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我的女友是总裁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六十一章 锁龙寺里的老和尚

    走出梦幻咖啡厅,萧剑掏出手机看了下时间,这才注意到有几个未接电话,刚才他把手机打成了静音。

    电话都是李墨馨打来的,萧剑知道她不放心,拨了回去。

    “墨馨,我出来了,没事。”萧剑说道。

    “那个混蛋跟你说的什么?没为难你吧?”李墨馨的心一直揪着,害怕萧剑再出什么事。

    “还不是谈你的事,我让他死了这条心,就这点事。”萧剑不想让李墨馨为他担心,就没说实情。

    “哦,墨馨,我想请几天假,回老家看看,从春节回到京华市,还一直没回去过呢。”萧剑本来就有回家看看的打算,如今心情更加迫切了。

    “萧剑,要不我陪你一起回去?”李墨馨说这话的时候,俏脸绯红,幸亏办公室没人,不然主动要求去见未来的公婆还不羞死个人。

    “算了,公司那么多事情,再说路不好走,来回要四五天,如有可能我会把父母接来的。”萧剑自然明白李墨馨的心思,非常感动。

    “嗯,也好,把父母接来,让他们住你原来的房子,一家人都在京华市,干什么都方便。”李墨馨听萧剑这么一说,心里也有了打算,如果他的父母来到京华市,自己一定做个合格的儿媳妇。

    “那我就不回公司了,直接去机场。”萧剑说道。

    “怎么?你没开车?要派人送你吗?”李墨馨很诧异,萧剑为什么走的这么急,难不成里面有什么隐情?

    “不用了,幻影的钥匙在我办公室里,墨馨,不好意思,刚到公司就要请假,工资该扣就扣吧。”萧剑不想让李墨馨作难,主动提了出来。

    “傻蛋!路上注意安全,早点回来。”李墨馨叮嘱一番,挂了电话。

    萧剑的老家在甘南省平原市的大山里,隶属于章丘县。高耸的乌龙山脉,挡住了北方寒冷的气流,孕育出了一个无寒冬酷暑的地方,那就是清水岭——萧剑的家乡。

    下了飞机坐上了长途客车,临近傍晚的时候,萧剑在清水乡下了车,乡政府驻地离着他的家还有三十多里的山路,路虽然好走,但是却不通公交车,此时天色已晚,山路上罕见行人车辆。

    清水乡属于贫困地区,驻地更没有什么出租车。萧剑苦笑下,看来只有靠双腿走回去了。

    月上星稀,山里的夜空分外美丽,萧剑独自一个人走在崎岖的山路上,倒也惬意自在。

    突然,几声微弱的呻吟声从路边的深沟中传来,还夹杂着呼喊救命的声音。

    不好!有人掉沟里了。

    萧剑顺着声音寻去,果然,在四五米深的沟底,躺着一个人,旁边还有辆歪倒的自行车。

    萧剑下到沟底,一股浓浓的酒臭味直冲鼻子,让人作呕。

    “喂!你不要紧吧?”萧剑闭着气,上前推了那人一把,问道。

    “哎吆——哎吆——疼死我了,大兄弟,我腿断了。”那人见到来了人,似乎有了力气,伸出手,拉住了萧剑。

    萧剑掏出手机,就着微弱的屏幕光看了下,可不,只见那人的左腿小腿骨白森森的插出了肌肉,很吓人。

    “靠!断的这么厉害,你怎么会掉沟里呢?”萧剑临时不敢动他,生怕他还有内伤。

    “唉!不怕你笑话,在乡上多喝了几杯,不小心就摔了下来,哎吆——,躺这儿大半个小时了,也没人路过,哎吆,疼死我了。”

    原来是喝醉了,该!这就叫贪杯受罪!

    事可以这么想,但是人必须救,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一夜就能把人冻死。

    “你其他地反没事吧?”萧剑问道。

    “没事,没事,就是腿断了。”那人摆手说道。

    “那行,你忍着点,我背你上去,送你去医院。”萧剑说着把那人背了起来。

    “哎吆,大兄弟,慢点,疼!”

    萧剑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累了一身臭汗,终于爬上了山路。

    “大兄弟,我的车子还在下边呢?”那人指着沟底的自行车说道。

    “妈的,都什么时候了还想着那辆破车,这路上也没辆车,你还死沉死沉的。”萧剑气的骂了句。

    |“我说你哪个村的?要不让你家里人过来。”萧剑看了看四周,这里离乡卫生院有十多里的山路,背着去不是闹着玩的。

    “上水村的!”那人答道。

    妈的,比自己家要要远,这可咋办?总不能扔这不管吧?

    突然,萧剑想起不远处有座寺庙,叫锁龙寺,传说是个游方和尚化缘募捐修建的,说是为了锁住清水河里的小白龙,防止它出来兴风作浪,引发大水,危害人间。

    锁龙寺里有住寺僧人,小时候萧剑经常去那里玩。

    “我说老乡,锁龙寺里现在还有僧人吗?”萧剑毕竟多年没去过了,于是问道。

    “有!这些年来,年轻的都游方去了,还剩几个老和尚,怎么你想背我去那里啊?”

    “我懂点医术,先简单帮你处理下,然后打电话叫救护车来,这里手机没信号。”萧剑背着那人去了锁龙寺。

    饶是萧剑现在体能异于常人,背着百多斤的活人上山也是累的够呛。终于看到锁龙寺的山门了,萧剑轻轻放下那人,上前叩响了厚重的寺门。

    山门开了一条缝隙,一个须眉洁白的老和尚走了出来,双手合什:“阿弥陀佛,小施主深夜到此有何贵干?”

    萧剑微微鞠躬道:“大师,我在路上遇到一个断腿的人,手机没信号,想在这里简单为他处理下,然后叫救护车来。”

    老和尚这才注意到地上还躺着一个人,正在低声的呻吟。

    “小施主功德无量,我去找副门板来。”老和尚转身匆匆去了。

    不多会,两个老和尚抬着一副门板走了出来,萧剑上前,三人一起将病人架上门板抬了进去,放在了一张禅床上。

    禅房里开着日光灯,光线很亮,后来的那位老和尚抬头注意到了萧剑,不由微微一怔,高颂佛号:“阿弥陀佛,老衲空明,敢问小施主贵姓?”

    萧剑赶紧还礼,“不敢,空明大师,我叫萧剑。”

    “听师弟说萧施主懂雌黄之术,那就为这位施主施术吧,完事后老衲请萧施主禅房一叙。”空明大师的眼神里满是期许。

    靠!这老和尚找我干嘛?

    ...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