周少瑾错愕,哪里敢接:“无功不受禄,东西太贵重了。”

    “没事。”郭老夫人笑道,“长辈给的,你接着就是。”

    周少瑾无论如何也不肯。

    关老太太眉头微蹙,王嬷嬷急得跳脚,恨不得自己帮周少瑾接下才好,而郭老夫人身边的几个仆妇也都静气屏息地望着周少瑾,周少瑾这才觉察自己有些失礼。她忙曲膝行礼,向郭老夫人道谢,接过了戒指:“多谢老夫人赏赐。”

    郭老夫人“嗯”了一声,道:“这才对。”语气很温和。

    周少瑾不由长吁了口气,悬着的心这才落下来。

    关老太太和郭老夫人进了宴息室。

    王嬷嬷快步撺到了周少瑾身边,语速急促地小声道:“你大方点——等会记得服侍老夫人茶点。”

    周少瑾脸热腾腾。

    没嫁之前,她自怨自怜,根本没有注意过别人;嫁人之后,她躲在大兴的田庄独自为尊,根本不和外人打交道,只有别人奉承她的,她何曾奉承过别人。

    现在想来,却是自己太不懂事了。

    既然决定挽救程家,就不能和前世一样。既决定改变自己,那就从这些自己从前觉得是羞辱的小事做起吧!

    她仔细地回忆着施香她们是怎样给自己端茶倒水的,也学着她们的样子给郭老夫人和关老太太上了茶水。

    关老太太见她很快就调整过来,欣慰地颔首。泾大太太在郭老夫人面前也得小意服侍着,郭老夫人并没有把周少瑾的恭敬放在心上,她只是觉得这个小姑娘温温柔柔的,漂亮又驯从,看着颇为顺眼罢了。所以等到周少瑾上完了茶,她笑着端了茶碗道:“那些琐事自有小丫鬟们动手,你也坐下罢。”

    这次周少瑾没有自作主张,柔声应喏,站在了关老太太的身后。

    郭老夫人看着就想起了自己的三孙女程笙——如果那个被惯坏了的在这里,肯定要唇枪舌剑地表一番功,得了她赞扬才会作罢……一个**静,一个太闹腾。说到底,还是因为成长的环境不一样。

    这些念头也不过是一闪而过。

    郭老夫人说起来这的正事来:“……我寻思着,初八那天的法会我们还是得去听听才好——老祖宗的寿辰那是爷们的事,我们就是留在家里又能干些什么?”

    二房只怕不是这么想的!

    关老太太和着稀泥:“我听您的。”

    四房孤儿寡母的,能有今天不容易。既受过长房的恩惠,也得到过二房的庇护,站在哪边说话都不好,最好是不参与。

    二房气势如虹的时候郭老夫人都没有怕过谁,更何况现在她三个儿子都是两榜进士。她这么说,并不是要挑着关老太太和二房怎么样,而是几个老妯娌里面只有关老太太为人宽厚又明事理,有气节,和她比较相投,她想约了关老太太一起去法会,路上有个作伴的人罢了。

    “那这件事就这么说了。”见关老太太答应了,郭老夫人非常的高兴,说起法会的事来,“香烛什么的你都不用准备——筝姐儿特意从京城给我捎了些伽南香过来,我让四郎给我们换了二百两银子的铜钱,清一色的永昌通宝,个个都有这么大,这么厚。”

    四郎……谁啊?

    周少瑾有些茫然地看着郭老夫人比划着。

    关老太太则忙喊王嬷嬷去拿一百两银票给郭老夫人。

    郭老夫人不悦,道:“你和我算这么清楚做什么?”

    “菩萨面前,各敬各的心意。”关老太太执意不肯。

    亲兄弟,明算账才亲热。关老太太从来不占这种小便宜,这也是为什么四房老太爷早逝,但长房和二房,三房都对四房尊敬有加的缘由。

    郭老夫人也不勉强。

    关老太太就拉了她去看自己抄的佛经:“原来还有点担心能不能供奉给菩萨,现在看来得快点抄才行。”

    郭老夫人的目光却被一旁的几页佛经吸引过去。

    她指着书案道:“这是?”

    “是少瑾抄的。”关老太太笑道,“刚开始抄,练练笔。”

    “这字写得不错。”郭老夫人笑道。

    关老太太谦逊道:“就是有点柔弱。”

    “小姑娘家,能写成这样很不错了。”郭老夫人赞道,“我们家那几个,除了筝姐儿,可没一个静得下心来练字的。”

    关老太太听着心中一动,道:“这孩子平时就是太静了,您要是瞧上眼,我让她给您抄几页经书您看怎样?”

    周少瑾吓得花容失色。

    关老太太望着低着头,只看得到柔顺黑亮的青丝的周少瑾,突然觉得身边有这样一个安安静静的小姑娘也不错。

    “那敢情好。”郭老夫人笑道,“等经书抄好了,我作东,请你们去惠济寺吃斋菜。”

    关老太太就打趣周少瑾:“能不能吃上惠济寺的斋菜,我们就全靠你了。”

    周少瑾嘴角翕翕,一句话也说不出来。(http://.)。

    郭老夫人有些意外。

    她以为周少瑾会欢喜雀跃。

    毕竟她的身份摆在那里,像周少瑾这样即将说亲的小姑娘能得了她的青睐,还怕找不到一个好婆家?

    不过,郭老夫人也不是那目下无尘的人,觉得人人都应该往她身边凑。

    既然小姑娘不愿意,那就算了。

    她身边珍珠、翡翠的字都写得不错,不比这小姑娘差。再不济,还有许哥儿。这孩子,虽然顽皮,却也孝顺,这些日子每天也不知道又和谁疯到一块去了,整天的不见人影,不如趁着这机会让他帮着抄几页佛经,把他拘在家里静几天。

    郭老夫人想着,眼角眉梢都泛起了笑意。

    而那边周少瑾好不容易鼓起了勇气,道:“我就怕我抄不好……”

    关老太太却一心要把周少瑾推给郭夫人:“又不是没见过。要是抄得不好也不会要你抄了!”

    郭夫人笑了起来。

    这小姑娘,倒有趣。

    胆子针眼大,却不让人讨厌。

    “没事。”郭老夫人笑道,“你慢点抄就是了。能赶上浴佛节,就浴佛节供奉上去,赶不上浴佛节,就盂兰盆节供奉上去。”

    盂兰盆节……难道她要给郭老夫人抄经书一直抄到七月份……

    周少瑾欲哭无泪。

    她真心不想再和长房扯上任何的关系了!

    ※

    姐妹们,我一会改错字哈!

    继续求推荐,求收藏。

    ※

    c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