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我的女友是总裁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六十六章 月夜盘龙洞

    萧剑还不知道庞世通出事,此时他在盘龙洞里已经盘腿打坐了整整一天两夜。

    回家的当晚,萧剑吃过面条后,费劲了口舌,好不容易才劝说的父母同意跟他一起回京华市。见父母答应,萧剑心中高兴,道了晚安,回到了他的房间里。

    木床上已经铺好了被褥,都是崭新的,看着房间内熟悉的一切,萧剑心中颇为感慨。

    萧剑端着脸盆走到院子里,想着洗把脸后去睡觉。今夜是月圆夜,院子里很亮,山间的夜尤为寂静,静夜、一地的月光,很容易让人浮想联翩。

    蓦地,萧剑冥冥中感觉有个很奇怪的声音在呼唤自己,他愣愣的放下脸盆,开了院门,径直走了出去。

    萧国庆还没睡着,听到院门响,掀开窗帘看了看,不由推了老婆下,“他娘,都这么晚了,小剑怎么还出去?”

    侯爱荣也支起身体,就着月光看了看,“老头子,俺感觉儿子不对劲,走路怎么愣愣的,你赶紧去看看。”

    萧国庆赶紧穿衣下床,追了出去,“小剑,你要去哪?”

    萧剑似乎着了魔般,任凭老父亲在身后追赶呼喊,头也不回,脚步不停,下沟爬崖。

    二十多分钟后,萧剑走进了盘龙洞,寻到一处平坦处盘腿而坐,双手叠放在小腹前,闭上了双眼。

    “儿啊,你这是怎么了?”萧国庆跟着走进了洞中,就着月光,依稀看到儿子在盘腿打坐,上前推了一把,谁知萧剑依然是不理不睬。

    萧国庆害怕了,他把手放在萧剑的鼻孔下,呼吸很匀称,不像是有事的样子。这孩子到底怎么了?难不成招了鬼祟?

    侯爱荣也不放心,紧赶慢赶的追到了洞中。

    “他爹,这孩子不会是中了邪吧?”侯爱荣看到萧剑的样子,心疼的低声抽泣起来。

    此时萧剑的体内一股暖暖的气流正沿着他的奇经八脉慢慢游走,浑身暖洋洋的,说不出的舒服,就犹如猪八戒吃了人参果,浑身十万八千个毛孔无一不舒坦。

    “别吵!别惊吓到儿子,有可能是梦游。”萧国庆听说过人会梦游,一般这种时候千万不能叫醒他,否则会出危险。

    “你别胡扯了,剑儿还没睡,怎么会梦游?”侯爱荣瞪了丈夫一眼,走进萧剑,想叫醒儿子。

    侯爱荣的手刚刚摸到萧剑的身体,突然被弹了开去,震得她手臂发麻,不禁呀了一声。

    “咋了?一惊一乍的。”萧国庆低声吼道。

    “他爹,出怪事了,萧剑身上有电。”侯爱荣不敢再触碰萧剑。

    萧国庆哪里肯信,也伸手去摸,果然,他的手臂同样被弹开了,由于他用力大了点,还差点摔倒在地,在原地转了一个圈。

    邪门了!盘龙洞的传说已久,萧国庆耳熟能详,此时他的心里似乎明白了什么。

    “他娘,不要惊动儿子了,咱去洞口守着去!”萧国庆拉着老婆走到洞口,帮萧剑看起了门。

    “他爹,儿子不会出事吧?”侯爱荣爱子心切,不时向洞里张望。

    “嘘!别说话了,另外这事不要对任何人讲,等儿子醒了自然会明白的。”萧国庆把食指竖起,放在嘴边,小声说道。

    真气在萧剑的体内运行,速度越来越快,洞壁上,地面上,不住有些乳白色气体渗出,全被萧剑吸入了口鼻之中。

    萧剑就感觉他的灵魂似乎进入了一个虚无的世界空间里,在这个无边际的空间里,他显得是那么渺小,犹如茫茫宇宙中的一个芥子。这个虚无的空间里,没有时间,没有重力,萧剑感觉自己就要融化在虚无中……

    天渐渐的亮了,萧国庆转身看了眼萧剑,还没有醒过来的迹象,不过看他的胸口起伏正常,心里稍安,“他娘,你回去做饭,给俺送来,这里不能离开人。”

    侯爱荣答应一声,一步三回头,儿子是娘的心头肉,她自然放心不下。

    一天过去了,萧国庆敖红了双眼,他已经一天一夜没合眼了。

    “他爹,这么下去也不是办法啊,要不去请个大夫来看看吧?”侯爱荣是又心疼儿子又心疼老头子。

    “你别管,回去帮俺拿点被褥来,今晚俺就在洞口睡了!”萧国庆不止一次进去看过萧剑,萧剑面色红润,呼吸匀称,身体还散发出一股很特别的香味。儿子应该没事,老一辈人传说,洞里曾经有位得道高僧在此坐化,莫非儿子遇到了奇遇?

    萧剑兀自在虚无中神游,蓦地一个声音断喝道:“大胆凡人,胆敢踏入灵虚,还不快快回转,否则让你化为齑粉!”

    萧剑吓得打了个冷战,出了一身的虚汗,慢慢睁开了眼睛。

    这是在哪里?我怎么会在这里?

    萧国庆看到儿子醒了,惊喜异常,“小剑,你醒了?”

    “爹!我怎么会在这里?”萧剑就着洞口投进来的月光,看出这里是盘龙洞。

    “儿啊,你可吓死俺们了,你都打坐一天两夜了,你看着天都快亮了。”萧国庆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心里的石头落了地。

    萧剑感觉身上黏糊糊的,摸了把额头,手心里竟是些黑泥。

    什么?竟然会有这么长的时间,萧剑感觉放佛过了几分钟而已。

    萧剑慢慢站了起来,感觉体态轻盈,身体里似乎有用不完的精力。

    “爹,咱回吧,娘一准在家着急呢。”没看到母亲在这里,萧剑迈步出了洞口。

    回到家里的时候,萧剑的母亲侯爱荣正在焚香祷告。

    看到儿子回来了,侯爱荣上前搂住了萧剑,“你这是弄啥哩,可吓死娘了。”

    萧剑笑道:“没事,我这不挺好吗,娘,我想洗洗,身上黏糊糊的难受死了。”

    “哎!俺帮你去烧水。”侯爱荣转身要去厨房。

    “娘,算了,我用缸里的水就行,不凉。”萧剑用水瓢舀起水来试了下,感觉温温的。

    侯爱荣刚想劝阻,毕竟都大冬天的了,用冷水冲澡,很容易感冒的。

    萧国庆拉了老婆一把,“随小剑去吧,咱回屋!”

    回到堂屋里,萧国庆小声的问老婆道:“他娘,你没感觉小剑有什么变化吗?”

    侯爱荣想了想,摇头说道:“没有啊,咋了?”

    萧国庆呵呵一笑,说道:“等天亮了你自己去看!”

    ...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