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金陵春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6章 回忆

    送走了客人,关老太太拉了周少瑾的手,嗔怪道:“你这孩子,先前不是说想见见吴家大小姐吗?现在人来了,你却一声不吭的,把人给晾在了那里。还好你姐姐一直陪着吴家的几位小姐,不然别人还以为我们自视甚高,有意怠慢她们呢!”老人家说着,叹了口气,颇有些无奈地道,“你也不小了,在家里还好说,横竖有我和你姐姐顶着,以后你嫁了人,难道也能这样不成?你这脾气以后可得改一改才是。”

    周少瑾低着头,脸火辣辣的。

    周初瑾忙道:“外祖母,我以后会好好教导妹妹的。”

    关老太太何尝不知道自己这个外孙向来是护着妹妹的,她轻轻地摇头,让两个小姑娘回去歇了。

    王嬷嬷指使着小丫鬟帮关老太太更了衣,见关老太太面露倦色,拿了美人锤帮关老太太锤着腿。

    关老太太遣了屋里服侍的,和王嬷嬷说着体己话:“我让少瑾明天一早来陪我礼佛,也不知道是对是错?”

    王嬷嬷笑道:“庄娘子待大小姐像亲生的似的,如今她去了,女儿托付给了您,我们就当是报恩好了。等过两年,再给她找个好人家嫁了,也算对得起庄娘子了。”

    关老太太沉吟着点头。

    周少瑾自然对此一无所知。

    她翻来覆去睡不着,索性起床,拿出程笳送的白面川扇,在昏黄的灯光下端详了半晌,开始写画扇面。

    春晚在一旁帮她磨墨,头像啄米的小鸡,一会儿竟然靠在多宝阁框上睡着了。

    周少瑾没有注意,她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

    看来自己真的是重活了一世!

    只是这话要不要对姐姐说呢?

    前世,程家是被抄了家的,她们家也因此受到了牵连。想今生平安,就得保住程家。可怎么保住程家呢?不管是前世还是今生,她都不过是个手无缚鸡之力,长于内院的妇人罢了。

    至于和程家划清界线,周少瑾是想也没想过的。不说别的,仅程家对她们姐妹的养育之恩就不能丢。如果连这个都可以舍弃,那她成什么了?

    唯一的办法就是避免程家落魄。

    她仔细地回想着自己死前那段时间发生的事。

    因为长期住在大兴的田庄,又不爱交际应酬,除了春节回林家和林世晟一起祭祖、到大昭寺礼佛之外,她几乎不怎么出门。知道程家被抄的消息还是林世晟告诉她的。当时林世晟还安慰她,让她不要着急,和程家有旧的几位封疆大吏都有为程家想办法了。就算万一有什么事,她是出嫁女,也不会牵扯到她身上来。

    她当时心情很复杂,但也没有觉得有多严重,竟然还对林世晟道:“程家花园的秋波居是个水榭,承尘、窗棂、门扇全都是楠木镶宝蓝色琉璃的,地面铺着金砖。天气晴好的时候,湖面的阳光反射进来,波光粼粼,像走进了龙王爷的水晶宫殿似的。没见过的人根本没法想像它的美。也不知道秋波居的琉璃保不保得住……”

    现在想想是多么的可笑!

    那竟然是大厦倾塌之始。

    周少瑾不由眼角湿润,想着到了那天晚上,林世晟还来来得及回城,姐姐却轻车简从地出现在了田庄,眼睛又红又肿,抱着她泣不成声:“……说是男的斩立绝,女的全都卖入教司坊……还是良国公开恩,悄悄给府里递了个话,按擦使宋大人睁只眼闭只眼……大舅母她们全都悬梁自尽了……就连圆圆,也没能幸免……大舅母怎么下得了手……又怎么下得手……”

    园园,是表哥程诰的女儿,因是正月十五元宵节生的,乳名就叫了园园……还没有满月……

    她当时就懵了。

    之后混混沌沌的,只知道哭,只知道看着姐姐、姐夫和林世晟忙出忙进的,还要安慰她,什么忙也帮不上。好不容易等她回过神来,长房四老爷程池已勾结绿林大盗劫了法场,把程许救了出去,程家已是明日黄花……她这才想到问姐姐:“廖家的人怎么说?有没有给脸色你看?”

    姐姐是丧母长女,能嫁到廖家去,全因程家始终高廖家一筹,而程家又非常重视这个外孙女的缘故。现在程家成了廖家的拖累,谁敢保证廖家不翻脸。

    周初瑾捂着脸哭了起来:“你姐夫在程家出事的时候就提出把宗子之位让出来,想以此来保住我和你外甥。最后还是老祖宗发了话,说廖家不是那种没有廉耻的人家,这才作罢……我做牛做马也报答不了你姐夫的恩情……”

    至少姐姐没事。

    她心里好过了许多,但却不时地想起程家的人。

    程诰稳重敛,宽厚仁和,当年她出事,程许的母亲袁氏口口声声说是她勾\\引了程许,就是二房和三房的人,也都沉默不语,只有四房的人为她出头,程诰甚至跑去狠狠地揍了程许一顿。至德十七年,程诰金榜题名,考进了庶吉士馆,在刑部观政,还特意带了妻儿来看她。

    那么好的人,前途光明一片光明,怎么说没就没了呢?

    还有程诣,平日里总是笑嘻嘻的没有个正形,却为了他顶撞程笳的母亲姜氏,还和程举翻了脸。

    他们有什么错?

    不过是因为姓了程。

    就这样统统没了。

    想到这些,她的眼泪就流成了河,怎么也止不住。

    再后来,程辂来找她。

    她就再也忍不住了。

    怎么好人都死了,像程辂被程家赶出了家门的人却因祸得福越过越好……

    老天爷太不公平了!

    这才有了之后的刺杀。

    想到这,周少瑾的眼泪又开始止不住地往下落。

    她好像又回到了大兴的田庄,除了流眼泪,还是流眼泪……就是被程许欺负了,因有舅舅,舅母和表哥们为她说话,她心里还存着几分希望,并没有像听到程诰他们都死的时候,痛彻心肺,好像把一辈子的眼泪都流完了。

    不能这样了!

    再不能这样了!

    周少瑾擦了眼泪,起身往周初瑾住的东间去。

    指尖触到软软的府绸帘子时,她却犹豫了。

    她不过是梦到了前世的事,姐姐就吓得魂不守舍,如果她坚持梦中的一世都是真的,是她前世的经历,姐姐……还有安宁的时候吗?

    周少瑾慢慢地退了回去。

    春晚的头一下子撞到了旁边多宝阁上,景泰蓝梅瓶“啪”地掉在了地上,清脆的声音远远传开。

    “二小姐!”春晚瑟瑟发抖地跪在了地上。

    “起来吧!”周少瑾无心和她计较,“明天早上樊妈妈问起,你就说是我不小心打碎的就是了。”

    “谢谢二小姐!谢谢二小姐!”春晚磕着头。

    周少瑾却心中一动。

    家里的事都是姐姐做主,可她也未必就什么事也做不成。

    程家被抄家灭族她没有办法改变,可她可以告诉别人,让人别人去阻止啊!

    周少瑾精神一振,拍了拍自己的额头。

    自己怎么这傻!

    春晚看得目瞪口呆,小心翼翼地喊着“二小姐”。

    周少瑾没有听说,继续琢磨着这件事。

    连自己的姐姐都不相信自己的话,她能告诉谁呢?

    她的情绪顿时低落下去,在屋里子的着转儿。

    二小姐不会又犯傻了吧?

    春晚吓得不轻,站在那里不敢动弹。

    周少瑾拔腿就往周初瑾屋里跑,还没有等周初瑾披衣,就跳上了床。

    “姐姐,”她抱着周初瑾的胳膊,“我问你件事。”

    周初瑾忙道:“你说。”

    “是这样的。”周少瑾斟酌道,“如果樊妈妈和马富山家的争我们家内院的管事妈妈,你如果是樊妈妈,又明知道马富山家的会被选上,你会怎么做?”

    周初瑾满脸的狐疑。

    “哎呀!”周少瑾以为自己的话没有说清楚,道,“就是你明明知道以后会发生什么事,但你不想它发生,该怎么办好?”

    周初瑾心中生警,道:“你要干什么?”

    周少瑾泄气。

    不想让姐姐知道,姐姐还是察觉到了……自己怎么这么没用?前世这样,今生又这样。说起来自己活得比姐姐还久,却连十八岁时的姐姐也比不上!

    念头闪过,她又鼓起了勇气。

    勤能补拙。她就不相信,自己多动动脑筋,又知道以后的事,会像前世一样似的什么也是帮不了姐姐。(http://.)。

    “姐姐,”她和姐姐胡搅蛮缠,“我就是问问嘛!你快告诉我。”

    周初瑾蹙了蹙眉。

    难道是什么人怂恿妹妹插手这些事?

    她想告诫周少瑾几句不要被人利用了,但望着周少瑾因为满是盼望而亮晶晶的眼睛,她把到了嘴边的话又咽了下去。

    外祖母说得对,妹妹年纪不小了,总不能一辈子活在她的羽翼之下。这次就算是不知道轻重做错了事,好歹是在程家,求了外祖母出面总能挽救,总好过她在外面闯祸的好!

    “那你首先要知道马富山家的为什么一定会被选上,樊妈妈为什么会落选。”周初瑾耐心地教着周少瑾,“然后你再针对马富山家的助力一条一条地想办法,争取让那些人或事能偏向樊妈妈。如果实在不行,让他们站在中间也行,总之不能帮马富山家的,你就成功了一半……”

    也就是说,要想救程家,就得知道程家为什么会失了帝心,被抄家灭族……

    周少瑾细细地想着姐姐的话,回到屋里就关了门,开始整理自己前世发生的事。

    ※

    兄弟姐妹们,继续求收藏,求推荐啊!

    ps:上了个人物表,特不清楚,正在想办法解决~~~~(>_<)~~~~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