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边尘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七十九章 余波荡漾

    再闹下去,俩家都没好处,而且俩家都没面子。吴仁辉丢下几句场面话,带着弟弟们离开江家。

    旁晚,江信忠回到家。江敬林气不打一处来,抽起木棍直朝江信忠身上招呼,全然不顾及儿子都二十来岁的脸面。江信忠默默承受皮肉痛苦,心里却有淡淡的快意。

    恐惧在还没到来的时候,真的是恐惧。一旦加身,其实不值得一提,皮肉之痛不及心灵之痛之万一。

    看到儿子有淡淡的笑意,江敬林更生气,要不是杨卯几拉住,江敬林断气打死江信忠的心思都有。把木棍丢到一边,江敬林气呼呼地坐到竹凳子上。江信忠跪在地上,打定主意,父亲不让自己起来,坚决不起来,只要父亲松口,向父亲提石代娥的事情就有机会。

    杨卯几看不得儿子受苦,担心真的伤着那里就不好了,上前拉阻江敬林。

    平时,江敬林多半会听杨卯几,现在正在火头上,不管不顾。杨卯几身上挨了一棍,知道这个时候再劝,只怕丈夫更加不可理喻,退在一边抹泪。

    江信北说道:“爹,二哥的事情,确实有点那个,你让二哥跪,我无话可说。但这只是我们家里的事情,要跪也只能跪我们的祖宗,这样跪在院子里,不是给人看笑话吗?”

    江敬林容不下儿女挑战家主的尊严,一时气昏了头,却是个明白事理的人。江信北说的在理,江敬林白了妻儿一眼,朝江信忠吼道:“还要我拉你起来吗?跪地神龛前面去,给我好好说说是怎么回事。”

    杨卯几心疼儿子,找来软垫,给江信忠垫上膝盖,江敬林瞪了杨卯几一眼,没有出言反对,妇人之仁,有的时候不可理喻。

    江信忠跪在神龛前,不发一言,患得患失,也真的没办法组织语言,这是唯一的机会。这次如果不能得到父母的首肯,和代娥就不可能再有夫妻缘分。

    神龛在上,天地君亲师,江敬林不发话,江信北就算有再多的话要问二哥,也只有闭嘴。

    “我要娶代娥。”

    斟酌良久,江信忠终于下决心,话说得斩钉截铁。

    “好,好,你就跪着吧,什么时候醒转,再说。”

    江敬林指着江信忠,气不打一处来,动手打人都懒得。

    杨卯几:“不行,你娘老子还要不要脸面?儿啊,你跪着祖宗面前,你就不能摸摸心口问问自己。为了你自己,让江家跟着丢脸?其他的好说,但这事没得商量。”

    江敬林在火头上,杨卯几见江信忠如此执迷不悟,也站在丈夫的立场上,开始痛数江信忠。江信北,石莺和江信楠插不上话,或者根本就不想插话。叔嫂三个就算敢捋江敬林的霉头,心里那种怪怪的念头,也让他们望而止步,有心无心自己都难说的清楚。

    饭菜都弄好了,可一家子好像都没胃口。天气早已经转凉,昼夜温差大,一家子围在火塘周边,不时闪跃的火光在众人面上一红一暗地,都没什么话说。

    石莺对江玉致附耳几句,江玉致欢快地叫着“二叔,二叔,吃饭了。”跑向江信忠。

    小孩子是万金油,家里的什么事情,只要有那么一两个天真可爱的小不点折腾一下,什么样的雾霾都会烟消云散。对于江玉致的活泼和快乐,江敬林再难计较。江信忠也是这么大过来的。怪来怪去,还是自己对江信忠关注太少了。对于江信忠和石代娥的事情,江敬林其实是有预感的,只是不愿意去相信罢了。

    江信忠执拗起来不亚于乃父江敬林,没有江敬林放口,还真没打算起来。哄骗走江玉致,江信忠又把心思放到石代娥身上,唯独比较忐忑是刚才开口对父亲提娶石代娥的事情。这一提很显然两头不讨好,因为,今天半天没敢进屋,江信忠想得最多的是如何化解困局,父母的态度,江信忠算是理解石代娥的顾忌和苦衷了。不过,江信忠不后悔,该做的自己都做了,不该做的也做了,总是患得患失,终究不是办法。

    接连几天,江信忠没有走出门前瓜棚一步。不是倒头大睡,就是沉默寡言。家人之间,平时几乎一个眼神,一个动作都能知晓对方的含义,本来就没几句长话。现在有了江信忠这个伤口,一家上下,除了没办法的简洁招呼,几乎很难听到说话声,各人仿佛心中堵着什么似的。

    无论是人还是其他动物,受伤了,最好的办法就是独自躲在某个角落用舌头自己舔自己的伤口,等伤口好得差不多了,才重新走进群体。

    遇上这样的事情,再好的关系也得主动避嫌。吴家和江家的争吵,硝烟还没散尽,西林壁就几乎全村知晓。这几天,不只是没人送山货到江家,来江家窜门唠嗑的也没有一个。话题不好找,还得小心地避开江信忠的事情,那就失去了唠嗑的本来含义,说不出的尴尬,八成八是不招江家待见的。本来是好心,结果却被江家会认为这是来看江家的笑话,撩人伤疤,那就纯粹是自找不自在。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江家不愿提及此事,不代表外人不提。杨卯几的唉声叹气,加上石代娥早产生下吴永平这件事情,人尽皆知。

    江信忠因为向江敬林提要娶石代娥,而被罚跪祖宗的事情,传入石代娥耳中,石代娥心里既甜蜜又凄苦,要是这个冤家当年能拿出现在一半的勇气,何至于有如今的风言风语,儿子也不会背上野种的骂名。

    不过事情总不会绝对,自然有人私下里羡慕石代娥,也有人欣赏和爱慕江信忠。难得有情郎,如果有一人能如此对待自己,立马死掉也值,这种想法可不论男女。

    人常常因为各种原因,心是口非,或者口是心非,特别是女人,这种倾向性更严重。嘴里把人说得一文不值,心里巴不得立刻投怀送抱。心里把人鄙视得体无完肤,口里却把人夸得天上少有,地上无双。

    刘贞介于这两者之间,属于那种心里活泛,口中惜言如金的那种。

    这些天的闲言碎语,让刘贞颇受煎熬。

    看着离去的姑娘大婶,刘贞缓缓地闭上眼睛。现在刘贞是江信忠未过门的媳妇,一棵心牵挂到了江家,不知道江家是不是也有这些无聊的人说三道四。刘贞对来她家窜门的人有种无奈,不知道这些姑娘大婶怎么想的,是来看笑话,还是安慰自己?是给自己打气,还是来拆散自己和江信忠?

    对江信忠在江敬林夫妇面前提要娶石代娥的事情,刘贞倍感屈辱。

    但刘贞无疑是要面子的,也是好强的。

    刚刚经历罗定宽退亲,刘贞一时赌气,立马答应江家提亲,暗地里,后悔归后悔,却没有退亲的想法,一丝一毫都没有。自己放出去的话,绝没有自己收回的道理。哪怕是堆狗屎,那也得闭着眼睛把它吃了。

    刘贞比石代娥小些,比江信北大些,掐指算一算,刘贞应该是江信北的同龄人。但小时的江信北眼里根本就没有那女之别,大些被江敬林送到柳安的私塾认字,和刘贞的交集几乎没有。之后,江信北跟江敬林跑山,除了农忙时节,很少在村里待上两个月。

    同为女人,刘贞对石代娥的了解比对江信北的了解多得多。刘贞对石代娥没有恶感,如果不是自己和江信忠有着婚约的因素,刘贞甚至还敬佩石代娥,怎么就能叫江信忠对她如此死心塌地?之前,江信忠都是以老实没有多话的面孔出现,并没受到村寨适龄女子多少关注,对于江信忠一直没娶亲,还或多或少地成为闲聊耻笑的对象。即便传出江信北和石代娥的丑事,也是取笑的成分居多。

    吴家和江家的争吵,无疑把江信忠和石代娥的前尘往事都翻了出来。他们俩人的奸情是有渊源的,从某个方面来说,不是丑事,或多或少还让人神往。至少刘贞想着想着,就朝这方面发展。

    如果能让江信忠像对待石代娥那样对待自己,刘贞忽然觉得,面对江信忠没有头两天那样的屈辱,反而有些向往。像江信忠这样一根筋的人,只要能抓住他的心,获得他的接受,有江家上下做依靠,石代娥拿什么跟自己争?

    现在的委屈不算什么,谁家没有点龌蹉事情?大户人家,三妻四妾的都有,江家如果按现在这个趋势下去,至少不会比罗家差。想起罗定宽的无情,刘贞恨不能立马嫁进江家,堵住悠悠之口,给自己争命,也争口硬气给罗家人看看。

    …………………………………………………

    这天,石代娥端着洗衣盆到溪里洗衣服,见江信北向大田郡寨子走来,赶紧放下手中的活儿,上前守住江信北要经过的路口。

    不可能再进江家门是石代娥早就预料到的,石代娥也不想江信忠背上污名。如果江信忠就这样和家里对抗下去,江敬林难免会恼羞成怒,把气撒到自己身上。到那个时候,只怕跟江信忠做野老婆都不行。一个年轻**要想守寡守住几十年,不是一般的难,这不仅仅是自己坚持住就能办到的。石代娥已经不厌其烦,改嫁肯定不成,与其将来无奈之下,做个浪荡**,还不如一心一意做江信忠的野老婆好,至少江信忠的长子是自己给他生的。

    在这个时候,石代娥约见江信忠,或者江信忠不理会流言蜚语来幽会石代娥,都不好。被有心人抓住把柄,只会让事情雪上加霜,一旦逼疯吴家,恐怕就真的要遭受村规民俗的处置。

    石代娥知道江信北常到柳安家去,特意在此等候江信北,通过江信北给江信忠及其父母传递自己的心思恐怕是唯一的选择。

    “代娥姐。”

    江信北见石代娥拦住去路,脸色尴尬之极。本来江信北老远看到石代娥想绕过去的,但又觉得,回避不是办法,还好像是自己做了亏心事似的,毕竟小时候,石代娥对他江信北也相当不错。

    “你二哥还好吧?”

    石代娥微微羞赧,问了一句。

    好像没有话说,或者不知道怎么把话说开,石代娥要江信北跟她走。看着石代娥背上的小儿,江信北情绪复杂,机械地跟着。

    见左右没人了,石代娥跟江信北说了些关于自己和江信忠的往事,也不管听进江信北耳里没有。

    江信北没有回话,一副认真听讲的好学生姿态。

    略微顿了顿,石代娥道:“叫你二哥尽快娶亲吧。”

    似乎下了很大的决心,石代娥咬了咬牙,接着道:“如果他心里有我,就不要逼我离开西林壁。……在没有听到他成亲之前,我不会见他。”

    石代娥说完要说的话,回头把洗好的衣服放进盆里,端上,再无他顾,径直返家。

    石代娥说得很伤感,唇音微颤,江信北有些不忍,但找不到适合的话,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石代娥离去。

    走没多长的一节路,江信北迎头碰上石顺东和江信山。

    那天离开江家,江信山和石顺东俩人都很想知道江信北准备什么时候到县城去一趟。但家里人警告说,这几天少去江家,江家这段时间肯定很敏感,稍稍开开玩笑,都有可能被看做是看江家笑话。

    憋了几天,两人去柳家找齐柳笙,见不著齐柳笙。问柳安和柳香玲,柳家三口一家子都是言语躲闪,模棱两可,石顺东和江信山不得要领,没有多想,只是略略感到有些怪异。

    石顺东和江信山原路返回,天从人愿,在这里遇到江信北再好不过了。

    江信北见两发小盯盯看着石代娥离去的方向,气不打一处来,恶声道:“看什么看,不认识吗?”

    “不就是代娥姐吗?能成为二嫂也不错。”

    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江信山无心,平时弟兄间也常常开玩笑,但却触了江信北的逆鳞。

    江信北狠狠地一脚踹在江信山屁股上,道:“你再有这样的话,就别让我再看到你,给我滚。”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