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我的女友是总裁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二十八章 别墅里的惨叫声

    半个小时后,劳斯莱斯幻影在别墅门前停下,李墨馨轻吻萧剑后,下了车,“萧剑,明早七点来接我。”

    “好的。”萧剑调转车头,走了。

    这一切被站在二楼窗前的冯玉兰看在了眼里,看着远去的汽车,她摸出手机,摁了一串号码,“周公子,你猜的没错,墨馨果真跟那个萧剑在一起。不是我说你,凭你的势力难道连一个保洁员也搞不定吗?”

    “阿姨,您有所不知,我怀疑墨馨或者萧剑的背后有股莫名的势力,而且很大的那种势力。”周国涛说着,不由摸了摸被父亲打过的脸。

    “我们家应该没有,我进入这个家十多年了,没听说忠诚有什么大的关系啊?”冯玉兰说道。

    “那就是萧剑,不过据我调查,他就是一个山里出来的土包子,应该也不会有的,这就奇怪了。”周国涛说道。

    “好了,墨馨上楼了,我已经跟你爸爸约好了,这件事我会想办法的。”冯玉兰听到走廊传来了脚步声,匆匆挂了电话。

    “妈!我回来了。”李墨馨轻轻敲了敲继母的房门,说道。

    冯玉兰过去开了房门,一脸不悦的责备道:“以后不要玩的这么晚了,刚才是司机送你回来的?”

    李墨馨的脸一红,轻声嗯了声,“是的,妈,我去睡了。”

    “去吧,记得喝牛奶,我已经让王妈帮你热上了。”睡前一杯热牛奶,已经成了李家不成文的规定。

    冯玉兰等李墨馨进了她的房间后,在原地站了好大一会,脸上阴晴不定。嘴里不知道在嘟囔些什么。

    几分钟后,她转身从一个秘密抽屉里拿出一个小药瓶,倒了几片白色的药片在手心里,端起一杯凉开水,走进了另一个房间。

    房间里的摆设很简单,除了一张床,一张小桌外,别无他物。

    一个男人仰面躺在床上,脸色苍白,没有一丝血色,两眼无神的瞪着天花板。

    男人很英俊,病倒前应该是个美男子。他就是天龙集团的总裁李忠诚!

    冯玉兰站在床前,看着这个曾今心爱的男人,眼泪禁不住泪如雨下。

    “忠诚,不要怪我心狠,不这样的话我怎么能够得到你呢?她走了,走得没有痛苦,我活着,却每天都生活在痛苦中,爱怎么就这么难?忠诚,你现在也很幸福,什么都不用*心,不用牵挂了,你放心,我已经帮墨馨找了个好婆家,她会幸福的。”说道这里,冯玉兰的脸上现出一丝得意的笑容。

    “你怎么不说话,我知道你能听的见,是不是心痛了?是不是想死了?忠诚,你的诗集我都保留着,每次看到你写给她的诗句,我就要疯掉。不过,我不会疯掉的,因为我要让你生不如死。”冯玉兰自语着,脸上渐渐的露出了恶毒的笑容。

    “李忠诚!你这负心汉!你想死,我偏偏不让你死!”冯玉兰说着,伸手捏开李忠诚的嘴巴,把药片倒入了他的口中,用水冲了下去。

    李忠诚就像一具活着的木乃伊,毫无反应,任凭冯玉兰摆布。

    给李忠诚喝下药后,冯玉兰从口袋里掏出一把小巧的铁锥,很锋利。

    “忠诚,你知道吗?我喜欢你鲜血的颜色,红的是那么可爱,如果你的心也一样红,那有多好啊!我受的痛苦,你该偿还我了!”

    在这一刻,冯玉兰变的无比的狰狞,她挽起李忠的裤脚,对准他的小腿,狠狠的扎了下去。铁锥拔出来,一滴圆圆的血珠冒了出来,鲜红鲜红!

    啊!啊!——李忠诚的嘴里发出痛楚的含糊不清的声音,声音在房间里回荡,显得异常恐怖,别墅里的狗也狂吠起来。

    一锥又一锥……

    李墨馨在沉睡,嘴角露出一丝甜蜜的微笑,或许在梦里她正跟萧剑在约会。可惜,她不知道,她的亲生父亲此时正在经受着巨大的痛苦,生不如死!

    保姆王妈听到了李忠诚的惨叫声,她用双手捂住了耳朵,口中念念有词:“罪过,罪过,阿弥陀佛……”

    王妈的真名叫王朝珍,在李家当保姆已经近二十年了,自从十多年前发生了那件事后,她苍老的很快,不到六十岁的人看上去跟七十的老太太似地。

    “老天爷,赶紧让她收手吧,一切的罪孽让我来承担,那一幕不能再重演了!”

    “咔嚓!”——一声惊雷炸响,一道刺眼的闪电划破了夜空,冯玉兰和王朝珍都吓了一跳,闪电下,现出了两张惊恐的脸庞!

    ...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