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边尘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八十章 多事之秋

    江信山拍拍屁股,从地上爬起来,说道:“小气鬼,又不管你的事,代娥姐不好吗?顺东,你说说。”

    江信北有喷血的冲动,作势再打。

    江信山早有防备,跑开,江信北追,石顺东拦。

    三人好一阵追打,大约江信北发泄够了,不再理会石顺东和江信山,率先在溪边的草坡上躺了下来。

    今天天气不错,碧天清爽,白云卷舒,日头并不强烈,微风送来溪水的清新,夹杂着秋草的气息,江信北唳气渐渐平复下来。

    静静躺着,江信北打破沉静,道:“这几天,你俩死哪里去了。”

    石顺东:“你先说说,下次什么时候进城,我长这么大,还去过县城,我想跟你去开开眼界。”

    江信北:“你俩这段时间跑了哪些地方,效果怎么样?”

    江信山:“就跑了两个乡镇,五六个村寨吧,本金不够,没有现金支付,效果不大好,比起开始做的时候,总感觉到力不从心。”

    江信北:“利君和刘玉成最近怎么样?”

    石顺东:“根本就见不著利君,听杨妹说,好像跟他爹出去做木工,根本就没跑几天山货。刘玉成也难见一面,想必也不会比我们强多少。不过,也很难说。”

    对杨利君,江信北好理解。秋收之后,各村寨人家建屋,打家具,准备嫁娶之喜事多了起来,工夫随之应接不暇。去做木工,熟门熟路,收入有保证,而收购山货却是个未知数,杨利君做出这个选择没什么奇怪的。如果做山货是别人为头,自己又没有参与去打猎,江信北自己也会这样选择。

    江信北:“干事情,什么都有难处,活人还能被尿憋死?只要想对办法,就没有过不去的坎。只是开始的时候,可能要辛苦一点。”

    站着说话,不腰疼。石顺东和江信山办法是想过不少,但落实到走村进户时候,期待就没了着落。听江信北这么一说,有些不服气,但江信北说的也是事实,没有回应江信北。

    见两弟兄没作声,江信北道:“必要的本钱,我想你们应该是有的。我想吧,我们做这个事情,其实有点像空手套白羊,途径就是让手中的货物尽快地流通起来。像滚雪球一样,货物流通越快,我们手中的本钱才会快速地越滚越大。囤积货物,等到一定量后,才出手不是个好办法。这样的话,不但积压了自己手中不多的本钱,而且让后续收购受到影响。”

    道理倒是容易懂,做起来就没这么简单,石顺东和江信山愣愣地看着江信北。

    江信北无奈,把头扭到一边,懒得看他俩。

    江信山:“让货物流通快起来,我们懂。我们倒不是怕累,现在家里存放了一千来斤货物,就想跟你到县城里去开开眼界,有些事情真的知道是一回事,做又是另一回事情,你的法子,我们也尝试用过,但没用………”

    石顺东接过话头,道:“在一些村寨,我们委托村里的朋友帮忙收购,有一定量后,送到西林壁来,如果方便,直接送到长塘你那里。本来指望依靠朋友在本村寨的人望,可以暂时拖欠,奈何我们本钱不够,朋友又不会记账。收一批货,空挡拉得有点大,得点送点,人工上太不划算。”

    江信北忽地明白石顺东和江信山找自己的原因,这俩人想直接送货进城,的确是个麻烦,跳过江信北这一环节,江信北岂不是竹篮打水一场空?江信北知道自己根本就难杜绝这种想法的产生,不过江信北也不过分担心,要走通这一步,不是每个人都能做到的,主要是运输不方便,想得到,未必做得到。江信北考虑自己要做的是如何利用先行一步的优势,利用熟知出货渠道的便利,对此进行掌控。

    江信北不接话,石顺东和江信山自觉闭嘴。俩人是无意识的,并没有想越过江信北,否则可能也难直接跟江信北提,这显然有点不近人情。

    三人躺在草地上,各想心思。

    有脚步声走近,三人几乎同时坐起来,一起扭头看去,见是伍郎雄,丢开当下想不清楚的事情,把问齐柳笙的事情勾了出来。

    伍郎雄:“这几天,我也没见到过柳笙,柳先生没说,我就没问,怎么啦?喔,对了,信北,前几天,你跟我爹说的事情,我爹让我好好跟你说说,你是怎么想的?”

    那天,吴家上江家吵闹之前,江信北想跟伍泽猎说点事情,因为吴家吵上门来,没了心情,对伍泽猎也就语焉不详。伍泽猎回家琢磨来琢磨去,觉得有得一试,有心想跟江信北好好说说,但江家出了江信忠的事情,心里存了些顾忌,想等等两天再说,也就随便跟儿子伍郎雄提了提,伍郎雄上了心。

    四个各有各的话想说,相互打岔,伍郎雄又说不清齐柳笙的事情,渐渐也就偏离要说的话题,变得天南地北胡乱海侃起来。

    这里离石代娥家不远,听到大声的吵架声,石顺东道:“好像是代娥姐家吵架。”

    江信北仿佛没听到,石顺东江信山和伍郎雄站起来,朝石代娥家的那个山弯处望去。

    江信山忽然说道:“好像很激烈,我们去看看?”

    “是啊,我们小时候,代娥姐对我们不错。她一个妇道人家,有什么事情要这么大声争吵?我们碰到了,不去看看,不好吧?”

    石顺东虽然住在大团,即使没有血缘关系,但一笔写不出两个石字。和石新牧不对付,不代表对鸭嘴弯石家整体不对付,人活在世上,总会有远近亲疏。

    石代娥的事情已经够乱的了,江信北这个时候参合进去,只会更加说不清楚,但有两人坚持,伍郎雄没出声,看样子好像没反对,江信北只好从众。

    石代娥回到家,却见弟弟石力勤正和吴仁喜对峙,捏紧拳头,青筋暴露。

    石力勤来找姐姐,是奉母亲之令,接姐姐回家几天。

    明明是案板定钉的事情,怎么就越说越不清楚了呢?吴仁喜脾气暴躁,在江敬林家不了了之,憋了一包气回家,越想越不是滋味。

    昨天,吴仁喜到鸭嘴弯朋友家窜门,把心中戾气洒向石代娥娘家,说石代娥父母养女不教,连累吴家丢尽脸面。恐怕连种都是野的,吴家没有义务帮人养野种。如果石家不把石代娥接回娘家,一旦吴家抓住把柄,就要赶石代娥出门,莫怪出言不瑜。否则就只有请长老出面,把那对狗男女浸猪笼,以儆效尤。

    碰巧这句恰巧被人听了去,告诉石代娥的弟弟石力勤。石力勤一听,心中光火,当时就要去和吴仁喜干架。姐姐的事情即使是真,无理也得帮三分。要不然,别人也只当自家好欺负。

    石力勤人年轻,跑到别人家,和吴仁喜争吵以致差点干架,幸好主人嫌弃在自家争吵这种破事,忌讳的很。两人移师,吵闹声惊动寨子,不少人过来或是看热闹,或是劝架。

    石力勤将就吴仁喜的话,鸭嘴弯就有一个长老石万达,吴仁喜不是要请长老出面吗?那好,就应吴家兄弟的话,搬来石万达。

    一个团寨总有一两个威信卓著的人,否则团寨在村里说话也不响亮。石万达恭为长老,那就不仅仅在本团寨说话掷地有声,在村里也是个了不得的人物。如果不是铁证如山的事情,石万达维护本团寨或本家也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哪怕这个本家没有血缘关系。

    在江敬林家,吴家就已经输了一阵,石万达对吴仁喜口没遮拦,这么执迷不悟有点看不起。平时闲碎话,说说没关系,但较起真来,就得拿出足够说服人的证据来,否则,如何能让人信服?

    石万达一句话让吴仁喜几人没了脾气:“说到底,石代娥的事情是你们吴家的事情,嫁出去的女,泼出去的水。你如果上石家说理,那没话可说,是对是错,石家都得接着。要是想在鸭嘴弯前耍威风,那就不行。”

    说理,吴仁喜连江信北都没有说过,在鸭嘴弯就更说不过石家。一三二五六,一个年轻**,受些闲言碎语很自然,流言蜚语,空口无凭,也没人会较真。但真的搬上桌面讲,吴仁喜就属于典型的没事找事,无理取闹。

    吴家兄弟多,但石家人更不少,撒气不成,吴仁喜反而得一包气回去。

    石代娥的事情,不论真假,石代娥父母兄弟都觉得脸上无光,但怎么说都是自己的人,能帮的,该帮的一定要帮,这同时关系到自家的脸面。否则,人家议论起来,自家连抬头的机会都没有。石代娥年纪轻轻,就没了丈夫,心里够苦。孤儿寡母的,要盘养小儿,又不受吴家待见,家里再不给点支持,石代娥根本没法活。

    石代娥的事情闹到这个地步,娘家想帮也不知道从哪里帮起,才有石力勤来找姐姐回家住一段时间的事情。

    不想吴仁喜回家越想越气,今天,或许想找机会和石代娥吵一架,或者其他什么事情,吴仁喜和两个人路过石代娥家,正巧碰上石力勤到来。俩人针尖对麦芒,互不对付,恶语相向,一时剑拔弩张,一触即发。

    石代娥的出现无疑引燃了吴仁喜和石力勤俩人戾气,俩人不待石代娥走近,一阵拳来脚往,边上的两人手脚无措,这个架还真不好拉。

    “吴仁喜,你带着人来我家,欺负我们孤儿寡母,算什么本事,算什么男子汉?”

    石代娥担心弟弟吃亏,把洗衣盆一丢,跑上前,拦在石力勤面前,状如愤怒的母虎,侍机而噬。

    “哼,这里算是你家吗,你家在大团。”

    吴仁喜并不为石代娥所动,闹到这个地步,石代娥名下的田产,以后怎么样不去说它,先出出心中恶气再说。

    双方声量越来越大,歇斯底里,似乎谁的声音大谁就占理似的。

    江信北跟在石顺东等人后面,来到石代娥家柴门前。见石力勤倒在地上,石代娥拼命用身子挡住吴仁喜的攻击,护着弟弟。石力勤推开姐姐,抹了抹嘴角的血迹,又要冲上和吴仁喜厮打。吴永平被闹醒,哭声从屋里传出来,嘶哑而又悠长,显然嘶哭不是刚才的事情。石代娥顾不上这些,拦在中间吴仁喜和弟弟石力勤之间,不肯让位。

    吴仁喜看到江信北四人进来,让开石力勤的攻击,对石代娥吼道:“好啊,看你还怎么狡辩,连野老公的家人都叫来了。”

    江信北本来就觉得到石代娥家身份尴尬,被吴仁喜如此一说,脸面挂不住,毫无征兆地,越过前面三人,冲上前对着吴仁喜就扇耳光。吴仁喜也不是好相易于的,自然不能如江信北所愿。不过,吴仁喜防住上盘,却不料江信北真正的实招在腿上,被江信北一脚踹在膝盖侧面上,骨痛欲裂,几欲跪倒。

    “你给我讲清楚,谁是谁的野老公,谁是谁的野老婆,你那只眼睛看到了。你要不给我讲清楚,两只脚我都给你废了,你信不信?”

    “我家的事情管你屁事。”

    石力勤认为姐姐是被江信忠害的,对江信北也没好脸色。江信北话才说完,石力勤就插上去,把江信北推开,没一句好话。

    跟着吴仁喜的两人和石顺东江信山伍郎雄面面相觑,江信北,石力勤和吴仁喜三人互不对付,一时之间,众人都哑口无言。

    片刻,江信北“哼”的一声,转身就走,江信山跟上,石顺东和伍郎雄走也不是,留也不是。

    本来还想趁晚饭的时候,把石代娥带的话跟全家说出来。或许,大家一商量,家里这几天的沉闷窝心就化解了。江信北心情不爽,对二哥江信忠莫名其妙地不待见,对江敬林和杨卯几也懒得理会。晚饭后,江信北还在生闷气。这几天家里乱套了,谁看谁都不顺眼,江信北蒙头大睡。

    第二天,一觉醒来的江信北似乎心情好了许多。本来一天无波无浪,却没想到,下午,伍郎雄过来告诉江信北,柳香玲在和杨利妮杨利纯几个年轻姑娘在山遭遇土匪。奇怪的是,杨利妮几个毫发无损,独独柳香玲被绑架了。

    咋一听这消息,柳安和石平汝顿时崩溃,石平汝当场昏厥。柳安还算坚强,不过脸色极差。吓得前来告知消息的杨家俩姊妹和伍郎雄慌了神。大呼小叫之下,村里来了不少人,现在柳家,加上三十多个学童,乱糟糟的。

    江信北随伍郎雄来到柳家的时候,学童已经北赶回家了。院子里,柳安夫妇精神萎靡,杨念豪在场。杨念豪只留下杨利妮杨利纯父亲,和几个与柳安关系近的家主,其余人等都被劝离柳家。

    院子里的几个成年人也没有好办法安慰柳安夫妇,柳安的回应似乎没怎么配合。江信北和伍郎雄走进院子,杨念豪没有说话,江信北和伍郎雄在柳安家的地位特殊,平时也帮忙不少,这次事情,他俩知道了,没理由不出现。

    柳安精神渐渐回醒过来,纸里包不住火,事情总有水落石出的时候。跟杨念豪低语一番,杨念豪便跟着柳安走进屋内。

    没多久,杨念豪走出来,把江信北和伍郎雄叫了进去。

    人多嘴杂,于事无补。屋外几人很理解,但却满心疑惑,这事来得蹊跷,莫非柳安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