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我的女友是总裁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五十六章 真的被骗了

    名叫小红的女子投掷出的飞镖不偏不倚正中镖盘的大红心,“吆!——我赢了!我赢了!”小红兴奋的跳了起来,一下扑在了西楼月的怀中。

    高宴青、王燕惊得目瞪口呆,这,这怎么可能?可是不可能的事偏偏就在他们眼前发生了。

    “两位不好意思了,银行卡我可收起来了。”西楼月推开小红,一把抄起台面上的两张银行卡,装入口袋。

    钱!我的钱!那可是自己多年的积蓄。王燕伸手去夺,被西楼月一掌打开了。

    “怎么?玩不起吗?”西楼月一脸鄙夷,看向王燕的眼神里露出了一丝凶光。

    王燕无助的看向了高宴青,他可是说输了算他的呀!

    高宴青很尴尬,悄悄拉了下王燕,低声说道:“王小姐,您别担心,您负责看住他们,我回家取钱,帮你赎回银行卡。”

    “西楼大哥,我认赌服输,不过王小姐的钱你不能要,我这就回家取钱,你们在这等着我。”高宴青说完给王燕使了个眼色,意思是一定要看住他们,别让他们走了。

    王燕朦朦慥慥的点了点头,眼下也只有这样了,都怪自己贪好处。

    高宴青匆匆离开了包厢。

    等了有二十来分钟,高宴青还没回来,西楼月等的不耐烦了,“我说贾斌老弟,你给高总打个电话,看他还来不来。”

    贾斌笑道:“他岂能不来,王小姐还在这里呢,说不定被事情耽搁住了。”

    又等了十多分钟,王燕也沉不住气了,后背已经被虚汗湿透了。

    “贾总,您给高总打个电话吧,我,我还急着回家呢。”王燕的声音里带出了哭腔,那毕竟是二十万,可不是个小数目。

    “好吧!”贾斌点了点头,从口袋里摸出手机,拨出了号码,“坏了!高总的手机关机了!”贾斌惊呼一声。

    什么?这不可能吧?王燕一把抢过贾斌的手机,摁下了重拨键,果然,高宴青的手机关机了。

    王燕一下瘫坐在长沙发里,呆若木鸡。

    “我说高小姐,我总不能一直等下去吧?你的卡可不是我让你掏出来的,是你自愿的,要不随我去取钱。”西楼月推了推眼镜,很客气的说道。

    “西楼总经理,我只是借给高总用用卡,可没说替他出钱。”王燕无力的辩解道。

    “那我管不着,是你们之间的事,我只管拿钱,要是刚才我输了,密码箱里的钱可都是你们的了。”西楼月不同意,竟然起身准备离开。

    “你不能走!兴许高总一会就能回来。”王燕伸手拉住西楼月,心里还存着一点侥幸。

    “我说王小姐,你是不是被那个高总骗了呀,我看他是不会回来了。”贾斌摇头说道。

    高宴青会是个骗子?不可能吧!

    “高总说他跟你们是客户关系,我看你们也很熟悉,应该不会是个骗子吧?”王燕说道。

    “哈哈哈,看来你真的是受骗了,我和贾斌跟高宴青都是一面之缘,之前根本不认识,说是谈业务,不是还没谈嘛,要不查查他的银行卡,如果里面有钱,我就要他的三十万,你的钱我还给你。”西楼月笑道。

    王燕没了主意,银行卡在人家手中,她还能咋样?

    “我说王小姐,我们两个都是生意人,这点钱还真没看在眼里,西楼大哥说的在理,就这么办吧。”贾斌在一边帮腔道。

    小红叫来了酒吧的侍应生,西楼月把高宴青的卡掏出来,翻看了下:“帮我查下卡里的余额,密码应该就是背后的那几个数字。”

    不多时,侍应生回来了,“这位先生,卡里没钱,余额两块二。”

    王燕彻底傻了眼,唉!自己竟然真的是二啊!

    贾斌很同情的看着王燕,“王小姐,我倒有个主意。”

    “您快说!”救命稻草也是可以救命的,王燕已经彻底失去了理智和思维。

    “两条路,一是赶紧报警,我们都给你当证人;二是你找个人来,和西楼大哥再赌一把,哦,不是!跟小红在赌一把,说不定钱就回来了!”贾斌出了个主意。

    报警?赌博是犯法的啊!钱会被没收的。

    找人来赌?找谁?

    王燕一屁股坐在了沙发里,双手捂住面孔,低声抽泣起来。

    “王小姐,我还有事,今晚的飞机,您看是不是陪我们去取钱啊?”西楼月不耐烦的催促道。

    对!找萧剑!

    王燕止住哭泣,抬起泪眼,“西楼总经理,我找个人来跟你们赌,如果他输了,钱你们拿走。”

    西楼月和贾斌心中暗喜,有钱不赚就是混蛋,他们可不愿意当混蛋。

    “他是干什么?你的什么人?”西楼月问道,凡事小心没过错。

    “他,他是我的男朋友,是天龙集团总裁的司机。”王燕脸一红,撒了谎。

    哈哈!又是一条大鱼!天龙集团的司机油水一定少不了,钞票大大的有!

    “唉!好吧,我这人心软,按说你的钱是不能要,可是赌局上有规矩,赌场上头无父子,王小姐,我就给你找个机会,不过你男朋友输了,可别怪我无情。”西楼月还在充好人。

    “嗯!我明白。”王燕也是别无他法,她认识的人中,就数萧剑还算个人物,说不定能帮自己摆脱困境。

    王燕给萧剑打完电话,心怀忐忑,不时张望下忘情酒吧的门口,萧剑怎么还不来呢?

    萧剑乘坐的出租车停在了忘情酒吧的门口,下车后,他走进了酒吧。

    酒吧里人声嘈杂,人头攒动,萧剑个子高,王燕一眼就看到了他。

    “萧剑!我在这里!”王燕大喊一声,飞身窜出包厢扑了过去,一下扎进了萧剑的怀里,失声痛哭。

    萧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只好轻拍王燕的后背,安慰道:“王姐,到底出什么事了?”

    王燕就把事情经过讲了一边,萧剑边听边皱眉,很显然,王燕是掉进了一个骗局里,包厢里的人应该都是一伙的。

    “他们在哪里?带我过去看看。”萧剑心生怒气,奶奶的,我的同事都敢骗,看我如何收拾你们!

    ...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