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迷糊太后:误闯皇帝的老窝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迷糊太后:误闯皇帝的老窝第52部分阅读

    吞按罅恕!币妒11乃低辏笮Α?br />

    独孤湘直接在她身上抡了几拳,而后打了个小小的呵欠:“还是在碧水山庄好。吃香的喝辣的,凡事都有人伺候,我走到哪里都是前呼后拥,那种感觉棒极了。”

    只可惜,她还是回到了这座没有人情味的后宫,她进宫到现在,就没见到几个宫女。只有几个零星的宫女在她跟前打转。

    这让她感觉自己一点也被重视,没意思。

    “说起来,宋君不只有心计,对你也有些了解,知道这样能让你心安理得地一直住下去。我真难想象你一辈子住在碧水山庄的情景。”叶盛夏说着摇头叹息。

    这就是独孤湘,有点刁蛮,又不至于太让人厌恶,非常懒惰,也容易满足。其实独孤湘跟她一样,都没什么优点,不过吧,就是讨男人喜欢。

    叶盛夏不禁小小自恋了一回。

    “对了,你在宫外有没有遇到天毓他们?”想起曾经自己遭遇的那些男人,叶盛夏有点感慨。

    公主有孕

    “有啊,我遇到了上官大哥,他跟以前没两样。我原本希望能遇见天毓,能和他发展一下私…情。说真的,如果我怀的是他的孩子,那该多好,一定会长得好看。”独孤湘美眸迷朦,想像自己和天毓滚在一起的情景。

    叶盛夏一掌打在这个女人的头上:“醒醒吧,天还没黑,别做白日梦了!”

    这个女人搞笑死了,居然还在打天毓的主意。

    “本来就是嘛。是我先看上天毓的,如果没有你,指不定我跟他能成为了神仙眷侣呢。”独孤湘娇嗔地道。

    想想便觉着很可惜。

    她对天毓一见钟情,可是天毓眼中只有叶盛夏。

    最无耻的是,叶盛夏放着一个这么好的男人不要,竟选择了她的色胚皇兄。

    果然是同人不同命。

    “这证明天毓眼光好,看上我。不过也是,我为什么会嫁给你皇兄呢?那人真找不出一点优点,一天到晚就知道肖想我的身体——”

    在看到独孤城眸色不善地出现在不远处时,叶盛夏知道自己惨了。

    独孤湘一走,独孤城肯定会尽情“使用”她的身体。

    是以,自己绝对不能落单,要一直傍在独孤湘身畔。

    那厢柳艺面对越来越多的侍卫,极度不耐烦,朝凤清宫的方向大声喊道:“湘儿,出来见我一面,我有话要说!!”

    独孤湘掏了掏耳朵,假装听不到。

    喊去吧,反正她跟他无话可说。

    两个女人躲在内殿有说有笑,殿外的柳艺却累得不可开交。

    他每每打倒一批,又有一批涌上来。

    若是不能大开杀戒,他一剑将这些人全都剁了!

    结果柳艺从白天忙到晚上,还是没能见到独孤湘。

    正在他愁眉不展的当会儿,有人加入战斗圈道:“儿子,你真没用,还要你老娘来帮忙找媳妇儿。”

    说话之人,正是彭氏。

    另一人,自然就是柳不凡。

    柳氏夫妇一家伙战局,颓势旋即被扭转。

    柳艺虚晃一招,终于杀出了重重包围圈,冲进了殿内。

    叶盛夏和独孤湘以及独孤城正在用晚膳,听得门口的动静,都看向来人。

    公主有孕(8)

    柳艺飞身而入,到了独孤湘跟前:“小湘,是我不好,跟我回家吧。”

    独孤湘回神,蹙眉道:“你怎么能打得过那么多的大内侍卫?”

    害她还和叶盛夏下赌注,说柳艺杀不进凤清宫。

    这会儿柳艺出现了,那她岂不是输了?!

    姓柳的臭男人,一来就没好事。

    柳艺只是摇头,没说实话。

    他不能让他的女人知道是靠自己的父母帮忙才能入内,这样很没面子。

    “我在皇宫好吃好住,待会儿用了晚膳,我就会给你一纸休书,从此你我各奔一边,你以后也别再来烦我!”独孤湘趾高气昂地回道。

    她觉得自己终于报了一箭之仇。

    想当初,她可是被柳艺押着成了亲。

    最最不能容忍的是,她堂堂公主下嫁平民百姓家,柳艺还找野女人,害她差点死在那个女人的手上。

    “小湘,我知错了还不行吗——”柳艺看向在一旁看热闹的叶盛夏,计上心头。

    独孤湘的意见根本构不成意见。

    只要搞定叶盛夏这个女人,等于同时说服当今皇帝和公主,他弄错重点了。

    “盛夏,你过来一下。”柳艺忙走到叶盛夏跟前。

    一直没吱声的独孤城一听柳艺直呼叶盛夏其名,火大地一掌拍在餐桌上:“母后的名讳是你可以直呼的么?!”

    柳艺看一眼妒火中烧的独孤城,懒得理会他。

    反正这就是一个妻管炎,什么都听叶盛夏的。

    他只需要对付最难伺候的叶盛夏就可以。

    “没见哀家正在用膳吗?”叶盛夏语气凉凉地道。

    如果不是看在柳艺曾在她手下卖笑的份上,她早把这个花心薄幸男轰出了凤清宫。

    “是是是,你有什么需要我效劳的地方,只管开口,我一定努力做好。”柳艺不敢有异议,忙点头哈腰地道。

    独孤湘在一旁看了瞪圆眸子,怒道:“你到底是来求我回去,还是来讨好盛夏的?!”

    柳艺忙回道:“当然是来求你回去。不过现在是在凤清宫,我自然要看盛夏的脸色行事。”

    他当然不能说实话,否则独孤湘这个笨女人一定会被他气得吐血。

    公主有孕(9)

    “也罢,你先帮我带带孩子吧。音儿,把小皇子给柳艺,让他抱抱孩子。”叶盛夏朝站在一旁正在哄孩子的音儿道。

    独孤城一听这话,再次吃醋,怒道:“小皇子身份尊贵,凭什么让姓柳的抱?!”

    “你不要总拿自己皇帝的身份压人好不好?”叶盛夏没好气地看向独孤城。

    这个男人真是幼稚得可以,竟跟柳艺吃醋,可笑的是,很多时候跟一个孩子吃醋。

    似乎只要是雄性生物,都能让独孤城生气。

    “母后什么时候才能对我好一点儿?”独孤城给叶盛夏一个幽怨的眼神。

    正在喝汤的独孤湘听到他恶心的声音,不小心呛了一回。

    叶盛夏莞尔,抛给独孤城一个妩媚的眼神。

    独孤城呆怔地看着,心眼儿都酥了。

    两人的视线在空中交汇,传递着绵绵情意。

    独孤湘受不了这两人,眼角的余光忍不住扫向柳艺。

    只见他手忙脚乱地抱住小皇子,姿态丑陋。

    独孤湘看了直摇头:“柳艺,你也太逊了吧?连孩子都不会抱。”

    还没她强呢。

    想她抱孩子的时候,姿态也比他好看。

    思及此,她看向腹中的孩子。

    就不知生下来长得像她,还是像永远穿得花里花哨的柳艺。

    她觉得,还是像柳艺好看一点儿。

    柳艺那眉眼生得就是好看,妖娆邪魅,风情万种,自有一股风流韵味……

    警觉自己对柳艺的评价过高,独孤湘狠狠地鄙视了自己一回。

    而柳艺好不容易才抱稳孩子,看着小皇子粉嫩的脸颊,忍不住凑上前亲了一回。

    真好看。

    如果独孤湘生的孩子,一定比小皇子更可爱,粉嫩粉嫩的,像是面粉团儿捏好的一般。

    柳艺看独孤湘,刚好抓到她鬼祟的眼神,他忙抱着小皇子走到独孤湘跟前:“你看,小皇子生得多好看?”

    独孤湘看了一眼,不屑地回道:“我腹中这个一定比小皇子更好看!”

    柳艺以为自己出现幻听,不解地问道:“你腹中这个?”

    “是啊,我不是说了吗,湘儿怀上了宋君的骨肉。”叶盛夏在一旁添乱,插话道。

    公主有孕(10)

    “盛夏,你说真的?!”柳艺一听叶盛夏的话,慌了神。

    他分明记得翠儿说过,独孤湘那说有孕只是信口开河,怎么去了一趟碧水山庄,独孤湘便怀了身孕?

    莫非是宋君的骨肉?!

    叶盛夏用力点头,美眸直视柳艺,表示自己并未说谎。

    柳艺的样子好好笑,活该!

    “告诉我,这不是真的!”柳艺用力扣住独孤湘的香肩,哑声道。

    独孤湘笑嘻嘻地回道:“可我确实怀有身孕。”

    本来她想澄清,可一看到柳艺苦不堪言的样子,她便也想玩一回。

    她只是说她怀有身孕,可没说腹中的孩子是宋君的骨肉。

    “柳艺,你还是回去吧。你那么大男子主义,怎么会愿意帮其他男人养他的骨肉呢。这个事情确实太为难你了,我也替你不值。像湘儿这种水性扬花的女人,不要也罢。”叶盛夏继续打击柳艺。

    真想看到柳艺吐血的样子,这种人完全不值得同情。

    柳艺像是听不到叶盛夏的冷嘲热讽,径自死死地盯着独孤湘平坦的腹部。

    好半晌,他才咬牙切齿地道:“我要带着小湘一起回家。即便是她怀了其他男人的孩子,我也要她!”

    原本是他对不起独孤湘,独孤湘才会落在宋君的手上,才有机会怀上宋君的孩子。

    即便他嫉妒得发狂,也是他自作自受,怨不得人。

    独孤湘和叶盛夏对视一眼,两人都有些诧异。

    他们在青楼生活过一段时间,知道柳艺这人有洁癖,也很大男子主义,尤其是一女不嫁二夫的道理他更是经常挂在嘴边,更莫说是帮其他男人养孩子。

    没想柳艺这回竟不介意独孤湘怀上宋君的孩子,令她们颇感意外。

    “我自知配不上你,已是残花败柳,你还是自己回吧,我不想拖累你。”独孤湘继续演,就不信柳艺能受得了她。

    “你什么时候清白过?我娶你之时你已是残花败柳。”柳艺心里呕得要死,还要假装大方。

    若非真心喜欢独孤湘,他这种人又怎会愿意娶失了清白的独孤湘为妻?!

    没想到成亲后,独孤湘的身子会再被其他男人碰,现在还要帮其他男人养宝宝……

    公主有孕(11)

    “也是啊,你娶我的时候已经是残花败柳,娶我好委屈你呢。现在你不需要再委屈自己了,可以滚出宫!再说了,你爹娘一定不同意你帮其他男人养孩子吧?”独孤湘皮笑肉不笑地回道。

    听柳艺的语气,是一直就不满她的身子已被宋君碰过。

    若是此次没有说出来,她根本就不知道在柳艺的心里,原来她就是残花败柳。

    “不是不是,小湘别生气,都是为夫的错。你要怎么样才肯跟我回爱?只要你开口,我都尽力做到。”柳艺知道自己说错话,忙不迭地赔笑。

    他怕独孤湘这个女人,只要能让她息怒,要他做小狗他也不敢有意见。

    独孤城在一旁听了,计上心头。

    独孤湘走了是好事。如果柳艺带不走他这个刁蛮的皇妹,再要帮独孤湘这个有孩子的女人找相公确实是件难事,需要的时间太长。

    不如让柳艺尽快带走碍眼的独孤湘,他就好和叶盛夏过上性福快乐的小日子。

    “这样吧,今晚帮我摘星。”独孤湘皮笑肉不笑地回道。

    叶盛夏说了,如果想让男人知难而退,就让对方为你摘星。

    摘星不可能做到,便能顺利击退这个男人。

    柳艺一听黑了脸。

    摘星?他可没这本事。

    此时独孤城插话道:“柳艺,这就是你的不是了。湘儿可是洁身自爱的女孩子,如今帮你们柳家怀上孩子……”

    “什么?!!”柳艺大声问道,被独孤城这句话吓得不轻。

    “别听皇兄瞎说!”独孤湘急了,冲着独孤城大喊。

    独孤城不看独孤湘,径自又道:“还要朕说第二次么?湘儿贵为一国公主,下嫁你们柳家,你不只不善待,还险些令他们母子命丧黄泉,这会儿更不能停歇湘儿的怒气。柳艺,你说朕该怎么处罚你?!!”

    他真的很急着将独孤湘送出宫,柳艺虽然不是很合他意,但整体上还算是个妻奴,肯定是被独孤湘欺侮的份。

    是以,还是让柳艺带走这个刁蛮皇妹吧。

    “小湘怀是的我的孩子?!”柳艺兴奋地抱上独孤湘,大笑不止。

    公主有孕(12)

    独孤湘没好气地翻白眼。

    这柳艺前后的态度差太远了吧?

    方才差点没哭,这会儿笑得像白痴,此前还说不在意帮宋君养孩子,原来是在强撑。

    她好不容易才挣脱柳艺的怀抱,怒道:“别碰我!”

    柳艺却抱着她亲了两口,笑得合不拢嘴:“小湘生气的样子也美极了!”

    独孤湘本来在生气,一听到这句话,掀唇一笑道:“那当然,我可是当朝最美的公主。”

    叶盛夏正在喝汤,直接“卟”的一声笑出来:“你当然是最美的公主,当朝公主就你一个,最美是你,最丑也是你!”

    独孤湘踹叶盛夏一脚,这个女人最喜欢挑她的错处,讨厌死了。

    叶盛夏笑着跳开,跑到音儿跟前逗小皇子玩耍。

    有了自己的孩子便把她的小皇子扔一边,柳艺有异性没人性。

    叶盛夏抱着小皇子到了独孤城身畔,冷声道:“我和湘儿玩得更高兴,你作什么拆我的台?!”

    恶心死了。

    这个臭男人居然迫不及待地就揭了盅,她才刚开始玩呢。

    “我不忍心看柳艺遭罪,他其实人也不差,湘儿跟着他挺不错。我们为人父母,不是应该给孩子一个温暖的家吗?母后试想想,湘儿怀了孕,柳艺又不要她,她岂不是非常可怜?!!”独孤城好整以暇地回道。

    叶盛夏轻哼:“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是想让柳艺赶紧离开皇宫,才好对我下毒手!”

    这个男人打的如意算盘,她又怎会不知道?!

    “母后说的哪里话?我哪敢对你下毒手?或许这样,让湘儿休弃柳艺,柳艺再和湘儿成亲,再顺便办了朕和母后的大婚,让天下人知道,母后终于愿意对朕负责了!”独孤城笑嘻嘻地道,觉得这是个不错的主意。

    再这样拖下去,他怕小皇子将来成亲了,他还要追在叶盛夏身后跑,自己得不到一个名份,如果是这样,他这个皇帝做得太丢人。

    “这个,再说吧。”叶盛夏说着就想溜。

    独孤城忙拦截她:“母后,朕已经挑好了黄道吉日,下月初八就是上好的日子,我们挑在那日大婚!”

    大婚

    “你没经过我的同意就想大婚,好吧,你自个儿随便找个女人成亲,别拉我!”叶盛夏当下哇哇大叫,朝独孤城大声道。

    独孤城突然就想成亲,哪带这样的?

    她是真的不想成亲,虽然独孤城很好,可她就是觉得没什么安全感。

    她最怕成亲之后独孤城故态复萌,爱上他的后宫其他女人,这样她会多惨?

    想想还是别了。

    省得成亲又要离婚,那多麻烦?!

    独孤城不懂叶盛夏的复杂心思。

    只道这个女人是被自己宠坏了,想要什么就要什么,此次无论如何也要将他们的大婚之事给办了。

    “不论你愿不愿意,叶盛夏,你都必须嫁!还有,不准说不!!”独孤城又一掌拍在餐桌上,这回朝叶盛夏一声咆哮。

    叶盛夏委屈地轻扁菱唇:“你说嫁就嫁,那我多没面子?!”

    独孤城就想得美呢。

    现在还没成亲就对她吼,以后真要成亲了,那还得了?!

    “这事就这么办!柳艺,你如果帮朕看紧她,让她在大婚之前哪里也不能去,湘儿就是你的,你随便带到哪里都可!”独孤城径自又对柳艺道。

    柳艺闻言心喜不已,大声回道:“草民谨遵皇帝圣旨!”

    独孤城很满意,他大步走向凤清宫的门口,而后才想起自己落了一件事。他折回叶盛夏跟前,俯身想亲吻她一回,叶盛夏怒瞪他,大力推开他道:“逼我成亲还想亲我,独孤城,门都没有!”

    独孤城深深看一眼叶盛夏,淡声道:“不亲便不亲,有什么了不起的。”

    下回他用美男计,让叶盛夏这个色…女反来亲他。

    他就不信对付不了这个女人。

    一天到晚不得安生,成亲之事拖了这么长时间,原来她根本无意嫁他。

    既如此,唯有采取强硬手段。

    让叶盛夏知道,他才是皇帝,而她应该乖乖地任由他来糟踏。

    独孤城风骚地走远,叶盛夏瞪着他的背影,差点没提剑刺上前。

    “盛夏,算了吧,你就乖乖嫁吧。我本来没事,现在被你拖累了,都是你这个害人精。”独孤湘一点也不同情叶盛夏,在一旁幸灾乐祸。

    大婚(2)

    “我嫁了对你有什么好处?你皇兄跟你一样讨人厌!”叶盛夏抱过小皇子。

    刚才被独孤城那样一吼,小皇子便大哭特哭,搞得她也心烦。

    她美眸一转,看向一旁的柳艺道:“柳艺,你过来,我跟你有话要说!”

    柳艺淡声回道:“盛夏,我跟你无话可说。”

    “我还没说呢,你怎么就说无话可说?!”叶盛夏不满地道。

    柳艺也真是的,不讨人喜欢,难怪独孤湘不要她。

    “就你还能打什么主意?无非是想怂恿我带你出宫。告诉你吧,我才不会傻到跟当今皇帝做对。拐带他的女人走,我柳家还想活命吗?”柳艺不屑地回道。

    他进宫,是为带走独孤湘。

    现在得知孤孤湘怀了他的孩子,他更要抓紧时间带独孤湘出宫,好好照顾他们母子。

    “我说你这人怎么这么势力?想当初我还是你的老板,你这人就不念一点旧情?再说了,独孤城那胚是皇帝,我却是太后,太后大过皇帝,你知不知道?!”叶盛夏只差没朝柳艺大声吼,以表示自己的身份尊贵,无人能比。

    柳艺淡声回道:“太后没兵权,不能掌握他人生死——”

    “你nnd,我这就取你的小命。来人,将柳艺拉下去……”叶盛夏火了,大声打断柳艺的话。

    这会儿轮到独孤湘急了,她嗫嚅道:“盛夏,你不是玩真的吧?”

    柳艺见独孤湘帮腔,笑开了眉眼,激动地一把抱住独孤湘的纤腰:“小湘,我就知道你心里还是有我这个夫君的。”

    “有你才怪。别抱我,我这个公主是你一介草民能轻薄的吗?”独孤湘涨红小脸,朝柳艺大声喊道。

    “你我是夫妻,抱一抱亲一亲是应该的。”柳艺嘻皮笑脸地凑近独孤湘,索性一把捧起她的小脸,大力亲了一口。

    他再往她的红唇袭去,独孤湘闪避不及,被他亲了个正着。

    凤清宫的宫女看了脸红耳斥,叶盛夏则直摇头:“伤风败俗的你们,这不是带坏孩子吗?”

    这本是独孤城和她在凤清宫经常上演的戏码,今天却是换了男女主角……

    大婚(3)

    独孤城才出凤清宫,回到承乾宫便迫不及待地拟旨,决定封叶盛夏为后。

    叶盛夏一听这消息便跑到承乾宫想阻止,结果却被四大宫女强行押回了凤清宫。

    “你们以下犯上,把哀家逼急了,哀家将你们全部嫁出去!”叶盛夏急得跳脚,朝四大宫女喝斥道。

    水芙笑嘻嘻地回道:“娘娘还是先把自个儿嫁出去吧。这回皇上是铁了心要给自己要一个名分,没人能阻止。今日圣旨拟好,明日便会在朝堂之上宣读圣旨。届时娘娘想反悔也来不及!”

    独孤城喜欢叶盛夏是众所周知的事,宠她爱她只差没整天挂在嘴边,偏生叶盛夏总说嫁给皇帝没安全感,不能随便嫁人。

    此次好了,把皇帝逼急了也会跳墙。

    次日,独孤城果然在朝堂上宣读了圣旨,大婚之期已定下,就在下月初八,上好的良辰吉日。

    这事一定下,当下叶盛夏就急得在凤清宫团团转,找人帮忙商量,要怎么样才能令独孤城收回圣旨。

    偏生一个个都没良心,胳膊肘往外拐,所有人都要她乖乖嫁人。

    “湘儿,你如果给我出个主意,我让柳艺这辈子得不到你!”叶盛夏最后的希望寄托在独孤湘这个笨女人身上。

    独孤湘下意识地看一眼柳艺,嗫嚅道:“其实柳艺也不是那么讨人厌。盛夏,不如你就嫁吧,皇兄很好的。喜欢他的女人可多了……”

    “就因为这样才不安全。就是太招女人喜欢了,如果只要是个女人都喜欢他,都来跟我抢男人,那我岂不是太忙了?”叶盛夏苦着小脸回道。

    这是她的苦处,独孤湘怎么就不明白呢?

    “可是皇兄为了你已经把后宫遣散了,你还想怎么样?”独孤湘为独孤城抱不平。

    长得好看又不是她皇兄的错,叶盛夏怎么能因为他有女人缘就不嫁人 ?'…3u'哪有这样的道理。

    孩子都生了,有没有必要再纠结这件事?

    “可是——”

    “别可是了!还有十几日便是大喜日子,你好好准备一下,做当今皇后!”柳艺不耐烦地打断了叶盛夏的话。

    大婚(4)

    无论叶盛夏愿不愿意,时间就这样不紧不慢地流逝。

    越来越临近大婚的日子,叶盛夏每天在凤清宫来回踱步,欲想一个好办法不需要跟独孤城成亲。

    可是包括凤清宫在内的整座皇宫都沉浸在喜悦当中。

    众人是在为独孤城高兴。

    这么长时间,他终于能够守得云开,娶到叶盛夏。

    这件天大的喜事,当然是普天同庆。

    明天便是叶盛夏成亲的大喜日子。

    这晚凤清宫内人来人往,都在为叶盛夏打点。

    叶盛夏无奈地由着众人帮她折腾,她问独孤湘道:“我成亲后,你就要随柳艺回柳家,你就心甘情愿地随他回去吗?”

    “待在皇宫被你奴役,我还不如出宫,届时再找个机会跑便是了。”独孤湘有自己的打算。

    深宫内苑没办法过日子,还是宫外自在。

    叶盛夏回头瞪视笑脸盈盈的独孤湘:“我出嫁,你看起来很兴奋?”

    不只是独孤湘,还有全宫殿上下的宫女嬷嬷,一个个喜气洋洋,看起来比她这个当事人兴奋多了,好像要嫁人的是她们其中的一个。

    “那当然。皇兄守了你多年,终于能得到一个名分,我自然替他高兴。”独孤湘灿笑回道,在一旁磕瓜子。

    叶盛夏抓了一把,也磕将起来,摇头叹息:“当太后跟当皇后又没什么不同,我觉得做太后就挺好的,起码是皇帝的长辈,说起话来也有份量,你说是不是?”

    “当皇后同样很好,你跟皇兄平起平坐,你看哪个不顺眼,便砍了哪个。”独孤湘轻斥,拍开叶盛夏的手。

    哪有即将做皇后的新娘子没仪态地磕瓜子儿,让人看笑话。

    音儿和玉儿都笑闪了眼,个个都很开心,对叶盛夏的新娘装扮赞不绝口。

    叶盛夏权当她们是在哄她开心。

    她就算再美丽,也不可能变成一朵花,这些人还以为她好骗呢。

    直到室内突然变得安静,叶盛夏才发现有人入侵。

    她疑惑地回头看去,看到来人,不禁傻了眼:“你怎么来了?”

    独孤城会愿意让这个人进入凤清宫,有点奇怪。

    大婚(3…u…w…w)

    “当然是来看看世界上最美丽的新娘。”男人看着凤冠霞帔的新嫁娘半晌,仔细打量。

    叶盛夏起身,在他跟前晃了一圈,臭美地问道:“我是不是很漂亮?!”

    她笑容可掬,薄粉微施的小脸如同朝霞一般迷人,可笑的笑厣挂于颊畔,娇俏可人,又不失女人的成熟妩媚。

    男人笑着点头,看一眼自己身上的红色长袍,轻捏叶盛夏的鼻尖儿道:“是啊,你跟我很相佩,我们都穿红色……”

    他话音刚落,便遭到叶盛夏一记粉拳:“人妖,让那个醋坛子听到你这话,他一定海扁你一顿。”

    她想不到的是,上官疏桐会在她成亲前的一天突然赶到皇宫来看她。

    上官疏桐堪堪握住她的粉拳,淡声道:“原是想这辈子都不再见你。可是,如果不在你成亲再看你一眼,总是不甘心。”

    他是真的很想再看她一眼,想知道欲嫁人的她是如何的美丽。

    他犹豫良久,终还是来了。

    而他庆幸自己来了这一趟。

    独孤城还算厚道,似乎知道他会前来看她,凤清宫没有任何人拦截他的去路,他才能这么顺利地见到即将嫁人成亲的叶盛夏。

    “小夏夏,你很好看。”上官疏桐轻抚上叶盛夏的颊畔。

    叶盛夏正在疑惑为什么突然之间所有人都撤了,就剩下她和上官疏桐。

    独孤城也是奇怪,平日看她看得这么紧,这会儿就不怕上官疏桐带她离开?

    这种念头一闪即逝,叶盛夏没有再多想。

    她觉得,还是别做这种事。

    她还是嫁吧。

    独孤城已给了她最大的自由和空间,也给了她时间,等她够久了。

    如所有人所说那般,没有哪一个皇帝愿意为了一个女人做到这等程度,有夫如此,她该知足了。

    再见上官疏桐后,看到这个为她所苦的男人时,她便觉得自己是该嫁人。

    她一天不嫁人,就给了其他男人希望。

    上官疏桐来了,或许,上官毓也会赶到。

    如果独孤月还在人世间,指不定也想看到嫁人时的模样。

    为她所苦、被她拖累的男人那么多,他们定也希望她能够幸福。

    大婚(6)

    “上回听湘儿还说在宫外遇到你,我真羡慕你们,可以过自己想过的日子。不像我,只能困在皇宫,哪里也不能去。”叶盛夏说着,忙把点心盒递到上官疏桐跟前,对他笑得灿烂:“吃瓜子儿不?很好吃的。”

    “这是女人吃的东西,男人不喜这个。”上官疏桐婉拒,视线舍不得自叶盛夏脸上移开。

    原是打算再不见这个女人,可还是忍不住见了。

    那这回见了,以后是不是再不见她?!

    毕竟见了,只会徒增伤感。他怕自己到最后,觉得世间所有女子都不及她一人。

    “大男人主义,好吧,吃苹果,吃了后一生平安。”叶盛夏找了个大红苹果递到上官疏桐跟前。

    上官疏桐莞尔,还是摇头。

    一时间,两人之间变得沉默。

    叶盛夏不知说什么好。

    上官疏桐一个劲儿地瞅着她,也不说话,害她也不知说什么好。

    又静坐了好一会儿,上官疏桐才起身道:“若我再不走,独孤只恐会杀进来了。”

    “不是吧,这就走了?我还没成亲呢。”叶盛夏蹙紧秀眉道。

    上官疏桐不置可否地一笑,起身走到门口处,回眸道:“盛夏,此生能遇得你,我已经无憾了。”

    叶盛夏闻言,呆怔在原地,眼睁睁地看着上官疏桐走离自己的视线。

    独孤湘入内时,就看到叶盛夏在抹眼泪。

    独孤湘的心跟着一紧,凑上前替她擦干眼泪道:“怎么突然就哭了?都要嫁人的人了,干嘛哭?”

    叶盛夏抱紧独孤湘的纤腰,哽声问道:“湘儿,你说人生为什么要有生离死别呢?”

    “当然是为了下一次的相遇,尽问些傻话。”独孤湘莞尔。

    叶盛夏一直是个大姐大,从来都是欺侮她,也不可能问些这样的问题。这一回,想必是触人伤情了吧?

    “也是啊,人妖不来找我玩,大不了我出宫找他呗。让他带我去他的老巢看看,我怎的就犯傻了?”叶盛夏破啼为笑,鄙视自己的无用。

    来一个上官疏桐就好了,再多来一个,她可能忍不住会流泪,还是别了。

    大结局:只羡鸳鸯不羡仙

    上官疏桐来了一趟之后,叶盛夏高亢的情绪偃息旗鼓,再没有反弹的态势。

    她情绪低落,趴在榻上躺了一会儿。

    不知不觉间,她睡着了,梦到了一些许多很久远的事情。关于上官疏桐、关于天毓,甚至还有关于独孤月的许多过往。

    那些快乐又夹杂着些许痛苦的往事,她最遗憾的是,未能及时阻止独孤月做傻事,这是她心底最深重的遗憾……

    待她睁眼,天已经亮了,宫女嬷嬷们继续在她身上忙碌。

    “娘娘好美啊……”众人的惊叹声令叶盛夏睁开困倦的美眸。

    她看向镜中的女人,凤冠霞帔下的她,看起来格外打眼。

    这时她觉得,自己是美丽的。

    她玉肌赛雪,美眸顾盼有情,爱笑的眼清澈见底,略施薄粉的她清丽间又不失妩媚,明艳的红色衬得她喜气洋洋。

    美丽的新嫁娘,端的让人移不开视线。

    “盛夏,不得不承认,你迷倒皇兄不是没道理。以前的你丑死了,不知何时开始,你已经成为了祸国殃民的祸水!”独孤湘轻捏叶盛夏的粉颊,打趣道。

    叶盛夏失笑:“我本来就是祸水,你不承认也不行!”

    今天她是美丽的皇后,不美才奇怪呢。

    “我的大婚之后,你皇兄就要办你的喜事。说是要补给你一个盛大的婚礼,堂堂正正把你嫁到柳家。湘儿,你惨了,非嫁不可!”叶盛夏看向独孤湘,不忘给她刺激。

    “届时我带着孩子再跑,看柳艺能奈我何!”独孤湘趾高气昂地回道。

    躲在外室偷听的柳艺闻言心凉了半截。

    看来他得看好独孤湘才行。

    这一不小心,独孤湘很可能就跑了。

    随着一声“吉时已到”,叶盛夏在众人的簇拥之下出了凤清宫,开始正式的大婚仪式。

    大婚有条不紊地进行当中。

    无非是祭祖,接受封印,再然后便是接受众臣庆贺。

    叶盛夏在人群之中看到了熟人,那是上官疏桐。

    有一个人站得遥远,那人一袭白袍,衣袂翩跹,有如谪仙,远远看着她的方向。

    “天毓说,远远看你得到幸福就好,怕你会哭……”独孤城似知道她在想什么,在她耳畔柔声道。

    大结局:只羡鸳鸯不羡仙【完】

    “可我还是想哭,怎么办?”叶盛夏眨着明媚的泪眼,直勾勾地看着独孤城。

    独孤城不顾众人在场,在她脸上亲了一口,笑道:“好了,亲过之后就不哭了。为了除我之外的男人哭,我会嫉妒……”

    叶盛夏破啼为笑,躲进了独孤城怀中。

    独孤城趁机抱紧叶盛夏,朗声大笑道:“算了,大婚仪式到此为止吧,再继续进行大婚,皇后耐不住性子,会直接休了我这个夫君了!”

    叶盛夏听到这话,在独孤城脸上用力亲了一口:“还是你得我心,知道我最讨厌宫里的这些破规矩。”

    “要亲这里……”独孤城指着自己蔷薇色的鲜色薄唇,对叶盛夏挤眉弄眼。

    叶盛夏失笑,红唇轻轻印上独孤城的薄唇。

    独孤城把握机会,反亲上叶盛夏的香唇。

    两人唇舌…交缠,亲亲密密地拥吻在一起……

    众人看得目瞪口呆,不知这大婚是不是进行到这里就该散场。

    不知是谁在说,当今的皇帝是个痴情种,相信以后皇后说什么,皇帝便认为是什么。

    历代以来男尊女卑的规矩,想必到了独孤城这一代得彻底改变。

    独孤城再这样宠当今皇后,很快便会女权至上。

    站在不远处的上官疏桐看着相拥在一起的幸福男女半晌,移不开视线。

    虽说有遗憾,遗憾自己未能抱得佳人归,可是亲眼看着这个女人得到幸福,这种感觉很好。

    渐渐的,人潮散去,独孤城和叶盛夏在众人的簇拥之下走远。

    他们一路走过的地方,留下欢声和笑语。

    上官疏桐怔在原地良久才恍神,他举步欲离开,却发现在不远处还站着另一个男人。

    他走向天毓,笑道:“我也觉得你会来,果然没错……”

    天毓还在恍神,如玉般的俊颜写满茫然。

    “他们这是不是就叫做,只羡鸳鸯不羡仙?”良久,他才轻启薄唇,淡声问道。

    上官疏桐一愣,点头道:“是啊,只羡鸳鸯不羡仙,大抵就是如此了吧?”

    以前他们不了解为什么有人以为有了爱情,再不羡慕神仙。如今方知,若能与心爱之人在一起,哪怕是只有短短数十年的光阴,也会很幸福。

    上官疏桐和天毓肩并肩走在空旷的宫道之上,在经过一道转角处,天毓顿了顿脚步,看向一道佝偻的身影……

    上官疏桐看着那人的背影,还有他微跛的双腿,也定驻了眸光。

    上官疏桐好半晌才找到自己的声音,嗫嚅道:“他不是独孤月——”

    “这个世间,再无独孤月。人有相似,物有相似,也许那也不过是一个寂寞的人罢了。”天毓淡声回道。

    在所有人的心中,独孤月已经死了,在叶盛夏心中同样如此。

    既这般,世间又如何会再有独孤月?

    “是啊,那也不过是一个跟我们一样寂寞的可怜人。天毓,我请你喝酒,请喝小夏夏和独孤的喜酒,今晚我们不醉不归!!”上官疏桐豪气千云地朗声道,一扫此前的颓废。

    天毓却已施展轻功而起,淡声而笑:“你追得上我,我便让你请喝酒……”

    上官疏桐也拔地而起,施展轻功追往天毓。

    两人你追我逐,只见空中闪过两道身影,一红一白,交相辉印,在湛蓝的天际下,形成一道动人的流景……

    ………………………………

    【后记】:

    独孤湘最后还是被柳艺带回了柳家,她原是不打算生孩子,结果生完第一胎,来年又有了第二胎。

    至于宋君,后无人再提起。

    那之后,每年独孤湘的生辰之日,都有人送上一幅关于独孤湘的仕女画。

    画中的女子容颜娇丽,跃然纸上,自有一股俏丽的风情。

    碧山水庄封庄,宋君便开始避世。

    有人说,宋君是在等一个女人,若是那个女人去见他,他便会重新再开启庄门。

    只知道,曾经风流倜傥、喜卧美人乡的宋君一生未娶,终至孤独终老!

    ……………………………

    太后文到今天就全部完结了。谢谢亲亲们的一路支持。若亲亲们有兴趣,可以看看99的现代新文(boss大人,求你别玩了)。

    本书由'。3u。'提供下载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