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边尘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七十六章 桃色风波(中)

    试图欺负石代娥的是罗定宽和两个下人。

    本村本寨,做出这等事来,最怕的就是声张开来,里外不是人,偏偏被江信忠撞破。前几天,罗定宽前脚退亲,后脚江家就上门提亲,罗定宽为之气结。心情烦闷无法排解,终究不能像对柳家那样对待江家。虽然江家认丁也不旺,但江敬林在猎户中,威望很隆。而且,有些事情,可一不可再。否则,惹了众怒,没罗家的好果子。

    去撩拨石代娥开心解闷,在俩下人的撺掇下,罗定宽鬼使神差地应承下来。

    石代娥的丈夫在世时,和罗定宽交好,罗定宽就没少**石代娥。后来,罗定宽和刘贞定亲,才渐渐放开对石代娥的龌蹉心思。此时,想起往事,罗定宽再按捺不住这几年来压制的**。而且,听说,江信忠和石代娥有一腿,即便没有突破,哪怕只是过过嘴瘾,过过手瘾,罗定宽心里都有种莫名其妙的快感。

    石代娥年纪轻轻守寡,本身面容姣好,身子凹凸有型,养了小孩,那对*更加最是勾人。恰巧,石代娥到溪里洗衣服归来,比之平时更显得水灵。既有少女那般曼妙毫无赘肉的玲珑躯体,又有青涩少女无法具备的风情。

    大田郡寨子人家房舍稀疏,弯里套弯,依山而建,单门独户的多。石代娥家虽然离寨子不远,但到溪里,有段距离,要经过一个山梁。那山梁是后山山脉的延伸,毛竹成簇,间或有几楠竹,小路通幽。罗定宽三人半路遇上石代娥洗衣回家,罗定宽觉得石代娥比之有丈夫时候还滋润,水灵灵的,我见犹怜,特别是那对*,忍不住想动手去亵玩一番。

    三言两语,手脚揩油,罗定宽欲念滋长,一时没忍住,生出霸王硬上弓之念。却怎么也想不到,桃花运没交着,反而遭了桃花劫。

    这一路逃窜,罗定宽屁股挨了一棍不怎么样,待冷静下来,背上挨的一腿,让罗定宽胸口隐隐作疼。这种作疼,有一半是为了担心事情被传说开去,别说鸭嘴弯石家和大田郡吴家不会放过三人,就是其他村民也不会待见他们,或许还有点羞恨。

    江信忠出现在这里,罗炳虎不难猜想。江信忠和做妹子时候的石代娥,关系就很密切,现在唯一能解释的就是这对狗男女肯定如传言那样,果真是奸夫淫妇。

    已经顾不上自家的俩下人,要收拾那俩个丢主自逃奴才,回到家有的是法子,罗定宽脑筋急转,如果能逮住江信忠和石代娥俩的把柄,今天的事情就不用担心江信忠传出去。

    主意已定,罗定宽悄悄地跟踪上江信北和石代娥。

    想必刚才的丑事,石代娥不愿意提,江信忠更不想石代娥再受流言蜚语刺伤,没有追究罗定宽的想法,俩人丝毫没察觉到有人会这么无聊地跟踪他们。

    石代娥本来很怨怼江信忠,可是江信忠真心维护自己也很明了。有的时候对江信北没有好脾气,只是当年的怨气还没出尽罢了。

    今天有这出事情发生,那是裤裆粘黄泥,不是屎来也是屎。江信忠这么几年早该娶亲却没有,完全是因为心里装着自己,这个时候,石代娥几年来的怨念瞬间荡然无存。

    儿子都替江信忠生下了,还有什么不能干的?况且,今天的事情更让石代娥感到**难做,做一个有底线的**更难。谁知道像今天一样的事情还会不会发生?什么时候发生?反正最终是要走上那条道的,不如就和江信忠做个暗地里的夫妻好了,至少心里有了主心骨,有了底气,以后面对如今的境况,自己就能从容许多。

    一进家门,放下心理障碍,石代娥在江信忠的魔掌摩挲中滋润的起来,可毕竟是在房外,挣扎一下,石代娥轻轻说道:“我们进房去吧。”

    江信忠心神摇曳,本不愿就此罢手,但不忍拂石代娥之意,再说刚刚经历的一幕,谁知道石代娥心理怎么想?

    见石代娥和江信忠走进家门,罗定宽驻留了好一会,没见俩人出来,有些兴奋。江信忠果然不出自己所料,肯定和石代娥有奸情。但就这么上前去纠缠,显然不行。没有把柄,谁都可以不承认。孤儿寡母的,江信忠可怜他们,帮帮手,也说得过去,何况刚过去不久的事儿,也让罗定宽底气不足。

    罗定宽直觉脑补江信北和石代娥在屋内的各种可能性,那场景,那语调充满亲热和旖旎,让罗定宽心里痒痒,又愤懑不平,真想冲进去一看究竟,真正实施捉奸拿双的战役。

    但终究底气不足,就这么冲进去,算什么事儿?万一不是在床上做那事,自己当如何自处?如果是真的,自己又当如何?

    之前罗定宽只想着抓江信忠和石代娥的把柄,真正实施起来,罗定宽发现自己并没有什么值得镇住这俩人的法器,一不沾亲带故,二不管自己什么事情,万一江信忠和石代娥一个鼻子出气,反咬一口,有了施暴不成的阴影,就算把这事儿暴露在村中芸芸众生之前,恐怕人家还是相信江信忠和石代娥的多,至少在表面上是如此。

    尽管大团江家的家境不如大田郡罗家多多,但江敬林在整个西林壁四寨猎户的话语威信却不是罗家可以比拟的。

    没多久,罗炳虎计上心来,自己没理由管这闲事,不代表没人可以管。吴家人反正离着不远,跟吴家人一说,吴家人能不急火上心?

    至于自己那一档子事情,在这件事情闹出来后,完全可以倒推回去,是江信忠和石代娥狗急跳墙,反咬一口。现在农忙已过,在家的闲人多。如果借今天逮到江信忠的和石代娥的丑事,真凭实据,江敬林能有什么法子解套,没人知晓,事情肯定会在全村迅速扩散。如此一来,把江信忠和石代娥搞臭,既报了江信忠坏自己好事的一箭之仇,又让刘贞那**婆看看江信忠是个什么货色,难说,刚和江信忠定亲几天,就又要打破锣,那就真的太好玩了。

    罗定宽越想越觉得有理,以后自己再拿住石代娥和江信忠的野种这事儿,那石代娥敢不顺从自己?

    不说罗定宽俏然离去,却说江信忠和石代娥。

    常说家花不如野花香,又说小别胜新婚。江信北和石代娥即便平时没少做那事,但终究不能随便,想要得找机会。

    进了房门,石代娥想起想得安顿好儿子,江信忠只能强忍欲火,因为,石代娥悉悉索索地又收拾一会儿家务。

    事情处理完了,江信忠狂喜,抱住石代娥就往床上倒。石代娥任由江信忠拿捏自己的*,粗手笨拙地扒开自己的衣服裤子,自己的手也没消停,伸手进江信忠的档子,握住江信忠那雄起的物件。俩人算是恋奸情热,意乱情迷,忘记了还有儿子在外面堂屋。

    两人好像久别重逢的夫妻似的,黏糊着。润物无声,旖旎戏份倾情上演。江信忠好性子,似乎很照顾石代娥刚刚的经历,尽力平服石代娥的不良情绪,不住地把玩石代娥那圆润的肉丘。沿着双子峰而下,游走过光滑平整腰腹,江信忠手指轻轻撩拨萋萋芳草,指点颇有节奏地触及**唇绛,尔后在**处摩挲起来。开始,石代娥确实有些不适应,毕竟今天两种截然相反的情形要交融合在一起,需要一个调整过程。进房间后,借口出去,未尝没有这方面的思虑。对于江信忠的体贴和撩弄,石代娥很可心,渐渐进入状态,身体发软,头拱到江信忠胸里,手上不停,拿开江信忠的魔爪,抓住江信忠那物件,自己挺起**迎接上去。

    凡事都有生门,就在石代娥将江信忠那物放到自家温润之地的时候,外面的吴永平的哭声传来。俩人动作一涩,停了下来。

    吴永平睡饱醒来,第一想到的是母亲,叫了几声,没听到应答。毕竟只有两岁多,见不到母亲,就哭将起来。

    没什么事情比儿子的事更大,石代娥把江信北猛地掀翻一边,慌忙穿上衣裤,出门看儿子。江信忠枪炮就绪,却忽然失去了目标,仰天躺着,任由一柱擎天,想着这个儿子还真是可恶,随即又莞尔自笑。

    石代娥出门抱起儿子,吴永平腻在石代娥怀里抽泣,石代娥便抱着儿子便走边哄,来到院子。

    院子不过二十多平米,围栏不高,木桩用三根横杆牵联,再用竹块条夹住横杆,能够遮挡小孩攀爬和鸡狗乱串就行,再简易不过。

    此时,团寨方向,吴家五兄弟正从拐弯口朝自家疾步而来。石代娥不觉心生警兆,忙进屋叫唤江信忠。

    江信忠心里一慌,这事遇上了,躲还来不及,哪敢怠慢?赶忙穿衣穿裤,动作够快的,但还是赶不过吴家兄弟。

    江信忠还没出门,吴家兄弟已经堵在院子里。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