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我的女友是总裁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十九章 进了看守所(二)

    李墨馨和宋嫣然赶到了经二路派出所,见到了带班领导赵天东。

    赵天东看到李墨馨后,心中暗自惊叹:这女人好美!

    “赵副所长,萧剑是我男朋友,我能见见他吗?”李墨馨问道。

    赵天东微微摇头,“恐怕不能,萧剑涉嫌吸毒,贩毒,你看这些都是在他住的地方搜出来的冰毒,哦!他自己也做了有罪的供述,我恐怕无能为力。”

    李墨馨一听,眼泪都流了出来,“不!不会的,萧剑怎么会吸毒,我不相信,他是被冤枉的。”

    宋嫣然走上前,说道:“赵副所长,我可以见萧剑吗?”

    “你?你又是萧剑的什么人?”赵天东暗自嫉妒萧剑的艳福,这个女人也是极品啊。

    “我是萧剑的律师,这是我的律师证。”宋嫣然像是变魔术一样,从包里掏出了一个律师证。

    李墨馨大为奇怪,这个妮子什么时候又成了律师了?

    “嫣然,太好了,你赶紧去问问萧剑,到底怎么回事?”李墨馨来不及细问,一把抓住宋嫣然催促道。

    “就算你是律师,现在也不能见,我们正在审问,你可以明天去看守所见他。”赵天东拿过律师证很仔细的看了看,是真的,但是他怎么敢此时放宋嫣然进去呢?

    宋嫣然转身对李墨馨说道:“墨馨,我们也不急这一时,明天去看守所吧?”

    “可是……”李墨馨不放心萧剑。

    宋嫣然趴在李墨馨耳边低语道:“不作不死,就让他们作好了,不然还没证据能证明萧剑的清白呢。”

    李墨馨似乎明白了什么,一步三回头的离开了经二路派出所。

    萧剑一直在昏迷不醒,孙赫恩冲了好几盆冷水,也不见效果,赵天东和孙赫恩也开始担心害怕起来,这人不会是被电死了吧?

    作为警察,他们都学过急救,赵天东很仔细的察看了萧剑,呼吸均匀,脉搏有力,倒像是睡着了一般。

    “妈的,怪了,还是头一次见过这样的,小孙,甭理他,只管看好他就行。”赵天东摇着头,吩咐道。

    萧剑醒来的时候,已经身处车上。

    “小子,醒了?你还真的能睡,害的老子还担心你死了呢!”赵天东骂道。

    “你们要送我去哪里?”萧剑看出自己在车里,不由奇怪的问道。

    “一个好地方,你从来没去过的地方。”赵天东说道。

    半个小时后,萧剑终于知道被送到哪里了,墙上的几个大字告诉了他:京华市看守所。

    “我冤枉!冤枉啊!”萧剑奋力挣扎着,不想进去。

    看守所的几名民警见此情景赶紧上前帮忙,其中一个警察说道:“小子,安静点,来这里的都喊自己冤枉。”

    萧剑慢慢平静下来,看来是难逃此劫了,不过李墨馨怎么还没出现呢?难道刘强没给她打电话?

    接下来,萧剑很配合的做完体检,换上了囚服,不过临进看守所内门的时候,萧剑转过身体,对赵天东笑道:“我会记得你的!”

    尽管萧剑是笑着说的这话,但是赵天东却感觉脖子里发冷,身体不由打了个冷战,“妈的,这小子的眼神好犀利!”

    萧剑被关进了第二十九号囚房。

    “小子,犯了什么事进来的?”一个*着上身,胸口纹着一只北极熊的彪形大汉,盘腿坐在通铺上问道。

    囚房里的其他人也被开门声惊醒了,睡在地上的一个年轻人从地上爬了起来,上前踢了萧剑一脚:“妈的,没听见熊哥问话吗?”

    熊哥的真名叫熊凯,是个抢劫杀人嫌疑犯,因为案情重大,同案在逃,他已经在看守所里呆了大半年了,成了这间号房的老大。

    踢萧剑的那人叫赵林,是个惯偷,刚进来没几天,被熊凯胖揍一顿后,让他睡地板。

    萧剑无心反抗,刚才他本可以躲开赵林那一脚的,进入这种地方,他的心里有中莫名的紧张和压抑。

    “我是被冤枉的。”萧剑说道。

    “哈哈哈!说的好,我们他妈的都是被冤枉的!”熊凯仰头大笑起来,胸大肌上下抖动着。

    “熊哥,是不是按规矩来?”赵林按耐不住心头的兴奋,好不容易盼了个新人来,终于有人替自己睡地板了。

    半夜送来的人,也没有个看守警察来关照下,看来这小子的根基不深,应该是个雏。

    “看他细皮嫩肉,模样怪可人的,就照顾他下,让他自保家门吧?”熊凯吩咐道。

    看守所号房里的道道很多,一般进了新人,号房里的老大都要折磨他一番,一是杀杀新人的威风,二是树立自己的威信。这种折磨嫌疑人的行为虽不人道,但是对看管有利,因此看守所的警察对此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有时还会故意纵容。

    萧剑本来应该受到进门礼的待遇,就是被人打着耳光说清自己的名字和所犯案情,熊凯见萧剑长的英俊,不知怎的就起了怜悯心,改成了让萧剑自己打耳光,这要比被他人打轻多了。

    “妈的,赶紧自保家门!”赵林狐假虎威,吆喝道。

    萧剑哪里懂的什么叫自报家门啊,于是问道:“什么意思?”

    赵林笑道:“妈了个*的的,熊哥看你长的周正,疼你,让你自己打耳光,还不动手?要不要我帮你啊?”

    萧剑没想到看守所的号房里竟然还有这种规矩,看到如此赵林狗仗人势,心里也有了气。

    “不懂!也不会!你先给示范下。”萧剑说道。

    “吆喝!还敢顶嘴,靠你妈,找打!”赵林说着抬手就要打萧剑的耳光。

    萧剑早就憋了一肚子的气,此时哪里还能忍耐的住,眼看赵林的巴掌慢悠悠来到了面前,萧剑伸手迎上,握住了赵林的掌根,顺势一拧,赵林妈呀一声,反身跪倒在地。

    萧剑的动作在熊凯的眼中却是快如闪电,急如旋风,他心中一惊,此人的动作好快!

    “慢着!小兄弟伸手不错嘛!”熊凯知道自己必须出面了,否则这号房就会换了主人。

    通铺上的其他人赶紧闪开了地方,熊凯伸手从铺下摸出一把用牙刷磨成的匕首,眼里闪着凶光,向萧剑走去!

    ...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