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我的女友是总裁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二十章 成了老大

    京华市看守所监控室里,一名值班的警察看着屏幕惊呼起来,“不好,二十九号囚房要出事。”

    另一名值班警察扫了眼屏幕,不以为然的说道:“不要大惊小怪,熊凯会有分寸的,哦,刚才忘记告诉你了,经二路派出所的赵天东扔下了两条京华烟,还是软包呢。”

    “真的?这小子怎么舍得出血了,一条好几千块呢。”

    “呵呵,来尝尝!”

    ……

    熊凯的身高足有一米九,一身的纹身,让人望而生畏。萧剑的心里也有点打怵,论个头他比熊凯矮了十公分,身体又略显单薄,显得很不对称。

    萧剑握紧了双拳,目不转睛的看着熊凯。不知道是由于紧张还是咋的,萧剑全身的肌肉绷得紧紧的,硬的跟铁一样。

    熊凯伸出蒲扇般的手掌去抓萧剑的衣领,萧剑后退一步躲了过去。熊凯见状大怒,举起牙刷匕首,刺向萧剑的肩窝。

    萧剑身体微微侧转,抬手格挡,两条臂膀相撞,熊凯吃痛,手中的匕首差点脱手,妈的,这小子好大的力气。

    熊凯抬起大长腿,踹向萧剑的胸口,这一脚要是踹实在了,萧剑小命不保。

    萧剑双手迎上熊凯的大脚,双手抱住,用力一拧,只见熊凯那庞大身躯,腾空而起,在空中转了几个圈,狠狠的摔在了地上,熊凯妈呀一声,匕首也落了地。

    萧剑不待熊凯爬起,飞上扑了上去,骑在了他的身上,双拳雨点般落在熊凯的脸上,没几下,熊凯鼻子嘴里开始向外喷血。

    “妈的,都给我上!”熊凯含糊不清的吼了一局。

    但是囚房里没人敢动,刚才这一幕,已经把他们都震惊了,这萧剑也太厉害了吧?这还是人吗?

    熊凯挨了无数拳头后,终于明白了一个道理,那就是自己绝不是萧剑的对手。

    “老弟……,不!大哥,我认栽了!小弟认输。”熊凯成了熊货。

    萧剑的拳头上也沾满了鲜血,英俊的脸庞此时变得异常狰狞。他冷笑着站了起来,环视一周,说道:“我叫萧剑,请你们记住,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如果谁还想试一试,我奉陪到底。”

    赵林也傻了眼,他没想到人高马大的熊凯竟然不是萧剑的对手。

    “萧老大,您累了,请上铺。”赵林似乎忘记了刚才他的德行,上前扶住了萧剑。

    熊凯成了萧剑的手下败将,自然把铺上的好位置让了出来,“萧大哥,这个位子是你的了。”

    萧剑厌恶的甩开赵林,伸手指着地上说道:“你还是去老地方睡。”

    赵林哪里敢反驳,只好乖乖的躺在了地上……

    看守所的监控室里,两位值班的民警从闭路电视上都看呆了,叼在嘴上的烟都忘了点。

    “我日!这也太夸张了吧?”

    “我说,要不要跟赵天东打声招呼?”

    “还是算了吧,这个萧剑不简单,在这里应该呆不长,咱们犯不着得罪一个武林高手,日!以前我还以为只有金庸的武侠小说里面有,这次算是开了眼。”

    这一夜萧剑失眠了,不单单是坚硬的床铺让他不习惯,更多的是心中的愤怒,周国涛真是可恶,他为了一己私利,竟然会利用他老子手中的权利,动用司法力量来诬陷他人,这样的事还不知道他已经做了多少呢?奶奶的,周国涛!你给我等着!

    第二天早上,没等萧剑起床,赵林把一条浸湿的毛巾的递给了萧剑,“大哥,您洗脸。”

    萧剑一愣,本想不接的,可是看到号房里的其他人都在看着他,没人敢乱动,心里好笑,日!感情老大的权威不是一般的威风啊!

    熊凯也讨好的说道:“大哥,以后您的事我们几个包了,除了拉屎、撒尿外,其他的都有我们代劳。”

    萧剑不再客气,拿过毛巾开始擦脸。

    这时,几个帮勤的在押犯,提着几个木桶开始挨个号房分发早饭。

    赵林早已经替萧剑刷干净了饭碗,他抢过几个干硬的馒头,飞快的扒了皮,只留下雪白的馒头心,递给了萧剑,“大哥,皮硬,您吃这个。”

    萧剑看众人一眼,嗯了声,说道:“大家都吃吧。”

    号房里的人都开始狼吞虎咽起来……

    李墨馨也是一夜无眠,心里挂念着萧剑,泪水把枕头都打湿了。

    天刚刚放亮,李墨馨就给宋嫣然打去了电话,“嫣然,我们什么时候去看守所?”

    宋嫣然暗自叹息一声,说道:“等着我,我这就去接你。”

    两人见面后,李墨馨焦急的扯住宋嫣然,问道:“嫣然,我能进去吗?”

    宋嫣然摇头说道:“不能,只能我自己进去,对了嫣然,我昨天夜里想了好久,根据你和刘强说的,我感觉你们集团里有内鬼,不然,萧剑不会陷入圈套的。”

    李墨馨眉头皱起,似乎是自语道:“应该不会是他吧?这聚会是他发起的,难道他会如此明目张胆?”

    宋嫣然说道:“墨馨,你也别瞎想了,还是等我见到萧剑后,一切都会明白了。”

    上午八点,李墨馨和宋嫣然来到了京华市看守所。

    李墨馨无法进去,只好等在了车里。

    宋嫣然办完会见手续后,走进了一间会见室。

    “嫣然,你怎么来了?”萧剑已经被提到了会见室里,见到宋嫣然后大为奇怪。

    萧剑一夜没睡,脸上显得无精打采,人也颓废了许多,这让宋嫣然的心里有了一种莫名的痛楚。

    “萧剑,我现在是你的律师,你必须要跟我说实话才行,只有这样我才能帮你,明白吗?”宋嫣然一副公事公办的模样。

    萧剑点了点头,说道:“我明白,我是被冤枉的。”

    “你把昨天聚会的情况详细跟我说一下,不要有任何遗漏。”宋嫣然说道。

    萧剑就把昨天宴会的经过详细跟宋嫣然说了一遍。

    宋嫣然点了点头,说道:“看来我猜的没错,天龙集团内部有鬼,萧剑,你住的地方有监控吗?”

    萧剑摇头说道:“一个地下室的小旅馆,没有监控。”

    宋嫣然问道:“在经二路派出所的时候,他们是否对你刑讯*供了?”

    萧剑想起昨天被电击的情景,不由鼻子发酸,眼泪夺眶而出,“他们——他们用电话机摇我,我晕了过去。”

    俗话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看到如此英俊的一个男人流泪,宋嫣然的眼圈也红了,她忍不住把手伸进了铁栅栏,轻轻为萧剑擦去了泪水。

    这一刻,宋嫣然的心动了,她不知道,从这一刻开始,命运已经跟她开起了玩笑!

    ...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