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我的女友是总裁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七十四章 搬进别墅

    萧剑没想到李墨馨家的别墅这么大,后面的花园足足有两亩多地,这在寸土寸金的京华市是不可想象的。

    冯玉兰见到萧剑后很热情,“你就是萧剑啊,早听墨馨说起过你,果真一表人才,呵呵,以后就是一家人了,在这里不要客气啊。”

    “伯母您好,以后让您费心了,如果我哪里做的不对,还请您批评。”萧剑赶紧上前问好。

    冯玉兰给萧剑的印象的非常好,显得雍容华贵,落落大方,虽然岁月流水让她青春不再,但是仍然不失为一个漂亮的女人,显然当年也是个名震一方的大美人。

    “王妈,领着萧剑去看看房间。”冯玉兰吩咐王朝珍道。

    王朝珍上前,对萧剑说道:“姑爷,请跟我来。”

    这个称呼让萧剑顿时一愣,不过随即释然,人都住到家里来了,姑爷是早晚的事。

    萧剑住的客房位于三楼,离李墨馨的房间不远。

    开了门,王朝珍说道:“姑爷,您看还缺少什么就跟我说。”

    萧剑进了门,四下打量了一番,房间布置的跟豪华宾馆似得,所有的被褥都是新的,房间里电器也很齐全,电脑、电视什么都有。

    “王妈,谢谢您,已经很好了。”

    李墨馨也跟了上来,身手挽住萧剑的胳膊,“萧剑,随我去看看爸爸吧?”

    “嗯,这是应该的。”

    看着萧剑的背影,王朝珍微微摇头,轻轻叹了口气……

    冯玉兰陪着萧剑和李墨馨走进了她的套间里,“萧剑,这就是墨馨的爸爸,唉!躺在床上都三年多了,你看他现在的样子,唉!当年她爸爸也是个美男子,才华横溢!”

    李忠诚仰面朝天躺在床上,脸上没有一丝血色,嘴巴微张,气若游丝。

    萧剑问道:“伯母,伯父是如何受伤的?您方便说吗?”

    冯玉兰叹息道:“唉!那是墨馨还小的时候,她母亲和忠诚外出,路上出了车祸,她母亲当场死亡,忠诚的头部也受了伤。本来都好利索了,谁知三年前,他突然就成了现在这个样子,所有的大医院,包括外国的名医都看过了,都束手无策,成了植物人,除了还有一口气外,跟一具木乃伊没什么区别。”

    萧剑点了点头,看来墨馨的继母真的不容易,她是在李忠诚受伤后才嫁给他的。

    “伯母,我能帮伯父看看吗?”萧剑问道。

    “怎么?你懂医术?”冯玉兰显得有点意外。

    “妈,萧剑可厉害呢,庞伯父出了车祸,都是……”李墨馨似乎意识到自己说漏了嘴,赶紧收住了话题。

    “不怕伯母笑话,我大学里学的就是高级护理,对于医术多少明白点。”萧剑答道。

    这点李墨馨倒是跟冯玉兰说起过,“哦!行,我以后有帮手了,你就看看吧。”冯玉兰不以为然,一个不懂医的外行,还能看出什么道道来。

    萧剑走到窗前,摸起李忠诚的右手,跟他掌心相对,试探着发出了一道真气。

    冯玉兰以为萧剑在为李忠诚号脉,也没在意,把头扭向了窗边,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萧剑*控着真气在李忠诚的体内游走,随着真气沿着李忠的经络运行,他身体内部的景象一一呈现在萧剑的脑海中。

    奇怪!李忠诚的身体内并没有发现异常的地方,全身的经络畅行无阻,除了脾胃和肝部有些病症外,他不应该昏迷不醒啊!

    我靠!难道他在装病?

    这个想法让萧剑惊得出了一身冷汗,这里面不会有什么内情吧?萧剑很清楚,他的真气进入他人身体后,就算死人也会有所反应的,李忠诚的表现只能说明一点,那就是在装!

    李墨馨紧张的看着萧剑,见他不住摇头,不由担心的问道:“萧剑,我爸爸是不是病的很严重?”

    萧剑慢慢抽回真气,刚想放开手,突然感觉手心里有了异样,似乎李忠诚在故意用指甲挠他。

    冯玉兰也神情紧张的走了过来,“萧剑,忠诚的病情如何?”

    萧剑放开李忠诚手,故意叹息一声说道:“伯父的身体很虚弱,脏器的功能有些受损,尤其是肝脾肾胃,都有些毛病。”

    李墨馨拉住萧剑问道:“萧剑,你是不是有办法?我知道你一定行的。”

    萧剑摇头说道:“墨馨,伯父躺的时间太长了,脑部功能也受了损,这不是一朝一夕的事,要慢慢来,我可以帮着做些按摩,针灸,兴许能有点作用。”

    冯玉兰暗暗长出一口气,叹息一声说道:“萧剑,以后恐怕要麻烦你了。”

    萧剑说道:“伯母,既然是一家人了,您还这么客气。”

    李墨馨神情黯然,拉着萧剑走出了父亲的卧室。

    也许是因为萧剑的到来,李家的晚餐很丰盛,冯玉兰还特意开了瓶八二年的拉菲。

    “萧剑,墨馨还小,公司的事你也要多上心才是。”冯玉兰故意试探萧剑道。

    “伯母,我就是一个司机,再说管理公司我也不懂,能当好司机就不错了。”萧剑表现的很谦虚,说话滴水不漏。

    “嗯,不会可以学嘛!来,我们喝酒!”冯玉兰端起酒杯,向萧剑举杯。

    李墨馨感到很奇怪,萧剑为什么要说谎呢,他不是正在自学企业管理吗?不过,她并没有当场指出来,想着以后再问萧剑原因。

    喝过几杯拉菲后,冯玉兰让王妈端上了饭菜。

    吃过饭后,王妈为众人泡上茶水。冯玉兰端起茶杯抿了一口,说道:“萧剑,一会睡觉前让王妈帮你热杯牛奶,睡前喝杯奶对身体对睡眠都有好处。”

    李墨馨点头附和,“妈妈这是为了我们好,我的睡眠就很好!”

    既然是李家的规矩,萧剑自然不想打破,何况他对牛奶并不过敏也不反感。

    喝了一杯茶,李墨馨起身对母亲说道:“妈,我和萧剑上去了。”

    “嗯,去吧,别玩的太晚,墨馨,要记住你的承诺吆。”冯玉兰面无表情,似乎随口说的这句话。

    李墨馨俏脸一红,应了一声,拉着萧剑上楼了。

    ...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