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金陵春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5章 相见

    周少瑾等姐姐回来一起用了晚膳,然后接着姐姐去库房挑选做夏裳的衣料。

    关老太太贴身的嬷嬷王氏却突然过来了,说是明天早上家里有客,关老太太让她们姊妹俩一起过去待客。

    周初瑾很是意外,拿出前两天关老太太赏的凤梨糕,留了王嬷嬷喝茶。

    王嬷嬷不敢久留,直言道:“老太太还等着我回答呢!大小姐有什么事只管吩咐,老奴能办到定不会推辞。”

    周初瑾包了几块糕点让王嬷嬷带回去给她的孩子吃,这才道:“也不是什么大事。只是外祖母吩咐得急,我心里没底,也不知道明天穿戴些什么去见客好。”

    原来是打听这个。

    王嬷嬷闻言心里一松,笑道:“是顺天府尹家的夫人。下午派人送了拜帖过来,说是要和老太太商量二房老宗祖的寿礼。”

    周初瑾放下心来,亲自送了王嬷嬷出门,转过身来吩咐丫鬟们开了箱笼,给自己和周少瑾挑衣裳首饰。

    周少瑾有些心不在焉。

    她听信了吴宝璋的话,对吴夫人没什么好感,每次吴夫人来拜会关老太太的时候,她能推就推,能躲就躲,没见过吴夫人几次。但在她的印象里,吴夫人中等的个子,身材圆润,相貌看上去很平常,倒是一双眼睛,非常的锐利,看人的时候好像要看到你的骨子里去,让她有点害怕。

    不知道这个吴夫人是不是她明天要见的吴夫人。

    周少瑾迷迷登登的到快天亮才睡着,很快又被叫醒,半晌才打起精神来。

    周初瑾舍不得说妹妹,把服侍她的施香和春晚说了一顿。

    周少瑾傻傻地笑,心里暖洋洋的,看四周的景色都觉得生动了不少。

    到了关老太太那里,她们这才发现沔大太太早就到了,还遇到了和沔大太太一起过来给关老太太请安的程诰和程诣。

    十七岁的程诰长得像关老太太,高高的个子,白净的皮肤,浓眉大眼,鼻梁高挺,英俊温和。十五岁的程诣长得像祖父和父亲,个子不高,眉眼细长,和哥哥看上去一点也不像。或者是次子的原因因,他性子活泼,笑起非常的灿烂,家里没有一个不喜欢他的。

    他看见周少瑾就道:“你好些了没有?我等会要去花园里蹴鞠,你要不要一起去?”

    关老太太喝斥他:“你妹妹才刚好,见不得风。跟着你去做什么?你要去自己去,不许带着你妹妹疯!”又问他,“先生布置的功课你都做完了没有?你小心你父亲教训你,到时候我也保不住你。”

    程诣抓耳挠腮。

    大家都哈哈地笑。

    程诰笑容温煦,安抚关老太太:“你放心,我会检查弟弟功课的,要是他没有做完,我会督促他做完的。”

    太老太太欣慰地笑,沔大太太看着稳重的长子,也是笑容满面。

    程诰看着时候不早了,要去族学上课了,就带着程诣告辞了。临走前来对周少瑾道:“妹妹好生歇着,要吃什么就让春晚跟悟儿说一声,我给你带。”

    悟儿是程诰身边的小厮,今年才八岁。

    周少瑾笑着道谢,在沔大太太被管家婆子请走了后,她和周初瑾陪着关老太太去了小佛堂礼佛。

    娴熟而优雅的动作,虔诚而流畅的唱吟,周少瑾让关老太太赞不绝口:“从前只当你年纪轻,坐不住,却没想到你是有佛性的孩子。”老人赏了她一串小叶紫檀木的佛珠,问她,“你以后愿不愿意每天早上来陪我给菩萨上香?”

    这原本就是周少瑾生活中的一部分,她怎会不愿意?

    周少瑾欣然应允。

    周初瑾欲言又止。

    她觉得周少瑾原本就就**静,如陪着外祖母礼佛,岂不会变得更加沉默寡言?但周少瑾已经答应,当着外祖母的面前,她又不好出言阻止。

    周初瑾趁着关老太太更衣的时候提醒周少瑾:“礼佛是件很花时间和精力的事,你哪有空?我看不如过两天我帮你谢了外祖母,你还是跟着笳表妹一起学绣花好了。”

    周少瑾这才明白姐姐的担忧,她笑着安慰姐姐,“我很喜欢看佛书,念经的,不觉得是难事。姐姐你就放心吧!要是我觉得辛苦,肯定会和你说的,不会硬撑着的。”至于和程笳一起绣花……那还不如陪着外祖母礼佛呢!

    周初瑾并没有死心,因在关老太太屋里,不是说话的地方,只好轻轻地“嗯”了一声,不再多说,心时寻思着等周少瑾吃了苦头,她再说也不迟。

    两姊妹各怀心情,陪着关老太太说了会话,吴夫人来了。

    周少瑾和周初瑾一左一右地虚扶了外祖母去见客。一进花厅,周少瑾的视线长落在厅中贵妇人身边那个穿着茜红色折枝花杭绸褙子的小姑娘就挪不开了。

    吴宝璋!

    她就是吴宝璋!

    就算是化成灰她也不会认错的吴宝璋!

    周少瑾的眼睛仿佛喷着火般,眼泪都要烫出来,以至于屋里的人都察觉到了她的异样。

    “妹妹,”周初瑾忙拉了拉周少瑾的衣袖,悄声地提醒她,“这是吴大人家的大小姐,还不快快见礼。”

    周少瑾脑子里一片空白,木木然地随着姐姐曲膝行礼,脸色苍白地盯着吴宝璋,嘴角紧紧地抿成了一条缝。

    周初瑾焦急地皱眉,机灵地向关老太太和来客解释:“我妹妹前几天得了风寒,昨天才出房门,今天这风有点大,怕是吹着了。”

    吴夫人是来做客的,自然什么也不会说。关老太太看了看四周大开的窗扇,觉得这花厅是有点阴凉,吩咐王嬷嬷:“把东边的一排窗都关了吧。”然后请了吴夫人,“我们到西边坐,正好可以赏牡丹。”

    “早就听说程家花园四锦如春,今可算是有福气见识一番了。”吴夫人笑盈盈地恭维着关老太太,大家一起在西边支扇前坐定。

    周初瑾捏了捏周少瑾的手,提醒她不要失态。

    周少瑾愉愉地掐了掐了自己,心情这才慢慢地平复下来。

    关老太太已经和吴夫人说了会回话了:“……照着程家的旧例,以各房头的名义送寿礼,然后各人再送各人的。也不拘是什么,表了心意就成。”

    “还好请教了您。”吴夫人一副欢天喜地的模样,“您不是别人,我也不瞒您。我们家老爷出身寒微,从前一直在德州做官,没见过什么世面,就怕失礼……”

    周少瑾哪有心情听吴夫人说话,她朝吴宝璋望去。

    略有些圆润的鹅蛋脸上,一双大眼睛水灵灵,透着机敏,额间那颗黄豆大小痣,殷红艳丽,让她的容颜立刻变得生动起来。

    见有人注视,对面的小姑娘抿着嘴笑了笑。左边面颊梨涡绽现,很是俏丽。

    周少瑾只觉得锥心的痛。

    就是这个人的现出,让她的生活翻天覆地,再无宁日。

    自己难道还要像记忆中那样和她虚与委蛇不成?

    周少瑾不甘心,绞着手指,却感觉到有道冷冷的视线望着自己。

    她敏感地回望过去,看见了吴宝璋两个同父异母的妹妹吴宝华和吴宝芝。

    看着她的是吴宝华。

    她长得像吴夫人,相貌平常,表现却很高傲,唯一可取的是那欺霜寒雪的细腻的肌肤,让人一看就觉查到她出身不错。而她的胞妹吴宝芝则和她像一个模子里印出来的,只是神色间没有地么傲慢。

    见周少瑾望过来,吴宝华不仅没有回避或是羞赧,反而扬了扬头,眼中流露出些许的不善,这让周少瑾既惊讶又不解。

    好在吴夫人和关老太太很快就说完了话,两人决定去花园看看牡丹花。

    程家五房群居在一起,占居了整个九如巷。花园则是共用的,不仅占地面积广,而且经过程家几百年的经营,花林繁多,雅俗共存,四锦不败。她从小看到大不觉得,去了京都之后才感受到程家底蕴之深厚,家族之葳蕤。

    周少瑾默默地跟在姐姐身边。

    吴宝璋却有意落后几步,关切地轻声问她:“妹妹,你可好些了?”

    如同前世一样,她刚到吴家的时候,也是挑了自己说话,让她心生好感。(http://.)。然后她把吴宝璋介绍给了程笳,姐姐也因为她对吴宝璋另眼相看,慢慢地,她溶入到了程家,和程笳越玩越好,反而和自己有些疏离,自己心中气苦,也不愿意理会吴宝璋,偏偏吴宝璋说话做事都极漂亮,让人挑不出毛病不说,姐姐还有一次劝自己气量大一些……

    难道这些事自己还要再经历一遍不成?

    闷气在周少瑾的胸口打了几个转,周少瑾才压住了心中的不悦,平静地道:“头有点昏。若是失礼,还请吴大小姐不要介意。”

    “怎么会?”吴宝璋笑得甜美,“妹妹也太客气了。”她说着,伸出手来,“我扶着你吧。这样你就不用这么难受了。”

    周少瑾心中生厌,正要拒绝,那冷冷的视线大飘了过来。

    她望过去,看见了面带讥讽的吴宝华。

    周少瑾心一动,觉得自己好像发生了什么,却又不敢肯定。

    她笑着推开了吴宝璋的手,大步地朝姐姐追去:“不用了。我正好趁着这机会散散步。”

    吴宝璋的笑容顿时有点凝滞,但她瞥了眼吴宝华,很快就恢复了笑容,不紧不慢地跟在了周少瑾的身后。

    ※

    姊妹们,求收藏,求推荐!

    ps:今天起点抽得好**……半天也打不开页面……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