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我的女友是总裁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七十五章 萧剑的怀疑

    “萧剑,刚才你为什么说谎?”进了房间,李墨馨从后边抱住萧剑,小声问道。

    “没说谎啊,没有影的事能说吗?”萧剑反身搂住了李墨馨的纤腰,嘴巴开始寻找目标。

    唔唔……

    嘴巴被封,李墨馨无力的瘫软在萧剑的怀中,任由他双手肆意侵犯……

    不多会,两人都气喘吁吁,情意绵绵,李墨馨更是杏眼迷离。

    “萧剑,放开我,好难受的。”李墨馨用力挣脱了萧剑的怀抱,她怕在继续下去就会对继母食言。

    萧剑也很难受,一股原始的冲动几乎让他不能自己,无奈之下也只好放开了李墨馨。

    李墨馨的闺房装修的很温馨,更让萧剑惊奇的是在一面墙上居然有一个书架,上面摆满了各类书籍。

    看来漫漫长夜,她也在借书打发时光。

    萧剑走过去,很仔细的搜寻起来,想找本喜欢的书看。

    李墨馨走到萧剑身边,从一个角落了摸出一本诗集,递给了萧剑:“这是我爸爸写的。”

    萧剑一愣,他没想到李墨馨的父亲竟然是个诗人。

    翻开诗集,里面都是些情诗,写的很婉约动人,有些词句甚至让萧剑有落泪的感觉。

    李墨馨轻声说道:“我爸爸当年是京华大学的才子,很有名气的,他的笔名叫忘尘。”

    忘尘?萧剑对这个名字还真有些印象,记得大学的时候,有人曾经提到过这名字,只是时间久了记不起来了。

    萧剑指着其中一首诗,对李墨馨说道:“墨馨,你爸爸当年真的很风流倜傥,他应该很爱这个女人,词句好感人呢。”

    李墨馨看了眼,轻声说道:“这个女人就是我妈,他们在大学相爱,毕业后结婚有了我。”李墨馨的眼睛湿润了。

    “你看,这就是我妈!”李墨馨转身从枕头下摸出一张照片,递给了萧剑。

    照片上的女子很清秀,给人一种很安静的感觉,很美。

    “墨馨,你长的很像你母亲。”萧剑说道。

    “嗯,可惜,妈妈早早的就走了。”李墨馨轻声抽泣起来。

    萧剑轻轻揽过李墨馨,“墨馨,别难过了,以后有我呢,我爱你。”

    “萧剑,我也爱你。”李墨馨的小嘴凑了上来,卧室里又是一阵温情。

    温存过后,萧剑很奇怪的问道:“墨馨,既然你爸爸的诗集都出版了,怎么市面上见不到呢?”

    李墨馨叹息一声说道:“我继母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把所有的诗集都买了回来,当着爸爸的面烧了。这本还是我偷偷藏起来的。哦!千万不要让继母知道啊。”

    “嗯,你这小笨蛋,我又不是你继母的内奸。”萧剑轻吻了下李墨馨说道。

    “坏蛋,老是占便宜,好了,回去睡吧,不然继母不放心。”说完,李墨馨的脸又红了。

    萧剑回到自己的卧室,刚想脱衣服睡觉,房门被敲响了。

    萧剑过去开了门,是王妈站在门口,“姑爷,喝牛奶。”

    萧剑接过杯子,见王妈没有走的意思,于是微微一笑,一口喝了下去。

    靠!喝被牛奶还要监督吗?

    上了床,萧剑的脑子里不断闪现着李忠诚和冯玉兰的身影,李墨馨的那些话也不断回响在耳边。

    李忠诚为什么要装病呢?而且还要装成个植物人?大才子,美丽的母亲,诗集,继母,车祸……

    萧剑感觉困意袭来,慢慢的合上了双眼……

    第二天早上,在餐桌上,冯玉兰很关心的问萧剑道:“萧剑,昨晚睡的好吗?”

    “伯母,我睡的很好。”萧剑答道。

    “墨馨,我怎么听说你庞伯父被车撞了呢?”冯玉兰问李墨馨道。

    “是的,不过已经出院了。”李墨馨不敢多说,生怕继母追问。

    “嗯,那就好,很久没见他了,让他有空来家吃顿饭。”冯玉兰吃饱了,扯了张餐纸擦了下嘴巴,起身离去了。

    萧剑和李墨馨开车去了天龙集团总部。

    萧剑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坐在椅子上,脑子里还在想着昨天的那些事情。

    蓦地,他似乎意识到了什么,不行,这件事透着奇怪,必须查清楚,不然恐怕会对墨馨不利。

    萧剑曾经是京华大学学生会主席,跟学校里老师们的关系都很好,他拿出老爷手机,翻出档案室管理员窦坤星老师的电话,打了过去。

    “窦老师,您好,我是萧剑啊。”

    “哎呀!是萧剑啊,工作有着落了吗?”窦坤星很喜欢萧剑,很关心他的工作问题。

    “窦老师,我现在在天龙集团呢,工作还不错,谢谢您还挂着我。”萧剑对窦坤星很尊敬。

    “天龙集团,不错呀,很有前途。萧剑是不是找我有事啊?”窦坤星问道。

    “呵呵,窦老师,我找您还是真有事要麻烦您。”萧剑很尴尬的干笑了几声,这个电话似乎早就该打。

    “有事就说,你可不是那种吞吞吐吐的人。”窦坤星对萧剑还是比较了解的。

    “窦老师,您在京华大学那么多年了,知道李忠诚吗?哦!他的笔名叫忘尘。”萧剑问道。

    “忘尘啊,我知道,我们曾经是同学,他不是天龙集团的总裁吗?不过听说好像身体不太好,这几年他没露面,我们都断了联系了。怎么?他出事了?”窦坤星答道。

    “嗯,他现在成了植物人,窦老师,他的事您都清楚吗?我的意思是大学里的那些事。”萧剑问道。

    “唉!这话说来就话长了,萧剑,要不这样吧,有时间你来学校,我细细讲给你听,他的故事啊,都可以写一本书了,唉!忠诚那人真的是才华横溢。”窦坤星似乎想起了往事,声音显得很惆怅,很失落。

    “好吧,窦老师,我抽空去看您。”萧剑挂了电话,他隐隐感觉李家的事真的不那么简单。

    不过,这件事是否该和李墨馨说一声呢?

    萧剑犹豫再三,感觉还是先瞒着李墨馨为好,女人的心小,一旦自己查出了点什么来,她恐怕会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一下把事情闹大;如果是自己大惊小怪了,反而会让李墨馨的继母反感自己。

    萧剑决定了,明天就去京华大学找窦坤星老师问个明白。

    可惜萧剑不会想到,明天的事情却出乎了他的意料,让他更深的陷入了一场危机当中!

    ...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